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35章:杀死刘彦

有一点被姚弋仲不幸言中了,那就是刘彦真的可以变出士兵,只不过撒的不是豆子。
刘彦根本就不怕消耗战,尤其是当前这种僵持的消耗战,他甚至有一种心愿完成的愉悦感。
要知道一点,从不其城一战开始之前,刘彦就构思了一种战术,建造足够强度的防御工事,让敌军围着自己攻打,然后他在僵持之中不断暴兵拼消耗。这种战法让他稍微想一想就觉得带感,甚至有一种被戳中笑点的感觉,以至于想起来就乐。
一众人在为刘彦在安全担忧,却见刘彦还能笑得坦然,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郁闷。
有一个处变不惊的君主自然是极好的事情,预示着君主有足够坚强的意志。这是一件令部下无比欣喜的事情,怎么看跟着这样的君主都会有美好的未来,不过因为一点点的挫折而就此沉沦。
君主的坚强意志只能鼓励不能消磨,没人再提什么突围的事情,皆是集中精神思考怎么让战局变好一些。
北侧战场的汉军已经将进攻的羌族部队击溃到一百五十步之外,激烈的战斗让地面上尸首枕藉,更多一时间没有死去的伤兵在呻吟和哀嚎。
本来进攻没有效果反而被击退了是该暂时的退却,好重整旗鼓再战,但姚弋仲是真的疯了,不但严令被击溃的部队不准撤退,还进行了增兵。
姚弋仲是连羌族的精锐部队都不让撤出战场休整,对于杂兵更是不会管他们死活。他要的是激烈的进攻,想要彻底摸清刘彦手中到底还隐藏多少兵力。
知道被围的汉军究竟有多少对羌族部队这边无比重要,以至于不但北侧强攻不断,双方在五十步的范围内来回拉锯,每时每刻都有战士受创倒地。其余的三面也就东侧羌族部队难以使上力气,南侧和西侧从佯攻演变成了真正的进攻。
“一万不够就两万!”姚弋仲像是一头暴怒的老虎,狰狞吼道:“绝对不能出现缺口!”
投入战场的羌族部队一直都是七八万,要是战场有足够的空间甚至会更多,问题是东侧的汉军骑兵着实凶悍,上去多少羌族部队都要迎接汉军突骑兵不计伤亡的冲撞,导致那里双方的伤亡数量超过了北侧。
尹弼脸皮抽了抽,被提拔成为长史的责任感令他不得不说:“军主,东侧我们已经折损万余……”
“只要能够消耗敌军兵力,尤其是珍贵的突骑兵,伤亡算得上什么!”姚弋仲不知道刘彦究竟是怎么想的,他在乎的是:“汉军丢进去了三千珍贵的突骑兵,吾不信刘彦的人消耗不完!”
讲真不带假,别说是一万杂兵去换三千汉军精锐突骑兵,就是拿一万精锐去换,姚弋仲也认为是值得。
“刘彦这是自寻死路。”姚弋仲无比狰狞地笑说:“他们被包围,骑兵才是突围的主力。刘彦却是拿珍贵的突围主力来拼,想来是被逼急了。”
要是正常而言,姚弋仲那么说绝对没有什么错,但他偏偏遇上一个情况无比特殊的人。
按照羌族的将校来思考,刘彦拿出精锐突骑兵这么干,无论怎么样都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刘彦真的被逼急了,不计代价要打出一个缺口。
敌人想要的就是本方必须阻止的,用尽一切办法来阻止敌方想要达到的任何目标,此便是获得战争胜利的保证。
战事从清晨开始打,到了夜间依然没有停下。
主战场这边的天空云层被地面的火光倒映,只要视线没有被大山阻隔,远在数十里之外也能看得分明。
外围的两处战场,作为援军的两路汉军看似十分着急,也是一反常态连夜进攻。消息传达到主战场的姚弋仲处,使得羌族将校更加坚信刘彦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只要再加一把劲就能攻进汉军营寨取得胜利。
“有些奇怪的事情。”蒋英是东晋降于石碣赵国的一名将领,目前是个杂号司马。他困惑地说:“出现在战场的汉军……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长枪兵?”
姚弋仲早就发现这一情况,汉军此前是以塔盾兵、刀盾兵、强弩兵、连弩兵为主,到了夜间之后强弩兵当然还是不断发射,可出现在战场的长枪兵数量有点多。
“汉军的长枪兵看去依然精锐,但他们连皮甲都没有装配。”蒋英摸着下巴,说道:“如此精锐的士兵竟然没有配置甲胄,可不像刘彦的手笔。”
姚弋仲身躯猛地一震,下意识就说:“弓弩手不需要配甲,长久的训练致使足够精锐。”
唔!?汉军近战肉搏的兵力不够,给弓弩手近战兵器参战???
