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99章:皇帝与族长

海上波涛之汹涌远远超乎东晋一干人等的想象,仅仅是出海航行的第二天就有世家子弟因为太过颠簸,吐得那个叫稀里哗啦,有一种要死掉的感觉。
四十多个长江以南的世家子,第三天的时候就有半数以上哭着喊着要登岸,他们歇斯底里的认为自己要是再不上岸就要颠死在海上。
“只能是靠向海岸线,用小舟将他们送上岸去。”
“是啊,只能这样。”
要是让东晋小~朝~廷那边的世家子死在汉军的船舰上,介时很多事情就讲不清楚了。船队在后面迫不得已下,整体转了个弯靠向徐州的海岸线,将那些受不了的人送上岸才算是继续出发。
那些登岸的人修养之后是继续前往青州,或是掉个头回去长江以南,已经不关船队的什么事。船队是在海上航行了接近五天才抵达青州的长广郡,登陆地点位于尤水下游(大沽河),也就是胶州湾那边。
一路上,船队与不少船只插肩而过,充分让东晋那边的人看到汉部在海上的船只数量,尤其是到了胶州湾时,航道上密密麻麻的船只更让东晋使节团的人明白一点,汉部对海航的运用绝不是小打小闹。
“事实上,这边并不是最繁荣的港口。”吕议受命前来接待东晋使节团,面于庾翼的疑问,答道:“最繁忙的港口是在东牟郡的蓬莱那边。”
蓬莱当然是一个新设立的县,位于莱山的东北方向八十余里,原先是作为黄县的地界,后面反倒是黄县被废弃,蓬莱县则是因为地理位置大举被开发。
庙岛列岛只与蓬莱县的港口相距不足二十里,等于蓬莱县是一个连接庙岛列岛的重要港口,庙岛列岛又承担着中原与辽1东那边的中转站作用,来往船只怎么可能会少?
上了陆地,因为舟车劳顿的关系自然没有可能立即赶路,包括庾翼和孙绰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被安排在就近的计基城休息。
孙绰是东晋使节团的副使,他这个人很有意思,海上航行时已经写了三遍文章,用来描述大海的凶险以及辽阔,只不过诗篇之内总是会带着一些玄奇的东西,例如猜测有没有鲲鹏,海上之上有无仙岛。
自上古先秦起,中原大陆上的人就一直存在猜测,比如东海之外有岛名曰蓬莱,蓬莱有仙山称为仙阁,仙阁之上有仙人可炼制长生不死药。
伟大如始皇帝嬴政,他多次派遣船只出海寻找蓬莱仙岛,想要向仙人求长生不死药,屡次被派出的术士回来都说见到了仙人,但仙人炼制长生不死药需要时间,结果是始皇帝派出的船队一次比一次规模大,最大规模的一次是徐福带着舰队直接玩消失。
往后的岁月中,不止有一个皇帝追寻始皇帝的脚步派船出东海,然而岛屿是找到了不少,偏偏就没有一个是有仙山,更没有找到所谓的仙阁或仙人,甚至连野人都没有遭遇一个。
“海外岛屿众多,我们探遍东海至少发现数十座岛屿,可是从未见到建筑,有的只是一片荒芜。”吕议道出的实情很残酷:“众多岛屿不但荒芜,且许多岛屿甚至无立锥之地,以尖锐礁石和锋利贝壳为主,脚步踏上鞋底被刺破,找不到一颗青苗。”
还是有不少拥有绿荫的岛屿,可是真就是一片荒芜,甚至连大树都没有几棵。那是海上岛屿的风力强,时不时还会有飓风、台风之类的自然伟力,树能够成长下来成为大树得是好几年没有风灾,但那几本属于不可能。
“若是徐福带人躲避,该是跑到了扶桑倭列岛那边?”吕议有些迟疑地说:“倭人大多矮小,穿着奇异,甚至不穿遮羞布,着实看不出有中原文化传播的迹象。”
现在的倭列岛之上,服装的形式与扶余人、曲沃人倒是比较接近,真的看不到多少中原的元素。
“我们所知,与之中原有过接触的邪马台国已经被迫向东迁徙,取代邪马台国的是以扶余人为首的一帮‘舶来人’。”吕议说的邪马台国就是那个第一次朝贡中原天子的母系当家部落联盟。他说:“至于邪马台人东迁之后发生什么事,不甚了了。”
已经临近冬季,长广郡这边已经在准备下雪时的相关事宜。
吕议没有特意带着庾翼等人到处走,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景色,可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工地边。
关于英灵殿和炎黄庙的建设已经持续了将近三年,哪怕是刘彦带人撤出中原大陆的时候都没有停止,只是规模上略略减小。
英灵殿占地很大,约有三十来顷地,分为建筑区以及墓地区。宫殿群的建设进度进行缓慢,仅于目前为止也只是建造起了轮廓。主殿的规模比较大,占地占了约有五十亩,它也是整个建筑群完善度最高的区域,明年该是能够进行封顶。其余的偏殿群数量众多,分得比较仔细,如日后供奉军官区的区域,再来就是一些非军队特殊贡献的平民所用。
“这里是……?”庾翼远远地看到了一排排的什么,太远看得不是太清楚:“那些是?”
