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19章:隔河相望

有些时候的有些人欠缺的就是那么一丝的运气。运气好或者坏的人,他们可能会因为一阵风或是一颗石子,改变自己一生的命运,进而改变一段历史的进程。
桓温觉得自己无比幸运,本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接应任务,抓住机会也足够执着,捡到了一次旁人羡慕不来的军功,一跃成为汉军为数不多的一员偏将,二十等爵的爵位也蹿升到了大夫。
汉军建制中的偏将一职不算低,乃至可以统领一万部队的官职,其上为中郎将和一些杂号或是特殊将军称号,再来便是四镇将军,往上则是四征将军。四征将军再往上,那就是车骑将军、冠军将军、大将军和太尉。
目前汉部还没有建国,相当多的职位其实是空缺的状态,以徐正为例子,他虽然是刘彦以下汉军第一头号武人,可身份也就是中郎将罢了,再往上的四镇、四征、三大将军等等职位根本没人担任。
刘彦会立国是铁钉板板的事情,差别就是在什么时候。对于这点任何人都无比清楚,谁都卯足了劲想要在国家建立起来之后拥有高位,那么获立什么功勋就成了关键。
授官衔再授爵之后,桓温领到了自己的直属部队,那是一万步骑野战部队。
汉军的野战部队就是所谓的主战部队,兵源皆是实际的战兵,可不是什么人都往里面乱塞。
部队交接之后,桓温得到命令需要作为前导部队西进,他们的行军方式是步军乘船,骑兵沿着汶水一线,目的地是东平郡。
汉军的出动是在麻秋战死之后,期间只是相隔了一天的时间,摆出的架势就是要趁麻秋战死,石碣赵军失去指挥的当口。
根据斥候的汇报,东平郡的石碣赵军当天就已经在后撤,汉军的这一次出击会逮住多少石碣赵军完全是看动作快不快。
“赵军的组织力并不强,只要我们动作足够迅猛,肯定能够咬下一大口!”桓温还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当中:“本将带着骑兵作为先导,长史率领步军后续跟上。”
谢安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就是需要进行一定的提醒:“麻秋战死,孙伏都会接替指挥。他亦是赵军中一员骁将。”
桓温这个时候才不管那么多,他想要的就是快速抵达东平郡,闻言只是点头,挥了挥手就带着骑兵驰马离去。
到了这一阶段,比之计划中更早夺取东平郡,将西部战线稳定在巨野泽沿线,然后掉头专注于姚弋仲在黄河沿岸交手,差不多就是主题。
桓温与谢安不清楚的是,徐正已经带着徐州方向的汉军突入鲁郡。
徐正这一路汉军十分轻易就杀入鲁郡,近乎于没有遭遇什么敌军就拿下大半地盘,是到了任城郡沿线才与石碣赵军发生交战,不过交战的力度并不大。
巨野泽很广,位处泗水水系上游,它连接着周边的几个郡,成为庞大水网的中心枢纽。
北方不擅长水战的军队历来就对巨野泽这一块的地形无比头疼,倒是南方擅长水战的军队会在这片地形占尽便宜。
汉军不是一支传统意义上的军队,对于他们来讲不管是骑战、步战、水战、海战,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无非就是投入什么样的部队。
有两路的汉军向西出击,考虑到黄河很快也要解冻完毕,对于黄河沿线的侦查也在如火如荼的展开。
就目前为止可以确认的一点,那就是姚弋仲手里并不是没有水军,只是数量上并不显得庞大。
姚弋仲手里的水军是石虎早先广集工匠的成果,本来是打算用于征战东晋小~朝~廷,没有来得及用上的时候,青州却是被刘彦率军占领。
行辕移动到奉高,那是因为需要先解决西线的麻秋兵团,麻秋一死必定会迫使石碣赵军后撤,等于是暂时失去威胁。那样一来兖州西边的事情不再需要刘彦再去亲自关注,对于姚弋仲那边的动向却是不得不注意。
刘彦再一次移动行辕,是将行辕迁移到了济南郡的东平陵附近,这里位处济水中游区域,往北百里之外是黄河,恰好是面对姚弋仲羌族大军所在地的青河郡和平原郡。
行辕安置妥当之后,刘彦带人向北,亲自来到黄河沿岸查看。
这个时候的黄河其实并不显得太过浑浊,应该说黄河的水还是相对清澈。那么不是绕口令的绕口令就是,黄河现在不叫黄河,是称为河。
黄河之水变得无比浑浊是西北高原水土流失严重之后的事情,此前河水最为浑浊的是泾水,才有“泾水一石,其泥数斗”的记载。
刘彦观看到的黄河,河面之上遍处皆是冰渣子,可能是河段有区别的关系,所见滚滚的河水看着并不显得汹涌。
黄河的河道有宽有窄,特殊的时期之下甚至可以直接驱马踏着河床而过,不过大多数时候想不用船只能是等待结冰时期。
“石碣的水军目前是在笃马河一线。”桑虞裹着斗篷似乎还觉得冷,紧了紧领口又说:“舟船数量该是有近千?”
