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96章:汝家有女初长成?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谢安觉得是被邀请,自己也同意了邀请才开始北上,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被扣押……唔?或者说是被掳走。他走之前还将自己的随从遣了一人回去,是通知庾冰,也是回去告知自己的家族。
至于谢安身上有官职,怎么能够没有得到同意就自己走了?东晋小~朝~廷是门阀和世家的朝廷,司马氏虽然是皇室可就是块招牌,门阀和世家给司马皇室面子的时候他们才是皇家,不给面子就是傀儡。
当然了,挂印而去的这种事情不止是在两汉时期流行,到了曹魏也很流行,难道在司马1晋就不能这么干?文人骚客还将挂印而去视作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大大地吹捧了那些挂印而去的人一番,如陈宫、关羽等人。
是的,那名回到长江南岸的谢家随从还带着谢安的官职印绶,所以是谢安辞官了,并且是理直气壮地辞官,因为在他看来那个官可有可无,比不上对家族子弟的教导,逮住这种辞官的好时机才会在纪昌代替刘彦发出邀请的时候直接走人。
谢安遣回去的随从说是本人想要去北方看看,汉军的人却直接说扣押了谢安,两个不同的消息并没有阻止长江南岸的那些世家子弟去怎么想,一个风暴正在被酝酿。
汉军攻下江都,对于邗沟以内的江水祠近乎于是触手可得,事实也证明在失去江都之后的江水祠根本无法自保,江水祠的守军在得知江都失守后弃城而去,让汉军未发一矢就得到了江水祠。
两个长江北岸的岸防要塞被汉军轻易拿取,预示着东晋小~朝~廷从那一刻起注定是要和汉部当邻居。
东晋小~朝~廷那边的人对于与汉部当邻居是什么想法并不重要,至少身在长江沿线的纪昌和桑虞、吕泰都是这样的想法。他们按照既定的策略行事,攻下两个江防要塞只是前奏,接下来吕泰会率军四处攻城掠地,横扫长江北岸的石碣赵国各郡县。
“对岸没有任何的动静?”纪昌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觉得纳闷:“他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没有错,对岸的晋军就是那么眼睁睁地看着汉军在攻城掠地,不止是因为建康中枢不允许晋军一兵一卒踏上长江北岸,还因为长江沿线的晋军将领们被汉军强劲的远程攻击手段给吓懵了。
汉军有强悍的步骑,更多数量看似庞大的水军,不像是石碣赵国空有庞大的步骑而缺少水军,包括庾家兄弟在内的所有将领都觉得应当谨慎行事。
东晋小~朝~廷目前没有北伐的实力,他们准备了七八年竟然只凑出一支不足七万的军队,人是被聚拢了起来,可兵甲器械包括粮秣辎重却是数量一直没凑足够,不然早在石碣赵国的徐州军被汉军歼灭的时候就该北上分一杯羹。
兵力不足,再加上辎重也难以支撑北伐,不干看着瞪眼还能怎么样?打一场没有把握的战争不会是华夏文明的选项,拥有选择权的时候华夏文明的军队习惯在做好充分准备后才会有所行动。
“那我们不要挑衅小~朝~廷了。”纪昌说话的对象是桑虞:“派出人手接触南方的世家,他们会对廉价的食盐感兴趣。”
“他们对可以在大海航行的船只更加感兴趣。”桑虞一脸的揶揄,说道:“是按照计划与庾家展开合作,还是……?”
纪昌沉默了一小会,笑着说:“我们淘汰了不少老旧船舰。”
桑虞颔首道:“明白了。”
汉部这边不是不能出售船只给长江南岸,但要看卖的对象是谁。庾家现在依然是长江南岸的第一门阀,汉部与之交好可以很大程度影响东晋小~朝~廷的政治走向,再来是汉部也需要在长江南岸进行必要的发展,比如开拓商路,那与庾家进行合作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不是有什么东西就能模仿造得出来,那需要很成熟的逆向工程技术。以目前的知识和工艺技术而言,可不像是后世天~朝,什么东西到了手上都能拆,拆了还能组装得起来,庾家就算是拿到海航船只又能怎么样?
就算是庾家掌握了海航船只的建造技术又能如何?纪昌可是亲口听刘彦讲了一些话,常规实力的船舰建造方面,汉部得到了石虎的大批工匠,再有汉部本身的技术储备,只要合适的木材足够不会缺少船舰。非常规力量上面,纪昌对刘彦的信心甚至比刘彦自己都要足够,那是分分钟又莫名出现无数战舰的期待。
话说,纪昌想得没有错,差别就是非分分钟,刘彦“召唤”一艘战舰的耗时可是坑爹的一个月,导致灵山岛和庙岛列岛只要是海岸线允许都是船坞,简直就是密密麻麻。不过,一个月可以“召唤”一艘战舰,手段已经非常逆天了,不是吗?
