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97章:谈崩了?

联姻历来就是最好的合作方式,恰好刘彦年轻而又没有正妻,仅仅只有一名来自拓跋鲜卑的妾,那么寻找一名或者多名血统纯正而又出身良好的世家女就成了必要。
庾翼没有立刻回复,他当然也没有被扣押,是带着刘彦有意与长江以南世家联姻的消息回去,哪又引起了新一轮的震动。
“在他们看来,我们能不能抵挡住石碣赵国的下一波进攻有未可知,恐怕不会有联姻的意图。”桑虞对世家看得非常透彻:“他们会扯皮,先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里面会有几个大门阀或大世家的庶女,以及一些中等世家的嫡女。”
可不就是这样吗?汉部的情况看去蛮糟糕,长江以南的那些门阀和世家并未真正看好,要不早该分家过去投资。
世家对于联姻的嗅觉比任何人都灵敏,一旦看到某个谁有发展壮大的契机,下一刻就该有人上门隐晦提出联姻之事。
然而,自刘彦崛起,到汉部拥有一州之地,甚至是汉军主动南下到长江边上,长江以南的那些门阀和世家连稍微试探一下都没有。
“昌怎么会不明白呢?”纪昌在冷笑:“今次提出是给予他们一个机会,看看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聪明人。若是他们在看到我们的军队后依然觉得不成气候,说明长江以南的那些世家子弟皆为鼠目寸光之辈。”
桑虞也在笑,笑得颇为开朗。庾氏一族已经确定会有嫡系女成为刘彦的女人,代表庾氏一家子开始真正地投资刘彦,那样一来所表示的是庾氏一族进行重重地投资,毕竟出人效力于直接联姻可是两种力度。
吕议那边也有嫡系女会成为刘彦的女人,不过考虑到吕议本身就是江夏吕氏一族的族长,联姻的行为不过是为了增加亲密度。
汉部其余的一些人,家中有嫡系女未嫁的,鉴于地位高低皆有送去嫡系女,或是成为妾,或是侍女之类,都是为了增加与君王的亲密度。
那些说是表决一路跟到底的决心,实际的行动远比用嘴巴说来得有效,也是众人明确看好这一个集体的未来。
纪昌是没有姐妹或女儿,他甚至没有自己的家族,毕竟出身在那里。他也过了那种需要借外力来增加亲密度的界度,长久以来就是这个集体刘彦以下第一人,应该干的是做好本职。
“南方的事情可以慢慢来。”纪昌无比重视的是中原,他说:“明日昌便会返回下密,这边的事情就交给子深了。”
桑虞轻松点头,嬉笑着说:“泰安放心便是。”
这边已经没有什么难度,尤其是有线报得知建康那边言令禁止晋军一兵一卒过江,那就更不会有什么难度。
当然了,桑虞可不是因为建康那边的消息而放心,是晋军辎重不足,再加上汉军在周边有数量和质量优势的船舰。
长江天堑不就是那么回事吗?谁的船舰犀利,那么天堑就是属于谁,可没有规定只有长江南岸的那一方才能借助于长江这一道天堑。
纪昌比较保险地问了一句:“我们会止步于徐州,这个子深知道吧?”
桑虞依然“呵呵”笑着,他当然知道纪昌为什么会那么问,不是担忧渡江而战,是需要这边的部队不要去豫州方向,哪怕是有再好的机会都不应该去。
纪昌走了,在他离开的第三天,庾翼来到了江都。
“唔?纪长史回去下密?”庾翼脸色不太好看,他都已经沟通过关于出使的事情,原以为作为汉部第二号政1治1人1物的纪昌会与知己通行。他看着陌生的桑虞,说:“未请教?”
“在下魏郡桑虞。”没有介绍家世,桑虞直接说出了自己在汉部目前的职位:“添为徐州刺史。”
“……”庾翼很确定一点,建康中枢没有向汉部这边任命什么徐州刺史,石碣赵国更不会,站在他的立场必须说以下的话:“你知道这是自封吧?”
