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43章:突围开始

果然有人与汉军联络,商谈临阵起义会得到什么待遇吗?
刘彦之前收到了不下于二十封信,来信的人职位最低是校尉最高是杂号将军,其中就有呼延盛这个石碣的虎翼将军,他们的来信只谈一个问题,可以投降或是率部起义,有的不求能够得到什么奖赏只求活命和自由,有的则是要求官职或是财帛。
有一天姚弋仲猜得太对了,现如今的中原根本就不讲什么节操或是道德,多民族混杂之下背叛无时无刻不在。
刘彦与纪昌等人正在商议怎么利用,前线的军官来禀告了重要的情报,敌军营寨中有女人唱歌,还是那种无比哀怨的情歌。
军营不得喧哗,那关乎到控制力的衡量。古时候在军队并不能随意唱歌,因为一般认为歌声会让士兵生出想家的情绪,会造成军心上的动摇,使得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敌军营盘出现歌声,且不管是什么歌,代表姚弋仲已经失去掌控力。”桑虞说话的语速快语气又激动:“君上,且先答应那些人的要求,以击败敌军为重。”
刚才他们在观看敌军将校写来的书信,商议是否答应要求之类。按照刘彦的意思,不管局势是否对己方有利,能够答应的才能应允,不能答应的就直接拒绝。
很多人不理解刘彦为什么要那样干,他们的主张是先答应下来,等待我为刀俎人为鱼肉的时候,那些投降了的人又能怎么样。
刘彦坚持的是信誉问题,认为汉部的信誉没有廉价到这个份上,比起一场战事的得失,信誉才是需要维护的根本。
真心没有几个人理解刘彦的坚持,他们屡次劝谏“兵者,诡道”的思想,认为只要能够获得轻易的胜利失去些许信誉不算什么。
或许那些人说战场不能讲信誉是对的,毕竟华夏自从春秋之后,军事文化历来讲的还真就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
古典战争早就随着春秋的落幕消失,诡道思想充斥着华夏文明的军事核心,蔓延到任何非军事上面,或许对敌人讲信誉真的是一件可笑的事情,然而不讲信誉真的好吗?会不会让整个民族不再信任节操和道德,变得未达目的不择手段?
刘彦有自己的坚持,信誉从来都不廉价,哪怕是对敌人而言也是那样。军事上关于谋略的布置多么诡异和残忍都不算什么,但只要承诺下来,不管是对自己人或是敌人,承诺就是承诺。看上去或许是很傻的行为,对于普通人或许真的是傻,但对于统治者不是傻,是在维护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未来。
“昌为行军长史。”纪昌‘呵呵’笑着说:“可由昌出面应允那些人,一切与君上无关。”
刘彦当即苦笑出声。他扫视在场众人,看着他们期盼的表情,肃声道:“给予那些投来降书的人回复,该有什么待遇,以战时表现为准,战后会进行评估。”
桑虞还想再劝却是被纪昌拉住衣摆晃了晃。
如果讲求信誉是很傻的行为,作为统治者的刘彦决定就那么傻下去,哪怕看着迂腐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信誉出来挥霍。
讲信誉被评价为迂腐,这是何等可笑……甚至可以说是悲哀的事情?好比如有人扶起跌倒的老人都能上新闻联播,拾金不昧也变成需要宣传的个例。那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刘彦的行为目前没有多少人会理解,但是当汉部立国,等待汉国在日后的一系列征战和扩张中发生一些事情,他们会赞美自己君王的坚持,后世子孙也会由衷庆幸刘彦定下的基调。
带着各种复杂的心情,除了刘彦之外的人全部退下。那一刻刘彦看着那些人的背影在苦笑,只有经历过才知道什么事情的可怕,物质横流与金钱至上不能说有错,但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不能失去。
各个得到汉军方面回复的那些欲意反戈起义者,他们的心态之复杂难以言表。
“刘……刘……”呼延盛想直接称呼刘彦的名字,但很可能很快就要在刘彦麾下混口饭吃,又怎么能够直接指名道姓?他连续吐出两个音节,最后是含糊说:“那一位没有封官许愿,是不在乎我们的反戈,还是……?”
