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43章 战场歌声

    当今之世的国家并不少算,太远的也就不谈,与汉部这边同样处于同一个棋盘的却是有十来个,排在第一序列的就有石碣赵国、慕容燕国、东晋小朝廷,至于第二序列的国家则有张氏凉国、李氏成汉、拓跋代国,第三序列的国家是冉氏秦国、高句丽、百济、匈奴诸部,第四序列就是一些地方割据势力。

    汉部能够排在第一序列在很多人看来是打出来的战绩,但要是真正了解汉部并不会只看军事,还要看生产力以及经济实力。

    要是公开公正的评论,棋盘之上的东晋与汉部,一个国家和一个部族,任何一个在生产力和经济实力上都能完胜其余诸国。

    东晋虽然狼狈,但他们起码曾经对中原有过统治权,再来是族裔和固有传统领地的底蕴,使得东晋在生产能力与经济实力上哪怕是因为失去中原而受到重创,可软实力上依然不可小觑。

    汉部这边纯粹就是刘彦自己的原因,非系统的生产有在建设,农业规划亦是在进行,手工业之类的东西成型速度最慢。

    所有人都只看到汉军不缺兵器和甲胄,但他们不了解的是一切的基础都是有刘彦存在,他们只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汉部有内政高手,还是那种几十上百层楼那么高的高手。

    当然了,刘彦那些东西也是用资源换来,一样使用真材实料制造,差别就是制作过程由系统人员进行,并不是凭空而来。

    姚弋仲做好一切安排,人是孤身来到中军的箭楼上面。

    夜幕之中,黄河的河道上满满都是一片火光,那是到来的汉军舰船在向浮桥发射海量的火箭,火箭引燃了浮桥,火势再向河道的漂浮物进行蔓延。

    不用过多猜测,汉军的舰队肯定是向河道抛入火油之类的引燃物,油比水轻的物理定律之下,它们会顺着水流向下漂,粘上一些漂浮在河道之上的东西,只要有火星就会燃烧起来。

    汉军舰队出现,四条浮桥先后被毁,连带浮桥一块消失的至少有六千左右的人,他们不是葬身于大火就是落到水里不知道被冲往哪处。

    姚弋仲已经向全营进行通报,着重宣传被汉军杀死的那六千多老弱妇孺,想要引起士兵们的愤慨,不能说没有效果,但效果实际上非常有限。

    胡人的观念与汉家苗裔有区别。汉家苗裔注重家庭,宁愿牺牲自己也会保全老幼。胡人却是优先保存自己才会在力所能及的时候照顾老幼,甚至是一旦遭遇到必须牺牲什么人的时候,被牺牲掉的绝对是老弱,那从草原遭遇白灾时老人要自行出去了断就能看得出来。

    黄河这条后路被断对姚弋仲的心理压力极大,他都这样了,可以想象其余人该是何等的心态。

    面对危局身为主帅的姚弋仲表现出了绝对优秀的品质,他镇定地安抚军队,不至于一败涂地到连反抗都办不到。他却也没有奢望能够反败为胜,毕竟士兵的心态处于慌乱之中,看屡次反扑的崩溃之轻易就能看得出来,坚持会随着汉军不断进攻而变得脆弱无比。

    一阵木头被牛皮靴踏动的声音传来,姚弋仲扭头看去,姚襄先是脑袋出现然后慢慢爬上箭楼。

    “父亲。”姚襄有着青少年很难得的品质,那就是有足够的坚持和遇事的镇定。他先是行礼,随后说道:“营区内战马已经被收拢。”

    “嗯。”姚弋仲的目光再次看向黄河那边,低沉地说:“这一次却是为父不识地理,也没有想到汉军会如此坚韧,竟是能在绝对人数劣势的条件下坚持下来。”

    “父亲,刘彦带来的部队必然是死忠,要不然怎么敢以自身为饵。”姚襄劝说道:“父亲手下也有死忠,甚至比刘彦的数量更多。”

    姚弋仲聚拢战马只有一个目标,招呼死忠部队准备突围,而不是像之前所说的那样还想打下去,更没有可能在军心动摇到这份上还玩什么以自己为饵的把戏。

    士气低落,再加上军心混乱,如此情况拿自己当诱饵是嫌弃活得够久?姚弋仲也就是安抚和欺骗那些非羌族的将校,不让那些人抢先逃跑。他会这样是清楚一个道理,石碣赵国讲不得节操或道德,非本族的人要是真的相信就绝对是脑子有病。

    “父亲?”姚襄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开口问道:“营盘之内还有数万的我族老弱,真的要连他们也放弃吗?”

