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65章:如之要完,必先疯狂

“桓温果真将才,不负君上看重。”
刘彦听纪昌那么多只是笑笑,不是因为他的看重才致使桓温显示出将才,是桓温本身厉害才被他看重。
不过,那都是次要的事情,比较主要的是桓温率领三千骑军的确搅动了战局的风向,特别是一个叫王基的人败在桓温手中,导致彭城那边出现震动。
“桓温请命继续率军在彭城郡游击。”
“好现象,不是吗?”
刘彦喜欢“桓温请命”这样的字眼,代表着已经出现屈服。而人才的屈服对于刘彦来讲是一件好事,尤其是袁乔已经在归回主大营的路上。
“现在该是王鸾着急了。”桑虞刚看完战报,笑着说:“桓温仅是率三千骑军就连续击溃四支部队,徐州军会怎么想?”
“桓温只是给王鸾更深刻的印象,任何一个局部战场都是我们取得优势。”纪昌对着桑虞一笑,随后看向刘彦说道:“桓温取得了惊人的战果,可是损失也略大。职并不赞同给予他就地收编降兵的权利,他没有这样的资格。”
四战皆胜,虽说不是四次都是以寡击众,可有两次是几乎无损的战果,后面两次更是表现出骑兵应有的侵略如火。
四次出击打下来,桓温取得多少战果不太好说,自身却是从三千兵力减员到一千六百。
桓温先写战报,再请求收纳降兵,符合东晋小~朝~廷那边的政治体系,但在汉部这边并不是。
“让桓温带兵回来。”刘彦要的不止是屈服,他还需要服从。
是袁乔先回到主大营,随后的第三天桓温才出现。
在这一段时间里,两军主力的对峙有结束的迹象,尤其是桓温带着残余的一千六百汉军和接近两千的降兵回来时,王鸾终于是来了次大动作。
得幸亏是汉军无论干什么事情都会备下预案,根据预案部署应该做出什么反应,以至于王鸾出动一万骑兵前去拦截桓温所部,汉军这边也从军营涌出七千骑兵追逐上去。
“都是人才啊!”刘彦说话的声音没有降低,目光当然是在观察局势,那是出现在远处的桓温所部和刚刚出营盘没有多久的一万石碣赵军。他说:“彦叔可愿为我参军?”
古时候有一种特别的车叫巢车,那是一种设有望楼,用以登高观察敌情的车辆。
能够与刘彦一块上巢车观察的人可不多,无一不是汉部的重要人物,袁乔在被邀请一同登上巢车的时候内心里已经有足够的心里准备,一听却是脸色有些僵硬。
袁乔是谁?他是东汉末郎中令袁涣玄孙,东晋国子祭酒袁瑰之子。在东晋小朝廷还是长合乡侯,曾经拒绝担任司徒左西属(九品官),现在却是作为公府掾(七品官)辅佐桓温。
汉部的官职好像没有编订,也就是说什么官职是几品之类的,反而是仿古制走三公九卿那一套。
简直就是诡异到没有边了,要说两汉时期的太尉、司徒、司空是三公,算得上是显赫无边,那么到现在也就太尉还保留应有的尊贵地位,倒是司徒和司空地位下降得有些厉害。九卿的那些就不用说了,之前是中枢才有资格,可到了两晋期间封国也能自设九卿(名字不同)。更夸张的是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地位无限下降,近乎于都快成为荣誉称号,连四征、四镇、四夷将军都有些不如。
汉部仿古制完全可以,但要是汉部立国,文职上面或许关系不大,可依然是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作为前三的武将官职,那么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或许是在汉部或者称为汉国依然是前三,但……其它国家却是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满地爬,那该是多么尴尬?
