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28章:如意算盘

从黎明到傍晚,一天就那么过去。
一个白天之中,羌族大军在汉军营寨前方二百步左右的距离立起了一段段的高墙,他们的脚步也仅限是在二百步之外,并未再向前踏进一步。
木质的高墙绝对不是羌族部队的追求,他们竟是开始在高墙之外堆叠沙包,很快一道道用沙包互垒起来的物体出现了。
汉军在上午还会大肆射箭,到了后面仅仅是羌族部队在堆叠沙包时进行射箭。汉军减少放箭的频率大大鼓舞了羌族一方的士气,他们认为自己寻找到了正确方法来抵消汉军的弓弩。
“不不不。”姚弋仲面对麾下将领的盲目乐观,道出了残酷的实情:“仅仅是在两百步之外稍有屏障,还是汉军没有将抛石车前移。”
如此看来,姚弋仲还保持着清醒,没有因为一时的进展而欣喜若狂。他也没有指望一天就能够取得大进展,毕竟哪一场十数万以上的战役会是几天就决出胜负?任何一场战役,打上个三五年都属于正常,他是想要急于求成,但很清楚花上数个月还算是少的。
羌族立木墙什么的,在刘彦看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要是堆叠沙包再弄土墙就无法忍受了。
汉军的抛石车是在傍晚时分被调动上前,一阵阵器械的木头摩擦声中,先是一颗校射的石弹被发射出去,它经过空中的飞舞之后,落在了一堆沙包之中。
重量该是有二十斤左右的石弹落下,沉闷的声响被发出的同时,被砸中的沙包在一刹那猛地向四周溅射而出。那是一种沙包破损,破麻袋和沙石四溅的情况,周边的人被飞舞的沙石碰触无不是发出凄厉的惨叫。
现代的汽车行驶中,车轮碾到石子被溅射出去,要是被砸中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石弹落下去的产生的动能不会比被车轮碾到溅射的石子动能少多少,可想而知会造成什么伤害。
首发试射命中,那么接下来另外的抛石车,它们只要按照标尺来设定基本也能将射出的石弹落在周围。
一阵又一阵听着牙酸的声音在汉军营寨之中频繁响起,每一声都会带起一颗石弹被抛向半空,它们会破开空气发出“呜呜”的怪声,随后重重地砸下去。
三个汉军的营寨都要抛石车在发射,它们的数量该是有五百台左右,一次齐射就是五百颗石弹落下,它们不会全部命中想要攻击的目标,砸中沙包就是闷响中产生沙土溅射,砸中木墙则就是木屑与木条横飞,砸中人体……留下的就是一片血肉。
器械产生恐怖在蔓延,持续不断的沉闷响声,它们每一声都能让羌族士兵心里一颤,原本提振的士气在一声又一声闷响中缓慢地降低再降低。这个就是器械物量之力,就是能够改变大势的力量!
姚弋仲得知消息是离开中军来到前沿不远处,他看着前往四处奔逃的己方士卒脸上一片沉静。
羌族部队这边花了多少代价才搞出那些高墙,汉军仅仅是将抛石车往前移动攻击,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又伤亡数千的成果竟是快要毁于一旦!
“军主。”呼延盛小心翼翼地问:“还在计划当中?”
姚弋仲仅是点头。
他们早就料到汉军会有反击,从来也没有将汉军的抛石车忘记,那么一个白天所做之事,包括所遭遇的打击其实都是早有心理准备。
汉军的抛石车一整个夜晚都在发射石弹,等待另一个清晨来临,光线再一次降临大地,原本耸立高墙的位置,那里变得一片的极度狼藉。
地面之上到处都是石弹,沙包堆叠而成的高墙松软了一地,木质的高墙更是倾斜破碎于地,各种完整或是残缺的尸体散落遍处。
并非所有工事都被汉军摧毁,保留下来的工事该是有六成左右,只是汉军抛石车太过凶残让羌族部队尽数撤退。
大清晨,姚弋仲再次出现在前沿,他默默注视着前方的惨况,身后是再次准备完毕的两三万羌族部队。
不用特意观察,新一批的器械就是立在部队中间,看来姚弋仲还是要让麾下部队如前一天那般做业?
