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44章:大汉即将再现的消息

“拿起石头,给我砸呀!”
潼关之上,冉闵军在军官的呼喝下拿起石块不断向关下砸落。
通关之下,乞活军与氐族军,他们举盾向上,人流涌向被高高搭起的登城梯卖命地往上爬。
从关城向下看去,下方狭长的道路之上挤满了进攻的石碣赵军,狭长山道之外是连绵数十里的敌军营寨。
乞活军经过冉闵的分裂还有三十余万之众,其中虽说大部分是老弱,可凑一凑还能凑出六七万精壮的汉子。
苻洪发誓要夺回关中,向石碣全国的氐人发出号召。
关中的氐人出不来,他们在经过冉闵军的一再屠杀之后是退向了西南盆地(吐谷浑),只留少部分骑兵袭扰关中。
从关中之外听从苻洪号召的氐人数量有多少着实不好算,半年之前汇集向苻洪麾下的氐人接近四十万,后面还有大股小股的氐人不断汇集而来。
“联系汉军的人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是有陆陆续续传回一些消息,但……哪怕汉王愿意支援,恐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看看潼关之上的冉闵军,他们一直在追求戎装统一,可受于生产力的限制真的不太好办。他们不但连军装凑不出来,看下方人群那么拥挤却是只能砸石头拿不是射箭,不是指挥作战的将领傻,纯粹是冉闵军没有箭矢了啊!
“汉王在济南郡已经击败姚弋仲,迫使姚弋仲不惜代价突围。战事从济南郡打到祝阿郡,已经将姚弋仲的溃军堵在狭长地形?”董存是冉闵王后的娘家人,他现在是冉氏秦国在潼关守军的副将,潼关主将是申钟。关于汉军那边的消息他知道的其实不多,苦笑:“哪怕是汉王歼灭羌族军,于我们这边又有何益处?”
季节已经进入到夏季下旬,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进入秋季。
中原的情势异常火爆,压根就不管季节适不适合交战,就像是汉军与羌族军在黄河南岸沿线的战事,潼关这边冉闵军与乞活军、氐族军的关隘攻防战,西北草原方向羌族游牧部落与张氏凉国的游动战,荆州方向东晋登陆长江北岸尝试夺取落在石碣赵国手中的荆州局部、
大型战事看着有五处,小型的战事不计其数。因为石碣赵国的国势糜烂,到处都有人起兵,口号之无奇不有难以叙述,比较受到认可的是“三王同盟”引起的效应,那是晋人在遭受胡人欺压真活不下去了的反抗。
此前其实也不缺晋人暴起反抗胡人,只是难以形成星火燎原之势。说起来十分悲哀,屡屡不管是晋人反抗或是什么人反抗,石碣派出镇压的永远是以晋人为主力的镇压军,大批晋人青壮就是被消耗在这种镇压战之中,不管是被镇压还是去镇压。
汉军那边在济南郡击败姚弋仲,是用不到十万的兵力击败了手中拥有五十万大军,尽管战事还留下一个尾巴在祝阿郡那边,可是刘彦击败姚弋仲的消息被传播之后,引起的震动不亚于七八级大地震。
姚弋仲可是当今之世最大族群的总首领,五六百万的羌族人听从其号令。姚弋仲还有素来善战的名声,其人也是以刚正不阿而被广为传颂。
带着五十多万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去要杀入青州的姚弋仲,他们不到一个月却被刘彦歼灭绝大多数仅有不到五万的骑兵突围到祝阿郡。到了祝阿郡还被一个叫桓温的汉将拦下,该是怎么一个悲催了得。
交战双方总人数超过六十万,动用骑兵、步兵、水军厮杀,竟然是一个月内就产生了胜负,时间如此之短令听到消息的人无不是一脸错愕。
“汉王真是厉害啊!”冉氏秦国的右仆射郎萧全一脸的佩服,说道:“类如此般规模的战役,打一年都算是时间段,汉王竟然用一个月不到就奠定胜局。”
