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64章:锋芒毕露

马蹄奔腾,尘烟起。三千骑士再加近万战马,他们笔直地向着突然遇敌而慌乱的两千多人踏蹄而去。
毫无疑问,三千骑兵就是桓温所率的汉军,那些在慌乱的士兵是来自于牛牍召集起来的人手。
石碣赵国允许拥有私兵,并且不在私兵上做限制,等于是能养多少私兵纯粹看个人实力。但有一点是很严格的,那就是一旦石虎下令,拥有私兵的人就必须率兵听从命令,不然等着围剿吧。
另外还有一点必须说明,公元342年之前,石碣赵国下令在民间征兵只会是对胡人(含杂胡),一般是五抽一,晋人没有被抽丁入军的资格,晋人只能是投靠乞活军才能参与征战;公元342年之后,石虎的征兵才将晋人算到中枢体系,更狠的是由之前的十抽一或五抽一变成三抽一或五抽三。
石虎在公元342年的年初下令全国征兵,各州郡征兵之后是留在原地,需要得到命令才向指定地点开拔。造成的事实情况就是,得到命令的各州郡都有足够的军队,是比平时膨胀至少二十五倍左右。
牛牍派出来做诱饵的部队,两千余人来自于晋人和杂胡,操练程度堪忧,兵甲器械……不提也罢。
轰鸣的马蹄声很大,桓温是冲锋在前,他的身躯随着战马的颠簸在摇晃着,手里的斩马刀已经向侧边横出去。
前方的石碣赵军在胡乱逃窜,谁都没有想过要用血肉之躯去阻挡高速冲锋而来的骑兵。
桓温第一个杀进去,随后是不断奔腾而过的突骑兵,其余的轻骑和辅助骑手从两翼插进去,三千多骑兵连带近万马匹就淹没了石碣赵军。
没有抵抗,就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罢了。
说屠杀,那是因为面对骑兵高速驰骋冲锋的时候,举起双手投降也不会有用,毕竟骑兵可不会为了一个降兵就停下来,甚至是不会改变战马的方向而失去速度。
一次凿穿之后又是一次,仅仅是两次就歼灭了大部分的石碣赵军,做完这些的桓温根本就不想在战场停留,是下令向东移动,准备趁着士气大振的时候再击败东面的那支石碣赵军。
骑军离去之时,侥幸没死的石碣赵军皆是一脸呆滞地看着远去的汉军,不少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桓温需要的就是击溃,不需要什么全歼。他就是需要亲眼看一看率领的这支汉军骑兵究竟怎么样,一次集团冲锋下来有了更直观的印象。
“元子,我们有大概两刻钟的时间差。”
“知晓。”
脱离了敌军溃兵的视野,桓温下令全军停下,他们需要更换备用的战马,没有多久又继续出发,只是行军的速度并不是全力驰骋,是一种让战马热身式的奔跑以及适应马背上有了骑士。
行军期间,汉军骑士会进行水份或是食物补充,就是直接在马背上补充。
“刚才损失多少,大概有多少战果?”
“全军无损,战果该是造成敌军一千左右的伤亡。”
桓温满意地笑了,无损是一部分,最主要的还是军队能够如臂使指。
石碣赵军想要设计陷阱,桓温就率军踏入陷阱,他认为所率的汉军哪怕是身处陷阱,石碣赵军也没有好的牙口吞下,石碣赵军反而会崩掉自己的牙。
那不是盲目的自信,是一种力量的对比之后,再结合一些其余的东西来印证,最直接的判断就是只要没有昏了头脑,平原地形之上突围还是能够办到。
牛牍没有接到诱饵部队被击溃的消息,他看到出现的汉军时,第一个判断是汉军没有去攻击诱饵部队,是直接向着他们而来。
“点燃狼烟!”
狼烟是什么玩意?其实就是胡杨、红柳、罗布麻、芨芨草、白茨、骆驼草、甘草、旱芦苇、梭梭等东西燃烧的柴薪,也可以加入狼粪或是马粪。狼粪烧起来就像是烧羊毛毡,冒出的烟是浅棕色的。马粪烧起来与干草差不多,颜色则是会比狼粪淡一些。另外不得不提的是,狼这食肉动物不管是在草原或是中原,实际上数量从来都不少,它们的粪便不难收集。
粗大显示为浅棕色的狼烟缓缓地飘向了天空,要是视线没有被遮拦住的话,哪怕是二三十里外都能清晰可见。
王基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眯着眼睛看全出飘然升起的狼烟,仅有一炷代表牛牍被汉军突击,诱饵部队则是属于状态未知的状况。
大约四千左右的骑兵就待在王基的身后,那是一些看去服色杂乱的轻骑,可别只看服色,要看的是骑兵的体质和精神状态,认真观察会发现一个个有些健壮和剽悍。他们是石遵的私兵,是从各个家族或部落挑选出来的勇士。
“军主?”
