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82章:三件大事

石碣赵国近期的动静很大,若说石虎之前举全国之兵是要吓唬东晋小~朝~廷,后面则真的是动真格的。
冀州和兖州的石碣赵军在干坚清壁野,做得还异常的彻底,等于是制造出人为的无人区,不止是想要让汉军无法就地取得补给,也是杜绝民间的晋人私下投奔汉军。
在石碣赵国的中枢想来,汉部这么一个用四年时间崛起的地方势力肯定缺少底蕴,怀疑粮秣、铁矿等等的物资是贸易而来。他们的第一个选择无法就是断绝汉部的贸易,至少是6地上的商路应当断掉,给予汉部后勤上致命的打击。
汉部与石碣赵国一些家族的生意其实早就断得七七八八,仅有的几个渠道之中也就与桑家的买卖做得大一些,其余只能是小打小闹。
以前和刘彦做生意的那些人,如冉闵、苻洪、姚弋仲这些巨头,他们不是路线被切断就是成了生死仇敌。
冉闵那边远走关中,他们还拖欠汉部一大笔尾款。目前李农带着乞活军堆在了潼关、晓关之外,冉闵哪怕是想继续与刘彦做生意,能选的路线真的没有。他们关外有石碣赵军堵着,走灵渠下巴地和蜀地又有成汉把控,哪怕是成汉允许冉闵的人走水道,可就成了要进入东晋小~朝~廷的地盘,而东晋对冉闵的定义是叛逆的后代。
苻洪狠要倾全氐族之力夺回关中,他可算是被冉闵可气疯了,不止是冉闵占据关中之地,还因为冉闵军对关中非晋人正在进行疯狂屠戮。仅仅是四个来月的时间,冉闵军就杀掉至少三十万人,其中杂胡当然是占了大多数,可氐人和羌人也真的是损失惨重。冉闵会屠戮关中的理由很简单,主要是胡人不为他所用,既然不能为所用只能是杀。
姚弋仲也有自己的麻烦,张氏凉国可是“三王同盟”之一,冉闵夺占关中切断了石碣赵国通往西北的路线,塞外又有匈奴人肆虐,导致张氏凉国很轻易就出了金城向陇西一带进军,一路过去可是对羌人侵略如火,一个又一个羌人部落正随着时间在灰飞烟灭。
关中和西北有两个汉家苗裔疯狂地杀戮,摆出的分明就是“非我族裔,必杀之”的态度。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大事,是胡人占据中原之后,次遭遇的要事。如若不及时扑灭,恐怕将会影响到天下大势。
石虎对冉闵和张骏在拼命屠杀以羌族、氐族为主的各胡是什么感觉?得说一句天大的实话,那就是石虎其实很乐意看到,毕竟羌族和氐族仅仅是数十年时间人口竟然翻了数翻,两条忠狗隐隐有要挣脱狗链的趋势,要说羯人不忌惮那绝对是假的。
作为“乱天下者”的汉部,石碣赵国之前再不重视,接下来也会无比重视。
“相对于冉闵有险关,我们比较易于攻伐。”纪昌断言道:“接下来的战事规模不会小。”
其它地方打生打死离青州太远,起到的作用是牵扯石碣赵军的兵力,比如数量庞大的乞活军就是被拖在潼关战场。
“是啊。”刘彦点头:“几个方向都在坚清壁野,来年战事规模可想而知。”
石碣赵国那么搞纯粹就是要断绝汉军主动出击的可能性,那么肯定是要聚集更多的兵力采取主动,不来则已,一来绝对是大场面。
“攻下齐郡,夺占黄河南岸之渡口,以强盛水军日夜封锁黄河!”刘彦有了新的部署,这个是经过他一再思考,觉得最实际可行的方案:“水军方面我们有绝对的优势。”
黄河很长,是非常非常的长,横跨着整个中原,想要控制它难度真心不低。值得庆幸的是石碣赵国的水军很烂,能够横渡的黄河区域也不是那么多,再来是只要切断桥梁的话,小规模横渡汉军能吃下,要是大规模横渡需要的准备工作多也能提前现。
“要是能够切断黄河,得了便宜的只会是小~朝~廷。”桑虞不得不说这一点:“我们的6军规模已经占了大多数战力,再弄海军恐怕会力有不逮。”
刘彦就是在郁闷这个,他们还得保持规模庞大的海军,要是展内河水军却影响到海军,或是拿海军的船员来内河拼杀损耗,显然会是一种脑残的行为。
“是啊,会便宜小~朝~廷。”蔡优表自己的意见:“攻夺齐郡作为缓冲之地,接下来可以专心应付来自兖州的威胁,或许这样就够了。”
说到小~朝~廷,刘彦脸立刻就黑了。
最近小~朝~廷又开始在蹦跶,不是说指军事行动,是军事上毫无作为,对汉部这边却是实施影响力的同时各种指手画脚。
不知道是谁给小~朝~廷胆子,已经派人过来事先通知,说会有一个成规模的天使团队过来。
天使,可不是两个翅膀没有蛋1蛋和鸡1鸡的某幻想生物,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使,所指乃是天子使者。
知道谁是正使吗?是庾翼!
