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27章:稳如泰山

器械物量是什么?它是切先进与落后的总称,也是决定战争走向的伟力。ww『w.2
汉军拥有强悍的弓弩先进性,导致姚弋仲需要想方设法来抵消,亦是需要下足够的决心的付出伤亡。
烘烤过久的木盾燃烧起来,天上落下的箭矢却是没有停下,导致哪怕是手被火烤着,脑袋顶上高的温度下压,手持盾牌的羌族兵都不敢丢弃盾牌,只因为不丢掉盾牌或许只会是烧伤,丢掉盾牌却会被箭矢射死。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够的意志,那些丢开燃烧盾牌的区域,他们下一瞬间就会被清空,是一种箭矢像极雨点般落下,失去挡箭牌的士兵中箭成为尸体,不久之后尸体开始燃烧得焦黑。
虽然还是有惨重的伤亡,可这一次羌族部队的伤亡比起以往要轻上非常多,那就是器械带来的价值。
羌族部队推进到汉军的床弩和车弩的射程时,汉军营地之内频繁响彻令人牙酸的声音,随后就是弓弦的嘣动巨响,一杆杆粗大的弩箭被激而出,它们带着尖锐的破空声落下,或是击中刀盾车,或是落在体积更大的挡箭器械之上,更多是落在了结成盾阵的羌族士兵群众,自然也少不得是落了个空。
每一命中目标的粗大弩箭,它们都会带来巨响,箭镞穿透木板,前进中的刀盾车猛地一阵还是幸运的,有些刀盾车是被射中之后直接翻倒。
体积更大的器械,它们的体积大且更重,被命中之后是被穿透带起横飞的木屑,不过也仅是这样,使得躲避在后面的羌族兵一见立刻出阵阵的欢呼声。
被命中的步兵方阵则是响起了不断的惨呼,每一杆粗大弩箭的落下,一阵阵的盾牌与木屑横飞之下,必定是被巨大的撞击力清出一条笔直的空间,那条空隙之内是七倒八卧惨叫的伤者,还有被弩箭射穿变成串的尸体。在下一刻,那些惨叫声会停止,因为后面还有密集的箭矢会落下,终结他们的一生。
三万的汉军之中,弓弩部队的数量足够一万二,算上操作床弩、车弩、抛石车的士兵就是一万五,也就是说可以用于近战的汉军占了一半。
远程兵种毫无疑问也是能够参加近战,但只要指挥官的脑子没有坏坏绝对不可能将这些兵种投入到消耗战之中,毕竟不管是弩兵、弓兵、工程兵都算是特殊兵种,培养起来的难度和消耗的资源远比一名看似珍贵的骑兵低不了多少。
进攻的羌族部队进入到二百五十步就遭遇到床弩和车弩的漫射,场面看上去似乎很惨烈,实际上床弩和车弩的数量与弓弩手无法相比,产生的伤亡有限,只是对羌族兵的心理造成震慑。
姚弋仲跳出来作为第一梯次进攻的部队,每一名士兵都有家人,那些家人就是人质,迫使那些投入进攻的士兵哪怕是死都不敢逃跑,要不在漫天的箭矢和粗大弩箭之下,伤亡人数过一层部队早该崩溃。
第一批被投入进攻的部队接近到两百步时停了下来,推动器械车辆的人在将器械互相靠近,渐渐一道由器械组成的墙面在形成,尽管汉军射来的粗大弩箭和普通弩箭依然不绝,可是那些庞大的车辆随着不断组成墙面,躲避在后面的羌族兵还是得到最大的庇护。
“成功了?”姚弋仲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看到哪怕是汉军击中车弩和床弩射击,组起来的墙面依然没有崩溃,大喜道:“应该给尹弼记功,记下大大的功劳!”
尹弼是晋人,乃是石碣赵国的记室参军。记室参军就是进行文牍记录的官职,他这一次是被石虎派来记录姚弋仲的出征事宜,姚弋仲为了抵抗汉军弓弩犀利进行意见征集,他就给出了这么一个看似很笨却绝对有效的建议。
很多时候其实越笨的办法就越有效,区别就是有没有想到或办不办得到,汉军这边看到那些高耸的木头墙变成屏障,射去的火箭被上面的人掀开窗户倒下水弄熄灭,仅有粗大的弩箭可以造成伤害,第一线的汉军各军官不由面面相觑。
“真该死!”司宏壮有些着急地说:“他们恰好是在抛石车的射程之外!”
