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40章:逃不得

哪怕是要撤退也不是不管不顾拔腿就跑,那只会让汉军轻易解决失去领导的部队,到时候姚弋仲才是真正的逃不了。
再来是,战局的突变虽然对羌族部队极度不利,可姚弋仲也并不认为已经到了没有挽回的地步,要知道羌族部队虽然一再消耗,可还剩下十五六万的战斗力,于兵力上面比汉军还多出三倍左右。
经过姚弋仲的努力,羌族部队的混乱渐渐得到控制,局部上面虽然彻底糜烂,但一些局部也开始了反击,就是羌族部队的反击显得非常无力。
“营盘这边的浮桥位置没有失守就好。”姚弋仲对自己选派精锐固守浮桥是一种庆幸的心态:“其余位置……失守就失守了。”
羌族这边建造的浮桥多达三十余处,从南岸营盘连接黄河北岸的浮桥有四条,每一条都有四丈左右的宽度,其它位置的浮桥最宽也只是达到三丈。
现在的情况是汉军转为为攻,羌族部队这里则是转攻为守。情势的转变可以说只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也就是对部队拥有完善的控制体系才能反应过来,若是没有完善的体系就算是指挥官反应过来又能怎么样。
汉军的反攻十分强劲,是来援的部队横扫外围逼迫羌族部队进行收缩,随后一直被压着打的营寨汉军也开始反扑。
从营寨冲出来的汉军最少有两万五千,是在四个方向都开始全面反击,尤其是北面战场的汉军令羌族高层看了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他们一直都在隐忍!”尹弼脸色看上去很苍白,抖着嘴唇说:“看看杀出来的汉军,他们根本从一开始就有计划在诱使我们进攻。”
到现在只要有脑子的人哪能不明白,之前汉军表露出来的吃力是假象,一切都是在设局,偏偏他们还在为自己攻破汉军的防线而兴奋。
“军主那边……”张貉看上去还算镇定,看到什么愣了一下,随后才继续问:“军主有什么章程?”
尹弼顺着张貉的视线看去,那里有一支汉军杀入己方的营寨,所过之处羌族士兵只是稍微抵抗就崩溃。
“包围圈看来是维持不住了。”张貉又重复问:“军主到底有什么指示?”
已经出现的汉军看去皆是无比骁勇,大部分的汉军在作战时是沉默厮杀,只有几个地方的汉军会呼喊口号,一般就是“汉军威武”的战号,时不时还会响起一声“万胜”。
以过去的经验而言,尹弼知道是己方有什么将领被杀死,汉军才会呼喊“万胜”,那么也就意味着已经四个将领被汉军干掉。
姚弋仲带来的部队有一个特色,那就是保持着胡人的传统,比如一个部落的士兵是由该部落的首领或是头人来率领,却也拥有华夏文明特色的各级军官。
被杀掉的四个将领中,有三个就是部落首领或是头人,他们一死,本部落的士兵就会毫不犹豫掉头就跑,汉军自然是认为干掉了对方一个重要人物,喊出口号是激励本方士气,也是一种兴奋使然。
尹弼哪里又知道姚弋仲有什么打算,刚才姚弋仲不发一语直接走人,不但是呼延盛没有处置,尹弼和张貉也没有得到什么吩咐。
因为是战局突变,并且时间还算短暂,很多战况根本没有来得及互相通告,羌族部队这边的各高层是知道战局变得对己方不利,但是个怎么不利法没有多大的概念。
大多数羌族的部落首领之类的人物,他们对于战略也没有半点概念,那就是一种缺少文化底蕴的关系,只有那些系统化学习华夏文明战争艺术的人才知晓战略是什么玩意。
战略可以被称为大局观,尹弼不断观察战场四处,得出的大局观是战况虽然对己方不利,但那是体现在人心,局部看上去糜烂却不是不能救,看的是己方的士兵能不能听从指挥坚持下来。
姚弋仲在不断调动部队,那些不堪一战的部队没有去搭理,调动上去的是全为羌族的士兵。
不是说羌族的士兵什么,主要他们都是羌族人,哪怕是内心慌乱也比杂胡或晋人要可靠得多,再来是只要姚弋仲没有倒下,羌族的士兵也会尽力听从命令作战。
在姚弋仲尽力挽救危局的时候,本应该随老弱妇孺撤退到黄河北岸的姚襄过来了。
姚弋仲看到姚襄先是一怒,看到姚襄满是坚定的眼神却是叹息了一声转为欣慰。
