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66章:突如其来的决战?

乱世之中影响力是靠打出来而不是说出来,刘彦虽然率军赢了几次,可因为崛起的时间太短,真心是没有多么大的威名。
对于那些想要投机的人而言,刘彦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只有真正去了解刘彦麾下状况的人,例如用自己的败亡作为人情的邓恒,还有察觉到一丝真实情报的王基,等等一些真的明白刘彦掌握什么力量的人,他们才会产生重视。
“要打起来了!”翟斌是个混血儿,看去是黄皮肤没有错,但鹰钩鼻和碧色的眼眸,有着一些白种人的特征。他隔着一段距离对王鸾大喊:“赶紧做出反应!”
王鸾应该考虑自己该是当做没有听到或是恭敬回应。他的选择是恭敬回应,随后如翟斌所愿,派出了新的部队作为支援。
翟斌的跋扈不是一时半刻才显露出来,是从来到徐州军的主大营就显得异常嚣张。
王鸾将翟斌的跋扈和嚣张视作在威胁,那是石虎有了决断之后的肆无忌惮,而这个才是让王鸾最为揪心的一点。
厮杀已经开始,桓温再次奔驰在所有骑兵的最前方,两军骑兵发生的第一个碰撞就是由桓温扫出手里的马槊。
刘彦给了桓温三千骑兵,半个月不到仅剩一千六百,轻骑和辅助骑手的损失比较惨重,突骑兵还剩下约有七百。
突骑兵说白了就是专门为了冲阵而存在的一个兵种,在双方的骑兵互相冲撞的那一刻开始,马蹄声中拌杂着惨叫、马嘶、闷哼,几乎每时每刻都有骑士从马背上掉落,随后被双双交错而过的战马踩成一具残破的尸体。
“他能够应付得了。我们去侧翼,等待是直接参战,或是拦截敌军的援军。”
骞建同就是被派出支援桓温的骑兵指挥。他不喜欢桓温,不是因为感受到地位上的威胁,是因为桓温没有把将士视为袍泽,是当做建功立业的工具。
骑兵啊!虽说中原的骑兵已经显得不值钱,可谁不是小心翼翼地珍惜着?桓温纯粹就是骑兵不属于自己的,不拿损耗当回事,不管有多少战果,好好的一支精锐骑兵出去逛了一圈,折损进去约一半?怎么看都属于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珍惜。
汉部总共才多少骑兵?一下子损失了一千四,那是四年来很努力在累积的骑士!
石碣赵军果然派出了新的部队,骞建同看一眼杀得难分难解的战场,再看一眼主营盘方向的旌旗,主营盘没有下达什么指令。
“迂回!!!”
“呜呜呜——”
幸亏所在的是平坦地形,两军的营盘也留出足够的空间,要不可容纳不下接近三万的骑兵来交战。
“君上,桓温有点支撑不住了。”
“他没有求援,不是吗?”
刘彦保持着足够的平淡之心,哪怕是战局向着决战阶段的趋势在发展,他都表现出一名统帅该有的自信,不会因为一时的态势改变而激动或是慌张。
事实上桓温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尤其是那两千降兵加入到交战牵扯石碣赵军部分兵力,他认为自己还能依靠手中的精锐再次进行凿穿。
两千王基示意归降的降兵真的在参战,是站到了汉部的这一立场在对付原先的友军。率领两千降兵的人叫王永,他是王基兄弟的嫡系子弟,受命先行投奔刘彦,算是王家的下注,也是观察者。
王永今年二十四,一身武艺只能说还行,但世家子弟该接受的教育一样没缺。他还不知道桓温并没有将情况告知刘彦,之所以参战是要展现出自己的存在感。而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唔?”刘彦显然是注意到降兵竟然参战,讶异道:“桓温还是很有一套的嘛。”
事实上王永的参战真的起到了一些作用,不止是牵扯到一些石碣赵军,还是石碣赵军产生了迷惑和困惑。
武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不会很难发现对方身上是什么“味道”,石碣赵军几乎是第一瞬间就发现王永所率的轻骑与自己有相同的气质。双方开打之后,绝对不止一个石碣赵军在郁闷一点,那就是投降过去竟然立刻反过来打自己,汉军是给了那些前友军什么好处,值得前友军这么卖命。
“谁在指挥降兵?”
