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68章:意外中的意外

那一刻,桓温的内心是崩溃的。
没有错,汉军在战场上取得了优势,可改变不了汉军数量处于劣势的事实。汉军投入一万,石碣赵军就能够投入两万,战场之上的汉军已经超过一万七千,石碣赵军却是投入了接近四万。
这边的战场,刘彦手中也就是剩余不到三万兵力,王鸾……哦,现在是翟斌指挥了,翟斌手里却还有接近九万人可以使用。
当然了,不到三万的汉军都能够算上是士兵,至少人手一把武器,有经过时间长短的训练;石碣赵军是有九万,可是仅有两万多是郡县兵,其余皆是凑出来的地方私兵。这就是石碣赵国的军队特色,国家拥有的军队少,地方家族或部落私兵多。
不到千骑做出要冲击石碣赵军营盘的举动,翟斌眼睛没有瞎自然是看到了。他一个愕然之后“哈哈”大笑,带着轻蔑说:“让他们冲!”
千骑冲营,是去冲一个又拒马、围栏、木栅围起来的营盘,该营盘里面至少还有五万人,能够组织起四五千弓箭手严阵以待。
【我该不该调转马头?】桓温脑门全是冷汗,脑海里不住思索:【逃跑?可……逃跑太丢人,乱糟糟的战场独自一人逃跑是找死。】
也就是那么一小段时间的关系,千骑冲到了石碣赵军营盘五百部距离,期间竟然没有任何石碣赵军上去堵截,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会发现其中的猫腻。
桓温觉得还是不能逃,只能是硬着头皮随波逐流进行冲锋。他有些庆幸的是,领前的突骑兵冲击到石碣赵军营盘三百步距离的时候在做小幅度的迂回转向,靠近到二百步距离时总算是完成转向,就在二百步到一百九十步的距离之下,看着石碣赵军营盘的弓箭手射出的箭矢落在比较远的地上。
“哈哈哈!”
李匡大笑出声,随后是一帮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的骑士跟着也是大笑。
觉得自己留得一命的桓温笑不出来,他无数次在心里破骂战场怎么能搞出这种动静,稍微环视一下却是突然愣住。
失去了的对手的汉军步阵,他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抵近到石碣赵军五百步左右的距离,两支汉军骑兵从左右两侧挡下了想要前去阻止的石碣赵军,致使汉军步阵虽然是遭受干扰,却也能够坚强地向前继续推进。
重新组成了圆阵的汉军步阵,他们的移动速度看着并不缓慢,遭遇到有人挡路通常就是弓弩驱逐或是清除。
面对强弓劲弩的开路,轻骑根本就起不到阻止作用,发觉不对劲的翟斌有些惆怅了,他手头没有什么重步兵,更不用提具装重骑,用骑兵或是缺少防护的部队去阻止或拦截也不合适。
“他们就那么想攻营?”翟斌居高临下重复查看营盘构造,大喝:“弓箭手,布置弓箭手!”
石碣赵军的营盘是由王鸾亲自布置,最前端其实就是一道防线,排在最前面的是密布的拒马,接下来是由木栏和木栅组成的障碍墙,抵近到营地区域的地方还挖有壕沟,整个前端三百步的空间并没有什么营帐。
胡人之中并不会缺少弓箭手,就是弓不存在什么制式,什么弓都有,基本是属于猎弓级别。
在翟斌看来营盘布置很完善,心里或许会非议【果然是怯懦的晋人,乌龟壳建立得很有意思】,存在嘲讽的情绪,但真的感到无比满意。
外围的骑战一直都在持续,不过可别奢望骑兵战就是风风火火一次决出胜负,双方都是高速机动的兵种,除非是路线被围死,否则打的就是一触即离的战法,想要分出胜负是水磨工夫。
八千汉军步卒推进到石碣赵军三百步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翟斌远远看去像是在组织盾墙?
比较清晰的是,有一支汉军的骑兵竟然被“包”了进去,翟斌印象中好像是一开始就参战的那支汉军骑兵?