常说虎父无犬子,作为父亲看到优秀的儿子其实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愉悦感,哪怕是有时候儿子违逆,但只要表现出优秀的一面,父亲更多是觉得喜悦,哪怕儿子的选择充满了危险。
姚弋仲的儿子多啊,哪怕目前还没有达到二十四个之多,但也接近二十个了。姚襄是他众多子嗣中相对优秀的一个,现在姚襄的选择也恰恰表现出优秀的一面,那就是面对危险敢于迎头而上不是退缩。
很快,各部落首领和将领先后来到大帐,他们都是来询问姚弋仲有什么决断。
“现在撤退尤为不智。”姚弋仲定下来了一个基调:“老弱妇孺可以撤,作战部队必须留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之余,大多数是认同姚弋仲的观点。军队不能没有次序的撤退,那不是撤退而是溃败。他们又不得不问得更详细,比如有没有撤退的计划。
“大河之上已经出现汉军的舰队,规模还显得极为庞大。”姚弋仲不想过多隐瞒,以其让这些将校或头领从其它渠道得知实情,不如他主动告知。他简短地介绍了一下,最后才说:“我们的水军已经迎击,暂时没有战报传来。”
石碣赵国的水军战斗力到底是怎么样没人能说得上来,有一件事情到底无比确定,那就是石碣赵国在笃马河的水军是长久训练,可那支水军并没有实战的经验。
“刘彦从一开始就注重水军,先是寻找海上岛屿,期间还出兵(朝鲜)半岛。”尹弼沉重地说:“我们有理由相信纵横海疆的汉部水军拥有很足够的战斗经验,那么……恐怕是无法对自家的水军抱以太大希望。”
吞咽口水的声音很频繁地响起,每一个人的脸色比之前更加的难看。
“水战比陆战更加复杂,可以短期内分出胜负,也可能打个一年半载都仍在僵持。”尹弼对姚弋仲行了一个礼,得到示意才又接着说:“刘彦设了这个局面想要……想要击败我们,汉部水军的第一目标是摧毁我们的浮桥,恐怕不会与我们的水军过多纠缠。那么我们假设一个问题,汉部水军估计会不计代价地来摧垮浮桥。以水道的行军速度,汉部水军可能在傍晚时分就会抵达。”
尹弼说完,在场的人可不止是脸色难看,是哗然出声。
那代表留给他们撤退的时间仅是一个一个下午不到的时间,四条浮桥现在都是老弱妇孺在后撤,看速度两个多时辰能撤出的人员不会超过六万,而老弱妇孺的数量可是有十来万,作战部队的数量更多。
从一开始姚弋仲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那就是他为什么会选择留下。
如果姚弋仲率领的部队不是羌族人居多,他会带着一些重要人物丢下部队撤离,但要是丢下羌族士兵恐怕逃回去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被耻笑还是次要,他要是真的敢那么干,羌族大首领不但没得干,到时候不但石虎要杀他,连带羌族各部落也不会放过他。
“好了。”姚弋仲示意尹弼退到一边去,亲自站出来说道:“坏的情况就是那些,我们也有占据优势的地方。”
再吓下去就要适得其反,姚弋仲想要是让众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是要打击到众人连反抗都不敢。
“我们的兵力还是汉军的三倍以上,骑兵的数量更多。”姚弋仲命人铺开山川舆图,用着十分稳重的语气说:“战场周边地形狭长,两边皆是被水道包住。我们现在除非是丢下部队逃跑,不然撤到大河北岸纯属妄想。大家看看祝阿郡的方向。从这里到祝阿郡一路地势平坦,十分适合骑军作战或是赶路,因此我们的状况并没有因为河道被断而陷入绝望的地步。”
山川舆图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懂,哪怕是看了也不是了解什么个意思,一阵阵的窃窃私语声也就响起。那是满头雾水的人在问其他人,有聪明人告知,帐内凝重的气氛才缓缓散去。
“就是,我们还有接近八万的骑兵。”
“初步看来汉军也就五六万,他们的骑兵也就是三万左右,我们的骑兵却有八万!”
