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45章:在下王猛

“在下王猛,添为我家君上麾下记事郎。”
记事郎就是一个文官散职,看是什么人的记事郎,比如东晋小~朝~廷司空的记事郎就属于六品官位,但要是县令的记事郎就属于不入流。
汉部那边的制度是,套上了一个三公九卿的壳子,实际上是介于军功爵制和察举制的混合体。
在古时候的历史上,存在五大选拔官吏的制度,它们按照先后出现的顺序排列如下:世官制、军功爵制、察举制、九品中正制、科举制。(这里就不一一叙述,有兴趣自行百度)
刘彦选军功爵制和察举制是认为符合当今用人之举,毕竟世官制没有那个时间,九品中正制已经被证明只会带着国家和民族走向炼狱深渊,科举制则是社会条件限制。
刘彦选的军功爵制符合乱世征战和开拓需要,毕竟曾经的大秦已经证明这一套制度在大争之世的作用。察举制的出现是在汉孝武皇帝元光元年,主要是应用于发现和搜罗更多的人才为朝廷所用,举孝廉就是该制度的一个特色。
当然了,没有一个绝对完美的制度,也不存在一定正确的制度,只看什么时候的什么国家适合什么。所以就有一句话叫,只有最合适的,没有最好的。
王猛看上去年轻得有一些过份,虽说是身穿一身文士袍,可看着与乡间的山民仅仅是在一丝书生气上面的区别。他目前还没有见过一直身处前线的刘彦,被吕议安排在鸿儒馆做自己的记事郎。
“你后面可还有队伍会过来?”冉闵对于刘彦只派一个记事郎过来是一种不满的态度,他没有隐瞒自己的态度,径直说:“若是只有你这个小小记事郎作为主官,没有更高官职的人前来,什么话都不用再说,好吃好喝待上几天就回去吧。”
要不是有一封刘彦的亲笔信,王猛又说需要冉闵亲自接收,冉闵才不会出现见王猛这么一个记事郎,毕竟冉闵现在可是大王了。
“回秦王话。”王猛看着有些紧张,他现在就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郎,被桑氏一族的人寻找到,并且被告知刘彦要征募,哪怕是已经过去快三个月,现在又当了汉部的记事郎也还有些没适应。他尽力克制自己的紧张,行礼道:“我家君上已经派出典客,不日将会到来。在下……”
“那等你们的典客来了再说。”冉闵用着那双重瞳的眼睛看着王猛,问:“汉王的亲笔信呢?”
“秦王容禀。”王猛的声音里带着颤音,表情亦是有些纠结,再次被冉闵那双重瞳的眼睛一盯,才咬牙说道:“秦王接信之前,请听外臣一言。”
冉闵非常直接地开口截断:“小小记事郎也敢与寡人如此讲话,不怕寡人唤人将你拿下开斩?”
什么是重瞳?就是有两个眼瞳的人。历史上有重瞳的不是圣人就是猛将,比如项羽就是一个又重瞳的绝世猛将,传闻五帝之一的舜也是有双瞳的人。
双瞳在科技和医疗发达的现代被认为是一种病,但古人可没有成熟的科技体系和医疗常识,他们才不懂重瞳是一种眼科疾病,只当是人生而异之,简单的说就是有重瞳的人不是一般人,该是属于二般人那样的人物,总之就是很奇异很厉害。
吕议能够猜测刘彦十分重视王猛,毕竟刘彦寻找王猛可是用了将近四年的时间,可吕议还是低估了刘彦重视王猛的程度。
冉闵或许不是一个言出即行的人,但他在建立秦国成为秦王之后,尽管冉氏秦国的疆土小又显得无比破败和糜烂,可成为大王的冉闵真的是威势大涨,不止是在身份上,脾气上也是。
记事郎就是文官散职,冉闵真不觉得杀掉一个小小记事郎会怎么样,他认为眼前这个小小记事郎真不懂事的话,杀掉再赔礼道歉也就揭过。
王猛当然也不知道自己对于刘彦来讲的重要性,他本来应该是被安排在治粟内史蔡优麾下,可当时刘彦正在与姚弋仲所率的羌族大军酣战,吕议是汉部官僚系统中首个接触到王猛的人,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子。
简而言之,刘彦知道王猛真的就是一个猛人。现在就让王猛当什么高官自然是没有可能,但刘彦是准备让王猛往丞相的方向发展,培养当然也就是那么来的。
刘彦的后备丞相,也就是王猛现在有可能因为冉闵的一个不爽而没了小命。
王猛面对天生重瞳并且满是煞气的冉闵自然是怕。他来之前可是听了不少关于冉闵的传闻,比如冉闵还是石碣赵国的一名将领时就是镇压起义中杀人盈野的刽子手,进入关中之后又大开杀戒啥的,总之传闻中的冉闵少不得要有一个“但闻之,可使哭啼小儿立止”的外号。
左思右想之余,王猛咬牙说道:“外臣职责所在不得不言。外臣奉君上命,问秦王一句。君上原话如下:彦常闻闵有光复强汉荣耀之心,今仍持此念否?”
