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41章:不会拖太久

“不得不说,姚弋仲能够如今的地位绝非侥幸或是运气。”纪昌满是可惜地说:“他们没有像我们预料的那样,混乱只是外围营寨,核心区域仍然保持着足够的控制力。我们一战击溃敌军的设想恐怕是无法实现了。”
“发动得有些早了。”桑虞脸上出现了阴霾,他颇为沉重地说:“若是舰队能够随着陆上援军一起出现,必定会给敌军造成更大的恐慌,哪怕不是一战击溃敌军,也能攻击到核心区域。”
率军而来的将校,他们听到桑虞那一句话脸色不一,大部分是闪过一丝的愤怒,也有不少人脸上出现尴尬的表情。
超过五万以上的敌军想要一战击溃并不是那么容易,但这一次汉军真的是有机会一战击溃多达数十万的敌军,那是从援军到来造成敌军大规模混乱能够得出的判断。
虽说因为姚弋仲的足够坚韧和对羌族人的威望,致使汉军没有能够一战击溃羌族军队,但汉军取得的成果其实已经很大,包括摧毁多大二十四处的浮桥,杀伤杀死敌军该有四万,更是从完全的被动防御变成取得主动权。
之前,是刘彦所部被姚弋仲所部四面围着进攻。
如今,刘彦用接近七万对姚弋仲的营盘完成三面包夹,只有黄河的那一面未成合围,不过随着舰队的到来很快也能堵上。
从远远的位置看去,目前还连接黄河两岸的浮桥仅是剩下四条。浮桥之上一直都是人潮涌动的模样,汉军的高层利用望远镜的便利看去,浮桥之上竟然全是老弱妇孺,该发现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桑虞是真的急了才会说那些话,要不以他一贯嘻嘻哈哈的风格并不轻易得罪人。他心急的原因非常简单,姚弋仲要是将部队的军心稳定下去,那么战争就会演变成为长久状态,不说会耽误汉部立国,吸引石虎派军或是亲率大军前来增援的机率也大大增加。
汉部从建立开始就是无一日不战的状态,后勤物资可以跟得上,可战争状态总是会影响到民生和经济的发展。
这一次刘彦一再下令动员,已经事实上造成汉部民生和经济的重创,再来是大批青壮被调往各处战场,腹地的奴隶却是一再增加,时间短或许没有什么,时间一长谁能保证那些奴隶能够安份。要是发生奴隶暴动,哪怕是最后暴动被镇压下来,损失又该有多少?
比起民生和经济还有更糟糕的事情。汉军之前都是速战速决的模式,每一场战争极少拖到半年以上,快速而又干净利落的胜利培养了汉军的锐气,不多的伤亡使得民间好战之心大涨。
要是这一场战争拖得足够久,伤亡控制不住,会起到的效应会怎么样很难评估,但总是要未雨绸缪地往坏处多想想,准备足够多的预防方案。
当然了,很多事情是不能摆在明面,尤其是不能搞得人尽皆知,但重要性还是应该提一提,给予各将校足够的心理压力,使他们明白自己的责任是多么重。
谈完了战略,接下来就轮到战场战术。
汉军摆出的是全面合围的姿态,目的还是让姚弋仲产生足够的危机感。人处于危机的时候,大多数人会变得慌乱,心一乱就会出现错误的判断和选择。
在接下来,汉军开始接连不断地攻击,战事烈度之高并不比羌族部队发动总攻的时候差多少。
汉军的主要进攻方向是羌族营寨的南面,多次由突骑兵作为前导,后面是步军跟上。突破一段营区之后,步军开始就地建造工事,面对羌族士兵的反扑则是强弓劲弩伺候。
没有错,汉军是在压缩敌军的空间,还是要给姚弋仲造成足够的心理压力,迫使姚弋仲让麾下的部队动起来,最好是不得不进行反击,而不是依靠营寨的复杂地形龟缩防御。
刘彦命令突骑兵不计代价的冲锋让汉军这一边的将校也产生了急迫感,在很多人看来那些突骑兵绝对是精锐,该是心急到什么程度才会愿意拿精锐来进行这种损失惨重的消耗战?肯定是有原因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要不你去问问?”骞建同刚才是在和李坛聊战局走向,谈到了突骑兵的损失,怂恿了李坛那么一句。他见李坛摇头,无奈地说:“有高级文官说我们来得太早,不知道君上那边……”
“桑先生?”李坛无所谓地说:“是堵截的敌军太无能,难道我们留在原地?那样会更糟糕才对。”
“说的是啊。”骞建同不断点头:“不可能放任敌军溃兵回到主营的嘛!”
