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89章:茫然无措

冷兵器下的水战是个什么情况?远程基本靠射,近程依赖于撞击。至于跳帮作战啥的其实只能算是另类,主要是为了达到俘获敌方船只的目标。
“真是粗暴啊!”庾翼得承认自己被汉军的远程攻击能力吓到了:“排列成为一条直线,远程覆盖的速度,床弩约三十息一次,强弩越是十五息一次。”
关于汉军远程攻击能力强大的信息早有传回长江以南,那是汉军与徐州军之战时晋军的细作冒死远远观察。
“射程。”庾冰最重视的是这个:“他们在距离岸边四百步时已经在发射弩箭,进入到三百步时发射强弩。”
或许比较令东晋的将校们感到丧气,晋军理所当然会有床弩,可是晋军的床弩射程仅有二百八十步,倒是强弩的射程与汉军差不多。不过必须说明的是,晋军中的强弩并不多,普通弩机的数量比较足够一些。
“为什么汉军的强弩射击速度可以这么快?”庾冰有着强烈的求知**:“我们的强弩传承自与他们不同吗?”
晋军的强弩传承自曹魏政权,而曹魏政权是从汉室那里获取,汉室却是继承于先秦,先秦又掠夺于战国时的韩国,可以说就是这么一脉相承下来。
“我们的强弩是属于脚踏弩的一种,熟练的弩手发射一次再装填需要耗时约三十息左右?”庾冰指挥的部队中就有一批强弩兵,他之前有专门试验过射速。他看着远处汉部战舰不断发射箭矢清场,说:“那个圆嘟嘟的船是登陆船?”
汉部的运输船并不是直接靠向岸边,毕竟海滩除了深水区要不尚且无法直接靠近,何况是岸边?汉军是放下数量众多的小舟,士卒再从攀登网下到舟上,一只舟该是装载十一个人,也就是一个什,然后划着船桨冲向岸边。
按照懂行的人看来,汉军的动作真就是一套经得起检验的流程,直接让那些原本以为汉部不懂打水战……,好吧,是登陆战。总之,就是让东晋这边围观的将校看傻了眼。
“他们办到了。”
“什么?”
“如果他们想要展现的是这个,他们办到了。”
“冲滩登陆?”
庾冰不是在单指冲滩,是指一整套的动作下来,包括冲锋时的队形,放置拦江的铁索,知晓列出横线队形加大远程武器射击视野,……等等很多迹象表明一点,汉部看上去不像是对水战一无所知,甚至表现出一些晋军根本就不知道的知识或经验。
其实那就对了,刘彦出身就是海军,要说陆地上的事情半懂不懂靠后面实战来累积经验和知识,海军方面再怎么也是接触多了,当士官的时候需要学习的东西也多,怎么都会了解一些。
长江北岸的石碣赵军并不算多,他们虽然有做交战准备,可就是进行一种预防,算不上多么的精心或充分。
汉军船舰出动的数量仅是大舰队中的一小部分,但耐不住有着绝对的远程优势,石碣赵军应该是一种相对来说仓促之下的布防,面对汉军绝对的远程优势覆盖之下,仅仅是第七轮岸边已经没有了成建制的石碣赵军,那是一种死的死逃的逃的场面。
密密麻麻的冲锋舟呼啸着冲向长江北岸,从他们靠近岸边到有士卒登岸,过程中根本就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整个登陆过程所发生的伤亡是七条舟因为冲的太猛,也是不熟悉水流的关系发生碰撞。
七条舟碰撞,其中的三条发生侧翻,代表着三十名士卒掉落水流很急的长江里,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依靠自己抓住袍泽的舟得救,不少是被飘出去然后被袍泽撒网捞起来,但也有八个人列入失踪的名单。
登陆部队先是五百,随后是一千,到了这个时候就该是在岸边进行必要驻防的时刻。不过鉴于石碣赵军根本就没有抵抗,建造防御工事的步骤可以省下,登陆部队应该干的是剿杀零散的抵抗人员,对更多的敌军进行劝降。
一整个登陆战,其实没有多么激烈,甚至是郭祥下令点火放船的命令都没得来及传到上游,发生得突然的交战就是在短暂的不到两刻钟之内结束。
“精兵。”谢安发现自己的手有点抖:“若是由我们的来防御,能挡得住吗?”
