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23章:预设战场

真的是将木头丢进河道造成堵塞,接着木头的浮力用钉装好的木板来架设浮桥吗?可以说是,也能说不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往不复杂的方向来讲,架设浮桥真的需要来自木头的浮力,可用舟或船来承载也能办到。问题是,姚弋仲手里没有足够的舟或是船来堵塞河道,他花了那么大的功夫归咎于一个目的,那就是不让汉军的船舰影响到军队的渡河。
试想一下,河道上到处皆是漂浮的木头,甚至某些河段上有被在木头之上放置干草等易燃物,那是为了什么?没有错的,就是为了堵塞和放火方便。
任何的浮桥架设都不会简单,工程中出现的伤亡无法避免,尤其是对不擅长水性的人而言,但为了一个军事目标必要的工程伤亡并不算什么。应该说,用漂浮物将河道堵住,再用钉装木板架设足够夸大的浮桥,付出的伤亡远比用舟船作为落脚点来建造浮桥让姚弋仲的手下伤亡递减才对。
“还是没有发现汉军的舰船?”
“是的,军主。”
“汉军也没有阻止我们渡河?”
“目前而言,没有发现类似的情况。”
姚弋仲真的确认了一点,汉军真的是在等待羌族军队渡河,并且做得太明显了。
羌族大军设置的渡河点有二十三处之多,分为多个河段一块架设浮桥,他们将浮桥架设到河道中间的时候,按照以往的情报汉军有射程足够的强弩可以用以阻击,可是汉军并没有那么干,汉军是眼睁睁地看着羌族大军做业,一点反应都没有。
黄河南岸当然是有汉军,可那些汉军在干什么?他们是在河的沿岸观望,除此之外没有发现构筑防线。这个现象十足的不正常,诡异到姚弋仲内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汉军挖下了一个天大的巨坑在等待他们自己跳进去。
如果汉军阻击羌族大军,给做业中的羌族大军造成伤亡,哪怕是重大的伤亡都不会令姚弋仲意外,甚至他觉得这样才是理所当然。
相反,是汉军什么都没干让姚弋仲极度不安,那是源自于对未知状况的忧虑和畏惧。
“汉军有大肆调动的迹象吗?”
“暂时……没有发现。”
姚弋仲眉皱得快和麻花藤似得,有心停止渡河,但又无法下决定。
先前羌族大军不是消失了一部分吗?大约五万的羌族大军其实是绕路到了司州方向,从那里的桥梁过到了黄河南岸,他们与孙伏都的部队会合之后,两军对东平郡的汉军进行了靠近。
姚弋仲得到的情报显示,东平郡的汉军有接近三万,领军的人是一个从长江以南投奔汉部的门阀之主,是桓氏一族原来的族长叫桓温。
按照汉军的军制,身为偏将的桓温本部只会有一万的战兵,这样一来其余的两万汉军该是辅兵、仆从军、新附军这一类的二线部队。
除开桓温在东平郡之外,靠近济水方向的还有一个官职为校尉的王朴,他率领五千汉军以及同等数量的二线部队,位于桓温所部的北方三十里处。石碣赵军的侦骑、细作无法探清这一支汉军究竟在干什么,只知道是在济水边上大兴土木工程。
姚弋仲对孙伏都的请求是,让东平郡这一线的友军对汉军产生足够的威胁,牵着这边的汉军兵力,致使他们无法北上驰援黄河沿线。
除开孙伏都那边,姚弋仲还派人前往豫州,以十郡六夷大都督、冠军大将军的身份要求刘闿和陆永给予配合,一样是对汉军产生足够的威胁,不让豫州方向的汉军有北上的机会。
刘闿和陆永都是东晋小~朝~廷投降石碣赵后的降将,他们投降之后被石碣赵国以原官职留用,目前一个是豫州刺史,另一个是豫州都督。