    姚弋仲最初是带着三十余万羌族人过来,后面一些杂胡和晋人自行跑来投奔让数量接近五十万。一连串的战事打下来,前前后后伤亡掉的人数绝对超过十五万之众,至于战死的人该是多少,姚弋仲这边可不像刘彦那边能够精确计算,但估计阵亡人数是逼近十万。

    在三天前姚弋仲就有计划在将老弱妇孺撤往黄河北岸,成功抵达黄河北岸的人数应该是有八万左右。

    为了堵截前来支援刘彦的汉军,羌族部队分出两支部队,一路四万堵截汉军的步军,一路五万堵截汉军的骑军。两支堵截部队崩溃之后逃回营盘的人数,粗略算应该是有三万左右?

    姚弋仲目前手里究竟有多少人,因为没有精确概念的说法只有一个猜测数字,应该是有个二十四万左右?

    “仅仅是十七天,原先有五十五万人的大队伍,待在营区之内的仅剩下一半不到……”姚弋仲苦笑地自己的第五子姚襄说:“此役,为父哪怕是带着部队成功突围,可以想象也必然要被天下人耻笑。”

    耻笑什么的是次要,姚弋仲需要担心的是威名不再之后,石虎会怎么清算。再来是羌族在这一次战役损失惨重,又该会被其余族群怎么对待。

    战事已经糜烂,是从人心上面糜烂,被包围的情况下再坚持下去,想要扭转情势谈何容易?看看战场,反攻的羌族部队上去多少,除了极为少数的部队能够坚持久一些,其余都是被汉军的强弓劲弩一射立刻崩溃。

    姚襄毕竟年龄还是轻,迟疑问道:“父亲,我们……我们能够成功突围吗?”

    事情还没有发生,谁又能百分百确定会是什么结果。姚弋仲没有盲目做不靠谱的保证,而是说道:“今日凌晨,八万骑兵分为两个阶段突围。”

    黄河后路被断,幸亏黄河与济水这个狭长的陆地还有西面可以突围。

    目前汉军的数量依然是处于劣势,偏偏汉军又是从三面陆地进行包围,尽管西面的汉军是最多,但那也让姚弋仲觉得心安。要是西面的汉军数量少,姚弋仲才是真正应该感到担忧,毕竟谁都能猜出突围是选西面。

    能够给姚弋仲的选择不多,明知道会十分艰难也必须要干。他仅仅是初步安抚下那些不明真相的将校,欺骗不会持续太久,一旦第一波骑兵开始突围,那些将校必定会反应过来,很难说清楚受到欺骗的那些人会有什么反应。

    “突围的时候紧紧跟在为父身边。”姚弋仲无比严肃地看着姚襄,几乎是咬着牙问:“明白吗?”

    有太多的大火在燃烧,那是营区之内的交战引起的火势。除了燃烧的营区之外,两边点起的火把和篝火也是多到难以想象。

    满月的日子刚刚过去,今夜是没有月色的夜晚,有如白昼一般的火光将云层照亮,光亮甚至掩盖住了星辰。

    姚弋仲带着姚襄巡视营区,他这样的举动当然是为了让士兵们能够看到自己还在营区,安抚军心的同时何尝不是查看情势恶化到什么程度。

    “军主,着实是没有办法了。”

    “是啊,军主。不是将士们不拼命,汉军的强弓劲弩太强,冲不上去啊!”