他们明明是消灭和俘虏超过两万的敌军士兵,没有得到赞赏也就罢了,竟然被说妨碍战局,内心里没有怒火就怪了。
汉军之中的突骑兵都是系统部队,那就是刘彦为什么会不计较伤亡的原因。对于刘彦而言,系统部队不过是一帮数字,要改变这种观念还需要系统士兵有足够的智力,不是目前这种虽然有智商但是低下的模样。
损失多少突骑兵,只要是有资源刘彦就能够补得上来,他唯一觉得可惜的是不像其他穿越者那样有召唤猛将的功能,那除了拿系统部队去拼消耗,要不还能怎么地?
甚至可以这么说吧,要是不存在系统部队,战争中的士兵难道就不是消耗品?对于大多数汉军士兵而言,他们的幸运之处在于必定送死的任务有系统士兵去拼,他们打的是有希望之战。
骞建同和李坛,包括许多没有作战任务的军官,他们是待在外围用望远镜观看战场,看着突骑兵不断有如浪潮发动冲锋,突破敌军的木栅栏或是其余什么障碍,用人和马的尸体为后方的步军打通前进之路。
几乎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效忠对象为什么要拿精锐的突骑兵去那样消耗,衍伸而出的问题就是那些突骑兵究竟是哪里来的。
每一个人的脑海中都有无数个问号,却是没有人傻到去问刘彦那些问题。无数难以解释的疑团增加了刘彦的神秘感,尤其是刘彦好像可以无穷无尽的召唤精锐部队,他们内心有疑团的同时,人人都产生一种自己是效忠于神的理解。
刘彦从来都没有扮演神或是神棍的想法,世间或许有神和不理解的高级存在,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会穿越,更无法解释系统是怎么来的。
明明连穿越都经历了却不相信有神明或是某种高等生物的人,还有比这个更加神经大条或是莫名其妙的吗?刘彦会敬畏于未知,在敬畏中用自己的优势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汉军的强攻没有停止的时候,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他们在竭尽所能地压缩羌族士兵的活动空间。
强攻给予羌族士兵的压力非常大,那远不止是物质上面,还有内心深处对未来的担忧和恐惧,致使哪怕是有督战队也无法阻止失去信心的士兵产生一而再再而三的崩溃。
面对糟糕的局面,姚弋仲等高层并没有太好的办法,他们值得庆幸的是汉军的舰队并没有到来,老弱妇孺依然可以从那四条浮桥去到黄河北岸。
刘彦不止一次被问为什么舰队没来,他给出的答案是石碣水军在极力阻挡,舰队最迟到午夜就会到来。
其实汉军舰队遭遇的麻烦很大,他们是从西到东的航行轨道,石碣赵军是从笃马河而出占据上游位置。
石碣赵国不止一次与东晋水军交战,或许别的战法没有学会多少,利用水流来放置火船却学了个通透。汉军舰队遭遇的麻烦就是源源不断从上游顺流而下的冒火小舟,甚至是木排和竹排的数量也是密集到恐怖。
面对密密麻麻燃烧着的小舟、竹排、木排,汉军这边在猝及不防的情况下遭受了不小的损失,有约三十条处于舰队尾部的战船被撞上并且引燃。
庆幸的是汉军舰队反应还算迅速,牺牲掉接近二十艘战船,由跟随的非系统士兵紧急拉起铁索,并且是在两岸进行固定,才算是让整支舰队逃过一劫,但是在做业期间也一再损失战船。等待舰队加快速度前进,没有看到什么敌人就已经损失掉六十七艘战舰,可见火船攻势是多么可怕,对于曾经的赤壁之战数千条舟船葬身火海也不再有什么疑惑。
