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77章:搞不好要失控

晋军不来,刘彦也省得犹豫。
汉军主力与石遵私军对峙,余下部队则是在其余地方掳掠,大有不将所过之处抢个精光誓不罢休的架势。
石碣赵国不攻坞堡和城寨允许地方豪强自立,后世将这个视为中原汉文化复兴的底蕴。这些建立坞堡和城寨自保的豪强,他们也的确为之后的汉文化在中原复兴起到了关键作用。
不过,当代的大多数人却是不会感激,尤其是那些为了活命而寻求庇护的普通人,他们在坞堡和城寨就是最底层的存在,除了要被“当地人”欺压之外,屡屡有什么祸事倒霉的是他们,需要谁去死也绝对是他们。
石碣赵国不搭理结寨自保的豪强有一个前提,首先是这些豪强的确有防御工事完善的乌龟壳,胡人不善攻城又没有器械之利,再来是这些豪强会对胡人缴税。事实上要是结寨自保的人不缴税,胡人会进行攻打,死的人通常是晋人,不论攻守皆是。
汉军先是在对阵徐州军的时候展现出弓弩之犀利,后面针对坞堡和城寨进行清除又出现大量的床弩与抛石车,坐实了汉军量物器械的深厚实力。
席卷了大半个徐州的汉军,他们所获甚多,人口与物资,更多的战争经验,锻炼非主战部队。
在徐州的军事行动是在肆虐徐州三个郡之后结束。其实也不能叫肆虐,除开攻击坞堡、城寨和游牧部落之外,大部分晋人还是乐意前往汉部统治区进行生活,总的来讲受益者会比受害者更多。
随着大批部队从水系往青州方向撤退,汉军主力与石遵私军的对峙也告一段落。两军的交锋并不显得激烈,刘彦是没有足够的交战动力,石遵则是不希望损耗实力。
石虎众多子嗣的竞争异常激烈,要是石遵的实力折损在与汉军的交战中,怎么再去与其余的兄弟争?
在汉军主力返回青州之前,冀州方向的石碣赵军已经开始对青州展开军事行动,基本是一些试探性的渗透,规模上不大却显得非常频繁。
汉军主力回转前,防御石碣赵军的汉军基本是采取守势,导致孙伏都所部很快就渡过黄河进入齐郡。
齐郡那边汉军一直没有进行攻取,汉军重视的是山东半岛的防御链,防线是设立在北海郡,对后方领土进行拱卫。
鉴于战事规模会很大,也是朝1鲜半岛战事已经停止,吕泰等一批将校被调回。
同时,被调回青州参战的还有辽1东的一批将校和部队,辽1东那边仅是留下必要的戍卫军针对漫长城墙进行布防。
汉军主力是走陆路返回青州,骑军是作为前导和殿后,直至远离徐州后方的骑军才发力赶上前导,由骑军先行赶路前往平寿。
目前北海郡的首府不再是平寿,是一再被扩建的下密。
平寿在未来的战争中主要承担的是侧翼防护,也可以作为侧翼突击的基地,骑军安排在那里正当合适。
下密依然是会作为战争的指挥枢纽,亦是情况最为不妙时的坚守堡垒,该处的驻军会最多,刘彦也将在这里完成对战役的指挥。
都昌是整个防线的另一个侧翼,作为相对靠近海岸线的城池,它还会是汉部海军的主要补给地之一,是通过滩水连接渤海。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这里驻扎的都会是步军,他们也许会成为汉军从海上攻击冀州的主力部队。
花了八天的时间回到下密城,刘彦先了解一下青州的概况,找了个机会将高层聚居起来。
依然是寻个高一些的建筑,摆在挡风的屏风,设上酒宴,刘彦看着难得再次汇聚一起的部下,先举杯邀饮,放下酒盏之后才说:“孙伏都停留齐郡没有冒进显然是在等待姚弋仲的到来?”