姚弋仲有足够的身份和权利来动用想要的资源,一切都能够服务于羌族大军进行渡河作战。
实际情况而言,姚弋仲手下的羌族大军既然有五万可以从司州方向渡过黄河,那么也就预示着可以让更多的羌族大军从司州渡河,并不一定是要从青州沿线的黄河段进行渡河。
姚弋仲会选择从青州沿线的黄河渡河,无非就是一种军事角度的出发点,既是造成多路进攻,对刘彦手动能够调动的军队进行一种牵扯作用。
认真而言姚弋仲真的得到了想要的目标,他将刘彦本人牵扯到了黄河沿线,对于其余方向的石碣赵军有利无害。
再来是,姚弋仲认定刘彦要是调动足够的兵力到黄河沿线,那么不管是司州方向还是豫州方向面对的汉军就会变少,更好的发展是阻止汉军继续扩张,乃至于石碣赵军能够进行反攻。
幸运或者可惜的是,刘彦只调动了三万的汉军到黄河沿线,让姚弋仲都不知道是好是坏。
到七月十四,传统鬼门开的日子,汉军没有任何阻击行为之下,黄河做业的羌族大军将多处浮桥建设连接南岸。
当然了,目前并没有鬼门开的说法,也就是说中元节还没有成为一种节日,那需要到北魏才会出现。北魏是一个统治者极度信佛的社会环境,佛教搞了一个盂兰盆节,自此才有鬼门开的说法。
没有遭遇任何阻击的羌族大军头批过河的是一万左右的骑兵和四万左右的步军,他们抵达黄河南岸之后是小心翼翼地开始在沿岸构筑营寨,摆出了足够的谨慎。
另外一边,时刻关注羌族大军的汉军指挥中枢,也就是东平陵的刘彦行辕,他们对羌族大军终于渡河的态度略略诡异,不是担忧而是欣喜。
“黄河到济水最宽的地形也不超过百里,最狭隘的地形仅有二十里不到。”纪昌用着振奋的语气说:“这一片地形会成为我们与羌族大军的决战之地!”
是的,黄河与济水就是近邻,它们没有相连,就只是隔着相望,其中济水也是连接着渤海,更是直接连接着大泽。
王朴带着部队是靠近济水没有错,但他们不管是驻扎还是大兴土木只是一个用来迷惑人的作用,汉军真正在大兴工程的地点是在大泽边上的泒子河,那里建造起了密密麻麻的船坞,那是刘彦安排用来“暴兵”之用,大批的舰船已经加入到生产序列,算算时间也是近期就会吞吐而出。
泒子河的“泒”其实应该是一个“糹”加上一个“瓜”读“gu”,它的长度很长,西边直连濮阳,从濮阳边上的黄河往下拐,是黄河的一条支流。它的东边是从临邑重新进入黄河,总长度绝对超过五百里。
说白了,不是刘彦没有准备舰队进入黄河,但不是如姚弋仲等人所想从大海调入黄河的河道,谁让刘彦手里有逆天手段,是不是?
黄河与济水中间那一块狭长的地形真的非常适合作为交战地点,那个是对于想要堵住羌族大军后路的汉军而言。恰恰是因为这样,汉军何必去阻止羌族大军渡河?他们巴不得姚弋仲尽快将所有军队渡过黄河,进入预设的狭长交战地。
“姚弋仲没有搞明白我们想干什么,他持足够的谨慎态度,只是让五万步骑先期进入。”纪昌实际上比较佩服姚弋仲的谨慎,换作他人能渡河该是急迫且恨不得一次性将所有部队投入。他问:“我们是不是派出部队与之交战?”
什么都不做只会让姚弋仲更加迟疑,甚至可能要姚弋仲顿足不前,要是羌族大军退缩回去,对于汉军的北线战事可会造成灾难。
刘彦就问了:“派出多少部队合适?”
这是一个大难题,太多汉军可抽调不过来,太少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并且他们又不能真的将渡河的羌族大军给赶回南岸。
“是这样……”纪昌斟酌了一小会,问道:“命令徐正和桓温主动出击?”