跟随姚弋仲成功突围到祝阿郡的羌族骑兵只有五万不到,被姚弋仲丢在营地的部队不是战死就是投降,听闻先前撤往黄河北岸的那批人也被汉军击败并俘虏了大部分,那么真的就是汉军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取得了杀死俘获五十万人的惊天战果。
一样是无一日不战的关中这边,接近十五万的冉闵军依靠潼关和晓关挡住数量绝对在七十万左右的敌军……,呃,数量是有七十万,但真正能打的顶天也就是二十万到二十五万,但七十万敌军的数量听起来真的很吓唬人。
数十万人的军队出征真不是什么个例,胡人习惯老幼跟随青壮出征,老弱妇孺在后方放牧提供粮食,青壮在前面厮杀和掳掠;华夏文明除了战兵之外不是有辅兵,更有数量更加庞大的民伕。实际上每一场战争直接参与厮杀的人数,应该只是占到为战争提供直接服务的两成不到,剩下的那些都是做维持后勤线。
冉氏秦国自己统计,他们半年之间在潼关与晓关取得的战果该是有五万人到七万人,要是算上在关中清洗不合作的那些人,包含氐人、羌人、晋人和杂胡,从冉闵立国开始仅是半年左右,他们杀死的人总数不会低于三十万。
“最新的一批箭矢什么时候能够运输过来?”
“最快也要半个月之后。”
与之汉军那边相比,冉闵军这边一直都是处于什么都缺的状况之中,尤其是以箭枝最为稀缺。
冉氏秦国立国太短,关中因为大肆交战基本上也是糜烂状态,能够恢复一些农业生产算是冉闵麾下有能人,可关于需要用到工匠方面的生产就真不是努力一下就能解决。
箭枝的生产并不容易,除开要有合格的箭杆之外,箭镞的生产牵扯到的资源和工艺更多,冉氏秦国这边是号召后方是所有人为战争进行服务,但每个月也仅是能够生产出七万左右的箭枝。
七万支箭听上去好像蛮多,实际上连支撑一场中型战役都够呛。拿个例子,刘彦与姚弋仲在济南郡那边的战事,消耗箭矢最少的一天数量都超过十二万,要是战局激烈一天消耗个二十万以上的箭矢都属于正常。
当然了,敢于每天拿一二十万支箭出来消耗的军队绝对不多,那该是有惊人的国力才干得出来的事情,还要取决于有多少弓弩兵,一万的弓弩兵一轮齐射就是一万支箭,十轮就是十万之箭。一场战争不可能只来十次远程压制,一天来十次还差不多,那时日长了又该是几次射箭?
必须说明的是,弩弓或许好练,毕竟是傻瓜式的机械武器操作,但弩的制造不容易;再来是弓箭手,会射箭不代表就是合格的弓箭手,学会射箭还只是基础,要对每一项指令能够执行才是一名合格的弓箭手。
认真而言,冷兵器时代的弓弩手从来都被算作精锐看待,很多时候宁愿牺牲掉五名普通步兵也要保全一个弓弩手,那并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王上正在与司空等人商议,说是愿意付出大代价从汉王这边获取成品箭矢或是箭镞。”申钟是冉氏秦国的太尉,他刚刚从关隘后方赶来,一来就说出这么一个大消息:“汉王麾下的水军众多,咱们是打算利用这个。”
是有一条水系从青州那边直连关中,黄河目前也没有多少不能行船或泛舟的河段,要是刘彦肯付出一些代价,利用黄河与冉闵互通有无并不是什么太荒谬的设想。问题在于一点,黄河的青州河段到关中,中途有接近两千里是处于石碣赵国控制区,真要利用黄河付出的代价会有多大。
“王上也在与李势尽力协商。若是黄河的河道确认无法利用,那边走长江到灵渠一线。”申钟绝对是赞成与刘彦那边保持良好关系的人,他满是慎重地说:“汉王击败姚弋仲,汉部立国已经成为必然。”
他们先前是对刘彦称呼为齐王,后面诸方在下密会盟,冉闵这边最先改称刘彦为汉王,张氏凉国是第二个。除了冉氏秦国和张氏凉国之外,其余国家也只有拓跋代国也是称呼刘彦为汉王,余下什么称呼都有就是没一个称刘彦汉王的。
