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91章:我们在南岸谈笑风生

志吞天下吗?如果让刘彦亲口来回答,他会说:仅仅是志吞天下怎么够!
刘彦要的不止是天下,尤其是有金手指的前提下,仅仅是华夏的“天下”显得太小,而世界的舞台是那么大,有生之年不冲出曾经汉室踏及的区域,去参与如萨珊王朝、东西罗马帝国的那种帝国之间的碰撞!
想要办到那些说容易很简单,说困难却是超乎想象,刘彦无法单单依靠系统给的支持,他需要一个国家,是由非系统的那些人组成的国家。
在那么一个国家里面,人们或许不是全部需要衣食无忧,但他们至少需要勤劳而又拥有勇气。炎黄苗裔从来都不缺乏勇气,亦是十分勤劳的一批人,然而他们在遭受磨难,胡人的统治已经要打碎他们之中大多数人的膝盖,更多的人连脊梁骨都被敲断。
刘彦需要先办到一件事情,找回炎黄苗裔曾经的勇气,给予他们发自内心的自信,并使他们身为一名炎黄苗裔而由衷地感到自豪。
那需要做很多事情,不是单纯依靠系统就能够办到,仅仅是依靠系统的强大会是建立在沙滩的城堡,稍微大一些的海浪就能将城堡扑地支离破碎。
是啊,刘彦可以用系统召唤军队,能够从系统的建筑物获得大批的军械,那只是为一个强大的帝国打下微不足道的地基。
换做其他任何一人,也许不会去想怎么唤醒同族的血性,会依靠金手指,但凡不爽就是干。尤其是在面对胆怯而又懦弱的同袍时会鄙视,甚至是无视同袍进行血腥屠戮,可那样做的话与之诸胡的统治有什么区别?
诸胡都知道该爱惜自己的族人,培养自己族人的自信和骄傲,难道拥有那么多文明底蕴的炎黄苗裔,反而在这点上不如诸胡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酋长?那可就真的是越读书,读书越多越糊涂,或者说是越毒辣!
“未听闻师承,甚至大多数汉部高层原先不过是……”庾冰很想说贱民,可说不出去。他想了想,说:“佐官或幕僚?”
“不得志者。”庾翼用对了词,他说:“出身低微的人,他们做事只图一时之爽快,缺少气度,不考虑将来。”
贵族出身就是那么思考的,他们会认为任何非贵族出身的人都是贱民,就是一帮没有脑子缺少底蕴的蠢货。
是的,那就是东晋这些人,他们认为汉部做事情太过粗糙,不思考后果的原因。
不能说他们的想法错误,毕竟出身摆在那里,他们觉得自己掌握着平民所难以获得的知识,觉得自己的眼光就肯定比别人好,哪怕是他们被迫逃到长江以南,北伐数次无法重返中原,他们也仅认为是受到多数世家的拖后腿,绝不是胡人过于势大,本身弱小。
“士族以下皆蝼蚁。”王羲之受邀而来,他并不知道白天发生了什么事,仅是听到庾家兄弟谈论汉部,说到汉部诸人出身低微,有了前面那句话。
王羲之为郗鉴的女婿,那个“东床快婿”讲的就是郗鉴招揽王羲之为女婿的故事。
王羲之的妻舅郗愔亦是在场。郗愔在郗鉴于咸康五年去世后承袭南昌县公的爵位,服丧过后曾任何充及褚裒的长史,现在的官职却是黄门侍郎。
世家政治之下,各个家族都需要有辉煌的历史才能为官,结果就是能够站在官场的人绝对是高门出身,庶民就是再有才也难以舒展,只能是作为世家子的门客或佐僚。
娶个世家女作为晋身之资?非常抱歉的说,两晋的婚姻有严格的门第之见,不是庶民的寒门想要娶个世家女都是千难万难,就不用提庶民去娶世家女。世家之间的婚姻皆是门当户对,就有了祝英台的故事。不过其实就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人被写小说的硬是搞了“穿越之恋”,但里面描述的婚姻绝对符合东晋时期的背景设定。
作为“东床快婿”典故里的男主角,王羲之想要当官并不难,他还是一个极为出色的书法家,本家族的琅邪王氏背景再加上郗氏一族的高门,两相结合起来想不意气风发都难。
王羲之说的“士族以下皆蝼蚁”在现今的背景下并不是在骂人,那只是道出九品中正制的现实情况。
谢安的家族一点都不会输给王羲之,甚至是王羲之与郗愔结合起来比之谢氏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可是现在谢安听到王羲之的话却觉得无比讽刺,尤其是汉部那边单独对抗石碣赵国屡屡获胜,现在汉部的舰队更是到了长江,北岸那边的石碣赵军被摧枯拉朽击败或歼灭,他们这些所谓的精英却是在声色饮酒。
血统带来天生的统治地位,造就了一些乐于享受的猪,可也没有缺少励志进取的人,比如庾家、桓家,恰恰是在场的一些人背后的世家在暗地里拖后腿,偏偏齐聚一堂之后还得谈笑风生。
“安石?”庾翼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与人对调位置,来到了谢安旁边。他观察谢安有一小会了,看到谢安一直蹙眉沉默,压低声音问:“何故啊?”
