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54章:认不清现实的小~朝~廷

有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很有必要,特别是在双方都需要互相依靠借力的时候。
桓温没有去回答袁乔的话。他认为那是很明白的事情,不论是晋国或是汉部目前最大的敌人是石碣赵国,那么不管有什么龌蹉都不会摆到台面上。
汉军看起来很强盛,不止是兵甲器械上的精良,士卒看去都是有完善的操练,一个个能看出都有经历过战阵。
一支有经过战争考验和没有经过战争考验的军队,绝对不可一概而言。事实上在兵甲器械上晋军虽然没有汉军那么的华丽,可是算起来也不算差,至少是能够做到每名士兵都有一件金属兵器,不像胡人动辄数十万大军却是大多数拿着一根木棒充数。
“如今对我等而言,怎么说服刘使君率先发动进攻的难题已经不存在了。”桓温说的是白天有汉军从主营盘开拔。他闭着眼睛像是在思索什么,问:“彦叔,你认为刘使君白天出发的部队是向着哪里而去?”
彦叔是袁乔的表字,他想了一下,说道:“该是向琅邪而去。以之前刘使君的作战习性,或许是直接进攻开阳?”
琅邪郡之前是琅邪国,是到了匈奴刘氏汉国时期才改建为郡,下辖的县不算少,可到了现如今实际是废弃的居多。
“王鸾分别在琅邪的阳都和开阳屯兵,阳都乃是戒备东安郡的前沿重镇,开阳却是琅邪郡的首府。”桓温睁开了眼睛,笑说:“以刘使君的用兵习惯,直取开阳并不令人惊讶。”
胡人的将领很少会去有系统和计划地作战,更加别提去研究敌方将领的性格和习惯。华夏文明中的将领却是不一样,长久以来已经养成一种军事素养,知道要对付的是谁,必定会尽量收集情报,研究其性格和习惯,以便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汉军攻击开阳?作为琅邪首府的开阳,它的城防设施在情报中显得残破,那是胡人政权的政策使然,可是王鸾先在阳都屯兵万余,又在开阳屯兵一万五,桓温细想了一下白天汉军的开拔数量,很怀疑仅仅是八千左右的汉军前去进攻开阳又会有什么意义。
是了,东晋小~朝~廷没少喝石碣赵国交手,应该说长久以来双方大战不多小战不断,局部冲突中晋军一直是被石碣赵军可劲的欺负,倒是中等规模的交战上互有胜负,超过数万人的大战基本上是晋军损失惨重地抵挡住石碣赵军南下的步伐。
人在思考某件事情的时候都会进行代入,桓温听说汉军能战善战,可他并不认为传闻全对,刘彦之前对付的不过是世家等级的敌军,对付邓恒这支石碣赵军的时候取胜也有些投机取巧。他在看待汉军的战力时,下意识就认为最多和晋军同一个等级,汉军比晋军有优势的也就是骑军上面。
“明日刘使君会将大军迁移,介时我们好好观察汉军战力?”袁乔想了一下又猜测:“刘使君会全力攻下开阳,截断前方赵军的退路?”
两人聊到很晚,累了也就同塌而眠。这样的举动对于两人来说很常见,要说的是只有绝对的密友才会发生同塌而眠的事情,可见两人的交情真的不俗。
翌日,天色未亮军营就响起了苍凉的号角声。
桓温和袁乔几乎是同一时间睁开眼睛,两人互相帮衬着穿衣披甲,掀开帐帘走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汉军的士卒已经在口令声中列队,就是不知道排队要前往何处。
“两位昨晚可休息好?”
