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93章:什么用意啊,这是?

风势趋于向南,将汉军营寨这边烹饪的香味吹向了晋军的营寨,浓厚的肉香味无法阻挡,引得闻到香味的晋军士卒频频向长江北岸看去。
“那是杀了多少只羊啊?”
“好香,太香了!”
“看!”
大队车驾在来到岸边,该是要给船队送食物?
汉军在昨夜已经造出简易的水寨,一排排的木板走道被建设起来,那是河岸边的水域被打下木桩,架设支架再排上木板,一个个类似于渡口的造物也就出现。
大批的船舰就是停在简易的水寨之内,马车无法进入,到了位置只能是由人搬动或是肩挑,分批送上船舰。
“长史有令,向对岸晋军送去十舟。”
“诺!”
有近十来条汉军的小舟开始渡江,小舟之上的士卒并不多,空间大多是被装着食物的木桶给占据。舟上的士卒一边划桨还会一边呼喊,大意就是渡江送食物而来。
距离远的时候,晋军没听清楚是在吆喝什么,负责在岸边放哨的晋军赶紧向上级汇报。
到了庾冰等人知道有汉军的舟渡江时,汉军的十来条小舟已经到了河道中间,到了这里的汉军小舟并没有贸贸然再前行,是与出动前来拦截的晋军舟船隔着五六米,互相停顿下来。
“喂,对面的,你们来做什么?”
“上峰有令,送食物而来。”
汉军的小舟上的士卒说着掀开其中几个木桶,一股浓厚的肉香味就那么飘出来。
掀开的几个木桶里面全是红烧羊肉。那可是加了香料的羊肉,闻着不但有浓浓的肉香,还有莫名的香气,使人稍微一闻就会嘴中泛出唾液。
中原目前的香料基本是西域那边传来,有些香料已经可以在中原种植并且养活。香料上的种类并不是太多,毕竟南洋目前没有被开发,一些在后世被泛用的香料还没有面世。
事实上,汉部目前的烹饪手法大多数是刘彦搞出来,例如其中的炒菜手段,再有就是在食物里面添加一些中药材。在之前,烹饪基本是水煮,就是简单的白水丢进食物,除了盐巴什么玩意都不会加,吃上去的口感和闻到的味道可想而知是什么样。
对峙是到了庾冰下令放行结束,汉军的十来条小舟是在晋军大批船只的护送(监视)之下靠向岸边。
由于有事先做好安排,汉军登陆的时候是并没有多少人围观,有的是一些戒备森严的晋军士卒在监控。
“没必要这样吧?我们只是来了不足五十人。”成朔满满都是郁闷,他再次掀开木桶,浓烈的肉香味再次飘出来。他与袍泽对视了一下,更多的人掀开就近的木桶,里面大多是肉类食物为主,齐声吆喝:“蛮好的炖羊肉,更有酱汁牛肉!”
着实是太香,风又那么一吹,导致周边数十米内的晋军都闻到了。
那一刻刹那,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就看向了那些被掀开的木桶,吞咽口水的“咕噜”声频繁地响起,那些眼眸里面满满都是对肉的渴望。
要说起来,东晋小~朝~廷这边可没有多少牛和羊,哪怕是富贵人家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吃上一顿肉,羊肉或许还能尝一尝,牛肉则是想都别想。当然了,那些贵族对于肉什么的则是想吃就吃,可想吃一口牛肉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牛是生产力的一部分。
十条小舟能够装多少食物?顶天就是十桶。一桶大概是两百斤左右的肉,十桶就是两千斤,其实也就是二十只羊再加上两头左右的牛。
若是以个体单位来算,二十只羊和两头牛会显得很多,但若是以军队的集体来裁决那只是一个小数目。
南下那些将近一万七千的水陆两支汉军,他们可以使用的羊足有七万只、牛三千头。另外关于马肉,那是骑兵,再加上拉车的驽马,或是驮马,这些造成的损失,残废或是死亡的马当然不能丢掉或是掩盖,能吃一口怎么都不能放弃。
谢安被庾冰指派而来,他看到汉军带来大批肉类有些惊讶,再问前来的是一名汉军的别部司马,稍微愣了一下,等知道那个“司马”就是汉军中能率领五百人的官职发出苦笑。
汉军采取的军制是强汉的体制,一些官职上与东晋的军队相同,可东晋的军制有更多的改变,甚至是基层上面就完全不同。
