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31章:威名之下

是的,不管是人还是马,只要撞上挥来的大阔剑必然是被斩成两段,那是随着大剑士每挥动一次大阔剑往前踏动一步产生的画面。
高速驰骋而来的石碣骑兵被斩成两段之后还是有前冲的惯性,大剑士一挥大阔剑就会侧一下身躯,惯性带来的尸体没有撞上大剑士也就罢了,一旦残尸狠狠地撞上了身穿重甲的大剑士,那就绝对是沉闷的响声中块头巨大的大剑士被撞飞出去。
稳若磐石什么的,除非是足够厚的墙面,以人构成的单薄阵线不可能抵御高速的冲撞,那是上百斤的人和近三百斤的战马,还要算上速度带来的惯性,什么人才能挡得住啊?就是身高二米一,本身体重加上甲胄重量接近三百斤的大剑士也不能。
零伤亡而取得重大战果的事情只会是发生在远程部队身上,近身肉搏想要零伤亡取得大战果不是没有可能,只能说不可能发生在步兵和骑兵的对战方面。
一千大剑士牢牢地挡住冲锋而来的石碣骑兵,五千石碣骑兵被汉军的远程攻击部队干掉接近一千五百,汉军远程部队给石碣骑兵造成的伤亡还在继续增加,直接死在大剑士手里的石碣骑兵也是不断上升。
场面看上去就是桓温使用一千具装重步兵就牢牢挡住了孙伏都派出的五千石碣骑兵,并且能够看得十分清楚,那就是伤亡接近一半的世界骑兵崩溃了。
事实上石碣骑兵首批冲撞上去被大剑士挡下来,发现哪怕是靠近都无法击溃汉军前排的石碣骑兵,他们看到同伴冲上去也是被斩成两段,刹那间就心理崩溃掉,先是一个石碣骑兵改变冲锋的方向,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演变成全面的崩溃。
处于后方的孙伏都彻底呆住,首批的五千骑兵崩溃,第二批冲上去的三千骑兵挨着箭雨看到友军崩溃也是放弃进攻,好好的攻势仅仅是发生短暂的肉搏战就结束。
进攻的石碣骑兵撤离,站立在战场上的大剑士不会超过四百,后面的汉军辅兵奔跑过去。
辅兵上去是受命检查友军,只因为大剑士的甲胄太厚重,倒下之后仅是依靠自己站不起来。他们一通检查下来,重新站立起来的大剑士有三百二十之众,那也就是说真正阵亡的大剑士只有三百不到!
“阵亡三百?”桓温一脸的吃惊:“具装重步兵与远程部队配合,取得的战果该是超过三千吧?”
“目测下来,具装重步兵取得的战果该有七八百。”谢安亦是满满的吃惊,后面却是说:“可惜并非所有人都有那样的心理素质。”
简单而言,真不是人人都有那个胆子面对高速驰骋冲来的骑兵悍然不畏,偏偏身为具装重步兵又要有那种无畏的心理。
晋军可以武装出具装重步兵,可能在相关甲胄和兵器上面还会比汉军好上不少,但晋军想要找悍不畏死的勇士真心不是那么容易。
“每个都要求身材足够高大且强壮……”桓温一点都不避讳地说:“二十万晋军能凑出数千就算多了,又要考虑心理素质,恐怕是很难进行借鉴。”
说白了,桓温和谢安是在为刘彦效力没有错,但长久的思维已经固定下来,屡屡就会情不自禁地拿自己熟知的东西来和汉军进行对比。
他俩这样也没有其它的意思,比如帮助东晋之类的,就是要在一系列的对比之中更彻底的了解汉军,每每互相对比下来是对汉部有了更大的期待,那是因为他们发现汉军远比想象中要强大。
用轻微的代价瓦解石碣赵军的首次攻势,桓温的自信心彻底膨胀起来。若说之前他仅仅是期望在野战中阻击一下孙伏都所部,为须昌那边的防御工事完善争取时间。现在他却是有足够的信心在野战中与孙伏都所部较量,并且有信心战而胜之。
统兵作战的将校要懂得士气的重要性,桓温虽然是第一次带兵,可他的家族有足够深厚的传承底蕴,哪能不了解士气增幅的重要性?
一通战鼓被敲响,那是桓温下令部队缓慢前移,要用强盛的气势近一步压迫士气下降的石碣赵军,为接下来的交战获取更强的心理优势。
汉军兵少而主动迫近,给石碣赵军带去的压力从前沿的赵军士兵脸上表情就能看得出来。
面对汉军的迫近,处于前沿的石碣士兵基本是下意识看向大纛所在。那是一种极度心虚的体现,仿佛看不到大纛就心里不踏实,更像是一旦看到大纛后移就会逃奔那般。
孙伏都当然发现麾下士兵的心虚,他却是有苦自己知道。
汉部崛起以来,石碣赵军屡屡围剿却是屡战屡败,不止是石碣中上层在面对汉军时会感到心里没有底气,受到征募的普通士兵,他们的心里其实是带着不自信和畏惧感。
还没有开打就先心虚和害怕并不是什么好事。羯族能够占领中原作为霸主,不就是因为其余民族害怕石碣吗?