“墓碑。”吕议肃声道:“追随君上奋战疆场,战死将士的墓碑。”
远远地看着,那里整齐排列着密密麻麻的墓碑,要是其它的季节能够看到的是一排排的墓碑处于绿色草地之上,景色苍凉的同时,说句没心没肺的话就是,风景挺不错,没有什么阴森之感。
庾翼皱了皱眉,他刚才还以为大兴土木是在建造宫殿群,事实上也真的是宫殿群,不过安置的是战死将士,可不是刘彦用来享受之用。
自古以来,华夏文明的将士征战疆场,讲的是路边死路边埋,仅有极为少数的一些将校才会被特别的安葬,更多的是战死后成了野兽的嘴中肉,或是成为一具没人搭理的尸骸,并没有任何人会花什么心思在安置战死将士身上。
庾翼其实很想问“有必要吗?”之类的话,可是怎么都开不了口,更多的是感觉自己的胸口很堵,那是他至少是一个有情怀和体恤将士的人,换做孙绰就是带着好奇在四处张望。
孙绰对所见所闻都很有兴趣,他原以为会是来到一个仿佛蛮荒一般的所在,会是一个到处荒凉且显得野蛮的社会,可到来之后看到的并不是那样。
长广郡这边因为从四处迁徙来人口并不显得荒凉,应该说还是充满了人味儿。因为人口的激增,地方建设自然是会变得频繁,导致哪怕是在临近冬季的时候依然可以看到满是忙碌的人群。
“这边是英灵殿?”庾翼指着远处,问道:“那里呢?”
吕议笑呵呵地说:“祭奠祖先的地方。”
可不能直白说是在建造炎黄庙,要不庾翼绝对会带着刚刚抵达的东晋使节团走人。东晋小~朝~廷自喻为正朔,认为整个天下只有他们够资格祭奠和供奉炎黄,寓意为整个炎黄苗裔的族长。
事实上所谓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里面的“祀”很大一部分就是敬奉信仰,信仰里面可不是只有“皇天”和“厚土”,还在于各路鬼神,无法缺少“炎黄”,其中又以“炎黄”以及“皇天”、“厚土”的份量最大。
皇帝既是一个族裔的族长,那是他掌握着祭祀的权力,只有身为族裔的族长和国家的皇帝,全体的国民才会自发地听从其命令。这种现象是到了传承断绝的时候才算是结束,而什么时候断绝的呢?着实不太好说,至少在宋之前皇帝既是族裔的族长还是存在的。
东晋使节团重新启程是在一个月后,汉部这边安排了大量的车驾。
“满隆重的啊!”孙绰一个月内又谱写了不少的诗篇,大多是描述风景,少有的几篇写到了汉部部众的忙碌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又担心地提问祥和能够保持多久。他指着那些数量庞大的汉军:“竟然出动如此规模的军队沿途护送?”
庾翼很怀疑孙绰这一个月到底是干么了。那些汉军要开拔前往下密是真的,护送他们只是顺带,这一点没有人捅破,汉部那边是无所谓,东晋使节团也得到了虚荣,但要当真就是情商有问题了。
从长广郡开拔前往下密的新一批汉军数量有一万八,皆为后面征募,当然缺少不了各地军屯的调集。
冬季调兵不是好选择,可是不调兵绝对不行,来年的春季便会发生大战,规模上真的不太好进行判断,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会非常大!
似乎发飙已经不止一次,石碣赵国正处于狂暴状态,目前看来的迹象是石虎打算先解决冉闵这个看上去异常痛恨的叛徒,可汉部绝对也该做好自己的准备,或是迎接大战,或是在必要的时刻出击。
说石虎痛恨冉闵不是说假,这一点全世界的人都清楚,摆在刘彦眼前的是什么?无法就是该用什么样的力度看看待即将发生的事情,在里面做多少。(未完待续。)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