“并不是。”桑虞直截了当地讲:“我们是独立自主的一个集团,君上有权任命任何的职位。”
庾翼抓住了一个关键词,那就是独立自主。他内心无比的紧张,脸上却是保持平静,缓缓地说:“是吗?汉部要建国,却不知道国号是什么?”
“或许我们应该先谈一下别的事情?”桑虞拍了拍手,有侍从抬来了案几,准备了相关的茶具和茶叶,自然而言一些酒喝水果等东西也被送了上来。他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随后率先迈步向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泰安之前有向阁下说过一些提议,想必已经有答案?”
他们见面的地方当然是在城内,不过不是在城楼或是城墙的地方,是位于城中心的一座府邸。
必须要说明的是,江都作为一个江防边上的要塞,它的周边并不缺乏有美景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有美丽景色的地方并不算少。
江都屡次遭遇战火,本身又是一个作为军镇要塞的地方,城内想要什么豪华建筑则是有些不合时宜,就是本来有的话也该被上次的一把火烧了个彻底。
桑虞所住的府邸就是在废墟上重新修缮了一下,只是修复了一部分,其余还是被火烧过的模样,只能是选择一个……唔,前庭?
古时候,几乎每一个富贵之家都会选择建造那么一个空旷一些的庭院,这样一来可以由大堂向门外看的时候,看到一片空旷的绿荫。
桑虞邀请庾翼来到的地方是一个有屋顶却是四面通风的地方,要是在现代这种地方叫静室,目前这个时候却是被称呼为道场。
不是什么讲道的场所,是一种与大自然的契合,便于思考某些什么事情,十分适合修生养息。
有徐州地方豪强奉上的女子已经在煮茶,她卷起了袖子,屈膝跪在案几之前,一手拿着石锤,一手托着钵,需要先将茶叶完全搅碎,是那种粉末状的形态。
有另外的女子在煮水,是用小炉子装木炭慢慢烧,期间还在忙碌着摆弄一些像是枯萎了的花叶什么的,再来就是姜和蒜,必然还有一种油,也会有盐。
这些女子看去都很年轻和美貌,尤其是配上那一身由丝绸做成的束身旗袍,导致跪坐的时候两边叉开到了臀部,柔软的丝绸直接贴在了修长的大腿上显现良好的轮廓,使人恨不得掀开裙子看看里面的风光。
“贵方,已经奢侈到侍女能够随意穿着丝绸了吗?”庾翼得承认自己被惊艳到了:“真是令人……令人……惊讶或惊艳!”
庾翼是进来之前看到两排身材高挑又穿着旗袍的女子,在看到屈膝跪坐正在忙碌的另外那些,他承认哪怕是阅女无数也绝对会有刹那间的恍惚,只因为那种款式的服装将女子的一切身材完全展露了出来。
桑虞就知道哪怕是如庾翼者都会是这般模样,对于男人来讲美女,尤其是令人惊艳的美女就是一道绝对美好的风景,胜过什么山川水景。
“在下要讲的话并无冒犯之意,能否允许讲来?”桑虞请庾翼坐下,等待了一小会,见庾翼点头才说:“长江以南的靡靡之风甚是严重,近乎于到了巫女不欢的地步,却不知晓男子成婚是否缺乏女子?”
庾翼脸色瞬间就黑了。
地位高的男子占有多名的女性,从集体社会形成之后就是这样,并且无论时间怎么推移都不会得到改变。
知道庾翼听了桑虞的话是什么想法吗?他无视了“靡靡之风”四个字,主要理解成了桑虞是在问长江以南还有没有男人。
庾翼会这样理解有其历史背景,其中就包括世家在进行所谓的衣冠南渡时,抛妻弃子的世家子无比之多,近乎于每一个家族都有女眷被丢在中原,因为他们首先会保存的是家族的男丁。
桑虞显然不知道庾翼会错了意,还因为庾翼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有些茫然。他在继续说自己的话:“出行必然会有女子,基本上是作为侍女,实际上那些女子还充当暖床和交1媾的作用……”
“够了。”庾翼正直且有气度,但并不代表是泥捏。他一脸的怒容:“如果足下是想要激怒我,那么你成功了。”
“什么?”桑虞错愕之余是困惑:“激怒?”