这一发现让羌族的将校们呼吸变得粗重,要真的是那种情况,刘彦手头的兵力应该是要枯竭,他们的胜利曙光已经出现。
“出现在战场的汉军突骑兵数量也是急速下降。”姚弋仲还保持着足够的冷静,但听语气上的愉悦显然也是无比欣喜:“消耗战是有用的。”
一整个白天,折损的羌族兵力估计是有三万之众,甚至是羌族的铁甲精锐也丢进去了接近两千人,换取的战果该是让汉军折损七八千,尤其是拼掉了三千左右的汉军精锐突骑兵。这样的换算没有吓到包括姚弋仲在内的所有羌族高层,他们反而是无比的欣慰。
过去的数天里,羌族这边损失惨重但是没有对汉军造成多少折损。这种战况让羌族这边是一种无比窝火和无奈的情况,谁让汉军的强弩真的是太变态?
“不管刘彦手里的兵力有多少,看营寨规模……”尹弼比划了一个手势,笑道:“不可能有个五六万吧?”
该是多少军队就是多大的营区,不可太小也不能太大。太小会显得拥挤,太大会有无谓的空旷,皆是自取灭亡之道。
“一天对拼掉七八千,刘彦又有多少兵力可以和我们拼消耗?”尹弼突然变得很严肃,对着姚弋仲说:“军主,现在最重要的是确保外围的汉军无法靠近这里。”
姚弋仲当然知道这一点,战争打的不止是数量,还有军心士气。他手底下的部队因为伤亡惨重士气每时每刻都在下降,根本就是高层强压中层,中层和底层的军官和头人在逼迫士兵。这样状态不可持久,短暂的三五天还能支撑,再久肯定是要自行崩溃。
一番猜测下来,可以说羌族这里的高层都产生了一种期待感,令他们各自归建之后向下传达一种言论,就是汉军要不行了,大家再加把劲就会取得胜利。
“只要我们能够获得胜利,生擒或是杀死刘彦,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厚赏。刘彦一死,汉部必将自行瓦解,介时杀入青州每人都能所获甚多!”
提振士气的言论开始在羌族全军中蔓延,可以说多少还是取得了成果,但对于被严令在前方不准后退的参战士兵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
“要胜利了,多久之外才能胜利?”
“我们估计是活不到胜利的那一刻。”
“唉!”
前线的参战士兵士气难以提升是因为汉军的箭雨没有停过,已经没人去猜测汉军到底储备了多少箭矢,谁都在爆粗口说从开战到现在,汉军特么的已经射了七八十万支箭,还特么的一点都不像快射完了的模样。
夜间的交战肯定不会像白天一样激烈,大多就是一些渗透战,以至于某一刻哪个关键位置突然爆发呐喊产生激烈的厮杀,一点都不使人有半点意外。倒是绝大多数的位置就是双方士兵猫着,胡思乱想地期盼或是不想要白天的到来。
翌日,天色刚一放亮,后方饱餐了可能是最后一顿的羌族士兵,他们嗷嗷叫涌入了战场,像是信了胜利马上就要到手,无视了早先参战的同伴那种看待死人的目光,迎着箭雨前仆后继涌向了汉军。
“敌军肯定以为我们是强弩之末了吧?”桑虞说着诡异地看向瞭望台下方,那里站立着一夜之间突然冒出来的大批新部队。他看向纪昌,压低声音:“君上……乃是神明呼?”
纪昌内心里的震撼一点都不输给桑虞,但他早就抱定无论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要无视的心态,眯着眼看向桑虞,淡淡地说:“有何区别。”
桑虞哑然。
刘彦身上无法解释的事情多了去了,包括明明早该见底的粮秣一再得到补充,时不时会有新的精锐部队出现。他从来都没有给部下多说什么,保持着足够多的神秘色彩。
“我们的舰队已经突入黄河。”纪昌眼睛也是在注视下方的部队,大剑士和长枪兵的数量甚众,收回目光看向刘彦,恭敬道:“姚弋仲很快就会得到消息。”
石碣赵国在黄河也是有水军的,号称有十五万之众,更有舟船过千。要是汉军舰队没有击败这支石碣水军之前就被姚弋仲获知,那么姚弋仲肯定不想冒着后路被断的风险继续待下去。
刘彦颔首道:“那就让姚弋仲知道有被断后路的风险依然想待下去。”
……分…割…线……
亲们,来点推荐票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