话说,年份已经进入了秋季,恰是主杀伐的季节。从高处向外面看去,平野之间呈现的是一片绿色之中带着泛黄,那是草丛枯萎,树叶将落,。
“进入齐郡的冀州军数量该是在三万到四万之间。此些军队不是乌合之众,乃是河北郡县兵。”蔡优一口闷干酒盏,满是谨慎地说:“部队数量不多,却不能等闲视之。”
汉部自建立以来,屡次能够以寡击众并战而胜之,其实是占到了部队精粹的原因,不像是胡人总喜欢什么都拉来参战的聚众。
军队从来都不是单纯的讲数量多寡,许多时候兵少而精远比兵多而杂更难对付。显然石碣赵军已经从吃亏中晃过神来,尤其是徐州军的失败再给石碣赵军的指挥敲了警钟,不再良莠不济地呼啦啦而来,打算以精兵会战。
“姚弋仲的部队也算精简,仅是携带五万羌族兵,并未召唤杂胡随军而战。”蔡优先前是留守后方,对石碣赵军动向了解最为详细:“在他们所谓的精兵部队后面,是数量极为庞大的杂兵。”
“精锐作为前导,乌合之众跟随其后,那是胡人占据中原之后首次这么干,充分能够说明胡人已经开始正视我们,知道我们难对付。”桑虞乐呵地说:“当今天下,仅有我们能够让胡人如此谨慎,当浮一大白!”
原本还算严肃的气氛被桑虞这么一说变得轻松,众人举杯吼了一声“干!”,皆是痛饮见底。
冀州军已经进入青州,虽说只是来了个前军,但不管是三万还是四万,规模上已经不算少。
姚弋仲所率的羌族部队刚刚进入司州,因为大半以上是骑兵的关系,行军过处可谓是铺天盖地。
“近十二万战马,牛羊二十余万,能不铺天盖地吗?”刘彦特地看了一眼桑虞,关于羌族部队的情报是桑家传过来。他环视众人一圈,洪亮声道:“杂兵我们打太多了,却要与所谓当今强军较量一场。”
将校们皆是高声应和,结果又是全部举杯高喝“饮胜!”干了一次。
那些最后从朝1鲜半岛和辽1东半岛被调回青州的人,他们在观察一段日子不见的袍泽和同僚,明显发现与之前在精神状态上的不同。
怎么说呢?大概是在中原大战了几场,连战连胜的关系,参与大战的人都有着一股舍我其谁的自信。
几次大胜下来,不少人爵位又往上晋升了几级,该升官的人也是官职越来越高,倒是其余人基本是停留在原地。
要说起来,吕泰与徐正该是汉部最早独立领兵的将校,可一个现在徐正已经是官大夫和将军,被流放在朝1鲜半岛的吕泰却还是簪袅和俾将。
就因为某个时间段做出错误的选择,吕泰深深感到自己与之前的同袍差距在被拉开,一些原本低自己很多的人也开始在拉平和超越。对于一个武人,尤其是想要建功立业的武人来讲,吕泰面对这种状况是痛心外加自我恼怒。
今一次从朝1鲜半岛开到青州的可不止汉军本部,另有三千的高句丽军和五千百济军、两千新罗军,他们将会归于吕泰统率。
青州这边,加上后面过来的那些部队,高句丽、百济、新罗、倭军,外族军队的数量已经达到一万七千。他们都将划给吕泰来统领,等于是吕泰成了杂牌军……,不,以华夏文明的理解来看,朝1鲜半岛上的部队比之杂牌军还要低劣。
中原人嘛,总是视中原之外的所有人皆为茹毛饮血之辈,带着一种优越性在看待任何非中原的人。虽说现在中原成了胡人的天下,可中原为世界中心的思想是不变的,导致吕泰其实也有些……怎么说,就是黯然伤神,比较令他感到安慰的是,刘彦召集核心高层的时候总算没忘记他这个人的存在。
“甲骑具装三千、突骑八千、弓骑两千、轻骑八千、步战精锐一万五。”纪昌先说了一些数据,后面才继续说道:“这是我们的绝对精锐。”
刘彦补了一句:“不止这些,后续可在补充。”
所有人皆是敬畏地看向了刘彦,他们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想那些精锐到底是怎么来的,只将这一现象视为刘彦的“天赋异禀”。
“我们的主战部队就是那三万六千。”纪昌现在就是个大总管的角色,不是没***的那个总管,是总管军务大事,负责进行协调、调动、辎重分配。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新征兵,以及相关各阶级部队,数量为十七万。”
众人……包括刘彦听得是一阵唏嘘,主战部队和杂七杂八的加起来都超过二十万的数量了,两年前汉部的总人口都没有二十万。
刘彦怔怔出神了一小会,开口问:“我们现在有多少人口了?”
“今次攻伐徐州有大收获,拢共一百三十七万出头。”田朔先是一脸的喜气洋洋,后面却苦着脸:“安置……麻烦颇大!”
一下子掳了数十万人,是在战火中迁徙,不管是攻破掳掠,或是主动前来投奔,复杂程度一点都不低,能不麻烦就是怪事。
前方要作战,后方要安置,汉部的摊子有点大……(未完待续。)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