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26章:攻势开始

绵长的号角声不断在羌族大军的营寨中被吹响,声音的背景墙是一道又一道无论怎么数都无法数清的炊烟。
厮杀之前总是要给士兵吃上一顿好的,期望士兵能够因此而更加卖命,统兵数十年的姚弋仲怎么会不了解这一点呢?他这一次带来的牛羊数量超过百万,之前仅仅是给予士兵该有的份量,今天却是决定让士兵敞开了吃。
目前的季节才是夏季,牧畜的膘并没有被养上来,不管是什么样的烹饪手法,宰杀掉的牛羊并没有足够多的肥膘,对于士兵来说不够肥腻是很可惜的事情。
天色放亮之后,羌族营寨内不止有苍凉的号角,一阵又一阵的鼓声也加入了进去。
种种号令之中,吃饱喝足的士兵被带出营寨,一些人接受刀盾车和各种木板车,喊着号子声推动器械向前。
从汉军营寨的方向远远看去,羌族营寨前沿已经被各种器械车辆布得满满,若是想要认真数的话,各种器械车辆的数目绝对不会低于五千,可见过去的数日里他们是多么疯狂地在打造器械。
到了出战的时刻,羌族士兵在做最后的准备,他们尽可能地在器械之上安置防火的东西,可以是湿透的布或者皮草,也能是各种装满了沙土的麻袋。之所以这样干,无非就是担忧火箭的射击让器械燃烧起来。
除开大批的器械部队,羌族的骑兵也被大举动员,随处可见出了营寨正在热身的骑兵,以至于视野可及的范围之内到处都是战马奔驰的身影。
羌族大军这边在忙碌备战,汉军那边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干。
汉军的弓弩部队在准备大批的火箭,连带床弩和车弩部队也是如此。抛石车部队则是在准备火油罐,之前他们只是少量使用过。
除开远程部队之外,汉军的近战部队正在一遍又一遍地加固工事,那些工事可以是篱笆墙、土墙、拒马丛、木栅栏等等,偏偏就是没有看到壕沟的影子。
那是极度没有办法的事情,刘彦率军刚到就是作战状态,压根就没有功夫去挖壕沟,再来就是壕沟也不是那么好挖。
面对羌族军队发狂似得建造挡箭器械,其实汉军这边是一种近乎抓狂的郁闷感。汉军走到哪里都是展现弓弩之犀利,很多时候就是一再射箭迫使敌军投降,别说那种己方没有损失就能给敌军带去无数伤亡的打法有多么爽了。
有矛就会有盾,汉军也不是没有遭遇过大肆建造挡箭器械的敌军,但之前那些敌军与羌族大军比起来真有些过家家。
弓弩之利要被抵消,可以预见接下来弓弩的作用会降低,双方的近身肉搏战则会上升。
汉军在这边的总兵力只有三万,以今天姚弋仲动员的情况看来,羌族被动员起来的部队至少有十二万,那就是四比一的兵力差距。
军队扎营可不是挤在一块,像是汉军的营盘就是分布在三个区域,一个主营和两个拱卫营盘。兵力更多的羌族军队那边,随着数量的增加营区必定是会更多,分布出去的占地少说是方圆数十里。
“下令……”姚弋仲全副戎装,抬起的手往下轻轻一挥:“部队推进。”
号角之声“呜!!!”地吹响,然后是“咚咚咚咚咚”有节奏的战鼓之声。
得到命令的羌族士兵又开始喊起了号子声,头批的八千羌族士兵一边推着沉重的刀盾车或是木板车,一边喊着“嘿哟!嘿哟!”的口号。
看刀盾车的体积,一辆该是有个三百斤左右的重量,现在这么个年头不会存在什么橡胶轮胎,车轱辘只会全是木头结构,再来就是车轱辘未必会真的是全圆形的状态,推起来的感觉可想而知。
对了,目前也没有车轴这么一个东西,代表车轱辘转起来是单轮转动,想要转向并不会太容易。
每辆挡箭器械是由五到二三十人推动,每一辆器械后面会跟着数十到数百不等的士兵,那些士兵不管作战兵器是什么必然还会手握一张盾牌。
不适用牧畜拉动器械的道理很简单,现在这么个年头可没有格物,更不会有什么物理学,再来就是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工匠去脑洞大开,后置的牧畜推动没功夫弄。那么他们建造器械就是为了挡箭,使用牧畜在前面拉,难道是为了让畜力去给箭射?