石碣赵国想要南下攻击长江以南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石虎征集工匠的时间点可以推移到很久之前,真正发狂建造舟船却是在与李氏成汉合谋瓜分江南之后。
前一次汉军攻击齐郡,位于黄河南岸边上解救了大批被石虎强征的工匠,那一次也俘获了近三百条内河船只,不过那却只是石碣赵国后期建造的一批船,此前的舟船则是被送往黄河北岸。
石虎在历史上并没有让船队南下长江,那批建造起来的船只后面是落到了南下的慕容燕国手里。慕容燕国在得到那里战船之后,一部分是带回了幽州,另一部分则是劈掉当柴烧,倒是善待了那批没有被石碣赵国折磨死的工匠,为慕容燕国后面的工匠体系进行了补全。
刘彦问道:“他们的运力可以一次支撑运输多少人渡河?”
北方军队不善水性,可仅是乘船渡河还是不会有什么难题,再来是黄河太长,只要是想总能抓住机会渡河,汉军知道石碣赵国的船队在哪,但不代表能够时时刻刻盯紧。
姚弋仲得到的命令是征讨青州的刘彦,预示着会是一场进攻战,那么石碣赵国的水军一次可以运输多少人就成了关键。
“说不准。”桑虞实话实说完毕,又笑着说:“君上的意思是让羌族大军渡河?”
刘彦平淡地回应:“那取决于姚弋仲。”
现实情况是,相较起主动打过黄河,汉军这边还是比较期待姚弋仲能对石虎的命令足够履行,让羌族的大军渡河来战,不是汉军渡河攻击。
却是不知道姚弋仲知不知晓汉军舰船犀利?想来该是清楚。
姚弋仲对石虎忠心吗?这一点除了姚弋仲自己之外没人清楚。羌族的传统势力范围,也就是西北部正在被张氏凉国肆虐。这个时候身为羌族大统领的姚弋仲却不得不率军逼近青州,那是何等纠结的事情啊。
刘彦不知道姚弋仲目前在干什么,大体上却是能够猜测羌族大军需要足够多的粮秣。
冀州自东汉以来便是一个大州,是从人口和可耕种地皮上真正意义的大州。这一点哪怕是曹魏和西晋时期都没有改变,就是石勒占据中原之后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但是随后又有恢复。
石碣赵国目前大肆征兵,考虑到石碣的国策是将中原变成牧马场,整个中原的农耕体系实际上是变得无比脆弱。
石虎在此前不但是在大肆征兵,亦是广泛征集粮草,造成的现象是让各地出现大肆的逃亡,没逃的人交不上赋税也只能是自杀了事。
“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姚弋仲难以征集到足够的粮草。”桑虞刚才对冀州的情况介绍颇多,谁让桑氏一族在冀州可是有不少亲朋故交。他轻松地说:“姚弋仲正确的选择是等待秋高马肥再进兵。”
目前才是春季上旬,到秋季起码还有小半年。这么长的时间里,要是双方都没有渡河的欲望,隔着数百米宽的河道相望就会成为必然。
“姚弋仲有可能会等这么久?”吕议看样子也是怕冷,说话的时候还不断哆嗦:“秋季是小半年的时间,不符合姚弋仲想要回去西北的出发点。”
桑虞却是笑着说:“那就存在特殊情况,也是君上将行辕移动到东平陵的原因。”
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姚弋仲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用最迅猛的姿态解决刘彦。
还是老套路,上一次行辕前移是吸引麻秋,整个步骤进行到一半,没有显示出该有的作用时,麻秋被桓温干掉了。这一次刘彦再次将行辕迁移,是大张旗鼓的一次行动,以姚弋仲打了半辈子战争的经历没可能会忽视。
刘彦为什么来黄河?不也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存在感嘛!别看他周边只有三千左右的护军,可周边藏起来的部队并不算少,要是姚弋仲拼一把淌着冰渣子渡河来袭,汉军就敢美滋滋地吃掉。
“君上且看。”一直沉默的纪昌突然出声,他手指黄河对岸,那里出现了一队人,远远看去显得有些模糊:“会不会是姚弋仲得到消息亲自过来查看?”
