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29章:牵一发动全身

双方共计约两万骑兵,他们座下的战马四蹄踏动卷起了尘埃,远远看着就是两道尘雾互相靠近,战马的嘶鸣和人的呐喊穿透马蹄声传出。?
羌族全部皆是轻骑,他们在要靠近汉军突骑兵之时是选择先射箭,刹那间箭矢犹如蝗虫。
箭矢会在半空飞射一段距离,它们落下的时候大部分是射空,驰骋中的汉军突骑兵会俯下身去,被箭矢射中的人或马要看是命中哪里,非要害有皮甲阻挡只是受伤,只有命中要害才会让他们倾倒于地。
“汉军的骑兵无法骑射?”姚弋仲看得其实不太清楚,诧异道:“似乎真没有装配弓。”
汉军的突骑兵还真的就无法骑射,那是系统的一种限制,不是刘彦想要改变就能改变。
此时此刻,对冲而上的是约三千的汉军突骑兵,弓骑兵和少数突骑兵是在外围游弋,看着是要找准机会从羌族骑兵的侧翼攻击。
骑兵对阵动静之大远想象,当骑兵互相碰撞的时候,战马头对头撞上就是两个骑兵被一股巨力抛出去在半空手舞足蹈,更多是互相交错而过,马上的骑兵在互相交错之时挥或刺出兵器。
汉军突骑兵有装备骑枪和斩马刀,他们手中的骑枪在命中敌人的时候会自行碎掉,那是一种木屑乱飞的场面。骑枪损坏之后,他们就会抽出放在一侧的斩马刀,也不用过多的挥舞,只需要将斩马刀横出去就能造成杀伤。
羌族骑兵的装备比较杂,要是有枪也是枪头有金属尖锐物的长枪,不是所有人都是武将级别,导致很多刺中目标的羌族骑兵会被震力给颠下马。骑兵对阵的战场上掉落下马意味着死去,还会是一种很凄惨的死法。
绝大多数羌族骑兵手里的家伙是钝器,也就是狼牙棒或是木棒之类。钝器是胡人用得最多的凶器,并不单单因为胡人缺乏生产力,还是胡人不像华夏文明拥有那么强的底蕴,华夏文明的军队拥有操练之法,胡人却是放养的召来则为兵离去是牧民。
像是剑或到之类的兵器,胡人拥有的数量最少,那可就真的是受制于生产力的不足了。
骑战是一种运动的状态,高驰骋之下挨中狼牙棒可不是什么小事,哪怕是被木棍抽一下都会造成很严重的伤害。那与高状态下撞上某个物体的作用一样,都是一种冲刺带来的动能,例如人奔跑着撞上墙壁都会出事,何况是互相高驰骋中挨那么一下。
有意互冲的骑兵对战历来伤亡就不会低,若非必要胡人其实不会使用类似硬碰硬的战法,他们比较习惯的是在长久的游弋中互相射箭,用耗时日久的办法来比韧性,谁先坚持不住就是失败的一方。在草原上胡人争夺牧场就是这种打法,主要目的也只是驱赶对方离开草场,因此伤亡并不会太高。
两支骑兵互相撞上之后,侧翼游弋的那支汉军骑兵却是猫逗老鼠一般地引着追击而来的羌族骑兵,那画风与之硬碰硬的冲撞就是两回事。
“这……”姚弋仲注意到那边的情况有些吃惊:“却是不料汉军有如此骑术的骑士!”
姚弋仲不得不吃惊,大约两千左右的汉军一边移动一边射箭,追击而上的近五千本方骑兵一路追一路死,要是能够追得上也就罢了,可真没有半点能追上的迹象。
五千羌族骑兵其实已经想要放弃追逐,那种看得到对方无法造成什么伤害,反倒是追一路死一路,任谁都会胆寒的同时心生挫败。他们又不得不追,要不就是眼睁睁看着这股汉军从本方大军的侧翼杀进去。
看下来,姚弋仲等石碣赵国的将校内心的寒气不断往头顶上冒,他们续搞不懂汉军的生产力为什么那么强之后又有新的疑问,那就是刘彦哪里搜罗来那些善骑的骑士。
两军骑兵在对战,其它地方的动作也没有停,就是双方主帅的注意力暂时被交战的骑兵吸引罢了。
骑兵的对冲很快就结束了,双方交错而过之后,场外的人很努力进行数量评估。
“我们的损失过三千。”呼延盛的箭术很好,而有一手好箭术的人一般有着一双视力很好的眼睛:“对方的损失约有一千?”
