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86章:丢人丢大发了

大海之上,汉军招展,每一艘船只的船桅之上必定会有一面黑底红字的汉旗。
三百艘船广布在海面之上占据多少空间?每一艘船只的长度不会少于二十三米,宽度基本在六米以上,相互之间必然需要拉开足够的间隔,特别是为了层次分明特地摆下队形,看去能看到头却看不到尾。
也许说看不到尾是个错误?大舰队看前面的船还能看到轮廓,后面的船只只能看到船帆或是船桅。那是地球为椭圆形所决定了的事情,可不就是离远了先看到船桅才看到船身嘛!
“鳞次栉比!”庾冰瞪得眼睛都圆了:“蔽海而来!”
鳞次栉比是个什么意思?多用来形容建筑物、船只等排列得很密、很整齐。这个成语的典故有两个,《诗.周颂.良耜》:“获之挃挃,积之粟粟。其崇如墉,其比如栉。”;南朝宋(不是赵氏宋朝).鲍照《咏史》诗:“京城十二衢,飞甍各鳞次。”
当然啦,庾冰说的不是“鳞次栉比”,他说的比较多,但就是这么个简略的说法。
的确是排的很整齐和密集,大舰队向着长江出海口黑压压一片而来,看那汉旗猎猎,再看船阵排布,哪怕是离得远也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不、不应该啊!?”谢安今年才二十三岁,看着就是一个年轻且斯文的小伙子,打扮万分的讲究,一丝不苟的看去是一个很讲礼仪的人,可看到大舰队也失态了,发懵一样地说:“四年啊,仅仅是四年,刘使君……不,是齐王怎么能够发展一支陆上强军,还能大肆建设水军?”
没办法,有金手指的刘彦就是可以这么任性,就是可以这么不按照常理来搞。
齐王?东晋小朝廷的新任皇帝司马岳比前一任大方得很,最新的论断是封刘彦为齐王,那是在汉军歼灭徐州军之后才有的结论,之前不管是上一任东晋皇帝还是朝中的门阀、世家,他们可全部同意。
庾冰的眼神很可怕,死死盯着轮廓越来越分明的大舰队,下意识就说:“管它如何发展而来,如能为我等所用……”,下面的话没有说,估计是自己都觉得太不堪?
知道东晋小~朝~廷维持庞大的长江水军每年要砸进去多少财帛吗?要是换成铜钱,几座大山绝对能够堆满。
明白东晋为什么一直向西南进行扩张吗?除开是长江以北的故土难以收复,还不是为了获取造船的用木。
造船可不是用什么木头都能造,再来是需要足够多的桐油,长江以南可以造船的木材大批被消耗,东晋可不得死命的去欺负西南那边的土著?还甭说!东晋也是收复了一处失去的故土,那便是交趾,又在那边设立了交州,并设下武平郡、交趾郡、九真郡、九德郡、日南郡。
“是啊,要是能为我们所用,收复中原易矣!”谢安完全就是有什么说什么:“可惜了,已经封王……”
司马1晋国并不讲究异姓能不能封王的事情,要不也不会封慕容皝为燕王。可那是对胡族,对同为华夏苗裔的人可真没有异姓封王的例子。
东晋小~朝~廷对刘彦进行封王?那可就真的没有什么话好讲,不是视为异族,就是视为死敌。
庾翼在一旁抿着嘴,他们这一家子都是美男子,一个比一个看去俊美,就是抿嘴也抿得非常好看。他压低声音说:“等下他们靠岸,是不是按照计划行事?”
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都有些发愣。
“恐怕……难了。”庾冰满心的纠结:“原以为能来个数艘就算很多,没想到……”
到现在东晋小~朝~廷的这一帮人都还没有数清楚汉部来了多少艘,只看到一排排排列整齐。数量一多,他们还怎么耍手段?
他们是站在岸边的某个山头看,海拔越高越是看得清楚。长江出海口那边是密密麻麻的汉部海军,往西边的河道之上却是密密麻麻的东晋内河水军,再看京口的对岸就该是一批风声鹤唳的石碣赵军。
对了,风声鹤唳的典故来自于前秦时期的苻坚南下,还诞生草木皆兵、投鞭断水两个成语。
纪昌也在看岸边,他手里拿着一根圆筒形状的玩意,闭着另一颗眼睛,嘴角勾起怎么看都嘲讽的微笑:“山头那些家伙,该是小~朝~廷的贵族重臣了?”
