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73章:盼“王师”如盼甘霖

若是石碣赵军继续以王鸾为统帅,哪怕他们最后会输估计也会输得好看一些?
问题是王鸾察觉到石碣赵国中晋人的处境越来越堪忧,甚至已经开始波及到上层,心情惶恐再加上徐州战场成为既定的糜烂事实,他选择了退缩。
王鸾用主力与刘彦对峙,其余局部战场虽然是处于劣势,可王鸾指挥下的石碣赵军至少与汉军还有对抗的样子。
换上了翟斌之后,要形容的话就是石碣赵军好像集体患上了“智商下降”的病状,竟是短短两天之内战局变得无法收拾,直至发生营啸造成战败事实。
或许不是王鸾太厉害,也不是翟斌太无能。他们一个是晋人出身的将领,文明结晶的知识下王鸾能够稳扎稳打,另一个是指挥作战完全靠本能的丁零人翟斌,丁零人连文字都没有哪来的什么文明结晶?
也是翟斌倒霉,碰上了想要全力发动攻势的刘彦,再加上翟斌自己太过嚣张与不懂审时度势,战局的倾斜才会是发生在两天之内。
翟斌有石虎的信任,但石虎在邺城不在战场。翟斌能够借石虎的威势,要是他稍微温和一些,再那么理智一些,不是接受指挥立刻就是与王鸾决然不同的指挥风格,先是消耗晋人,再又消耗杂胡,那羌人和氐人理所当然会认为自己也在被消耗之列,结果是军中的羯人也产生迟疑,让这位新晋成为统帅的丁零人彻底被排斥。
好好的一场战争,因为一个搅屎棍到后面搞成了虎头蛇尾……
刘彦率领包括虎贲军在内的所有具装重骑上场,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原本以为自己会成为战场上耀眼的存在,但真实情况是突骑兵乃至于是轻骑兵要比他们风光很多。
具装重骑仅仅是一个冲锋罢了,由步军开出来的路杀进去,横冲直撞直接杀到中军,一路上混乱中的石碣赵军根本就没有抵抗,真真是让心怀苦战求胜的具装重骑的骑士们觉得索然无味。
突骑兵原本是跟在具装重骑后面“吃灰”,后面刘彦发现那样没有意义,有意识地开始吩咐突骑兵和轻骑兵进行战场切割。
近一万四千的突骑兵和轻骑兵成了战场上最忙碌的存在,他们时而分散驱赶,时而又聚拢冲击有抵抗的敌军,勤劳尤甚于蜜蜂,只不过不是“嗡嗡嗡”,是踏动着震天的马蹄,无数次地上演分割和包围。
后面,汉军的步军开始配合骑兵,切割包围一部分敌军就是先劈头盖脸地箭雨覆盖,石碣赵军的士兵死了拉倒,没死的石碣赵军被呼喝三声“弃械投降”,要是石碣赵军降了也就罢了,石碣赵军没降就是继续劈头盖脸的箭雨覆盖。
反反复复的切割包围与箭阵覆盖之下,石碣赵军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对于他们来讲最为倒霉的是,汉军只填平了营盘正面的壕沟,其余四面的壕沟完好无损,他们原本还能从吊桥之类的设施中逃跑,但一直在寻找机会的王表却是给予了他们“致命一击”,桥梁被破坏。
营盘前沿有汉军,其余三面被壕沟堵着去路,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聪明的石碣赵军放弃骑马,选择弃马翻爬壕沟。后面,王表这个叛徒不但自己带兵堵,他还招呼军中残存的晋人一块堵,说是拨乱反正,汉人们团结起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石碣赵军中的晋人奴兵其实是不太多了,没有被拉上去挨箭受死纯粹就是运气,他们之中不会全部都是笨蛋,眼见汉军就要获得胜利,拨乱反正什么的自然是极好的,要是能立些功劳是不是更有保住小命的可能性?
虎贲军在内的具装重骑仅仅是冲击了两次就被刘彦调出混乱的战场,他们愉快地成了战场的清道夫,哪里存在抵抗就是呼啦啦过去,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绝对是一个冲锋立刻土崩瓦解。这样一来,多少是缓解了这些心高气傲的精英心中郁闷。
有付出就该得到回报,不管前一刻是不是敌人,刘彦在面对王表的时候很好地表现到了这一点。
“你做地很好!”刘彦此时此刻是站立在一个高台之上,他坐在一张太师椅,前面跪倒着王表。他只是看了一眼跪地拜服表现出恭顺的王表,其余时间要么是在观察脑海地图,要么是用肉眼看现场情势:“做新附军的校尉吧。”
王表显然知道什么是新附军,低下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满,声音却是极度恭顺地应:“谢君上!”