“唔?呃……”谢安扭头看到庾翼,举杯先是一饮而尽,惆怅道:“或许安该辞官,专心家族子弟培养。”
庾翼笑了笑,说道:“此言差矣,当今正是我辈一展宏图之时,以安石之才怎能隐居?”
谢安在看那边聊得火热的众人,有些人正在鼓噪让素有才名的王羲之作诗。他收回目光,对庾翼说:“刘公麾下能作诗者不多,他们却是辅佐刘公攻下青州,并在海外与辽1东打下一片基业。以一家之实力,竟是能够对抗石碣,似乎于辽1东亦是对抗燕王?于半岛那边更是打服高句丽,收服百济与新罗。”
“安石与那竖子接触,怎么生出如此感想?”庾翼被说得也无比惆怅:“当今之世,确实军略远比文采重要,可……”,他苦笑了一下,摇着头继续说:“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作诗可杀人呼?书法高深可治国呼?”谢安知道这样说无比得罪人,可他真的需要找人倾诉,庾翼是一个很有志向的人,一些理念也是属于鹰派,正适合他来倾述:“知晓那人说了什么吗?百无一用是书生。一句话竟是说得安心神恍惚。”
“唔!?”庾翼错愕了一下,那些话谢安在陈述的时候可没有提。他左右看了看,转向谢安的时候严肃道:“汉部来人尽显轻蔑?”
“并无。”谢安还是谦谦君子,他顿了顿苦笑:“安有些话或许不当讲?”
庾翼急声道:“安石,你知晓不日我便要出使汉部。”
谢安一再犹豫,迟疑道:“或许是轻蔑?只因汉军轻易横扫徐州大部,一支偏师更是压着石遵私军打,我们却是毫无作为。”
那一边,已经有人抬来了案几,摆放好宣纸以及相关的笔墨,一阵鼓噪和叫好声中,王羲之挥着长袖抿着嘴,他走到案几边拿起了毛笔,顿了顿片刻沾墨在宣纸之上龙蛇凤舞起来,眼见一篇传世的狂草之作又要形成,就是不知道写的什么。
这里是位于长江边,再有白天长江北岸一阵厮杀,南岸这边亦是聚集了大批晋军,他们刚刚谈论的是关于汉部的事情,所有人想来王羲之理所当然是会写与长江有关的著作,偏偏王羲之就是没写什么长江,仅仅是写了晚上众世家子弟一块饮酒作乐的事情。
王羲之收笔的刹那,无数只手伸过去,却是来了个肥水不流外人田被郗愔手快抢到,惹得一众世家子笑骂不断。
对于自己的作品被争抢,王羲之是不断矜持地笑着,那微微昂起的下巴只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很享受众人的追捧。
一众笑声中,一道“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突然插进来,惹得众人皱眉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长江北岸那边,汉军的营寨一片光亮,河道之上的汉部船舰依然是一片忙碌。向北更远的地方,那里出现了一条仿佛火龙一般的场景,该是大批军队夜间行军所致。
亭子这边的声乐停了下来,那是因为长江河道与北岸的汉军营寨不断传出号角声,渐渐有战鼓声加入进去。
远处的火龙看去很长很粗,目视之下只要懂得行军常识就能大概猜测出一个数量?
庾翼一脸严肃地说:“至少万余,却不知道仅是前军,或是全部。”
“他们会攻打江都和江水祠。”谢安无比肯定一点:“不会仅是万余。”
“或许我们应当出兵北岸,至少抢下江都或是江水祠其中的一个。”庾翼说着看向了庾冰,自己却是苦笑:“可是郗愔带来了朝廷的严令,不需一兵一卒过江。”
谢安还真不知道这个,诧异说:“夺下其中一个,至不济也能就近监视汉军。若是汉军有异动,不攻下我们在北岸的据点,不可能南下。”
庾翼好像是才反应过来,纳闷说:“安石,你好像不止一次称呼他们为汉军。”
谢安完全愣住了,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会那么称呼。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