“我们的先辈是衣冠南渡,有女眷被落在中原,她们也的确受尽了胡虏的蹂躏,这一点足下不必提醒!”庾翼很想拂袖走人,但使命还没有完成。他极力压制自己的怒火,说道:“贵部的长史提出联姻,在下已经带来了回复。在回复之前,需得问,贵部立国为何没有禀告朝廷?”
“哦,正朔之说啊?”桑虞依然不知道庾翼为了什么而发怒,他很想继续刚才的话题,却也知道一个人满是怒火的时候不该再刺激。他微笑说:“我们从来都不将难逃再建的那个朝廷视为正朔。在我们看来,正朔已经在曹丕篡位之后已经灭亡,此后天下再无正朔。”
“这么说,贵部立国依然是要用汉为国号?”庾翼霍地站起来,拂袖:“如此一来,再无谈下去的必要。”
桑虞还是在笑,他再次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嘴中说道:“阁下代表朝廷的身份,该说的那些官方话题已经说完。或许我们该聊一聊私事?”
庾翼似乎是怒极反笑,“呵呵”几声,转身迈步,看似要离去。
“我们是在中原作为与石碣赵国作战的最大势力,几次与石碣赵国的较量中皆取得胜利。在明年我们还会继续与石碣赵军交战,并且继续胜利下去。在这一次,我们不会孤军奋战,我们将与冉秦、张凉、慕容燕,既是三个派遣使节团到下密的国家,与他们站在同一阵营彻底埋葬石碣赵国。”桑虞看到庾翼停止离去转过身来,微笑问:“作为所谓的正朔,没人向建康的朝廷说那些吧?”
这一刻,不管桑虞说的事情是真是假,庾翼只感到难堪。
是的,慕容燕国已经明确表示不再遵从东晋小~朝~廷为正朔,张氏凉国那边虽然不像慕容燕国做出明确表态,可是张氏凉国既然在所谓的“三王同盟”檄文上署名,那么就已经非常明显。
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东晋小~朝~廷,甚至包括所谓域外的那些蛮荒外邦都不再派遣使节到建康,前线那些外邦哪怕派遣使节团也是到石碣赵国的襄国,现在已经出现外邦使节团朝拜身在下密的刘彦,不是身在建康的司马岳。
那是庾翼亲眼看到的事实,江都这里就有来自高句丽、百济、新罗,甚至还出现了扶桑岛上的人,也许还有来自辽东的扶余人或曲沃人,看上去没有立国的刘彦比身为皇帝的司马岳拥有的影响力更大。
现实情况是,刘彦至少有人拉拢结盟,是东晋小~朝~廷所知道的那些国家,近乎于每一个都在拉拢刘彦,偏偏东晋小朝廷被无视了。
“你们无力北上,这就是实情。”桑虞又再一次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这一次他没有白用功。等待庾翼重新坐下,他笑眯眯地说:“那么按照我们世家的生存守则,请告诉在下,可有名册?”
庾翼很郁闷,他发现从见面开始,谈话的节奏被眼前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家伙完全掌握了主动。
桑虞总算是不讲了,他在等待答案。
这个时候,侍女们已经将茶弄好。有两名侍女是托着盘子踩着小碎步分别靠近两人,她们将盘子放在了地面木板上,盘子里装着很多一小碟的东西,是姜、葱、盐、花瓣、油之类的东西。
两名侍女双手捧起茶盏,往外递出之前会先碰一下自己的额头,最后才低着头递出,等待茶盏被接过去还会再次举起盘子,将木质的盘子放在眉头附近,用一双大眼睛看着正在服侍的人。
桑虞自然是接过茶盏,喝的茶里面没有加什么东西,想加东西可以拿小勺子从盘子里面挑选。
庾翼没有接过茶盏,他有些恍惚地说:“贵部可真是用心,连‘举案齐眉’这种礼节都会专门教导侍女。”
“……”轮到桑虞郁闷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平淡道:“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像是谈崩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