没有错,桓温又重新获得了骑兵的指挥权,他的选择是进行沟通,然后以协同作战的名义能够进去步军圆阵里面喘息一下。
汉军步卒的确就是在组织盾墙,那是一面又一面的塔盾互相扣起来,众多的塔盾互扣很快就形成一面墙壁,还能随着塔盾的多寡来决定墙壁多高或是多长。
翟斌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间隔有些远很难看清楚汉军在搞什么,可是大略还是能够猜得出来,导致他打个机灵大吼:“快快快,弓箭手后退!后退!”
这个时候,汉军的盾墙却是在一声又一声的“嘿哟”中往前推,另外孤零零的一支弩箭被射了出来,它经过一段时间的飞射,射中了一根支撑拒马的圆木。
得说一句天大的实话,翟斌没玩过营寨攻防战,丁零人对于骑战比较熟悉,哪怕是有城寨攻击也是骑兵呼啦啦冲进去可劲的破坏。城寨防御则就是依靠骑兵对决,打赢了就不需要守卫城寨,打输也没得防御,是逃跑。
每一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性,作为丁零人的翟斌是咬牙派出了新的骑兵,不要求骑兵直接去冲击盾阵,让骑兵进行游弋,逮住机会实施攻击。
不得不讲的是翟斌还算理智,他没有忘记汉军步阵那恐怖的远程覆盖能力。
【好像有一个什么人,率领五千弓箭手在草原对战骑兵?】翟斌想的是李陵,可对于没有文字的丁零,对于一个不识字的丁零部族首领,让他去读史书有点难度。他恍恍惚间在想着:【王鸾那个废物呢?】
没错,不属于的领域上会令人抓瞎,这个时候就会下意识地寻找帮助,对于翟斌来讲王鸾更适合来指挥目前这种战争。
王鸾在干嘛?他已经将自己家族的私兵调过来,亦是做好了离开的准备。问题是,战场的情势有些混乱,近乎于是每每出现一支军队总会有对方派出部队进行纠缠。
“主上,翟斌正在到处寻找您。”
“呵呵……”
“我们……?”
“等!”
有汉军步卒组成盾阵在向营盘推进的消息已经传到王鸾处,他知道翟斌肯定是抓瞎了才会寻找自己。
【面对这种情况除了尽可能地纠缠和阻击,期盼能够拖垮形成盾阵的汉军,另一个办法只能是不计损失派出骑兵去冲。】王鸾在冷笑:【翟斌不会不知道这点,他没有足够的威望让部队迎着汉军犀利的箭阵去冲。】
事实上,王鸾也不觉得自己有让人心甘情愿去送死的威望,他不就是察觉到战局诡异才撇开吗?更为重要的是,他可不想在这里发挥巨大作用再被翟斌弄死。
知道华夏文明的将领与胡人文明的将领有什么根本意义上的不同吗?那就是在知识的掌握层面之上。拥有知识的华夏文明将领可以阅读多种战例,遇事的时候会根据自己所看的一些战例来进行判断。胡人文明的将领初始阶段基本是依靠本能,接下来则是进行亲身的经验累积。
从某一些方面来讲,华夏文明的将领做任何判断其实都有痕迹可寻,胡人文明的将领因为是依靠经验和本能则会显得更多变一些。但什么事情都是相对性的,例如华夏文明的将领是书呆子之类的人物,导致步步慢人一步或是极易被察觉出意图,胡人文明的将领也有可能因为不知道战例也步步针对。
翟斌知道了王鸾的位置,但王鸾根本没有配合的意思,眼见汉军的盾阵逼近到了二百五十步,那些去骚扰的骑兵却是在强弓劲弩的射击下死伤惨重,导致后面骑兵根本就不敢进入射程,他内心里野兽的本能爆发了。
“集中所有晋人,收集盾牌给他们!”翟斌脸色无比的阴沉,他站立的巢车已经向后移动了一百步,那是韩军的强弩竟然特么能够射到,不退等着挨箭吗?他恶狠狠地说:“由羌人和氐人作为督战队,命令他们必须冲锋!不冲锋当场杀掉,等以后再杀他们全家!”