作为长江以南第一门阀,庾翼是庾氏的第二号人物,由他作为前来汉部宣诏的正使,可谓是东晋小~朝~廷给足了刘彦面子。
除了庾翼之外,其余三个门阀和排的上号的世家也会有人随同,加上随行的武装、侍从、侍女之类的人,以及路上粮秣、用度,可见这一个使节团的规模会有多大。
因为石碣赵国要蓄积力量,最快是一年,最慢也许会有个两三年,除非是汉部真的要穿越广袤的无人区,否则汉军与石碣赵国的较量是真的要消停上那么一段时间。
刘彦思来想去,长途远征不会有好下场,极扩张占领无人区也没有用,来来去去只能是等待下一次与石碣赵国的大战。
“在此之前,展内政和练兵会是我们急迫做的事情。”刘彦在做基调:“内政事宜要拜托诸位多加用心。”
一大片人站起来恭声应:“诺!”
刘彦将手压了压,示意全部就坐,才又说道:“小~朝~廷的使节团要来,应当有一个章程。”
“不是要走海路吗?”纪昌冷笑道:“天有不测风云,海有飓风大浪,不是吗?”
别说,东晋小~朝~廷的船都是平底船,稍微大一些就是楼船。这样的船走海路有个什么意外,那真的是太平常了。
汉部不欢迎东晋小~朝~廷,直接拒绝也不好,至少现在多树敌没有必要。
要是没有需求,真把东晋小~朝~廷的船全弄沉了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大海茫茫什么的,一沉绝对是死无对证,问题是汉部有长江以南商品的需求。
失去了与石碣赵国那些家族的贸易,汉部出产的海盐什么的需要新销路,对外则是需求丝绸等一些布匹,另外其余的物品或许也会有需求。
众人所待的地方当然是在下密城,处于西边的城楼之上,能够看到外面广阔的视野,远远还能看到一片乌蒙蒙的天空。
天空显示灰色不是天气不好,是西边连绵大火持续燃烧之下,形成星火燎原之势,烟雾与尘埃理所当然会被风所卷,形成了类似于雾霾之类的现象。
看情况,要是风势再没有变化,晚上或是凌晨,从东安郡飘来的灰烬绝对就会进入北海郡,介时天上下得可就不是雨、雪、霜、冰雹啥的,该是一捏成灰的漂浮物。
“现在是东南风的季节,小~朝~廷哪怕是要派出船队,也该是等西北风的时候。”纪昌好像有些不甘心似得:“在此之前,我们或许能够再次南下,对之前没有下手的几个郡县动手,彻底搬空?”
石碣赵国没有对徐州方向进行增兵,那边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只有石遵的彭城军,其余零零散散的该是有近三万的郡县兵分布在长江一线。
对了,晋军撤退之后,石碣赵军又重新将江都和江水祠给夺了回去。
老天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重新夺回江都和江水祠的石碣赵军,他们仅仅是清理一下就又重新进行驻扎。说好的晋军将江都和江水祠破坏得很彻底呢?