真实情况是,刘彦重建汉国也真的是被提上案头,确定的是解决姚弋仲之后,会在秋季中旬举行建国大典。
汉部的国号肯定是汉,但具体是因为部族名字是汉,还是要继承西汉和东汉,刘彦本人没有说过,其余人想问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建立国家,国号的由来无非就是那么几个。
一个是所在地域,例如之前所有人都觉得刘彦建国应该称齐国,那是因为刘彦的地盘在齐地。
再来,是以自身爵位,比如某个谁是唐国公,那么后面建立国家就是以唐为国号。
从地域和爵位来取国号算是一种符合礼仪的事情,类似的国号或王号一般是会被治下的民众认可。比如某地的民众一看国号是自己这边的老家,他们就会觉得“嚯,原来是这个啊,那就是自己的国”,天然上会产生归属感。
除了地域和爵位来取国号或王号之外,占个山头,或是占个旮旯,自称神国王、魔鬼王、无敌王……反正就是一些没根据的国号或王号,类似的情况就是草头王。一般情况下,草头王就是没有地域认可程度,没有由来,《周易》和《阴阳》有一个说法来解释类似的草头王覆灭之快,牵扯到气运之说。
古人相信万物皆有灵,也相信有气运之说,那么刘彦坚持要以汉为国号,从地域上面是牵扯不到的,那就只有继承国运那么一说。
“我们国号为秦,是地域关系,也是继承国运。”申钟困惑地说:“他们……估计是继承国运?”
能够理解刘彦的人不会太多,他想要继承的不是什么国运,是要继承一种精神。
董存不理解,他也不想去了解,他最关心的是:“那么他们建国为汉,会将石虎吸引过去吗?”
“姚弋仲失败太快了。”申钟苦笑着说:“若是战事僵持,石虎会过去,现在他率军到我们这边的机率最大!”
石虎召集三十余万的羯族人整军备战,蓄势待发之下才是最为可怕的。
谁都在关注石虎会往哪边去,尤其是龙腾卫士也在参战序列之中,更有一支新组建的东宫高力,谁都不想石虎的目标是自己。
“王上要求我们迅速击败来犯的敌军,可是……”申钟苦闷地指着关外的敌军,说道:“我们已经尝试过出关攻击,效果却是极为有限!”
哪怕是进攻关中的七十万敌军只有二十多万的战斗力,但也不是冉氏秦国现在能够在野战吃下的。冉闵军不是汉军,汉军兵器和甲胄精良,汉军有用不完的箭矢,冉闵军这边兵器都配不齐,更加别谈什么甲胄,连箭矢的数量都一直是不足。
城楼之类的冉闵军高层在商谈,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大吼“攻上来了”之类的话,他们相续苦笑也就散去。
没有箭矢进行压制,仅仅是依靠砸石头真拦不住进攻的敌军,近期敌军攻上城墙的次数越来越多,冉闵军屡次都是付出惨重的代价才将敌军驱赶下去。
幸亏是潼关或是晓关这种狭长的地形,敌军哪怕是能攻上城墙的数量也不会太多,要是位处平原的那种城池攻防战可就事情大条。
又再一次将攻上城墙的敌军杀下去,但冉闵军没有欢呼,反而是一个个看上去无比疲惫外加麻木。
“坚持,一定要坚持!”
“要是关隘被攻破,我们的家人必定一个都活不了,所以要坚持住!”
没有错的,冉闵军在关中大肆屠杀不服从者,要是两关失守,且先不谈乞活军会怎么对待冉闵军,族人被大肆杀戮的苻洪肯定是要进行惨烈报复。
守关的冉闵军将士,他们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报效君王,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家人的小命,他们都只能别无选择地坚持下去,直至转机的出现。
……分…割…线……
看在从不断更的面子上,亲们投点推荐票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