刘彦点头认可。
徐正是汉军在豫州方向的主将,他面对的是石碣赵国在豫州的抵抗军,那支豫州的防御部队数量很客观,达到了二十万以上,至于都是些什么人,只能说除了四五万的郡县兵,其余都是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
桓温面对的当然就是孙伏都的本部和姚弋仲分出去的那支羌族军,双方小规模的战斗没有停止过,总得来说是处于僵持。
刘彦终究还是要从其余的地方进行调兵,毕竟姚弋仲手里的兵力真的十分庞大。什么时候调动,从什么位置进行调兵,那就存在很多讲究的地方。
到后面,他们商定的是出动济南郡这边的骑兵前去袭扰已经渡过黄河的羌族大军,出动的骑兵数量只有三千。
汉军三千骑兵的数量真的不多,他们的出动却是让姚弋仲略略松了口气。
姚弋仲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搞明白刘彦……或者说汉部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并不怪姚弋仲,是胡人历来对山川地盘存在忽略,哪怕是重视也仅是局部战场。
那是文化底蕴注定了的事情,胡人可不像华夏文明,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文字,甚至是无法承载历史,有的是编成歌谣代代传唱,能够传承下去的东西可想而知该匮乏成什么样子。
羌族吸收了不少华夏文明的指挥,可他们才崛起多久?文化的承载并不是一代人或者两代人就能够吸收完毕,那需要的数代人足够的重视。
三千前去袭扰黄河岸边营盘的汉军骑兵动作十分频繁,他们一开始就直接是逼近羌族大军的营寨,迫使姚弋仲出动骑兵前往对阵。
一样都是轻骑兵,再加上谁都足够谨慎。轻骑兵之间的交战一旦互相谨慎起来,那就是一场你追我赶中的耗时战。
作战动静让姚弋仲这一路的将校对先前的猜测更加肯定,那就是刘彦手头的兵力严重不足。
后面,东平郡和豫州方向的军情先后传递到姚弋仲手里。
“两路的汉军都发动了进攻。”呼延盛看上去颇为兴奋:“刘彦这是急切想要调兵北上?”
战争从来都是存在迷雾,既是不清楚对方的意图,然后又不知晓对方的兵力调动。对于姚弋仲这一路大军来讲,他们没有摸清楚刘彦的意图是真的,对汉军的调动虽说不是了如指掌,可汉军大规模的调动还是能够获悉的状态。
“刘彦究竟是想干什么?”姚弋仲的困惑没有减低多少,反而是越加浓厚:“要是他们急切,不该是极力阻止我们渡河吗?”
那就是情报与现实的自相矛盾,刘彦应该做的是拼了老命阻止羌族大军渡河,可刘彦并没有那么做,那样可不像是一个缺乏兵力的主帅该有的抉择。
“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渡河了啊!”呼延盛完全搞不懂姚弋仲到底在顾虑什么,急切道:“我们本来就是要渡河,只有渡河才能与汉军交战!”
姚弋仲默默地看着呼延盛,冰冷地说:“吾,才是主帅。”
呼延盛脸上肌肉一僵,讪讪地笑了笑。
姚弋仲当然知道无论怎么样都该渡河,只有渡河才能与汉军交战,只有交战才可以分出胜负。问题是他心内的疑虑太多太大,总觉得无论什么地方都不对劲,可又无法发现到底是哪里有什么陷阱。
有一点呼延盛没有说错,不管姚弋仲有什么疑虑总是不能停步不前,先期五万步骑渡河之后,后面姚弋仲又向黄河南岸增兵三万骑兵。
姚弋仲派出三万骑兵渡河之后,这三万羌族轻骑不是作为防御力量使用,他们一经渡河立刻分为三路,西边、东边、南边各自出动一万,摆出一副要把周边逛一圈的姿态。
骑兵在长途行军上面或许不行,但是百里之内的短途行军还是很快,不到一天的功夫三万羌族骑兵就可以将周边逛个通透。
得知姚弋仲新动静的刘彦那时脸上只有笑意。
“姚弋仲真是谨慎的一个人啊!”纪昌有些感慨地说完,后面眯起了眼睛,问道:“他们找不到什么伏兵,应该放心地将其余的部队调到黄河南岸了吧?”
……分…割…线……
最近作息时间和更新时间完全乱了,晚上拼一把,明天恢复两章,第一章是七点,第二章最晚是晚上。
最后,求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