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92章:狂暴前总显宁静

“晋军有无登陆北岸的可能性?”
“对岸晋军数量该有一万八千左右?他们的水军本就大批集结,查看未有装载作战物资。”
“其余呢?”
“我们的探子深入侦查,未有发现晋军后方运输辎重的迹象。”
斥候渡江侦查的情况或许会有遗漏,但是对于后勤线的侦查绝对是最为仔细,的确没有发现晋军增加辎重的运输。
不排除晋军早就准备好相关物资的可能性,斥候却是无法靠近晋军的物资囤积点,只能尽可能地监控可能是晋军物资囤积点的位置和道路,关注辎重队的数量和次数。
相对于长江南岸那边夜幕笙歌,长江北岸却是一副厉兵秣马的迹象。舰队带来了三千可供登陆作战的部队,轻易攻取了一块可以立脚的地方,与之计划相应的是有部队从江淮区域急行军赶到。
从江淮而来的部队本来有一万,但是说到急行军必然是无法全员抵达,实际上大部队仅有九千四百三十二人抵达,剩下的那些皆是被甩在后面。
那还只是急行军罢了,要是强行军的话,没能跟上的士卒肯定更多,一路急赶一路落下一些人是很正常的事情,通常只能是靠他们在后面自己追上来,期间也会出现大批的失踪人员,失踪的原因可能是被野兽吃掉,也可能是迷路或当了逃兵。
带领部队过来的人是吕泰,本来的一万部队中有三千人分别来自高句丽、百济和新罗,掉队的那些人就是这三个国家的部队占了七成左右。
纪昌没有声乐来招待吕泰,有的只是一张严肃的脸庞以及一些必要的战局详情。
吕泰再一次作为一路主将,随军长史是桑虞,他们的部队只会在纪昌这边休整一晚,天亮之后就需要开拔前往进攻江水祠和江都。
江水祠是石碣赵国在扬州方向的主要江防要塞之一,它临江而建的同时在其余三面也筑有城防,那是因为石碣赵国的水军与东晋水军的较量中完全处于弱势,但凡江水祠爆发战争其实就是一场水陆的攻防战。
江都与之江水祠一样是作为石碣赵国在长江北岸的江防要塞,江都的战略意义也许会比江水祠重要一些?那是因为江都驻扎着石碣赵国为数不多的水军舰船,同时江都是长江进入邗沟的必经之地。
邗沟是什么?它其实是连接长江水道与淮河的运河,是在春秋时期由吴国进行开凿,东汉时期被极度重视,经过多次的梳理和修缮。到了东汉末年诸侯混战的时候渐渐荒废,尤其是到了曹魏与孙吴相争的时候,运河其实已经不通畅,还是到了两晋……时期才算是又重新治理了一下,可惜的是因为国力的原因成效不大。
对于汉军来讲,先攻取江都再进军江水祠是必然,这也将首次进行水陆两支部队的共同协同作战。
由于是第一次水陆协同作战,纪昌并没有绝对把握可以一鼓而下,吕泰对此也是持谨慎态度,两人对于晋军会不会渡江一战也就不得不上心,毕竟要是晋军横插一杠子,出问题就不会是小问题。
从汉军营寨的位置往长江南岸看,近一些的地方当然是竖立营寨的晋军,营盘看去规模颇大,一处处夜间的篝火汇集起来有如繁星点点。再往更深处看去,偶有一些地方会出现零落的火光,却是在某个山脚处显得无比光亮。
山脚那处当然是正在笙歌的东晋一些贵族和官员,不过纪昌和吕泰绝对不知道就是了,只以为是在焚烧一些什么,比如人或动物腐烂的尸体?