尹弼迟疑道:“这或许是好事。若是大包大揽,我们才应该忧虑。”
呼延盛现在代表的是军中的匈奴人和部分杂胡,他是羌族部队中首个统军与汉军骑兵大战的指挥官,一连串的战事打下来真真是被汉军给打怕了。
姚弋仲看上去很正常,恰恰姚弋仲的正常在这种局面下显得无比不正常,呼延盛在得知姚弋仲命人收集战马之后彻底不淡定了。要说姚弋仲是想反攻能解释得过去,但在核心营区收拢战马而不是在外面,到底是几个意思?呼延盛判断姚弋仲是要突围,是姚弋仲要瞒着非嫡系进行突围。
对于尹弼而言,他是被姚弋仲战场提拔没错,但要说确认臣属关系则不然。他获知姚弋仲要突围并且没有通知自己,发挥了中原晋人在天下大乱之后的秉性,那就是寻找下家。
尹弼利用职务的便利先联络军中的晋人,要联系杂胡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抢先动手,他发现是呼延盛之后,很快就与呼延盛勾搭了一起来。
发现情况不妙的远不止尹弼和呼延盛,就是他俩的职位比较高罢了。这一个集团是随着姚弋仲的心腹开始粗暴地收集战马而在不断壮大,一些冲突也加剧,导致营寨之外汉军正在强攻,营寨之内的气氛却越来越怪。
不知道是羌族那边的人先动手还是以呼延盛和尹弼这边的人先动手,原本是一支队伍的人发生第一次火拼,冲突像是星星之火一般蔓延,最后矛盾公开化导致营区之内大杀特杀。
接到羌族营寨内乱消息的刘彦,对于意料之中的事情根本不感到意外,他重视的是:“安排进行堵截的部队是否已经准备就绪?”
由于羌族部队中出现了叛徒,汉军这边对于姚弋仲在收集战马并不是不知情,那么就可以确定姚弋仲是要依靠骑兵强行突围。
阻止一支不以交战为目标的骑兵并不太容易,尤其是附近的地形皆是一马平川,骑兵想要逃跑依靠只能是由人组织起来的防线。
“预备追击的骑兵已经准备就绪,但……”纪昌苦笑说:“我们的兵力太少,能够组织的阻击线仅为两道,再多就会摊薄防线,甚至可能被敌军歼灭。”
“我们只要留下更多的敌军就算完成目的。”桑虞对于战事快结束感到由衷的愉悦,轻松地说:“他们要突围必然经过祝阿郡,那里不是已经安排好拦截部队了吗?”
桑虞说的是桓温所部。
桓温手里的兵力已经膨胀到七万,有两万五千的战兵,余下是辅兵、仆从军、新附军。他们所在的地点可就不是一马平川,有的是地方便利来设立阻击线。他们只要能够拦下姚弋仲这支突围部队,直至刘彦或是谁率领大军抵达,就会形成地姚弋仲所部的两面夹击。
野战中的两面夹击可不是那种发生在营盘争夺战的方式,要真的能够形成夹击之势,会不会弄死姚弋仲是不太确定,但将羌族部队消灭个绝大部分还是有把握的。
该安排的已经安排,接下来无非就是看将士是否用命。这点对于刘彦是如此,对姚弋仲更是相同。
羌族营地内发生互相残杀,又有叛徒给汉军让开道路或是做带路党,导致没有准备完整的姚弋仲只能当机立断进行突围。
战马四蹄踏动大地响起轰鸣声,太多的马蹄踩踏大地导致声音成为连贯,马蹄声彻底掩盖了其余的声音,不知道为数多少的骑兵被命令不管发生什么就是冲,沿途有什么东西挡路就是撞,没有得到新的命令之前不需停下,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冲进去。
刀山倒是没有,但火海却不止一个……
“好了没有?”
“没。”
“快点啊!”