假命题很难有清晰的答案,那该是看参战部队有多少,拥有多少如床弩、抛石车之类的器械,再来是投入的强弩兵有多少。
“换成我们,能办的只有放开滩头。”庾翼实话实说道:“汉部的远程攻击武器全面占优,与之对射太过吃亏,只能是将部队布防在汉部水军远程攻击不到的地方,利用河道与陆地空间的间隔来设立阻击线。”
东晋的贵族……或者说带兵的将领吧,只有懂得水战才有可能独领一支军队,那是国情所决定了的事情,谁让长江是天险,东晋小~朝~廷又极度依赖长江这一天险。
就是因为都懂水战,差别就是懂多少或有多少实际指挥能力,他们看到汉军所表现出来的那些内心就升起了忌惮。
“汉部的步军可以在陆地上与胡人进行高烈度战争,并且屡次战而胜之。”庾冰满满都是急迫感,或者叫危机感:“徐州之战,刘彦麾下仅仅是八千步军就左右了战局,牢牢挡住了胡人的骑军,并且稳当推进。”
长江南岸这边的晋军皆是瞪大眼睛在观看北岸,那里的交战已经停止下来,远远看去可以瞧见投降了的石碣赵军正在被押解着聚拢。
再看看长江河道,那里的汉部船舰数量越来越多,放下的小舟看去密密麻麻的一片,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绝对会看那些在移动的舟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们就这么看着汉部占据长江北岸?”庾翼只差明白说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句话:“石碣赵军不堪水战,往往只能被动地防御我们渡江作战,换成汉部……”
“又能怎么样呢?”庾冰苦恼地说:“现今是我们需要汉部,不是汉部需要我们。”
“将军……”谢安由于了一下,说:“或许齐王有需要我们的地方。”
庾冰一愣,问:“安石细细道来?”
谢安只是有一种感觉,可让他说出汉部需要东晋什么则是说不出来,只得说:“齐王做事率来……唔,率性而为?若是他无所求,恐怕会如同对待石虎,凡事皆以武力相抗,甚至不与之虚以为蛇。既然齐王派遣大舰队前来,又事先告之,想必并无与我等交恶意图。”
谢安的话让一众人等皆是深思起来。
庾冰刚要说点什么,却是有人来报,说最开始那艘船缓缓接近南岸,看似要靠岸?
长江北岸的战斗已经结束,有汉军士卒泛舟沿岸在查找可供船只靠岸的地点。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地方绝对不好找,毕竟汉部这边过来的船只吃水太深,要找到岸边有五米天然水深的地方真心不容易。
实际上要是在河道两岸,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靠岸的天然深水点这么一回事,都是靠人工进行挖掘,可不像是海岸会形成天然港那么一回事。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张恒一脸的不解:“已经围绕在岸边有一会了。”
不怪他们不懂,事实上也是先行进入长江水道的汉军晕懵了,是按照在海边的习惯,先巡视岸边,随后测量水深,完全忘记河道都是搭建渡口,不是建造什么港口。
也许是有懂行的人进入水道,汉军傻乎乎的行为才算是得到改善。上了岸的部队开始寻找树林进行砍伐,驾舟的士卒也开始逐步测量水深的情况,选好了渡口建造点之余,砍来木材的人员已经开始在弄渡口相关的东西。
长江南岸这边,伏伟可算是上了岸,与之一同上岸的是五十名甲士。他们是走了有小段路才算是见到庾冰为首的那些东晋贵族和将校,地点是在长江水道旁边的一处矮山底下亭子处。
伏伟看去,东晋那边摆出的阵仗可不算小,大批看去兵家精良的甲士,再有精悍的武士,看了一圈大概心里有底:【下马威吗?】
华夏官场嘛,什么都讲究官威,那么自然就会有排场。
庾冰摆出的是什么排场?那是山道左右两边安排精兵,这些精兵看着精神气挺不错,身材看去也算高大,一个个沿路瞪大着眼睛看缓缓走来的汉部那些人。
“呵呵!”伏伟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对着一同上看的魏骏驰问:“这些士卒是样子货,还是?”
魏骏驰答道:“是些有杀过人的锐士。”
伏伟这才收敛笑容,说道:“能被叔乔称作锐士,那一定就是锐士。”
魏骏驰原先是冉闵那边的人,后面效力于刘彦,家人和族人也是迁移到了青州。他目前在汉部的官职并不算低,是一名军侯。
一行人来到亭子边,伏伟礼节性地行礼,口呼:“见过车骑将军,以及诸位!”
亭子里先是安静,庾冰定定地看了伏伟以及相应的汉部甲士该有三十个呼吸的时间,一开口就是河道:“拿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