被集中起来的晋人有大约一万两千人左右,他们其实没有拿到多少盾牌,一直是从左右两侧的辕门被督战队赶出营寨,才知道要进攻的是盾阵,并且不冲不但自己要死,连带家人也会遭受牵连。
一种极度愤怒和哀伤的情绪在石碣赵军中的晋人里面形成,可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除开一些了无牵挂的人暗自发狠,有家室在石碣统治下的晋人已经等待绝望冲锋。
一万两千人不是一个小数目,要是有良好的组织性其实还好,问题是别指望胡人统帅的部队能够有完善的阶层架构,有这种高级玩意那是在匈奴,之后不管是石碣、鲜卑、羌、氐都是进入中原才从晋人那里学到。问题是军队的中上层本来是王鸾的私家兵担任,王鸾一走就带走了那些本来该形成军队指挥链的人。
可以想象没有组织的一大批人往前涌是个什么状况吗?那是一种极度吵杂外加混乱,哪个倒霉蛋要是跌倒就会被无数只脚丫子踩过,就别想再次站起来了。
一支是到被集中起来的晋人,他们在羌人和氐人督战队的监视下发动强制性冲锋,汉军的盾阵已经抵近到了石碣赵军营盘的一百步之内,他们被零零散散的拒马所阻挡,不得不时不时裂开盾牌,有人跑出来将拒马搬到盾墙后面。
汉军步阵被迫清理拒马、围栏、木栅的时候,石碣赵军的骑兵也不是没有尝试再次冲击,但汉军的弓弩手再次教导他们事实,那就是在密集的弓弩覆盖下来多少死多少,乐意承受惨重伤亡可以直接冲上来。
翟斌在等待,他已经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要是敢死队依然没有用,那只能是从驱赶晋人送死演变成为威胁杂胡小部落轻骑,总是需要拿出一个有效的方法来保住营盘。
因为判断失误,刘彦命令具装重骑部队原地待命,他自己则是全身披挂再次来到指挥中枢的巢车。
“左右两翼出现的敌军步卒数量应该是在一万到一万三之间。”纪昌蹙着眉头说:“目前敌军的行动风格与之之前不同,怀疑是更换了指挥官。”
说起来纪昌还真的是敏感?王鸾仅仅是交出指挥权不到两刻钟的时间,纪昌竟然发现石碣赵军的战术改变。
“君上,接下来会是一场比较水磨工夫的攻坚战。”纪昌不喜欢意外,可战争中意外总是不断。他阴郁地说:“因为敌军更换指挥官,我们或许需要另外的预案。”
谁又能够猜得出石碣赵军说换指挥官就换,一换还是那种决然不同的指挥风格。
刘彦面无表情地看着战场,那里的汉军步阵已经停止前进,准备迎击从左右两侧分别发动冲锋的……怎么说?就是一帮乱糟糟的石碣步军。
“我们有些拖不起了。”刘彦刚才接到了新的汇报,他说:“孙伏都动静越来越大,已经做好了渡过黄河的准备。”
秋季已经来临,按照胡人的征战习惯,孙伏都最迟会是在秋季中旬开拔,而孙伏都只是其中的一支敌军,还有姚弋仲亲率羌族大军正在开拔前往青州的路上。
那边的汉军步阵在上演左右开弓,远远地看去很有艺术感,那是一朵又一朵黑色的花从地面升起,随后飘了一段距离落下,带去无穷无尽的死亡。
一万两千被强迫冲锋的晋人奴兵,他们在一波又一波好像不会停止的弩箭漫射下,三百步到二百五十步躺下的人数不会低于一千,进入二百步时左右两边加起来的人数绝对不会超过八千,等于是短短的一百步损失了三千。
两郡距离一百八十步的空间仿佛成了禁区,人员损失到接近五千的时候,被强迫冲锋的晋人崩溃了,他们跑回去又是被督战的羌人和氐人弓箭覆盖,吓得幸存的人又往汉军的方向跑,这样来回被射杀是持续到只剩下不足六千人,一个个精神崩溃留在中间的“安全地带”痛哭流涕。
没人会去可怜那些悲哀的人,汉军这边本身就是敌对关系,石碣赵军又没有将他们当人看……
………分…割…线………
最近换季节,一天热一天冷,荣誉中招有三天多了,今天存稿正式消耗完毕。高烧之后再鼻涕没完没了,脑袋疼得厉害,恳请今天只更新一章。
真的超级想要好好舒舒服服睡一觉,拜谢!(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