“急个什么劲,要等他们冲进去。”
对话听得没头没尾,但要是能够闻味道,会问道浓烈的火油味,手持火折子的士卒浑身都在抖,是害怕也是兴奋,他们只要引燃大火就会造成方圆数里的大火。
躲在草丛的士卒要看运气,若是运气不好敌军的突围部队从他们的方向冲,不管是有没有跳起来跑其实都难逃被马蹄踩为肉泥的命运。
太多的战马四蹄在踏动地面,要是趴在地上绝对会感受到明显的震动感,躲起来准备放火的士卒在抖,毫不虚伪地讲,不止一个士卒裤裆湿了。
骑马奔腾驰骋的羌族骑兵,他们迎着大风和黑暗闷头超前冲。只要有过用非常快速度向前移动的人都该知道一点,那就是风太大会使人的嗅觉大规模降低,以至于绝大多数的羌族骑兵根本就没有闻到火油味,一些闻到火油味的羌族骑兵大喊大叫却是被震天的马蹄声掩盖。
先是一阵“呜呜呜——”的号角声响起,随后是有特定动作或数量多光点出现,早就极力按捺的士卒将火折子拔出来,他们还需要吹几下才能让火折子燃烧,随后进行引燃。
看过满是火油的是怎么进行燃烧的吗?那是一种火星引燃火油“砰”的一声冒出火光和烟雾,然后大火像极是在奔跑一般地“滑”着蔓延出去,渐渐整个地面全是大火,黑腾腾的烟雾很快也将任何可以占据的地方挤满。
刘彦在看,他的身边站立着军中所有的文士。
对于文士来讲,战局发展到现阶段已经没有他们什么事,需要等待战事结束才又是他们忙碌的时刻。
与之相应的是,刘彦身边除了护卫武士之外可没有半个将校,武人现在只要有机会就会上战场建立功勋
“这样可以将姚弋仲拦下来吗?”桑虞看着远处冲天而起的火光和黑烟,问道:“会燃烧多久?”
刘彦说:“火油在第一波燃烧中就会殆尽,要看草丛和灌木的密集程度。消灭第一批骑兵不会有什么难度,想要长久燃烧则没有可能。”
那些都是格物的常识,现代人没有接触过相关的教育都没能搞得懂,格物对于古人而言则是完全陌生。
不会有人在火势中幸存下来,不止是大火带来的杀伤力,浓烟才会是杀死最多人的凶手。
事实上发生火灾时,直接死于大火燃烧的人并不是最多,是吸入过多的浓烟到底昏迷,没有及时脱离火场必然是窒息后被烧成焦炭,哪怕是及时脱离也要经过专业的救护才能够活命。
燃烧的区域非常广,推测一次就消灭四千以上的羌族突围部队,也将后面的其余羌族部队给阻挡了下来。
羌族营区之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处都在喊“杀一存己,杀二赎亲,多杀有奖”。那段话的意思很分明,是对着临阵倒戈的非汉军而喊,倒戈的敌兵干掉一个自己能活,杀死第二个以上则每杀死一个都能救赎自己一个自己想救的人,多杀而没想要就谁也能换取奖赏。
汉军兵力少,姚弋仲却是已经在突围,那么刘彦就没有可能在攻取营区中投入更多的兵力,威逼利诱那些反戈的敌兵多杀死一些原先的自己人,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方式了。
面对突围方向突然冒出冲天的大火,姚弋仲此时有些发木,他被迫投入兵力到阻击叛军和汉军的方向,也在尝试寻找新的方位突围。
星火自然是可以燎原,但能够烧多久则需要看很多因素,姚弋仲对周边的环境有深刻的印象,大火没有可能燃烧太久,他们只要支撑到火势变弱和浓烟不那么浓就可以再次突围。
“要是……要是……”姚襄小脸煞白:“要是还有类似的埋伏?”
姚弋仲咧嘴露出泛黄的牙齿,略略狰狞:“必然还会有类似的陷阱,但还是要冲!”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