“回君上,暂时不知晓。”
刘彦会问,是发现降兵不是在胡乱冲杀,选择的路线和时机或许不一定正确,可表现出身在战场该有的判断能力。这样的军官只要是培养一下,可以作为一路主将使用,但能够建立多少功业,或者说承担多少责任就有些不好说。
石碣赵军的主营盘当然也发现了那一情况,王鸾稍微一愣就恍然,翟斌则是有不同的感受。
【王基……他竟然这么做!?】王鸾震惊之中更多的是错愕,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恐惧,手一直在抖,想道:【事态已经恶化到这样的地步,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都是家族的核心,谁不清楚面临什么的时局该有什么样的举动,只是王基搞得太大也太明显了!
那一刻,王鸾想的不是怎么去应对正在发生的战事,他在思考王基为什么会干得那么明显,那已经近乎于是不管不顾了。
翟斌是丁零人嘛,投靠石碣赵国并不是很久,要说对石碣赵国有什么归属感绝对是扯淡。他对于降兵反戈有自己的理解,那就是觉得石碣赵国果然是严重地走下坡路。他不知道的是,中原世家就是这种鸟样子,可以在上一刻忠心耿耿,下一刻也许就背后捅刀子。
可能是心思过于杂乱,王鸾和翟斌都没有发现一点,明明是一场拦截战,可因为一再增兵的关系规模已经显得有些大。
“军主,汉军的辕门大开,有步军出现!”
王鸾回过神来看去,远远地看到大批的汉军步卒涌出辕门,粗略判断数量不会低于八千。
出了辕门的汉军步卒,他们不是一开始就向着战场前进,是在营盘边缘位置进行列阵,等待形成阵型才在战鼓声中缓缓地向前进行推进。
骑战的战场,刘彦竟然派出步军,是手里面没有骑兵了吗?
看看汉军步卒是怎么列阵,排在外围的两列是身穿重甲手持阔剑的大剑士,第三列是手持塔盾的重盾兵,第四列开始到第七列是手持长枪的枪兵,第七列到第十一列是弓箭兵,第十二列到第十六列是强弩兵。
整个军阵是一个圆形,也就是说是一圈一圈地组成,不是一个横竖的纵队,核心位置就是弓弩兵。
“可惜了,我们没有厢车,要不然……”刘彦脸上并没有什么可惜的表情,看去反而是显得有些兴奋。他先示意巢车下降,后面才又说:“没想到决战会是这么来临。我应该去发挥属于自己的作用,接下来就由泰安(纪昌)指挥全局。”
纪昌恭敬应:“诺!”
桑虞则是与蔡优对视一眼,两人互相微笑。
作为局外人的袁乔憋了一下,说道:“愿为您的参军。”
“很好。”刘彦满意地笑了,对着袁乔点点头,欢欣地保证:“彦叔,你会为今天的选择二骄傲。”
袁乔很努力想要表现得很开心,可笑容怎么看都显得僵硬。他是等待刘彦视线不在自己身上,苦笑心想:【根本就是强留,恐怕拒绝等待就是失踪。】
别说袁乔乱想,刘彦做不出来的话,会有纪昌、蔡优、桑虞等这些人去做。文士是干嘛的?除了出言建策之外,必要的脏活也需要干,那是为了维护效忠对象的权威,也是剪除可能存在的威胁。所以吧,一旦效忠对象开口招揽,被招揽者拒绝,肯定是要隐秘的除掉。
下了巢车,刘彦开始忙碌备战,不是指军队,是他需要进行披挂。
辕门附近已经有大批的骑兵在等待,袁乔跟着过来的时候看得瞪大了眼睛,脸上有着满满的震惊。
两千重骑安安静静地停驻在辕门边上,要是注意看的话会发现竟是两种不同款式的重骑,一种是身着明光铠,另一种是鱼鳞甲类型的重骑。两种重骑的兵器也不同,例如鱼鳞甲的重骑只有两种兵器,是骑战用的长戟和环首刀。
鱼鳞甲的重骑是系统奖励,他们被安排在军阵的最前端,后面才一千六百虎贲军。
李坛看到有新的重骑出现时是懵逼的心态,他能够发现那四百新出现的重骑有一种特性,是一种属于禁卫军才有的气质,硬要形容那就是彪悍,还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坚定意志。
换好装的刘彦过来,他本身就高大,再有极品的乌孙马,整个看去给人的压迫感十足,别提那种临战状态下的气质。
外面的战局已经出现变化,最先进入战斗状态的桓温包含那支降兵轻骑已经临近崩溃边缘,由骞建同分兵去救才算是支撑下来。
桓温原本已经要突围撤出战场,得到援军之后又坚持下来。
在汉军有步军组阵上场之后,王鸾也再次派出部队,他的选择是步军对付步军,看从军营开出去游弋的骑兵,继续投入更多交战部队的可能性极高。
也许……今天就是徐州战场分出胜负的时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