汉军继续向前,难以想象的一幕却发生在石碣赵军那边。
孙伏都只是正常性地进行退后,毕竟汉军的弓弩着实恐怖,主将位于全军之前怎么能行?
随着孙伏都正常地后撤规避,大纛自然而然也是要后退,导致的是出现一阵哗然之声,处于军阵最前列的那批石碣赵军要往后挤,直接让石碣赵军产生混乱。
军队一旦发生混乱就不是吆喝几声能偶制止,孙伏都竭尽全力要控制混乱,可是产生恐慌的士兵根本就是视若无睹,混乱演变成了拥挤,汉军那边的桓温抓住机会让左右两翼的骑兵出击,仅仅是战过一阵的石碣赵军竟是发生溃逃。
“这就是名声来带的震慑啊!”桓温激动得满脸通红:“我们可以在野战上击溃这支赵军!”
谢安也是十分激动,建议道:“敌军已经有局部溃逃的现象,正是大举挥师发动进攻的时刻!”
桓温也是那么想的,毫不犹豫再次下令,这一次是中军的一万步军加快向前推进的脚步。至于那是不是陷阱?他们进行的并不是一场游戏,可不是鼠标一点收拢一下就能让部队稳定下来,哪怕是孙伏都布置计谋,也要看石碣赵军是不是有高强的协调性。
汉军左右两翼的骑兵不断加速,他们的出击近一步让石碣赵军的崩溃加速,先是前沿的石碣赵军转身推挤着要退,渐渐引发了左右两翼的石碣赵军扭身逃跑,等待孙伏都下令杀掉敢于奔逃者,侧翼的樊坦却是带着本部也开始撤离。
樊坦的撤离给予孙伏都沉重的一击。那是樊坦真心认为事不可为,毕竟他之前也是领兵于汉军交战过,十分清楚一旦己方军心出现动摇,撤离才是正确的选择,真留下会产生无谓的伤亡。
战场上突然出现的情况让桓温的兴奋指数一再上升,对着谢安吼:“今时今日之后,对面的敌军看到我们就要自己气弱三分!”
桓温还有另外的想法,那就是这一战之后他将名声响彻中原,或许还会名震天下,一切只因为他带着不足三万的部队轻易击溃接近七万的石碣赵军。
不管孙伏都所率的石碣赵军是为了什么自行崩溃,他们崩溃就是事实。
孙伏都见到难以制止,并且汉军的骑兵也在左右两翼冲杀,正面是迫近并且已经开始在射箭的汉军步卒,无奈之下只能是下令部队撤退。
对于石碣赵军来讲,比较幸运的是他们有足够多的战马,轻骑直接冲击步阵是找死,但是轻骑逃跑起来想被追上真的相当有难度,七万石碣赵军最后其实没有死上多少人,阵亡四五千,投降万余,其余是逃回了鄄城。
鄄城是石碣赵国在兖州的州首府,孙伏都先前留下两万就是主要用于防御鄄城,他们撤到鄄城之后无尽的扯皮就没有停过。
樊坦一再解释,但他率领本部撤离引发大崩溃是事实,由此也与孙伏都交恶。
主将与副将不合是大忌,还有六万左右兵力的孙伏都这一路,他们士气本来就是无比低迷,再有孙伏都和樊坦起了龌龊,进攻着实是有些不可能了。
获得大胜的桓温没有昏了头脑,他一面向上汇报战况,另一边则是继续对须昌构筑防御工事。
东平郡这一边本来就是守势,为的是给主战场那边服务,桓温出名是出名了,但他想要扩大战果却是没有到时机。
“可惜了!”桓温有着无尽的不甘心,他抱怨道:“其实现在正是率军进攻的时候,等待敌军恍过神来想再进攻,代价会高出数倍。”
身为行军长史的谢安也是不甘心,但他也就是不甘心一下下,不像雄心无比之大的桓温考虑的是自己这一路,想的是整个战略。
“元子,对于我们来讲最主要的目标是稳住战线。”谢安劝道:“目前而言,只有君上那里获胜才是首要。”
桓温怎么又不懂呢?汉军现在最大的目标是吃掉姚弋仲所部,一旦将姚弋仲麾下的大军吃掉,汉部建国的时机就到了。
……分…割…线……
吼嗓子:求推荐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