一段说话声让桓温和袁乔扭头看去,看到一个身高挺拔的武士,想了想记起那是刘彦的亲卫队长,就是忘记叫什么名字。
吕绍阳笑着说:“君上唯恐两位不便,特地遣在下来为两位引导。”
其实对桓温和袁乔真的不太好称呼,喊官职大家不是一个系统,喊爵位桓温只是县男,袁乔却是乡侯,只能是模糊化。
接下来换温和袁乔才知道为什么汉军士卒起来之后需要排队,排队的时候为什么是拿着竹筒和布巾,原来是进行统一的梳洗。
以桓温和袁乔的特殊身份,他俩肯定不会是和普通士卒在同一区域,是被带到了刘彦的所在地。
“倒是别致。”袁乔说的是一条被连接得很长的竹管,竹管被开了洞流出清水,之下有水槽承接水源。他看着站在水槽左右两侧进行梳洗的士卒,说:“连接水管进入营盘提供士卒梳洗,便不用打水或是让士卒前往溪流等地。”
桓温注意的是别的,他讶异地发现汉军的普通士卒竟然都有梳洗口腔用的盐,情不自禁地说:“太奢侈了。”
没办法,可以用于梳洗口腔的牙膏还不知道什么被发明,牙刷什么的倒是好制造,可普及就有些难度。没有牙刷和牙膏的年代里,大多数普通人含一口水“咕噜咕噜”反复冲一下就算是梳洗了口腔,讲究一些就用柳叶,条件更好则是使用专门的青盐。
讲实际的,青盐在东晋那边只有贵族和大富大贵之家才用得起,桓温不了解汉部的实际情况,觉得奢侈有绝对的理由。
刘彦正在刷牙,虽然是有牙刷,可用的还是青盐。
桓温和袁乔都被分了一支牙刷,幸亏是刚才有注意刘彦是怎么使用,要不可就要抓瞎。
用牙刷和用手指去整洁牙齿绝对是不同的两个样子,使得第一次使用牙刷的两人立刻爱上了这小玩意。他们有问牙刷是什么做成,刘彦只是笑笑不说话。
昨天已经浪费足够的时间,桓温迫切地想要与刘彦直接进入正题,以至于一同用早餐的时候都顾不得“食不言”这一条,但刘彦一直都在东拉西扯。
“路上再慢慢谈吧。”
桓温听到刘彦那样讲,下意识就看向了袁乔。
没有错,刘彦之前开出军队是向着开阳而去,莒县与开阳相隔两百余里,中间还有牟乡、中丘两个石碣赵军的屯兵点。
牟乡和中丘驻扎的石碣赵军不多,两地的驻军都有探知汉军杀来的情报,他们当然有进行必要的防御准备,但是在五千突骑兵狂暴的突击之下,两个屯兵不多的石碣赵军的屯兵点都是稍微抵抗就被攻破。
目前汉军的前锋骑兵已经抵近到开阳五十里之内,与石碣的徐州军一些骑兵一边打一边前进,后方的汉军步卒部队则是在石碣赵军的骑兵袭扰下缓慢前行。
那些消息刘彦没有必要告知桓温。
事实上不是王鸾在用兵上比邓恒厉害,是王鸾手中有足够的骑兵。徐州军的大部分骑兵是轻骑,轻骑与突骑兵或是具装重骑有根本上的区别,战马相对没有那么娇贵,也就是说王鸾手中的骑兵都是可以长途奔袭,不像突骑兵和具装重骑只能短途奔袭。
王鸾的反应真的很快,那也是与徐州军本身的构造相关。徐州军算得上是石碣赵军中比较重要的一支,他们长期需要与晋军对抗,注定了建制完整和备战力度,再有足够迅速的指挥系统,反应怎么会慢?
刘彦率领本部出发,接近四万的部队大部分是乘坐马车,这种情况让桓温羡慕得几乎是眼睛发红。
东晋小~朝~廷那边的畜力异常匮乏,别说是马匹,其实是连牛的数量都不足以支撑农耕,军队行军基本上只能靠爹娘生的两条腿走路。
士兵行军最考验的就是耐力和体力,长途跋涉之后不缓一下根本就难以投入战场,这样一来有足够的畜力就代表节省了更多体力的士兵可以用更好的状态更早投入作战。
“听从车骑将军领命?”刘彦做了一个哑然失笑的动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掩饰,说道:“你们只擅长内斗,对于战争只懂得互相扯后腿,让我听从小~朝~廷的命令?”
那一刻,桓温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袁乔错愕,另外的那些晋国来人则是紧张得握住了兵器。
“燕王与凉州刺史已经同意听从朝廷调度。”桓温扯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郡公说话有些欠妥当了。”
“不。”刘彦一点都不想绕弯子:“据我所知,张氏凉国不管对小~朝~廷做出什么承诺都是嘴巴上说说。实际上凉王(张骏)已经与李闵(冉闵)联合举兵。慕容皝答应小~朝~廷什么?慕容皝正在讨伐宇文鲜卑,接下来则是要对付拓跋鲜卑,没空与小~朝~廷玩。”
“我们回不去了?”桓温竟然在笑?他看起来只是显得阴沉,看不出担忧自己的性命不保,说:“将军的气量小了一些,胆子太大。”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长江以北是什么情况。”刘彦非常欣赏地看着桓温,无视掉那些想要找死快忍耐不住要抽出兵器的东晋武士,说道:“狼狈逃窜到长江以南之后,国不像国,世家把持国政只擅内斗,对外却是极度无能。你们当太久的鸵鸟了,只顾着将脑袋埋在土里翘起屁股瑟瑟发抖……”
“不!”桓温几乎是咬着牙:“至少……我不是那样!”