在没有刘彦横插一杠子的年代里,东晋小~朝~廷其实最终还是抓住了机会夺取徐州南部,其中当然包括了江都和江水祠,甚至是打到了水网密布的淮阴一线。中原一线上,晋军的突出部甚至是进攻到了后世的河1南附近,攻取了南阳郡,一直进攻到了石碣赵国重镇襄城郡,反而是在汝南一线上的攻势受挫不前。
那是发生在稍后几年的事情,以庾家为首的北伐派(鹰派)还是达到了他们的目标,代价却是庾家全面的没落,是被亲密盟友桓温领导的桓家出卖,再有王氏和谢氏补刀,一众世家落井下石,导致庾氏历经辉煌的刹那瞬间变成一个二流世家。
那是一种一家独大的强盛门阀必须死的节奏,后面步上庾氏一族后尘的还有桓氏、谢氏,之前已经有王氏作为庾氏的前车之鉴。
所以咯,从某些方面来讲是刘彦“救”了庾氏一族,是短暂地拉扯了一把,不过庾氏一族绝对开心不起来就是了。
纪昌不是主动去接触庾氏一家子,是庾翼后面单舟渡江自己送上门来。
“是不是也要掳走老夫?”庾翼才三十八岁,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称老夫当然没有问题,可在纪昌面前这么干就纯粹是在发泄怒火:“你们怎么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干!”
“我们还是来谈一谈以后该怎么和平共处吧?”纪昌脸上笑容真诚,他甚至还备下了丰盛的酒宴,连长江以南世家喜欢的伶人、美姬、舞娘都招呼了一大堆:“比如出售海上船只给庾家?”
那些美女皆是徐州南部的地方豪强送来给纪昌,数量上非常多,多到半年之内纪昌若是想的话,可以一晚换一个新面孔。
庾翼胸口一闷,什么指责都开不了口。对于庾家甚至是整个东晋小~朝~廷而言,目前最重要是海航船,其余什么事情都可以暂时撇到一边去。
“我们要每种样式各来二十艘!”庾翼的眼睛有些泛红,可能是睡眠不足,或许是瞬间脑充血?他指着江面上的汉军舰船:“所有的样式!”
纪昌就是特地安排在江都可以看到长江水道的城楼之上,地势上有些高,绝对可以将汉军水寨尽收眼底。
江都这个江防要塞是一再易手,是个什么样的布局对于东晋小~朝~廷来讲根本就不是秘密,完全就没有什么遮掩的必要。再来是纪昌有意让庾翼看到强盛的汉军舰队,不管是从数量、体积、款式……等等很多的方面,与之驻扎在对岸的东晋水军在数量上要多得多。
当然了,东晋水军目前的舟船数量肯定比汉军多,但那是对于整个东晋水军而言,在江都周边则是汉军舰船数量比东晋多。那是因为东晋水军需要防御的一整条的长江,汉军却能够集中在一处。
“只要你们能够提供我们想要的,哪怕是每个款式一百艘都没有问题!”纪昌叫那个豪爽,不止是表情和声音,姿态更是如此。他一划拉手,豪迈道:“我家君上坐拥两州,很快就是三个州,甚至是会获得整个辽东。些许船只,何足道哉!”
庾翼才不相信纪昌吹的牛皮,石虎正在发狂备战,眼见就是百万大军开拔进攻青州,刘彦就要大难临头,那就是东晋小~朝~廷为什么觉得扬州区域的长江北岸,被汉军占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原因。
本来的事情嘛!刘彦现在能够在长江沿岸投入多少兵力是现在的事情,等待石碣赵军直扑青州的时候刘彦难道不会抽调部队回去?等于是汉军现在横扫在为东晋小~朝~廷服务,等待汉军撤离晋军会无比轻易地攻取本来需要耗费庞大物资的地盘。
庾翼眯起了眼睛,没有掩饰自己的渴望,嘶哑声问:“刘公想要什么?”
纪昌笑了,是一阵“哈哈哈”的大笑,让演奏起了声乐,叫舞娘们跳起来。
一片靡靡之音中,纪昌过了许久才说:“庾氏有女初长成?”,他笑吟吟地说:“庾氏、桓氏、谢氏、王氏,乃至于是司马氏,都是可以的嘛!”
“啊?”
庾翼懵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