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90章:正式接触

一声“拿下”,东晋这边的甲士和武士皆是抽出兵器向汉部来人围上去。
魏骏驰吼:“结阵!”
刹那间,跟随而来的汉军甲士也是抽出兵器,原本扣在后面的小圆盾被拿起来,金属的碰撞和摩擦声是随着甲士在结阵不断地出现,然后是圆盾的碰击声。
一个小圆阵就是在十来个呼吸之间就形成,里面的人或是手持战刀或是手持连弩,等待一声“喝!”被齐声吼出的时候,伏伟带头高喊“汉军无敌!”,余下的人皆回应“汉军威武!”,不管是从场面还是动静而言,五十人所带来的声势十足。
亭子里的东晋将校,他们齐齐看向庾冰。
风在吹,秋季的山头大片树叶已经泛黄,风势稍微大一些就是卷起了一些草屑,引得树叶与草屑飘在半空中卷着,配合即将落下的夕阳给人一种如画一般的意境。
从这边向外看去,长江能够尽收眼底,河道之上的水正在倒映着天空的火烧一般的云层,水还承载着数量庞大的船舰,那是汉部的大舰队正在分批进入长江河道。
长江北岸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林立的白色帐篷被搭建起来,看布局的情况,能猜测出该是要容纳一万人左右?
伏伟很平静地透过盾阵的空隙看着外面的东晋武士,说道:“十步为界,进入十步内,弩箭射杀之。”
魏骏驰讶异地看了伏伟一眼,应:“诺”,又对袍泽高喊:“都听到了,十步为界,进入十步内,弩箭射杀之!”
汉部不是来乞讨的,也不是来示弱,没有道理别人一声拿下就被吓得屁滚尿流。再有,伏伟事先一再被纪昌交代一点,一定要强硬,不能有一丝的软弱。
伏伟走了几步,远远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庾冰:
汉部想要展现的东西已经显示出来,或许东晋这边的人后悔刚才眼睁睁看着,事情却是已经发生,怎么都该到了互相沟通的时刻。
“汉部的人,皆为你等这般吗?”庾冰确实就是想要摆出一个下马威,他需要一个台阶,叹息道:“难怪能在胡人肆虐的中原站稳脚跟,并发展壮大。”
伏伟这个时候就该递出台阶,他笑道:“胡人已经势弱,正是我等携手同心共同击胡的时局。”,说着,他对魏骏驰下令道:“解散盾阵吧。”
魏骏驰依然应:“诺”
下马威没有下成,庾冰不是真的要动手杀人,只能是挥手示意东晋这边的甲士和武士退开。
“如足下者,于汉部该是大才吧?”谢安年轻,官职算是中等偏上,这个时候说这些就是为了缓和气氛:“不知是何官何职?”
“在下添为我家君上麾下从事,职为军侯,爵为簪袅。”伏伟谦虚道:“如我者,于君上麾下车载斗量,是不敢称大才二字。”
“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庾翼是个急性子,径直问:“贵军要占领徐州了?”
“三个月前,我家君上挥军数万已经南下,于彭城郡与石虎第九子石遵展开激战。又有偏师顺沂水南下,已经攻取下邳郡。”伏伟不需要隐瞒什么:“攻取徐州对于我家君上而言,不过是反掌之间。我军攻下徐州后……”
“你们下一步便是攻取江都和江水祠?”庾冰寒着脸:“汉部攻取徐州有待权商,占领长江北岸便与我等隔江相望。”
石碣赵国的水军弱小,东晋的水军强大,长江一直以来就是东晋占优的战场。
汉部已经出现的舰队看去就有三百艘,那么还有多少?
