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36章:关键时刻

一个白天,双方投入的兵力受于空间的限制,同一时间进入攻击或是防御的部队没有增加多少,可是交锋远比第一天激烈,导致从后面增援上去的士兵数量也必然多了。
打到最激烈的时候,双方战死者的尸体堆了一层又一层,天上没有下雨的情况下,地面竟然是产生了泥泞,那是从人体流出的鲜血湿润了大地,再被一双又一双大脚踩踏导致。
一些低洼地段,鲜血汇集而成的血池看了令人打从灵魂深处产生颤栗,尤其是有尸体在上面飘着更是增加惊悚感。
战事最激烈的区域,尸体堆叠有如丘陵,双方的士兵就是踩踏着战死者的遗体在互相挥击兵器,为脚下的尸体高度更添一层。
战争从八天前就已经开始,战事的激烈程度让双方根本就没有清理尸体的机会,炎炎夏日之下早先战死的尸体早就腐烂,腐尸的恶臭再加上浓厚的血腥味蔓延在战场之上,但谁都没有闲工夫去管那么多,比起对恶臭的作呕感谁都是将注意力放在杀死敌兵身上。
“我们为什么要被抽调回来在营寨构建防线?”
“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问那么多!”
“可是……”
“没有可是!”
斗阿内心其实是无比纠结,有庆幸也有愧疚,更多的是迷惑。
他们被调回后方,使用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建造工事,那是一道又一道看着就无比复杂的篱笆墙、土墙、甬道等等工事,看起来像是前线好像支撑不足,为营寨内的防御战做准备。
斗阿的庆幸是前方的厮杀太惨烈,己方的伤亡十分惨重,他们这些被调回后方的人不用在那样激烈的厮杀中搏命。他的愧疚则是自己不上总要让别人上,会产生一种那些战死袍泽是顶替自己的想法。
震天的喊杀声和号角声、战鼓声就没有停止过,汉军营寨周边的每一处都在发生厮杀,要是从高空往下俯视,人潮的互相拍击是以汉军营寨一百步到两百步之间为核心,屡次人潮的互相碰撞就是鲜血狂飙,地上增添了被杀或是受伤的人体。
新一天的厮杀持续到下午,震天的欢呼声出现在北侧战场,那是随着汉军弓弩手发射箭矢频率降低,与羌族肉搏的汉军发生溃退,羌族部队士气大振被呐喊出来的声音。
那一刻,姚弋仲手舞足蹈,不断大吼着:“这是汉军第一次溃退,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们支撑不足了!”
之前,羌族高层已经注意到汉军发射箭矢频率减少,有人预言汉军该是箭矢数量不多,失去那犹如下雨一般的箭矢掩护,汉军的大优势不再,己方肯定是能够取得一些成果,就是没想到预言会那么快实现。
“快快快,吹号让人逮着溃兵杀上去!”
“对,对!”
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因为第一次击溃汉军而士气大振的羌族士兵呐喊冲锋,可他们跑了十来步却是被营寨中的汉军用劈头盖脸的箭雨射懵了。
姚弋仲看到那一幕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想,反而是下令不准停,死多少人都要往前冲。
战场之上,被严令的羌族兵往前冲是死在汉军如雨点一般的弓弩之下,往后逃则会死在督战队手里,前后都是死的压力让不少人直接崩溃嚎哭。
对于羌族部队中参战的那些杂兵而言,他们从昨天就身处地狱,扑鼻的恶臭就不说了,视线之内满满的尸体却是一再刺激他们的大脑。
双方都有士兵从昨天起就身处战场,那是一些失去行动力的伤者,更多的是被严令待在战线上不准后退的羌族兵。
姚弋仲的严令还是很有用的,任何战线只要肯死人,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之后总是能够冲得上去。
汉军那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前面的迎战部队溃退之后,没有新的汉军补上缺口,一路跑一路死的羌族进攻部队第一个穿过漫天箭雨冲进缺口,第一个之后是第二个,零零散散该有近百人冲进去。
“将近一千人,死了九百,才冲进那些。”
刘彦还是比较佩服胡人这一点狠劲,扭头看了一下纪昌,问准备情况。
纪昌立刻答道:“第二道防线已经在建设当中。”
那也就是说营寨之内已经有一道防线,这样一来也是时候让进攻的羌族部队杀进营寨了。不过,事情可不能做得太明显,要做出极力抵抗但心有不逮的模样。
有羌族兵杀进汉军营寨,震天的欢呼之声再次被呐喊而出,连带那些士气全无的杂兵也有了一些精神。
一场战争中,士兵最害怕的就是没有希望,但凡是有希望总是会有盼头,才会有作战的欲望,不是心怀绝望。
震天的欢呼声响起之刻,营寨内的汉军士卒少不得是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少人眼中出现了惊忧。
非高层哪里知道会有什么计划,他们的第一想法是,前线的友军肯定出问题了。要是没有出现忧虑绝对是没心没肺,是担忧自己的小命,也是惊恐自己的君王依然在营寨之内。
“别愣着!”斗阿当然也是心怀惊恐,身为军官却不能表现出来,对麾下士卒大吼:“干活!”