瞧,真的是知道汉部的构造,其它地方是喊“主公”,称呼“君上”的还真只有汉部独一份。
“与另外的新附军会合,由你主持后续招降。”刘彦可没有透视眼,看不到王表刚才的不满。他悠悠地说:“或许……此战后你能成为野战部队的校尉?”
汉部几乎什么地方都分阶级,军队更为显得森严,是从奴隶兵、新附军、仆从兵、辅兵一个又一个阶级的升,才能成为野战部队的一员。
这一次王表是大喜地应:“诺!”
接下来战场进入的是“垃圾时间”,得感谢王鸾之前的布置,壕沟使得石碣赵军无法大规模的突围奔逃,逃散的仅仅是极少的一部分,余下后面皆是弃械投降。
收降一直是进行了夜间,十来万石碣赵国的徐州兵从开战到结束,余下的几个局部战场不谈,主战场这边九万哪怕是没有全军覆没那么彻底,也算是灰飞烟灭。
针对战损和战果是连夜进行,当夜这边的火把可以照耀天空的云层。这边的收尾进行得如火如荼,另外几个战场也开始进入到决战阶段,不过局部战场与主战场的决战场面压根就没得比,是不论波及区域和参战人数没有可比性。
“我们阵亡了三千六百人,杀死敌军两万七千八百零一人。”桑虞略略振奋地说:“战损比例是差不多一比八!”
桑虞没有说的是,汉军阵亡的大部分是骑兵,是对于汉部来说无比珍贵的骑兵!
“重伤患有三千九百零七人,鉴于我们已经有良好的救治体系,后续死亡的士卒数量预计是会控制在一千以下?”桑虞说这个的时候是自豪的心态,后面又有些唏嘘:“要是没有良好救治手段,其实后面才是大肆减员的情况。”
那个是事实,没有特效药的年代,再加上不懂得止血、消毒等等,战场受伤所导致的伤口感染和发脓,绝对会让绝大多数的伤兵在后续的伤病痛苦和折磨中死去,最恐怖的时候是九成伤兵因为没有良好救治陆陆续续死亡。
桑虞还在继续介绍,等待说完之后看向纪昌。桑虞说的是最后决战阶段的统计。
纪昌用着平淡的表情接过汇报位置:“徐州之战开始到现阶段,我们的阵亡人数是六千九百,含无法再战的伤患和失踪数量,损失战斗人员一万七千零一十人。我们消灭敌军的数量比较模糊,该是在十一万到十一万七千左右。”
消灭敌军的数目听了无比可观,可里面大多是临时凑起来的乌合之众,石碣赵军中常备兵级别的应该是四万左右?
“我们还在对战俘进行统计,粗略会有八万以上。”纪昌说到这的时候难得脸上出现笑容:“这些战俘,会挑选出其中的晋人和部分的胡人作为奴隶兵,预计是组织出两万的奴隶兵。余下会陆续押解回后方,成为我们的劳动力。”
刘彦点头,苦笑着说:“阵亡六千九百?我们才四万不到的野战部队。”
几个人互相对视也是苦笑,不过他们苦笑的是自己的效忠对象未免太过傲娇。
事实上汉军以五万左右对战石碣赵军十多万,能取胜已经显得很猛了,阵亡六千九百人真不显得多,哪怕是将那些无法再战的伤患和失踪的士卒算进去,他们损失一万七千零一人换取胜利,与之取得十一万以上的战果比起来,称之为大胜一点都不为过。
“我们原先的计划是,以新附军监管奴隶兵,再加上必要的野战部队,由这支部队作为对付晋军的主力?”刘彦可没有忘记一点,那就是对东晋小~朝~廷进行报复:“现在我们有多少可用的野战部队?”
桑虞答道:“不算禁卫军,有两万两千左右。算上禁卫军,该是三万五千?”
“谢安的部队现在是在哪?”刘彦得到答案,眼睛眯了一下,说道:“还没有拿下江都和江水祠?”
“最信的情报是,晋军已经在江都取得优势。”桑虞撇嘴外加不屑地说:“石碣赵军的主力全在我们这边,江都和江水祠的石碣赵军合起来不过才一万不到,他们已经打了一个半月。”
“渡江作战与陆战不一样的。”吕议并不是在为晋军开解,他说:“一个半月内能够在江都取得优势,算谢安很有本事了。”
刘彦先是认可吕议的话,后面才说:“晋军会很快攻下江都,也会很快攻取江水祠,他们有没有胆子继续北上?”
这个问题非常关键,事关汉军怎么给东晋小~朝~廷一点颜色看看,所以包括刘彦在内的这些人,他们是比较期盼晋军再增兵继续北上的。
………分…割…线………
喏,第二更。竟然能在一点更新,算不算惊喜?
另外,之前晕了头,将王基那边的王永和王鸾这边的王表搞混了,已经改过来。(未完待续。)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