一通鼓声,羌族士兵再次喊着号子将刀盾车等器械推动向前,进入到汉军强弩射程时,天空再一次飞满了弩箭。
可能是有前一天的经验,羌族部队这一次的动作远比第一次要快得多,仅仅是花了一半时辰就将新一批的器械推动到位。
在那些器械之中出现了冲车的影子,那是一种下方有轮子的庞大产物,上方呈现三角形态,被覆盖着铁片,它们大多数是被用来撞击城门,今次却是被在野外攻势之中,为的无外乎是挡箭。
汉军的动作与前一天没有什么变动,羌族部队到了什么武器的射程,汉军就是用什么远程武器进行招呼,没完没了的普通弩箭和粗大弩箭令姚弋仲等人脸上的神色一直是严峻模样。
“他们到底储备了多少箭?”呼延盛有些气急败坏:“完全没有道理的嘛!”
刘彦才崛起五年,哪怕是管理妥当也不该拥有如此强盛的生产力,兵器和甲胄冠绝天下也就罢了,床弩、车弩、抛石车哪一个不是需要拥有深厚底蕴才能造得出来?没有发现当今天下能造床弩、车弩、抛石车等远程器械的也就那么多嘛!
真实的情况是,石碣赵国也能够造得出大型远程器械,可石虎是将那批工匠牢牢掌握在手中,除了羯族之外连姚弋仲这种位高权重的大族首领手里都没有类似的工匠。
另外,当今天下大肆列装床弩、车弩、抛石车的国家真没有几个,也就是东晋、石碣赵国、慕容燕国,那不止是资源的限制,还是掌握相关技术工匠的稀少。
任何掌握国之重器的工匠都不会泛滥,工匠的数量则是限制了生产能力,也不是各国不愿意增加掌握相关技术的工匠,是同样的知识让人掌握,可不意味着人人都能学得会。
不但是呼延盛,哪怕是姚弋仲甚至是石碣赵国的所有重臣,他们都搞不懂刘彦为什么能够那么迅速崛起,前期是猜测得到东晋那边的帮助,后面稍微一想也知道不可能,要是东晋有那样的实力还至于窝在长江以南吗?
姚弋仲知道不管羌族部队怎么架设工事都会遭遇到汉军的打击,但很多时候明明知道却也是要做,尤其是牵扯到布局方面。
“这一次依然是勾引汉军的抛石车出阵。”
“是!”
重复的做业又在进行,期间汉军的远程打击就没有停过,就是羌族大军这边比前一天有了新的花样。
“报!!!”有斥候回归,人还没有下马立刻喊道:“我军营寨后方发现敌军骑兵,数量约在一万五千左右!”
新的消息令刘彦的眉头挑了挑。
汉军的大营是以漯阴为中心,背面是济水,中间留有约十里左右的活动空间。三个营寨是呈现品字形状,羌族部队的试探重心一直是“品”字左右方向的两个“口”字。
设立营寨会有侧重,一般是在面对敌军的方向重视一些,背后确实会显得稍弱一些。那是不止防御工事的稍减,防御部队的数量也是如此。
调动必要的弓弩部队加强防御是必然的事情,但随着营寨背后出现羌族骑兵,其余三面也开始出现羌族骑兵,那就是兵力多寡上面的劣势。
“完全被动防御不可行啊!”桑虞说的是军事常识,死守不可取,完全的缩头乌龟更不可取,他咬牙道:“君上,派出骑兵与之对阵?”
刘彦带过来的骑兵数量并不多,几天之内“补”了一些,但也只有一千五百弓骑兵和四千的突骑兵,具装重骑的虎贲军则是还在来援的路上。
很快,汉军后方的辕门被打开,约有五千骑兵在沉重有如擂鼓的马蹄声中呼啸而出。
姚弋仲得到汉军出动骑兵的消息立刻“哈哈”大笑,笑完之后用着一切尽在掌握的语气对部下说:“我们的目标实现了!”
羌族大军就不怕汉军出寨迎击,怕的其实是汉军利用弓弩之利严防死守,姚弋仲坚信只要汉军肯野战就是他们的胜利,一切只因为他们手里的兵力充足,汉军却是只有三万。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呼延盛是松了口气的模样,说道:“我们每在野战中杀死一个汉军士兵,就意味着刘彦手里可用的士兵减少一个!”
野外的骑战很快发生,那是在狭长地形中的一次交战。因为姚弋仲是抱着打消耗的心态,羌族的轻骑没有多绕圈子,一开始就是迎头而上。
出营作战的汉军骑兵亦是没有闪避,他们是在刘彦的命令之下直接展开冲锋。
两军即将发生碰撞的那一刻,身为主帅的刘彦和姚弋仲都是移动到可以目视的位置,以肉眼看着尘烟席卷着的位置,那里马蹄声震天,吆喝声和喊杀声亦是被喊出,红色的浪潮与五颜六色的浪潮互相拍击……
……分…割…线……
还有一章,求推荐票!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