士卒闻言继续干活,他们很努力想要加快速度,心不平手就会抖,出错也就在所难免。
斗阿皱眉看着频频出错的士卒,也会时不时扭头向北面看去,对旁边的亲们吩咐道:“去问问军侯,是不是要备战。”
亲兵应“诺!”而去。
有骑兵开始在营内一边驰骋一边大吼,让构建工事的袍泽加快速度,等一下就要进行营寨内的防御战。
有人通知,士卒依然心忧,军官却是神态放松下来。
那是挺简单的道理,既然高层有吩咐,那就代表有做相应的准备。能够当上军官怎么会愚笨到哪去,怎么都知道有准备比没准备更强,不是之前忧虑的情势失控。
战场各处前沿,军心士气大振的羌族兵进攻得更加疯狂,汉军这边则像是受到影响且战且退,甚至是汉军一直占据绝对优势的东面战场,那里的战线也是在向汉军的营寨方向移动。
整个战局不用太多解读,谁都能够看得出汉军已经从坚若磐石的状态变得脆弱,刺激得羌族高层这边血脉喷张,一个个大吼大叫让姚弋仲一定要不畏伤亡。
“我们折损了多少人?”姚弋仲得到答案脸颊抽搐了几下,吸了口冷气:“还没有到未时就有两万?!”
要不怎么说是不计较伤亡的强攻啊!
事实上,羌族督战队这边干掉的逃兵就接近两千之数,那就是真正的干掉,不是战场上的估算数字。
“军主,我们已经有部队攻开缺口,是不是……”尹弼拖了一个长音,咬牙说:“尝试骑兵冲营?”
尹弼不说的话也会有其它人建议这么干,马踏联营什么的要是有条件就必须干,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
姚弋仲自然是接纳正确的建议,对着一个看去剽悍的羌族将领说:“云错,率领你的本部尝试冲营。”
“没问题!”元错的身材并不高大,有着很明显的萝卜腿,他说完“哈哈”笑了几声,行礼去调动自己的本部。
姚弋仲又向几个将领下令,说是一旦云错成功冲营,他们也要趁机带人杀进去。
汉军这一边,缺口不断出现之后开始且战且退,退到营寨内的第一道防线才停下脚步,与之追杀上来的敌军少不得又是一场鲜血狂飙的血战。
得知汉军的营寨之内有防线,羌族高层这边虽然郁闷却也能够理解。
任何军营怎么可能只有外围的一道防线,该是内部也存在关卡之类的防线,要不怎么防止刺客进入中军,又怎么将军营分出层次。
一般来讲,军营之内的防线会相对简陋一些,那是因为军队调动的需要。这样一想的话,羌族这边的理解方式是,既然最难打的外围都会攻进去,肯死人营寨内的防线也必然可以攻下。
姚弋仲是亲自上了前沿的巢车观看,利用高度向汉军营寨里面看去,第一道汉军防线是众多复杂的篱笆墙、土墙、甬道构成,自然是少不得拒马、鹿角等等的障碍。他还看到了一些被砸毁的抛石车,若说刚才还在思考汉军的崩溃是不是陷阱,看到数量颇多的抛石车残骸,心里立刻是放松了许多。
“汉军的弓弩部队看着好像薄了不少?”尹弼不是在胡说八道,是阵列真的少了一大块。他笑着说:“之前猜测的事情恐怕是真的,刘彦被逼急了拿弓弩手当长枪兵使。”
姚弋仲默默点头,想了想才问:“外围堵截刘彦援军的战况,可有新的情报送来?”
尹弼摇头说道:“并未有。”
“那就好。”姚弋仲目光再次看向汉军营寨,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个十分高耸的瞭望塔楼,略略轻松地说:“想必此刻刘彦是在那高台之上,却不知道面对如此困局,他是作何想法?”
尹弼想都没有想嘲笑道:“刘彦肯定极度后悔轻视您,悔恨不该自己亲来与您交战,更捶胸顿足恨自己带的兵力太少。”
姚弋仲对尹弼的奉承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以他的地位而言,对奉承早就免疫了。
………………
再吼嗓子,求推荐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