汉军的抛石车射程只有一百八十步,进攻的羌族部队只是抵近到两百步,那么汉军可以将抛石车前移吗?当然可以移动抛石车,但会打乱箭阵的部署,同时需要一定的时间,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谁又会知道下一刻将生什么。
看到方案有效,羌族大军这边可谓是士气大振,他们在等待后方的后续命令。
位于中军位置的刘彦看到前方的景象略略错愕,哪怕是姚弋仲立起可以作为屏障的木头墙,可双方还是相距两百步,羌族的部队还没有推进到可以互射的距离,至于那么兴奋吗?
其实羌族部队立起来的木墙并不长,尤其是刀盾车合组的墙面并不算高,但它们的出现对于两军士兵心态起到的变化却是无比重要,最明显的就是羌族那边不是那么畏惧汉军的弓弩,干起活来变得比较麻利。
战争打得本来就是士气,士气高的那一方做什么都会有足够的底气,士气低的那一方则会干什么都会显得缩手缩脚。
司宏壮看向了排在前面的强弩手,他能够现那些强弩手存在一定的迟疑,是激强弩射出去之后,无法确认是否射中目标的迷惑感。
汉军根本没有停止射箭,手持强弩的士兵不断听从口令扣动扳机,一些拿着箭匣的辅兵则是不断来回穿梭供应弩箭。
要是认真算起来,汉军这边的强弩兵每刻钟消耗的弩箭绝对惊人,从天色放亮到此时此刻,也就是两刻钟的时间已经射出四万枝弩箭,不少强弩因为频繁地射击,绞盘频繁绞动生故障,弓弦崩断或是变松的劲弩则是更多,导致需要更换新的强弩。
羌族部队那边对于汉军有储备多少箭矢已经没人去算,一切只因为他们就没有听说汉军有缺箭矢的时候,每一个知道内情的人无不是震惊汉军背后的生产力。
就在天空箭矢依然射击不断的时刻,被合组起来的巨大墙面开始缓缓地向前移动,不过只是向前移动了大约一步就停了下来,原因是有些局部的器械生了倒塌。
“没有办法推动?”呼延盛怒道:“如果是生倒塌,那就使用任何办法将器械牢固起来!”
姚弋仲看去像是在闭目养神,重新睁开经验的时候,缓声道:“不,它们不准再往前移动!”
“军主?”呼延盛困惑道:“那我们的部队怎么继续……”,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说话的是尹弼。
“汉军有抛石车。”尹弼皱眉说道:“他们的抛石车射程最远有一百八十步,能够射重在二十斤左右的石弹。”
尹弼是记室参军没有错,以往这种官职根本没有在重要军事会议开口的资格,可因为之前建议有效,姚弋仲特别允许有说话的资格。他蹙眉做出思考的样子,过了一小会才继续说:“我们的器械可以让床弩射,但是石弹……绝对不可以。”
其实,羌族这边在推动那庞然大物一般的木墙时,汉军那边是被吓了一大跳,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庞然大物移动过来只会是抛石车的“美事”,只是出于对庞然大物的天然畏惧感而感到吃惊。
“可惜了啊!”纪昌真的就是一脸的可惜:“要是再往前移动十来步,它就会成了一堆木屑。”
这个时候,汉军的高层需要考虑的是,要不要让抛石车往前移动呢?
没有等汉军高层这边拿定主意,听震天的战马踏蹄之声,却是羌族大军那边有了新的动作。
卷天的灰蒙蒙尘雾是大批的骑兵移动带来,看不清楚的灰雾之内不知道多少骑兵在活动,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他们奔着汉军其中的一个拱卫营寨而去。
“君上?”纪昌略略吃惊地问:“是否……”
刘彦没有等纪昌说完,截断道:“不管姚弋仲想干什么,哪怕是强行冲营,我们都只有一个应对方式。”
纪昌对于完全被动防御是持反对的态度,但是他从来不会和刘彦去争执,闻言只有安静下去。
满是尘埃的烟雾之中,一些由畜力拉动的大型器械在移动,它们由畜力拉动起来可是比人力推动要快许多。
“果然是让汉军困惑了。”姚弋仲这一刻是振奋的心情,大吼:“让他们尽快!”
姚弋仲判断汉军懵了的理由是,汉军没有像之前那样对着尘埃大肆射箭,要换做之前的汉军才没有管到底看不看得见,反正射就是了。
另一边,桑虞在问刘彦:“君上,为何不射?”
“总是要让敌军有盼头。”刘彦这个时候竟然还在笑,且看上去是充满自信的笑容:“既然他们想要弄挡箭的墙,那就给他们弄。”
反应过来的纪昌也是笑了,对着困惑的桑虞提醒:“我们的抛石车不是固定无法移动,别忘记那些火油罐。”
桑虞反应过来是哑然失笑。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