羌族士兵手里的盾牌看去很杂,有共同点的就是为木质结构,会显得很杂是士兵又各自在盾牌加上认为有必要的东西,例如蒙皮。至于铁片啥的,别说是胡人了,哪怕是动手能力强的晋人,没有材料怎么搞?
近一千辆各型器械,后面跟满了士兵,他们向前推进起来动静非常大。
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近千器械车辆分成了两波,向着汉军营寨的两个拱卫营地而去,等待他们左右分开之际,羌族营地又有新的部队推着各种器械车辆向前,分明一开始就是要三个汉军营地一块打。
“姚弋仲一旦下定决定……”刘彦脸上带着笑意:“动作就这么大。”
纪昌等人可笑不出来,羌族发疯似得建造挡箭器械,汉军的弓弩之利被抵消,他们的兵力又处于绝对的劣势,接下来的局势可会显得很糟糕,尤其是汉军这边的骑兵数量是劣势中的劣势,被动的局面简直已经注定。
“放松,都放松。”刘彦一点都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笑着说:“这样的局面不是我们早就料定吗?也是我们想要的。”
没人说什么,大多数是在苦笑。
对啊,他们一开始就会苦战的心理准备,一切都是为了吸引姚弋仲渡河而战,好利用地形尽可能地将姚弋仲的这支羌族大军歼灭,可真正面临糟糕的局面时,还能轻松得起来该是多么的没心没肺?
“君上,我们……”桑虞没有了往常的嬉笑,严肃问道:“需要支撑多少天?”
刘彦平淡地说:“取决于姚弋仲会挡住我们的援军多少天。”
战场是由多个局部构成,有分孰轻孰重和激烈程度,第一批的汉军会是从济水的西南方向而来,第二批汉军则是会直接从正南方而来,姚弋仲怎么都不会轻易让汉军的援军与刘彦本部会合,那么可想而知会延伸出多少个局部战场。
这样的局面真就是汉军想要的,但一切都会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刘彦所在地的防御住,等于是刘彦是一个香饵,也是整场战役的关键。
“想要达到目的,不冒险怎么可能?”刘彦是真心平淡,微笑道:“不这样的话,姚弋仲怎么会牢牢待在这里?”
用刘彦去作为诱饵是一件极度冒险的事情,因此除了刘彦自己之外,其余所有汉部的人员都是反对。对于汉部来讲,刘彦这个领导人的重要性不用过多言语,不止因为刘彦是汉部的统治者,一切只因为除了刘彦没人可以快速组成部队,船舰也是刘彦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快速组建而成。
密集的梆子声在汉军的两个拱卫营地被敲响,那是进攻的羌族部队已经接近到强弩的射程之内,梆子声过后是不断被激射而出的弩箭,每一发弩箭皆是燃烧着火焰,它们从被射出去到落下的过程也就是数个唿吸之间。
“举盾!”
木头的碰撞之声频繁响起,那是羌族的进攻部队将盾牌举起又尽量靠拢,头顶上形成了一片盾牌堆叠而成的屏障,几乎是下一个瞬间大批量的火箭落下,箭镞落在盾牌之上发出仿佛是下雨一般的敲击声。
一声声的惨叫在磕碰声中响起,那是弩箭穿过盾牌的空隙射中人体,一人倒下就会露出一个空隙,使得该片区域的羌族兵唿喊着、咆哮着,为的就是赶紧将空隙合拢起来。
第一波射击之后就是第二波,连绵不绝的射击在过去的数天让羌族兵吃足了苦头,与汉军交战之前他们从未遭遇过这样的箭阵攻势,要不也不会打造如此之多的挡箭器械和盾牌。
带火的弩箭落在盾牌之上,若是盾牌为金属结构也就罢了,木质的盾牌不管之前做了什么措施,被火考得久了总是会燃烧,结果是烧焦味开始出现,浓烟也开始出现在战场之上。
唿延盛无比焦急地说:“我们需要加快推进速度!”
姚弋仲却是眼睛死死盯着一再发射箭矢的汉军营地,他知道准备工作已经起了作用,对于发生的状况也早有心理准备。
要是能够加快推进速度,进攻的羌族部队怎么可能慢吞吞地往前,问题是挡箭器械的速度也就那样,再来是举盾推进的部队速度一旦加快就会变得松松散散,这样一来加快速度根本就办不到。
“这样的局面已经很好。”姚弋仲笑了,他指着汉军营寨:“他们的射箭频率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快,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唿延盛不断眨动着眼睛,下一刻也笑了:“汉军也变得焦躁了,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分…割…线……
晚上还有一章,所以亲们来点推荐票吧?(未完待续。。)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