刘彦乐了,颔首道:“所以,我有两个提议。”(未完待续。)
  

第254章:认不清现实的小~朝~廷

有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很有必要,特别是在双方都需要互相依靠借力的时候。
桓温没有去回答袁乔的话。他认为那是很明白的事情,不论是晋国或是汉部目前最大的敌人是石碣赵国,那么不管有什么龌蹉都不会摆到台面上。
汉军看起来很强盛,不止是兵甲器械上的精良,士卒看去都是有完善的操练,一个个能看出都有经历过战阵。
一支有经过战争考验和没有经过战争考验的军队,绝对不可一概而言。事实上在兵甲器械上晋军虽然没有汉军那么的华丽,可是算起来也不算差,至少是能够做到每名士兵都有一件金属兵器,不像胡人动辄数十万大军却是大多数拿着一根木棒充数。
“如今对我等而言,怎么说服刘使君率先发动进攻的难题已经不存在了。”桓温说的是白天有汉军从主营盘开拔。他闭着眼睛像是在思索什么,问:“彦叔,你认为刘使君白天出发的部队是向着哪里而去?”
彦叔是袁乔的表字,他想了一下,说道:“该是向琅邪而去。以之前刘使君的作战习性,或许是直接进攻开阳?”
琅邪郡之前是琅邪国,是到了匈奴刘氏汉国时期才改建为郡,下辖的县不算少,可到了现如今实际是废弃的居多。
“王鸾分别在琅邪的阳都和开阳屯兵,阳都乃是戒备东安郡的前沿重镇,开阳却是琅邪郡的首府。”桓温睁开了眼睛,笑说:“以刘使君的用兵习惯,直取开阳并不令人惊讶。”
胡人的将领很少会去有系统和计划地作战,更加别提去研究敌方将领的性格和习惯。华夏文明中的将领却是不一样,长久以来已经养成一种军事素养,知道要对付的是谁,必定会尽量收集情报,研究其性格和习惯,以便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汉军攻击开阳?作为琅邪首府的开阳,它的城防设施在情报中显得残破,那是胡人政权的政策使然,可是王鸾先在阳都屯兵万余,又在开阳屯兵一万五,桓温细想了一下白天汉军的开拔数量,很怀疑仅仅是八千左右的汉军前去进攻开阳又会有什么意义。
是了,东晋小~朝~廷没少喝石碣赵国交手,应该说长久以来双方大战不多小战不断,局部冲突中晋军一直是被石碣赵军可劲的欺负,倒是中等规模的交战上互有胜负,超过数万人的大战基本上是晋军损失惨重地抵挡住石碣赵军南下的步伐。
人在思考某件事情的时候都会进行代入,桓温听说汉军能战善战,可他并不认为传闻全对,刘彦之前对付的不过是世家等级的敌军,对付邓恒这支石碣赵军的时候取胜也有些投机取巧。他在看待汉军的战力时,下意识就认为最多和晋军同一个等级,汉军比晋军有优势的也就是骑军上面。
“明日刘使君会将大军迁移,介时我们好好观察汉军战力?”袁乔想了一下又猜测:“刘使君会全力攻下开阳,截断前方赵军的退路?”
两人聊到很晚,累了也就同塌而眠。这样的举动对于两人来说很常见,要说的是只有绝对的密友才会发生同塌而眠的事情,可见两人的交情真的不俗。
翌日,天色未亮军营就响起了苍凉的号角声。
桓温和袁乔几乎是同一时间睁开眼睛,两人互相帮衬着穿衣披甲,掀开帐帘走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汉军的士卒已经在口令声中列队,就是不知道排队要前往何处。
“两位昨晚可休息好?”