“是啊,情势看着并没有那么糟糕。”
先是窃窃私语,后面像是互相壮胆一般,姚弋仲只是静静地听着,脸上慢慢出现笑容。
有出路也处于绝路,两种不同的状况决定了统兵者的胆气。军队最讲究的是士气问题,士气低迷哪怕是人多势众也会犹如羔羊挨宰,士气高昂则是能够凶悍地以寡击众。
姚弋仲先稳定了高层的情绪,给予生的希望,接下来就该提振一下他们的士气了。
“刘彦布置棋盘,他也位于棋盘之上。”姚弋仲用着无比振奋的语气说:“之前他没有发动,汉军是蓄势待发的局面。现在他已经发动,汉军有多少底牌已经全部显露出来。他既然敢以自己为饵,吾又何尝不敢以自己为饵!”
羌族的汉化程度虽说很高也很广,但那需要长久的继续汉化才会看到更多的效果。以至于姚弋仲说得很明白,但能够听得懂的人却有限。
姚弋仲也没有指望全部都能理解,他只是在表露自己的态度,也是在宣告现在谈胜负还早。
会议不可能进行得太久,毕竟外面可是全面杀成了一团,姚弋仲需要现身稳定军心,各阶级的高层也要下去稳定军心。
总得来讲,也幸亏是羌族的营盘足够大,突袭而来的汉军骑兵攻破的营区不少,但汉军骑兵破坏的仅是外围营区,离核心营区还远。
事实上也是那样,一个范围数十里的营盘,它的核心区域该多大,外围的驻军又该有多少,哪可能说被冲进去就冲去进去。
汉军夺取连接浮桥的营区也没有成功,那是在付出近千骑兵的死伤后,指挥部队的骞建同发现驻守的敌军没有动摇,观测局面果断下令放弃攻打该处,转而前往它处。他会这样,主要是与得到的命令有关,命令上仅是让尝试,不是下死命令必需夺取,原因是舰队会过来完成目的。
战争打到下午,从历城渡过济水的那一路汉军也是击败堵截的羌族军队,他们抵达战场之时,一直是在后面慢悠悠行军的虎贲军也是抵达漯阴主战场。
两路援军抵达,刘彦手头可用的兵力总算是显得富裕了一些。
“骑军那一路抵达的数量是两万一千,步军那一路是八千。”纪昌低头看了看文牍,补充道:“暂时还未能统计伤亡数据,粗略算下来两路援军战死和失踪的士卒合起来该有五千左右,余下是伤患。”
两路总共有两万以上的士兵没有能够到来,那是包括先期到来的骑军又对羌族营盘进攻的损失。
后面还有一支拼凑起来的援军在向漯阴赶路,那是从各地集结的辅兵部队,数量拢共有三万,他们目前已经行军到历城。
“君上?”纪昌吞了吞口水,低声问:“咱们手头现在有多少军队?”
刘彦被问得一愣,纪昌是行军长史来着,点算军队应该是长史该干的吧!
“这个……”纪昌又是纠结又是尴尬:“主要是……主要是……禁卫军的数量一直在增加。”
刘彦“哈?”的笑了一声,要说一开始只有万余的禁卫军,后面的数量可是一再增加,搞得他都无法确定究竟是多少。
“应该是……”刘彦很认真地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应该有接近两万五千的禁卫军?”
……分…割…线……
今天就这一个大章了。另外提前祝福大家新年快乐,事事顺心如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