“唔……”
王基在思考一个问题,桓温无论是不是直接扑向牛牍,都代表汉军发现了有埋伏,偏偏汉军明知道有陷阱还进来,那意味着什么。
必须得说的是,王基这支骑兵原先不被计算在战力里面,他是后面率军赶过来。
属于石遵私兵的四千左右步骑,这支部队才是石遵最先投入的部队,亦是被汉军发现的部队。王基后面带来的四千轻骑一直待在战场三十里之外,连夜赶到斥候的侦查距离之外就猫在山地,按照道理是没有被发现。
“主上,我们进军吗?”
“不。”
对于王基而言,牛牍这种层次的货色死了也就死了,甚至是另一支属于石遵的私兵部队被灭也无所谓,他们会一直隐蔽下去,直至认为机会出现了才会现身。至于是什么时候才算是时机到了,那得由王基说了算。
“我听闻邓家在分家?”
“回主上,是的。”
“哦……”
会称呼主上,代表是王家人。
对话中的邓家,所指是邓恒的那个家族。邓恒败亡,受到了石虎的惩罚,家族中的那些人基本是被罢官,个别人甚至是被算老账,分家看上去是逼不得已的开枝散叶,可近乎于所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晋人都不会往简单的方向看。
“我们多方注意,察觉有邓家人入关,亦是有邓家人南下,南下的其中一支过了黄河就消失。”
“呵呵,肯定是前去投奔刘彦了。”
王氏也开始在做准备,几乎每个大家族都是在做准备,之前该做的已经做了,像是同一个宗的人分为数家分别投靠石碣赵国、慕容燕国、拓跋代国、张氏凉国、司马1晋国。现在则是多了两个或许需要投资的实力,是入了关中形成割据的冉闵和占据青州有割据实力的刘彦。
他们正在聊着,大约是一个时辰左右,先前的狼烟早就消失,另一个方位却是燃起了两炷狼烟,颜色却为红色。
王基本来还在谈笑风生,看到红色的狼烟却是明显地愣住,随后呢喃:“不可能吧?”
狼烟,还是红色的。红色通常都被设定为紧急,显然是那支属于石遵的四千步骑认为自己遭遇到了最为危险的情况?
发生了什么?
……
桓温带着三千骑兵又一次很轻易地击溃了牛牍的私军,他们近乎是没有停留又脱离战场。
脱离战场之后,桓温与之前离队的袁乔进行会合。
袁乔给了桓温一个眉开眼笑的消息,另外一支敌军正在往这边赶。那么也就是说,桓温想要的目标已经达到。他们则可以休憩大概一个钟,接下来就该是选择直面与敌军再次拼杀。
中场休息的时候,桓温显得极度兴奋,近乎是语无伦次地告诉袁乔,说指挥汉军和指挥晋军就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知道吗?温下达一个命令,部队很快就会做出反应,尤其是麾下突骑执行起来既是高效又是坚决!”
袁乔很为桓温感到高兴,也许也该为自己高兴一下?他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想离开汉部有些不容易,那么可以在汉部待得相对愉快就显得很重要。
兴奋中的桓温是一个比较可怕的人,全程就是他在说,袁乔在听,另一支敌军出现在可视的视野,桓温离开抛开刚才还聊得很愉快的袁乔,大笑着命人前来坐骑翻身上去。
“众将士,动起来,让我们再次屠戮敌军!”
“诺!”
要是乌合之众或杂牌军,整齐应诺不会让桓温有什么感觉,但整齐对他应命的是一支精锐,是他亲眼所见,亲自统率,轻易就屠宰了两支敌军的强大虎狼之师!
听从命令,拥有高强战力,任何一个统率都会喜欢这样的军队。桓温不止一次领兵了,但还是第一次对于作战有着盼望。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率领的这支军队,不止是因为这支军队善战,还让他看到了别的东西,那是一种亲自参与进去并且感受,才能够察觉到的。
【彦叔肯定也是一样心意,不然交流时不会那么平和。】桓温嘴角勾了起来,他扭头看一眼牵马站立的袁乔,眯起了眼睛想道:【我与彦叔是天然的同盟,无论在哪都是。却是要分好主次,莫乱了章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