长江出海口对于没有海上贸易的东晋其实没有多么重要,可是稍微懂得地理位置优势的人绝对能看出一点,掌控着长江出海口等于是控制任何一方想要出海的可能性。
要说以前东晋不重视长江出海口,看到汉部舰队从大海而来,要是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汉部将长江出海口控制住而无动于衷,那也显得太愚蠢了。
“长江北岸不为晋国所有,我军可以从石碣赵国那里夺取,晋军也能。”伏伟抬起手指向长江,说道:“纪长史之前发出邀请,晋军想要杀贼尽可渡江而战。”
庾冰一时间沉默下来,他们还没有搞清楚汉部为什么要攻取徐州,尤其是在彭城郡作为一个钉子没有拔除前的攻取。
东晋小~朝~廷不希望夺取扬州对面的长江北岸吗?恐怕是不尽然。他们之所以没有攻取,有地理位置上战略的考虑,亦是东晋小~朝~廷的政治环境不允许。
“安排他们休息。”庾冰先是对谢安说完,等待谢安将伏伟等人带走,他忧心地对庾翼说道:“石碣的水军我们能够轻易对付,那是攻取江都和江水祠后放弃的原因。汉部水军不像我们猜测中的那样,不懂水战,相反他们似乎颇为熟悉水战。换做汉部的军队与我们隔江相望,不会比面对石碣赵军好多少。”
庾翼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刘彦为什么要攻取徐州靠海区域,又是为什么在青州面临至少两路威胁的时候派遣军队去与石遵火拼。
“汉部水军从大海而来。”张恒不得不提,他觉得很多人似乎遗忘了什么,提醒道:“哪怕是汉部水军不驻扎在长江北岸,难道就不能从大海的其余方向登陆长江以南的陆地?”
庾冰当然就是想到了这个,要不就不会是眼睁睁看着汉部的军队进入长江水道。他思考的东西更多,从伏伟的态度上可以发现汉部表现得极为刚强,压根就不是会任由东晋朝廷拿捏。
这样一来就需要思考更多的问题,随时能够登陆长江南岸沿海的汉部,他们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写详细了。”庾冰叹了口气,说道:“希望朝廷能够重视,可不要……”
庾冰后面的话没有说,相对于石虎领导的石碣赵国呈现颓势,刘彦领导的汉部却是像一颗新星般冉冉升起,东晋尚且知道拉拢慕容燕国为己所用,一再挑衅汉部就显得意气用事。
“若是刘彦不称汉,一切还能商量。”庾翼说出了大实话:“若是刘彦坚持称汉,恐怕朝廷的那些人会视之为死敌,是比石碣更加大的死敌。”
“我放任汉部水军进入长江水道,甚至眼睁睁看着刘彦在徐州攻城略地,便是想要告诉朝廷中的某些人一个事实。”庾冰看着自己的兄弟,万分无奈的说:“我们内耗太严重了,连一个刚刚崛起四年的汉部都无法拿捏,甚至是……甚至是……恐怕两军在陆地交战,我们输的可能性更大。”
“床弩、强弩、连弩……”庾翼满脸的懵:“仅仅是四年罢了,他们怎么有实力弄出这些?”
“听闻刘彦在齐郡俘获了大批石虎强征的匠人。”庾冰说到这自己停下来,他们得到的消息好像不是这么回事,是汉部先出现强弩之类的器械,才在齐郡俘获大批匠人。他茫然地说:“可惜宫陶被俘获,不然我们会知道更多的信息。”
两兄弟聊的话题很多,后面干脆命人搬来了案几等皿具,是在亭子里喝起了酒。
自然了,东晋的风气之下,女伶、舞姬、乐师之类的人必不可少,声乐也就出现了。
另外一边,伏伟也在与谢安聊天,一个是想要知道更多东晋的事情,另一个是想要知道汉部的事情,两人也就没有多么大的火气。
“说不上来有多少。”伏伟是真心不知道汉部海军的数量,他摇着头,一脸的唏嘘,说道:“我们一开始可是被石碣赵军撵着跑,不止一次跑到海上的岛屿栖息。先是灵山岛,后面是庙岛列岛,不在岛屿上生存没有栖身之地。”
谢安知道这些,他颔首道:“正是因为如此,我等皆无比迷惑一点,齐王……”
“不是齐王。”伏伟很认真地说:“可不要再称我家君上为齐王,那样就不能愉快聊天咯。”
至今为止,刘彦只是拿东晋那边的印绶,可并没有接受册封。再来,他还没有给自己封一个什么官,汉部的人一直称呼君上,外面的人称呼他什么的都有。
慕容燕国有封刘彦为辽1东刺史,那么就是用辽东刺史的身份在对待刘彦。前期刘彦没有否认,慕容燕国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反正刘彦不搭理也不否认。到了刘彦在辽1东狭隘半岛那边阻挡下慕容燕军的进攻,后面刘彦也拿取青州并一再击败石碣赵军,慕容燕国对刘彦的称呼才发生改变,又重新称呼刘彦为铁弗。
拓跋代国就不必说了,一直以来就是称呼刘彦为铁弗。目前阶段拓跋代国对刘彦的称呼开始发生转变,拓跋什翼犍在最新的国书上是称呼刘彦为汉王。这样一来拓跋代国算是第一个承认刘彦为汉王的国家,不过这并没有什么鸟用,一切只因为拓跋什翼犍现在正被慕容燕军像追兔子一般的追杀。
冉氏秦国和张氏凉国就不说了,不管是檄文还是正式的外交,他们都是称呼刘彦为齐王。
“安有一事不明,若足下可以说,还请明示。”谢安停下迈步,一脸困惑地看着伏伟,问道:“刘公为何一定要称汉?”