“参军是……是几品官?”袁乔必须要问,有些事情事先搞明白会比懵懵懂懂好。
刘彦沉默了。
“汉部并未立国。”桑虞用着轻松的语气:“正是有才之士获立功勋,以待荣华之时。”
“我们有二十等爵。”纪昌对待刘彦之外的人从来就是面无表情,说话的时候亦是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爵位会是‘我们的国’立国之本,官职还有待商定用什么制度。”
他们在这边谈无关战事……至少是与这次战事无关的话题,外面的交锋将要开始。
桓温是带着两千多的降兵回来,比较令人看不懂的是那些降兵并不是捆绑状态,降兵除了没有身着汉军的战袍可是骑着战马拥有武器。
最后一战的过程比较复杂,桓温是击败了王基,但是王基毫发无损离去,走之前给了桓温一个建议,那个建议就是收拢降兵,那些降兵是王氏给予刘彦的诚意。后面这点桓温并没有在书信上提起。
至少是在隋唐之前,送人是一件比较流行的事情,例如在陪嫁给予劳动力或武士,好友与好友之间也会互相送私兵或是歌姬、舞娘、女伶之内的人。
简而言之,王基后面送人是在释放一个信号,对刘彦释放,不是桓温。却是不知道桓温为什么没提,甚至不知道桓温到底会不会提。
王鸾派出部队拦截桓温,刘彦派出部队进行接应,但看实际情况桓温似乎有自己的打算。
“李校尉,可有信心再次以寡击众?”
“末将会听从合理的命令。”
“如今是在主营盘,是在刘公(刘彦)的注视之下。之前建立多少功劳,是呈现于纸面,怎么比得上在刘公面前亲自展现武勇更加深刻。”
“末将的能力不在于个人武勇,而在于听从命令行事,率领袍泽去迎接死亡或是带去死亡。”
不得不说,尽管只是接触半个月不到,桓温却是无比的欣赏李匡。他欣赏李匡的沉默寡言和对执行军令的毫不迟疑。可他不喜欢现在李匡明显的拒绝态度。
说到底桓温不是这支骑军真正的领导者,他也清楚这一点,李匡不同意之后,只能是命令旗手向主营盘打旗语。
“君上,桓温请求出营的部队配合协同攻击出了营盘的敌军。”
刘彦看到了旗语,也能明白桓温的某一些心态,可有些话不能由他来讲。
“桓温有能力,可显得桀骜了。”
袁乔听到纪昌说那句话是一种担忧心理,有心插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知道纪昌是谁,更加清楚纪昌在刘彦内心的地位怎么样。若是真的要形容的话,他可以直接理解为纪昌是刘彦的忠实鹰犬,而能够成为统治者鹰犬绝不止是拥有能力那么简单,信任是互相给予,也就代表刘彦信任纪昌。
就在袁乔想要说一些话的时候,那边的纪昌又说话了。
“我们需要有能力的人,或许君上应该同意桓温的请求?”
必须承认一点,袁乔有些不理解纪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或者是对桓温(可能还包含自己)是个什么态度了。
石碣赵军的主营盘,王鸾当然也是站在巢车之上。
王鸾已经知道所有应该知道的事情,其中就包括王基私底下给出的建议,那便是战争依然照打,可或许应该留条后路。
王鸾也是属于石遵那一派,而石遵说实话并不是石虎众多儿子中得势的那一批。要是王家遭遇了什么,两人得出的共同结论就是石遵未必帮的上忙,这个在石虎发了疯似得部分阶级迫害晋人前提下真不是什么好事。
【确实是太留条后路,但不是现在。】王鸾不是讲什么节操,是着实心有顾虑。有明确的消息显示一点,石虎有意撤换所有晋人将领,改为羯人或是羌人、氐人来掌兵。他皱眉看向了另一辆巢车上的那个人:【已经派人过来监视,下一步该是夺下兵权?】
另一辆巢车上的人叫翟斌,他不是中原人士,来自于漠北的丁零。
丁零的历史一点都不短,早在上古先秦时代就已经存在,只是他们先被匈奴所打服,后面又屈从于鲜卑,近期再向石碣称臣,从来都不是什么主流民族。
对了,丁零人现在存在感很低,但换个名称或许会比较熟悉一点,可以叫敕勒、铁勒或是狄历。他们是漠北目前的实际统治者,部族人口众多,但并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能够统一各部落。
翟斌也在想着心事,他有意统一漠北的各部落,迎接属于丁零的辉煌时期,但那有一个前提,就是获取足够的财帛和资源,才会前来归附石虎。
石虎给予翟斌的第一个考验比较简单,监视王鸾,认为有必要的时候可以取而代之。
简单而言,那就是认为冉闵的背叛(且这么说),石虎对任何晋人都不再相信,已经开始在干收拢兵权的事情,并且暗中部署一套处理完那批当官的晋人后,能够有更多的人可以支撑起国家的运作。
不止是王氏察觉到危机,事实上张氏和郭氏也察觉到了。这三个中原目前最为得势的家族,他们需要应对前所未有的危机,给予他们的选择似乎比较多?刘彦只能说是排在最后。(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