汉部值得称道的地方不是什么声色犬马,或许也不是军力的强盛,是来自于食物的充足和丰厚。
远道而来的汉军士卒,他们进入营盘之后,先是被领到自己的营帐处认清地点,随后便是去排队进行必要的梳洗,再来就是排队领取热食。
热食的种类不算少,有各种植物类,例如麦、黍、栗等等做成的馒头、包子、馍馍;菜类受于条件所致只有一种,是经过研制的野菜干;肉类则有羊、牛、马和各种各样的鱼类;自然也缺少不了汤。
汉军本部的士卒还好,他们对排队领取早就无比习惯,一个一个缓缓轮替领取的空档,相熟的士卒会低声进行交谈,近乎于说什么的人都有,话题会因为战事的顺利相对显得轻松。
来自朝1鲜半岛上的那些士卒对排队就显得很不习惯了,他们吃饭历来就是快有慢无,没抢到的可以去抢别人,来汉部后才算是被管束起来,但也仅限于排队领取食物这点,后面谁被谁抢,只要没人去告状,谁都当没看见。
高句丽、百济、新罗的士卒,他们本身就不是同一个国家的人,互相之间的血仇还有点大,之前因为背井离乡还能鉴于区域性质互相抱团,可是后面发现并没有遭受严重歧视,或许还有汉部刻意的作为,三国士卒内心里的仇恨仿佛又被唤醒?导致最近在朝1鲜半岛上势力比较大的百济和高句丽、新罗摩擦不断。
足够多的篝火之下,光线上并没有什么问题,有手臂上绑着袖章的士卒在排队的队伍间隙来回走动。那些人的袖章上写着“纠察”两个字,实际上就是宪兵,不过现在可不是那个称呼,该是称呼检点。
检点,其意不就是约束和慎重的意思吗?那样称呼虽然普一听来有点云里雾里,可真的是非常到位。
要是在后方,汉部是任由来自朝鲜半岛的高句丽、百济、新罗瞎胡闹,来到战区则就不行。
汉部士卒依然是按照二十等爵和职位上的等级在发放食物,要是有代表技能的胸章也能获得额外优待。
来自朝1鲜半岛上的三国士卒,他们并没有什么爵位或是胸章,领取的食物是汉军士卒最为普通的那一等级。
既然朝1鲜半岛的三国士兵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为什么不优待?话说,他们只是雇佣军,不管是自愿还是被强迫送过来,就是属于非汉部的自己人。他们受雇佣于汉部,战场之上的缴获可以留下一成,事先汉部也已经交酬劳给了三个国家的朝廷,那么双方应该履行的契约已经完成,汉部的士卒是因为功勋而有区分,凭什么要在非自己人身上出现区别对待?
“公孙宏一直有抱怨。”吕泰说的这个人是公孙豹的子嗣,乃是百济雇佣军的最高长官。他嗤笑道:“被我们拒绝之后,说我们没有身为中1国1人的气度。”
别误会,公孙宏说的中1国1人,指的是中央之国的意思,可不是指其它什么。
在朝1鲜半岛的国家看来,疆域辽阔的石碣赵国摸不着他们,慕容燕国打了一次就撤退,东晋有正朔的名声却趋于弱势。他们可能知道汉部仅仅是占据青州,可汉部自登陆朝1鲜半岛之后就没完没了地作战,可以是落井下石揍高句丽,也能教训认为自己晋升为朝1鲜半岛老大的百济,长久的摩擦下来被打得服帖就是事实。
军队依靠什么来维持次序?没有任何人情味的军法和军律。那是不管汉军本部或是来自朝1鲜半岛的雇佣军,没有任何情面可讲的铁血。几次逮住敢于违抗军令的人宰下来,没人会再以身试法。
“明日便让那些雇佣军打头阵。”纪昌说得理所当然:“他们就是用来干这个的。”
吕泰毫不犹豫地应:“正当如此。”
翌日,长江周边竟是泛起了雾气,导致两岸越是靠近水道的地方视野越差。
浓厚的雾气之下,要是这个时候有船只横渡长江,大概只能从水声上判断有多少和来自哪个方向。
汉军刚刚来到长剑边上没有多久,对于清晨会有浓雾笼罩却不是不知情。要知道汉部现在可是什么人都有,既然大军开过来怎么可能会没有事先收集情报呢?
两军都在做相同的动作,于长江沿岸上布置数量足够的岗哨,江面之上只要稍有为什么风吹草动就是出声询问,不回答绝对是召来弓弩手循声覆盖。
东方的朝阳还未升起,泛白得有如鱼腩一般的天色下,一阵阵的鼓声先是在汉军营寨之内响起,随后没有多久晋军营盘也是响起了战鼓之声。
这样就没有错了,华夏文明的军队该是在什么时候招呼士卒从睡梦中醒来的规律都差不多。
随着天色变得越来越亮,阳光照射之下让雾气变得越来薄,没有多久雾气就全面散去,位于两岸的放哨的双边士卒,他们可以远远地隔江相望,大多是比较好奇地看向对方,就是没有人犯傻出声吆喝打招呼。
也许是受于水气太严重的影响,埋锅造饭烧火时的烟会比往常多很多,两岸的营盘里升向天空的炊烟数量非常多,看去密密麻麻的同时,刚刚散去了水雾却有笼罩了一层炊烟。
那一刻,纪昌和庾冰都是站在岸边,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存在。
纪昌在观看长江清晨的景色,觉得江山如画。
庾冰则是目光复杂地看着汉军的营寨,时不时也会看向那些下锚的船舰。(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