圆筒状的玩意当然是单筒望远镜。这玩意既然出现了,代表汉部也将玻璃给搞了出来。必须说的是玻璃这玩意一点现在被弄出来已经算是晚了……晚了……晚了……
远在五、六千年前,埃及人首先发明了烧制玻璃,后来传遍欧洲大陆。
最初或许会认为阴超的玻璃也是从西方传入的,但考古发现打破了这一看法。
1965年,在河1南出土了一件商代青釉印纹尊,尊口有深绿厚而透明的五块玻璃釉。
1975年,在宝1鸡茹1家1庄西周早、中期墓葬里出土了上千件琉璃管、珠,经中外科学家对古代实物的鉴定,是铅钡玻璃,与西方的钠钙玻璃不同,天朝的玻璃是自成系统发展而来。
考古发现还说明一件事情,天朝的玻璃要比埃及晚,它萌芽于商代,最迟在西周已开始烧制。
《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登采石之山,命民采石铸以为器,就是烧制玻璃。不过,天朝早期的玻璃,古人称它为璆琳、琉璃、璢璃、璧流离、药玉、水精、罐子玉等,南北朝(既是五胡乱华时期)以后,有时又称玻瓈、料器。
有玻璃,千挑万选再选出气泡少的镜片打磨,知晓望远镜的折叠远离,制造起来可不要太简单。就是成品率会比较低,再来就是工序上面麻烦,可谁让刘彦就是获得那么多匠人。石虎抓匠人的时候是想造船,可低下的人才不管那么多,不会只挑选会造船的匠人,反正只要是个匠人就会抓,结果是便宜了刘彦。刘彦这边的工匠溢出之后,想研究其它什么玩意就是可以任性。
长江出海口在东晋时期是一个由窄而宽的形态,出海口处有一个形状像极了鸡蛋的岛屿。要是刘彦亲自过来,他会发现目前的长江以南与自己所知道的那个根本就是两回事,比如现在根本就没有上1海,上1海现在是沉在海底之下,那个像极了鸡蛋形状的岛屿在现代也是不存在的。
“军主,我们在何处下帆停船?”
“便在那岛屿周边。”
庾冰等东晋这边的人,他们原本带着各种心情在等待汉部海军靠岸,也下命令做好了各项准备,可汉部海军竟然航行到海面的那处小岛不远处就不动了?
这个时候,汉部海军这边已经放下小舟,去海岛附近查看水深和礁石情况。
既然位置是长江出海口,那么水流情况必然是想出容易想进太难,毕竟水流的方向就是那么回事嘛。
放下的小舟估计也是第一次遭遇到这种情况,结果是没有靠近长江出海口还能靠着船桨划着前进,到了逆水区域却是要非老大的功夫才能前进,但随着越加深入前进的难度就越大。最后船上的人着实是耗尽了力气,先是一条小舟在不知道多少人的注视下,随着水流飘出海去,然后像是起到一种效应,其余小舟也都力歇随波逐流。
“……”纪昌愣住了,他真就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
事实上,汉部海军就没有干过拿小舟去冲某条河流出海口的事情,几次进入黄河也是顺着风势再加上船桨推力,可真不知道小舟会被逆水给卷出海。
庾冰看得“呵呵!”笑出声,其余几个人也都在笑。他们之前其实还挺忧心的,看了刚才的那一幕总算是能笑得出来。
“他们不懂内河水战。”谢安还是有什么说什么:“这样一来就不怕他们突入长江了。”
可不是吗?长江出海口往内一些的那支内河水军为什么严阵以待,不就是担忧被之前不知道属于谁的舰队突入长江。
知道大舰队是属于汉部,东晋长江水军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是更加紧张。那是因为胡人不懂水,舰队再庞大也就是那个样子,可汉部那边不缺少晋人,尤其是汉军在徐州淮水一代掳了不少人,容不得他们不紧张。
发生了什么事,汉部海军竟然拿小舟要冲出海口,还有比这个更加能够暴露不懂内河水战的事情吗?
纪昌这一刻有点想拿头撞墙,他埋怨地看向旁边,那是一个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壮汉,为这艘战舰的船长。
好吧,壮汉其实就是系统召唤出来的生物,每一艘船都有这么一个存在。
系统升级之后,系统召唤生物是有智商了,但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很多事情根本就不会交流,那就更别提去给人提醒一些什么。他们就是一些听从刘彦命令,干一些本职的活。
纪昌搞不懂也不明白,但他知道这一次算是丢人丢大了!(未完待续。)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