    “哪怕是冲上去,面对敌军的盾墙我们也没有办法击破……”

    “一千人发动冲锋,能够有三四百人冲到敌军盾墙已经算是很多了。”

    姚弋仲一路走,一路听到悲观的言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从一些非羌族的将校眼神里看到了怨气和一种危险的目光。

    重新回到核心区域后,姚弋仲召来自己的心腹将领,说道:“情况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突围将要提前发动。”

    谁都没有吭声,每一个人都是满脸的严肃。

    突围是需要掩护的,可不是说突围就是闷头冲,那么就需要有殿后部队,而殿后部队不能放弃抵抗,应当起到阻止和延迟作用。

    有人就问了:“首领,他们会投降?”

    姚弋仲就是发现有这种迹象才决定提前突围,谁都无法肯定己方是不是有人暗中与汉军达成什么协议。而在战况无比不利的情况下,背叛从来都不会是什么稀奇事,尤其是他麾下可是多族构成,营区内的晋人也还有个五六万。

    既然已经有了决断,姚弋仲那些所谓的死忠部队也就只能加快准备速度,导致动静闹得颇大。

    太大的动静会引来注意,不明所以的将校或是亲自前来,也能是派遣人过来,他们皆是询问姚弋仲问题,比如是不是要突围撤退。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杀声震天的营区之内开始出现了歌声,唱歌的是滞留在营区的妇女,一个带头之后就是引来遥相呼应,让女人特有的清脆歌声伴随着厮杀声、惨叫声、呻吟声……等等声音在唱响。

    “嘿!”成朔透过盾墙的缝隙向外看去,问自己的直属上司斗阿:“胡人女子唱的是什么?”

    斗阿捧着一个陶罐拿着勺子也不知道在吃什么,尤其是空气里满满都是恶臭和血腥味竟然也能吃得香甜。他闻言侧耳听了一小会,撇嘴道:“羌人的情歌。”

    “啥?”成朔一愣神,错愕道:“满满都是在死人的战场,唱情歌?”

    “要不然啊!”斗阿晋升之后可是经过集训,字认识了几个,故事听了不少:“反正胡人女子开始唱歌对我们是好事,比如几百年前的匈奴女人唱那个什么来着?”

    “使我什么无颜色之类的。”成朔略略嫌弃地看着斗阿,嘀咕:“还一直吹嘘学了不少,原来什么都没有学到。”

    斗阿就当没有听见嘲讽,他前去参加集训也就不到一个月,要是成绩优秀就不会是别部司马,该是成为军侯。那是他内心深处的痛,也觉得是一件无比丢人的事情。

    两人聊着,却是看到一名袍泽脸上带着明显笑意在奔跑。

    “那个……是王表?”成朔怪异地说:“发生了什么美事,他笑得好张扬。”

    “等等。”斗阿想到什么似得霍地站起来:“我刚刚是不是说胡人女子唱歌对我们是好事?”

    成朔颔首:“是啊,你是这么说过。”

    下一刻,斗阿原地蹦了一下,没头没尾地说了句“咱俩发了!”,然后拔腿狂奔。

    成朔吃惊地看着斗阿“哈哈”大笑很快跑没影,脸上满满都是错愕。

    可以看到一种情况,处于前线的一些军官先后反应过来,他们几乎是欣喜若狂地朝后方跑去。

    战场之上出现歌声不是什么平常事,比如刘邦与项羽“四面楚歌”的故事,再有曾经的匈奴人多次唱歌然后被汉军驱逐三千里。更明显的提示,军营从来都不是能够随意喧哗的地方,不能大喊大叫是基础纪律,更别说那么多人唱那种听着就能感觉到凄凉和哀怨的歌。

    处于后方的刘彦自然是没有亲自见到那些察觉端倪前来禀告的军官,他见到的是那些军官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

    好吧,军队越级上报是忌讳,哪怕再怎么十万火急也应该是一层一层地往上汇报,看着耽误事,但纪律就是纪律,宁愿被误事也不该讲什么变通。军队的纪律一旦往可以变通的方向发展,往小了说是军官怎么带兵,往大了说就会无组织无纪律。一支没有纪律的军队,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接到汇报的刘彦几乎想都没想,笃定地说:“姚弋仲要突围!”

    ……分…割…线……

    荣誉给广大书友拜年,祝愿大家新的一年发大财,事事顺心如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