那将会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只不过是刘彦蓄意谋之,姚弋仲却是临时谋划,都存在诱使对方派遣军队渡河的意图。
“却是想多了。”刘彦不是说对岸的人没可能是姚弋仲,指的是汉军的舰船并未出现在黄河,也不像石碣赵军的水军可以从笃马河便利调动。他从侍从那里接过单筒望远镜,看过去对岸是有近百来号人:“姚弋仲长什么模样?”
刘彦一句话把人问倒了,他们之中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姚弋仲,一些传闻只是说姚弋仲面有威严,可是并没有太明显的特征。
事实上出现在对岸的人中真有姚弋仲。他此时此刻是也是在眺望对岸,猜测是不是有刘彦的身影。
“父亲?”年仅十二岁的姚益生略略困惑:“对面那些人就是汉军?”
姚弋仲的儿子有点多,没有可能一个个表现得亲近,羌族接收了太多的汉文化,包括一个家族的嫡庶之分,他着重培养的就是那些嫡子一系。
事实上羌从血统传承上来讲也是炎黄苗裔的一份子,差别就是长期游离于中原文化之外,渐渐被戎狄那一些胡人给同化。所以说,看血统来区分族裔是很郁闷的事情,还是看文化认同度才是实在,自然样貌上不能有太明显的差异。
姚弋仲目前还不知道麻秋已经战死,更不知道汉军已经大举西进的事情,他会知晓黄河南岸出现汉军,还是刘彦故意搞出来的动静。
聚集到青州黄河沿线的羌族数量颇多,时时刻刻还有新的羌族部落在移动过来,连带数量庞大的杂胡也是跟随移动,对姚弋仲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
姚弋仲或许对石虎是有一定的忠心,要不明明是老巢在被张氏凉国肆虐,亦是有人劝谏石虎生了忌惮之心依然大张旗鼓准备征讨青州。
事实就是那样,石虎做得太明显了,几乎是明明白白表现出忌惮羌族与氐族的壮大,但不管是姚弋仲或是苻洪都表现得逆来顺受。从某些方面来讲,姚弋仲和苻洪的反应也是让石虎更加疯狂的原因之一。
“是汉军。”姚弋仲其实根本看不真切,只能是看到一片模糊的人影。他眯着眼睛,轻声说:“只有清剿了他们,我们才有机会回西北。”
或许是刘彦表现得太明显了,姚弋仲知道黄河南岸出现汉军的那一刻,几乎是没有多么思考就清楚是怎么回事。
对于姚弋仲来讲,汉军的出现就是一个麻烦,一切只取决于石虎,不是来自于汉军实际上的压力,等于是刘彦摆出了阵仗,姚弋仲没有任何的动作必定会使远在邺城的石虎知道后有新的动作。
黄河北岸的姚弋仲在说:“很糟糕啊。”
黄河南岸的刘彦则是说:“很有趣啊。”(未完待续。)
  

正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