汉军突骑兵的损失其实没有一千那么多,准确数量是六百八十,羌族骑兵的损失则是三千三百六。那是双方兵器甲胄的不对等,也是素质上的差距。轻骑兵和突骑兵进行对冲,打成五比一的战损比是再正常不过了。
姚弋仲并没有因为折损那么多而吃惊,他平静地说:“一次一千,再来几次刘彦就将失去机动兵力。”
石碣赵国的将校,他们就是吃定汉军兵力少的优势,制定了一个勾引汉军出营打消耗战的计划,尤其是想要消耗掉刘彦手头为数不多的骑兵,对接下来的总攻进行服务。
在接下来的数天,战场情况就是一直枯燥地重复,该推进构筑工事的羌族步军承受重大伤亡继续干,该勾引汉军骑兵出营对战的继续进行。
主战场这边的战况显得枯燥而血腥,外围的战事也随着刘彦的援军到来被开启。
姚弋仲探知汉军有船队接近漯阴一线,他是派出四万步骑前往,指挥是虎翼将军呼延盛。
他们本来是想要阻止汉军登6,前往河道边上阻击的羌族部队却是先被来自战船的床弩射,后面强弩和强弓也加入,死伤一片之后不得不撤出河滩,眼睁睁地看着汉军登岸。
呼延盛在汉军登岸之后立刻派出骑兵,他们这一次面对的却是使用塔盾构建盾墙,又有大批长枪兵构成枪阵的汉军步卒,汉军的弓弩兵自然也不会缺席。
进攻的羌族部队付出惨重代价是突入到汉军的盾阵和枪阵,冲撞之下却是没有太大的战果,毕竟面对密集方阵的步军,只要是步军不自行崩溃,哪怕是具装重骑都会感到怵,轻骑冲阵会遭遇什么稍微一想就该知道。
呼延盛给姚弋仲的汇报是,来援的汉军绝对是精锐,将汉军的兵种构成上报,特别提起了一个次遭遇的兵种,那就是大剑士。
按照呼延盛的描述,汉军那种手持大阔剑的重步兵相当凶残,前进时有如一堵墙壁,差别就是这堵墙壁是挥舞着大阔剑的具装重步兵,己方轻骑有与之较量过,轻骑撞上去遭遇的情况无比糟糕,但凡被巨大阔剑劈中就是人和马皆断。
“……”姚弋仲看着手牍,脸上表情很怪,他纳闷地说:“刘彦……怎么能够有这样的展?”
具装重步兵没什么好稀奇的,华夏文明就是以步战开创出如此局面,成为东方世界上的主流民族,并且一度成为东方大6上唯一的霸主。这个却不是意味着华夏文明不会骑战,事实上自马匹被驯服能够驱使之后,不管是战车还是骑兵都被华夏文明的军队善加运用,而这个并不是胡扯。
春秋有一个特别称呼,那就是多少乘之国。到了战国时期,只要是与北方草原相连的战国,谁又缺乏骑兵?哪怕是有了秦末争鼎逐鹿造成华夏文明的骑兵文化断层,汉帝国不也是吸收匈奴和杂胡的骑战技巧并善用,用重新学来的骑战之法将匈奴驱逐。
目前而言,哪怕是司马氏带着一大帮世家南迁,可晋军依然掌握着骑战的战法,中原能够骑马作战的晋人亦是不在少数。华夏文明不善骑战,那是需要到两宋才重新出现断层,不过那也是因为失去育马场造成。
姚弋仲还有更郁闷的,他近些天一再勾引汉军出营交战,打了数日却现不管前天消耗掉多少汉军骑兵,相隔一天还是会出现不多不少的五千汉军骑兵,给他一种刘彦手中的骑兵永远死不完的诡异印象。
“我们前前后后消耗掉多少汉军……汉军的突骑兵和弓骑兵?”姚弋仲得到一个该是有四千的数据,一听无比纳闷地说:“是不是我们估算错误,或是没有注意到刘彦不断有援军进入营寨?”
石碣赵国的宁北将军沐坚十分肯定地说:“若说之前无法确定,加强侦查和岗哨之后可以确认,绝对没有什么援军进入汉军营寨!”
姚弋仲还是持怀疑态度,他是真的搞不懂刘彦手里的骑兵怎么可能一直维持在五千左右的数量,那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情嘛!
其实有一件事情姚弋仲还不知道,刘彦一再派出的五千骑兵根本不是极限,那是因为巨野泽那边的战事烈度增加,位于巨野泽战场的禁卫军持续不断阵亡,等于刘彦可以“召唤”的名额在不断上升。
姚弋仲这边算是主战场,他派出去阻击刘彦援军的那些地方是局部战场,远在兖州腹部的东平郡和豫州西北部的高平郡何尝不是局部战场?
要是看大局面,服务于姚弋仲的石碣赵军总数绝对过五十万,那是得到石虎同意产生的局面,意味着整个石碣赵国对汉部的重视!8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