一段说话声让桓温和袁乔扭头看去,看到一个身高挺拔的武士,想了想记起那是刘彦的亲卫队长,就是忘记叫什么名字。
吕绍阳笑着说:“君上唯恐两位不便,特地遣在下来为两位引导。”
其实对桓温和袁乔真的不太好称呼,喊官职大家不是一个系统,喊爵位桓温只是县男,袁乔却是乡侯,只能是模糊化。
接下来换温和袁乔才知道为什么汉军士卒起来之后需要排队,排队的时候为什么是拿着竹筒和布巾,原来是进行统一的梳洗。
以桓温和袁乔的特殊身份,他俩肯定不会是和普通士卒在同一区域,是被带到了刘彦的所在地。
“倒是别致。”袁乔说的是一条被连接得很长的竹管,竹管被开了洞流出清水,之下有水槽承接水源。他看着站在水槽左右两侧进行梳洗的士卒,说:“连接水管进入营盘提供士卒梳洗,便不用打水或是让士卒前往溪流等地。”
桓温注意的是别的,他讶异地发现汉军的普通士卒竟然都有梳洗口腔用的盐,情不自禁地说:“太奢侈了。”
没办法,可以用于梳洗口腔的牙膏还不知道什么被发明,牙刷什么的倒是好制造,可普及就有些难度。没有牙刷和牙膏的年代里,大多数普通人含一口水“咕噜咕噜”反复冲一下就算是梳洗了口腔,讲究一些就用柳叶,条件更好则是使用专门的青盐。
讲实际的,青盐在东晋那边只有贵族和大富大贵之家才用得起,桓温不了解汉部的实际情况,觉得奢侈有绝对的理由。
刘彦正在刷牙,虽然是有牙刷,可用的还是青盐。
桓温和袁乔都被分了一支牙刷,幸亏是刚才有注意刘彦是怎么使用,要不可就要抓瞎。
用牙刷和用手指去整洁牙齿绝对是不同的两个样子,使得第一次使用牙刷的两人立刻爱上了这小玩意。他们有问牙刷是什么做成,刘彦只是笑笑不说话。
昨天已经浪费足够的时间,桓温迫切地想要与刘彦直接进入正题,以至于一同用早餐的时候都顾不得“食不言”这一条,但刘彦一直都在东拉西扯。
“路上再慢慢谈吧。”
桓温听到刘彦那样讲,下意识就看向了袁乔。
没有错,刘彦之前开出军队是向着开阳而去,莒县与开阳相隔两百余里,中间还有牟乡、中丘两个石碣赵军的屯兵点。
牟乡和中丘驻扎的石碣赵军不多,两地的驻军都有探知汉军杀来的情报,他们当然有进行必要的防御准备,但是在五千突骑兵狂暴的突击之下,两个屯兵不多的石碣赵军的屯兵点都是稍微抵抗就被攻破。
目前汉军的前锋骑兵已经抵近到开阳五十里之内,与石碣的徐州军一些骑兵一边打一边前进,后方的汉军步卒部队则是在石碣赵军的骑兵袭扰下缓慢前行。
那些消息刘彦没有必要告知桓温。
事实上不是王鸾在用兵上比邓恒厉害,是王鸾手中有足够的骑兵。徐州军的大部分骑兵是轻骑,轻骑与突骑兵或是具装重骑有根本上的区别,战马相对没有那么娇贵,也就是说王鸾手中的骑兵都是可以长途奔袭,不像突骑兵和具装重骑只能短途奔袭。
王鸾的反应真的很快,那也是与徐州军本身的构造相关。徐州军算得上是石碣赵军中比较重要的一支,他们长期需要与晋军对抗,注定了建制完整和备战力度,再有足够迅速的指挥系统,反应怎么会慢?
刘彦率领本部出发,接近四万的部队大部分是乘坐马车,这种情况让桓温羡慕得几乎是眼睛发红。
东晋小~朝~廷那边的畜力异常匮乏,别说是马匹,其实是连牛的数量都不足以支撑农耕,军队行军基本上只能靠爹娘生的两条腿走路。
士兵行军最考验的就是耐力和体力,长途跋涉之后不缓一下根本就难以投入战场,这样一来有足够的畜力就代表节省了更多体力的士兵可以用更好的状态更早投入作战。
“听从车骑将军领命?”刘彦做了一个哑然失笑的动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掩饰,说道:“你们只擅长内斗,对于战争只懂得互相扯后腿,让我听从小~朝~廷的命令?”
那一刻,桓温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袁乔错愕,另外的那些晋国来人则是紧张得握住了兵器。
“燕王与凉州刺史已经同意听从朝廷调度。”桓温扯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郡公说话有些欠妥当了。”
“不。”刘彦一点都不想绕弯子:“据我所知,张氏凉国不管对小~朝~廷做出什么承诺都是嘴巴上说说。实际上凉王(张骏)已经与李闵(冉闵)联合举兵。慕容皝答应小~朝~廷什么?慕容皝正在讨伐宇文鲜卑,接下来则是要对付拓跋鲜卑,没空与小~朝~廷玩。”
“我们回不去了?”桓温竟然在笑?他看起来只是显得阴沉,看不出担忧自己的性命不保,说:“将军的气量小了一些,胆子太大。”
“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长江以北是什么情况。”刘彦非常欣赏地看着桓温,无视掉那些想要找死快忍耐不住要抽出兵器的东晋武士,说道:“狼狈逃窜到长江以南之后,国不像国,世家把持国政只擅内斗,对外却是极度无能。你们当太久的鸵鸟了,只顾着将脑袋埋在土里翘起屁股瑟瑟发抖……”
“不!”桓温几乎是咬着牙:“至少……我不是那样!”
刘彦乐了,颔首道:“所以,我有两个提议。”(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