东晋的军队,队以下仍为传统的什伍之制。队约有两百人上下,设“队主”;若干队合为幢,设“幢主”;一般三幢合为军,一军约三千人。军以上无固定编制,由朝廷临时任命“都督”或“统军”。
汉军的编制却是含伍长六人一伍。
含什长和两名伍长十三人为一什。
含五名什长、十名伍长和一名队率六十六人为一队。
五个队三百三十人,再加上一名屯长以及五个亲卫的三百三十六人,为一个屯。
四个屯的一千三百四十四人,再加上两名别部司马的各五名亲卫,一名军侯以及相应的十名亲卫,为一个曲。
五个曲六千七百二十人,再加一名校尉以及其二十名亲卫,成为一个部。
到了部这个级别往上就是师,师由俾将作为主官,俾将有资格携带三十名亲卫。
别以为师的这个建制是现代才有,真实的情况是春秋时期师才是战争主力,那个时候是以多少辆战车为一个“卒”,多少个“卒”为一个“两”,多少“两”作为一个“彻”,多少个“彻”为一个“旅”,“旅”之上才是“师”。拿曾经的晋国为例,兵力一般是保留六个“师”,也就是晋国六名大封建领主的家族各自有一个“师”。
通常情况下,汉军中的“部”是动用最多的建制,需要动用到“师”级别的已经算是会战性质,动用“军”这个一个级别就是战役性质。
对了,到了“部”以上的时候,是两个“部”作为一个“师”的兵力,“师”往上的“军”这一级别兵力则就不固定了,可以是两个“师”也可以是无数个。
东晋这边有专门了解过汉军的军制,对于汉军的军制是一种不太理解的心态,一切只因为汉军的军制看去挺简单,建制上却是显得太多庞大。
汉军送来的食物自然是需要检验一下有没有毒什么的,由于汉军渡江的人大肆吆喝,搞得是人尽皆知,东晋这边的将校由衷的感到难堪。
“安有吃过一些,十分的美味。”谢安苦笑地看着张恒,说道:“他们送来的肉食很多,可实际上根本无法分到每一个人的嘴中。”
“无法说他们是怀着歹意,毕竟可是接近四千斤的肉食啊!”张恒说的斤与汉部那边的计量单位不同,一个汉部的斤等于是二晋斤。他也在苦笑:“我们有接近三万的士卒,那些……唔,也讨要了接近一百五十斤的肉。”
张恒说的那些就是王羲之等等一批人,仅仅不到十人却是讨要近乎于全部的牛肉,却不知道是不是大胃王。
谢安还真不知道王羲之和郗愔等人讨要了一百五十斤的牛肉,稍微错愕之后,再次苦笑:“牛肉?我们一年都难得吃一次牛肉,他们得知有牛肉自然是要放开了吃。”
一批所谓的名士,就是一帮子喜欢嗑1药再袒胸露肚发疯的人,或是有不错的诗才、笔法、画风的文人,他们昨晚宿醉还没有恍过神,醒来之后嗑了点药,就是那个什么五石散,发了会癫,摇了很久的头,就是散散药力,继续接着喝。
这一次,他们可没有空做什么诗唱什么歌,书法什么的也先放到一边去,是对着盘中的牛肉发起了猛攻,一边吃还赞叹对岸的汉军统帅懂得做人,竟是送来了此等的美味。
“香料十足,再来是牛肉也显得极为嚼劲!”郗愔当然是不会缺一口牛肉的人,但想要搞到香料可不容易,再来是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酱汁。他理所当然地说:“去人告知对面的竖子,逸少和兴公可是皆尽在此,命他们送来更多的美味!”
逸少是王羲之的表字,兴公是孙绰的表字。这两人皆是名气很大的名士,都以书法而闻名。
没人对郗愔的说法有什么意见,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既然有两大书法家在这里,对岸的汉部人等就该跪舔,并且是乐意吃汉部送来的食物绝对是给了极大的面子。
他们敢想,也真的敢做,并且是直接绕过了庾家兄弟和江防指挥,就是那么几名小厮雄赳赳气昂昂地跑到岸边,对着正在等候的成朔等人一阵“噼里啪啦”,大意无非就是肉很好吃,速速再送来一批。
这个时候,汉军那边已经在开拔,是水陆两支军队都在向长江水道的西边前行,看去动静颇大,也让庾冰等等将校没空去搭理那些名士的脑抽行为。
成朔等等的汉军将士觉得莫名其妙,谢安等一些东晋这边的人则是满脸错愕。
话说,汉军送来肉食是什么用意还没有被定性,那帮名士这么一搞真的好吗?(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