伏伟也不知道哇,是真心不知道。他却是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无知,套用汉部的主流说法,严肃道:“我等称什么,那是自主。再来,两汉强盛时胡人不敢南下,现有曹魏、孙吴、刘蜀汉乱天下,致使我等炎黄苗裔大肆减少丁口。又有司马一族篡夺曹魏江山,引胡人南下,再生八王之乱……”
“借用足下之言,这样可无法愉快聊天了。”也就是谢安是一个知书达理又性情温和的人,再来就是司马皇室在长江以南就是块招牌,要不就该跳起来。他摇着头,深深地看着伏伟,说道:“难道刘公不知晓称汉会举世皆敌?”
“我们一开始就是面临局势皆敌的局面。”伏伟微微昂起了头:“没有盟友,没有朋友,有如今的场面是历经无数次血战而来。我们不但没有变的虚弱,反而是愈战愈强,事实证明我们还会继续强大下去,直至在君上的率领下恢复强汉荣光!”
好吧,两人有些谈不下去了。
刘彦要恢复强汉荣光?那就是除了干掉石碣赵国,其余不管是慕容燕国、拓跋代国、冉氏秦国、张氏凉国、李氏成汉、东晋小朝廷……反正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未来必须消灭的对象。
谢安将汉部那些安置妥当,乘坐马车往庾家兄弟所在的地方赶。他一路上都在思考:
庾家兄弟与一帮东晋的贵族、名士、将校,等等的一大群人正在痛饮之中。
亭子周边被围了起来,有士卒进行站岗,又有随从临时开辟出一块用来烹饪的区域,远远地能够听到阵阵的声乐,也能闻到香味。
谢安过来时,桓温的兄弟桓宣正在场中舞剑,是穿梭在一群舞娘中舞剑,那长衣飘飘,再加上身姿修长消瘦,舞起剑来颇具观赏性。
“安石。”庾冰看到谢安就招呼了一声,等待谢安离得近了,问:“如何?”
谢安弯下腰压低声音简短地述说了一下,倒是没有将伏伟无意中的一些话说出来,比如刘彦有意志吞天下就一字没提,主要是讲汉部那边实力强劲,一点都不为石碣赵国正在准备的征讨忧心。
庾冰问:“以安石看来,有多少可信?”
怎么说呢?谢安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以安石来看,汉部刚烈无比,他们的确是从无到有,并且有水军犀利。石虎的匠人已经损失殆尽,恐怕难以造出强悍水军,汉部至不济也能退出青州。”
庾冰颔首:“情况再糟糕,齐王都不会被灭。”,他深吸一口气,又说:“齐王也不止一次退出青州,每次返回就越强。”
谢安听到庾冰坚持称呼刘彦为齐王就是一阵惆怅。
……分…割…线……
容许荣誉讲一些废话,是生病了才更新乱掉,像荣誉这种发烧到39度,后面对药物过敏脑子发懵,最近又咳嗽很厉害,多少作者这样还能保证不断更?
荣誉已经很努力啊!也想呈现好故事,请看官们不以一时剧情而困惑,看下去就知道这段剧情意味着什么。(未完待续。)u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