那就是系统部队的劣势之处,他们拼消耗没有什么问题,可要灵活自主地作战则属于没有可能。这种现状之下,除了拼消耗又能怎么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改变。
可能是汉军舰队的损失刺激到了石碣水军,后面石碣水军士气大振之下出击,他们被汉军舰队设下的铁索拦了一下,很快就继续追。
双方的水军是随着汉军分出一批战船进行阻拦才发生,石碣赵军似乎认定汉军舰队徒有看去强大的战船却极度无能,等待真正爆发交战才知道自己错了。
冷兵器战争中的水战并没有太多种办法,就是来来往往地互相发射火箭,再来就是互相撞击,跳帮战反而只是会发生在想要夺船的战斗中。
原本以为汉军舰队不行的石碣水军,他们从开战之后就完全被压制,才发现汉军舰队并不是想象中那样无能,反而是信心十足而来的石碣水军面对密集到恐怖的箭矢和床弩全部发怵到颤栗。
黄河之上的水战是不到半个时辰就落下帷幕,最后是以石碣水军损失惨重之下溃退。他们在溃退之后再次使用老办法,那就是继续放置任何可以燃烧的漂浮物,期望以相同的战法取得战果。
就是那么一路走一路拉伸铁索拦截拖慢了汉军舰队的速度,最后是刘彦直接控制着让舰队分兵,只选出约有五十艘的战舰继续南下,其余都是被留下反而扑向还在追击的石碣水军。
五十艘战船是在午夜准时抵达,他们的到来让靠近河道的羌族军队那边爆发出惊恐到极致的哗然声,四条浮桥之上的那些人更为恐惧。
“今夜会有多少人葬身鱼腹?”桑虞看去有些忧愁善感,要不是不能饮酒的话,他真的想借酒消愁,原因是认定这场战事没有快速结束的可能性。他扭头看向纪昌,不解地问:“泰安,是什么原因让你看上去这么平静?”
纪昌没有将自己的目光从那四条浮桥收回来,他在看着浮桥之上发生推挤,推挤之下人就像是下饺子似得掉入水中,那些落水的人是慌乱地扑腾着很快就沉下去。
“君上已经命令一支部队从大海方向登陆了。”纪昌无比平静地说:“那支部队会很快出现在这边的北岸,逃到北岸的那些人会成为尸体或是俘虏。”
桑虞彻底愣了,一小会之后才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看上去好像也不是那么忧郁,有些振奋地说:“君上是要拿那些老弱妇孺威胁南岸的敌军投降?”
纪昌终于扭头用奇怪的眼神看向桑虞,怪异地说:“胡人是在乎自己的家人没有错,但愿意为家人而死的胡人又有多少?”
“呃?”桑虞却是不解了,迟疑道:“那……”
“老人我们是不会要的,应该会在事后全数杀掉。”纪昌笑了笑,说了一句与战事无关的话:“女人,我们极度缺少女人。逃到南岸的女人很多,多到可以满足数万单身汉。”
好吧,桑虞再次脸色有些忧郁,闷闷地说:“那是胜利之后的事情,对于快速结束战局没有帮助嘛。”
“不。”纪昌淡淡地说:“虽然不知道子深为什么心乱至此,但我和君上猜测的是姚弋仲不会死守营寨太久,应该很快就会进行突围。”
“我能不心乱吗?石虎在襄国和邺城已经集结三十万大军!”桑虞有些激动地说:“石虎是要削弱羌族和氐族,却是不能坐视姚弋仲在这里全军覆没,战事拖得越久,我们就越有可能要直接与羯族大军对上。或许我们能够再次战而胜之,也许是持续僵持,但那无非就是给予其他国家坐收渔翁之利。若是面对如此局面,未来还怎么逐鹿天下?”
纪昌一听倒是对桑虞产生了佩服感,那不止是限制在局部,已经是着眼整个天下了啊!
……分…割…线……
坚持178天不断更的荣誉,揖礼给各位亲们拜年了,祝各位亲新年发大财,心想事成,家人健康!
PS:晚上八点放口令红包,亲们可别错过福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