“主力作为压阵,拿新兵部队与石遵玩一玩?”刘彦对这个无比的感兴趣:“军队确实需要保持战斗力。”
没办法,之前还能在朝1鲜半岛拿高句丽练兵,朝1鲜半岛上的战争结束后汉部就没有了小烈度实战练兵的场所。
“会演变成会战性质吗?”桑虞嬉笑着说:“别忘记我们在徐州近乎全歼了徐州军,大兵压境可是会把石遵吓坏了的。”
“唔。兵力少危险,兵力多石遵会守城不出。”纪昌认同地点头,想了想说道:“石遵不战,便拿残存的徐州军练兵。”
全都笑了,并且笑得无比诡异。
徐州没有多少石碣赵军,隔江相望的东晋小~朝~廷死活不北上,要是汉军再次南下将石碣赵军清空,那个时候晋军到底北上还是不北上?
“既然已经丢一次人,他们恐怕会厚着脸皮再丢一次。”桑虞满是嘲讽地说:“再则,我们也的确需要在长江沿岸有军事动向,好叫那些要过来的使节什么的有些顾忌,别一来玩太多花样。”
让刘彦承认司马皇室正朔的地位,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问题来了,或许刘彦等高层不在乎东晋小~朝~廷,可总会有人抱有希望。
时间就在商议和流逝中过去……
因为石碣赵国搞无人区,北边和西边自然不会有什么成规模的战事,要有也是斥候与斥候之间的较量。
南边的话,汉部高层决定拿石遵私军或是徐州残余练兵,第一批两万主战部队和三万兴兵部队已经开拔南下,瞬间又让石碣赵国变得重视起来。
不得不谈的是,汉军这边又派遣军队南下,东晋小~朝~廷也是高度注意,他们猜测刘彦到底是要干什么,期待汉军能与石遵来个生死对抗。
差不多是汉军再次南下的第三天,蒋干经过长途跋涉再次来到下密。
“空了,整个东安郡烧成了白地,偏出是灰烬与残骸,火势还波及到泰山郡。”蒋干看去风尘仆仆,一脸惊惧地说:“远远看着,似乎泰山也是连绵大火。”
所以说石碣赵国真的疯狂,也就这些胡人敢干这种大面积放火又不管的破事。
“过来时,现贵部清理了一条宽至少两里的空地,动用了很庞大的人手吧?”蒋干说的是隔离带,汉部的确用了很庞大的人手。他转了个话题:“青州附近没有石碣赵军,估计是贵军将他们打得狠了,潼关之外却是数十万的大军,从关上向下俯视,营寨连绵数十里。”
刘彦保持微笑没有吭声,其余汉部这边的人也是如此。
他们没有到城门那边去迎接,甚至就没有安排人去迎接,是等待蒋干等人进城过来府邸,才算是在大堂进行接待。
“6地上有了缓冲带,贵部不是有强大的水军吗?”蒋干自顾自说道:“以贵军的战力,沿海攻略不会有难题。”
看来冉闵那边的压力有些大?只是蒋干若想要让汉部去挡枪绝对是打错算盘。
摆在进入关中的石碣赵军,含乞活军和苻洪的军队,合起来已经过三十万实打实的数量,冉闵没有压力就怪了。
纪昌看着蒋干,阴测测地说:“或许……我们应当将你下狱?”
“啊?”蒋干一脸错愕:“为何?”
“贵方没有经过协商直接以我家君上的名义布联署檄文,还用在下多说?”纪昌冷着脸:“我们没有被石碣赵军剿灭,难道足下不感到意外?”
蒋干继续错愕,看了看没一个有好脸色的汉部要员,嘻嘻笑了一小会,连连做鞠:“意外,完全是意外。”,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汉部的那些人脸上也出现怒色,赶紧又说:“不是说贵部还在意外,是联署的事情是意外,乃是出自西凉王的主意,我主认为对齐王有好处,才会没有反对。”
纪昌一声冷哼,扳着脸幽幽地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啊!”
……分…割…线……
也许今天就一章,容许荣誉调整一下更新时间。呃,也许也会有更新,着实无法确定。看荣誉能不能码个三章。(未完待续。)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