冉闵听得一愣,愣神之下久久没有开口。
“……”王猛也愣了,等了一小会又说:“君上有言:彦闻闵有意求得军械,备下若干……”
冉闵一直是沉默的状态,不为那些军械的数量而有改变。他在想刘彦为什么会有第一个问题,并且认为自己的回答将影响到什么重大的事情。
其实刘彦那样问有两种理解,冉闵所想的是刘彦在招揽,毕竟刘彦马上就要建国称汉,问冉闵是否有恢复强汉之心着实令人不得不多想。另外的一层含义是,刘彦责问称王后的冉闵好像忘记了曾经的理念,毕竟冉闵进入关中之后的行为与之前宣扬存在巨大的差别。
王猛还在那边说话,直至将自己应该讲的话全讲完才忐忑地看着冉闵。
冉闵之前又派李显前去汉部,李显没有见到刘彦,是九卿之一的吕议来招待李显。
毫无疑问的是,冉闵派李显前去是为了寻求支援,能有军队支援最好,没有援军就寻得兵甲器械上的援助。
冉闵得到的回复是刘彦同意了援助,冉氏秦军急缺的成品箭矢就有三十万,箭镞五十万,战刀一万,枪头三万,弓三千,皮甲三千,铁甲五百。这些军械是会走长江,过境李氏成汉,再从灵渠进入关中。
现在有个问题摆在了冉闵面前,他该怎么说服李氏成汉的现任皇帝李势同意让军械借道而过。
李氏成汉在李寿当家作主的时候是有意交好刘彦,但是换成了李势之后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从有意结交转为莫名仇视。
冉氏秦国与李氏成汉从一开始的关系就不好,等待李势成为李氏成汉的当家人依然不好。
之前李氏成汉与张氏凉国的关系是友善,李势上位之后还没有与张氏凉国那边有什么接触,却不知道态度有没有变化?
冉闵想了想还是得拜托张骏帮忙,但他一想起张骏却是无比火大,原因只在于他屡次向张骏求援没有得到回复。
张氏凉国在东面的军队一直没有增加,金城依然是张氏凉国在东面最重要的军事重镇,他们是以金城作为桥头堡在入侵羌族栖息的地盘,入侵之后一直是烧杀抢掠的姿态,并未有真正进军石碣赵国腹部的迹象。
现今的冉闵怎么都觉得自己被张骏利用了,并且还是被利用得无比廉价和彻底的那种,原因只在于张氏凉军不增援战事吃紧的潼关和晓关,还有传闻说张骏不断向西域增兵。
事实情况也真的是那样,张骏目前的侧重点就是讨伐西域,张氏凉军目前已经杀到车师古国附近,很快就要攻下高昌进入龟兹区域。他们在西域的开拓其实也不是那么顺利,主要是遭遇到了匈尼特人也在向西域扩张。
匈尼特人也被称作匈人,但绝对不是什么匈奴人。他们的族群来源没有个具体的说法,比较可信的是源自曾家的大月氏后裔,也就是贵霜王朝人种。
冉闵对于张氏凉国既是生气又是无奈,生气是在于冉氏秦国战事紧急,作为有明确盟友关系的张氏凉国不派援军,但张氏凉国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帮助冉氏秦国,至少在粮秣的支援上就没有过中断。
“说完了?”冉闵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随后盯着王猛看了一小会,再次开口说话,只蹦出一个字:“信。”
王猛这一次没有再磨叽,从夸大的袖子里面掏出一个看着精致的长型金属盒子。他当然是没有能够亲手交到冉闵手中,一个称孤道寡的人怎么可能会亲自与外人有接触,是由一名宦官去拿再转交冉闵案头。
完成使命的王猛再次行礼之后方才告退。他是屏住呼吸才走出大殿,往阶梯下面迈步的时候,没忍住往后看了几眼。
冉闵定都是选在长安,称孤道寡之后自然是住进了古宫殿。
王猛所看到的景色是经过一番修缮,墙壁重新被粉刷,破损的阶梯则是第一时间修补完毕,身后的宫殿大概也是修缮的第一序列。
【国势微妙之下,宫阙作为第一优先序列……冉秦恐怕未能有所发展。】王猛这样想可不是因为刚才被冉闵吓到心生怨恨:【相比而言,汉部是优先发展民生,等待确认建国才有修建宫阙计划。听闻君上不欲大建,理由是当前疆域未有一处都城合适?】
刘彦一直没有大肆建造宫阙还真的就是处于没有理想都城地点,他觉得最合适的是雒阳(东汉称雒阳,曹魏才改为洛阳),要么则是在长安,反正青州这边就真的不适合作为司隶所在。
之前有人认为广固城不错,广固城的旧称叫临淄,而临淄是曾经齐国的首都。
要是刘彦只有割据的心思,临淄作为都城还真的有其历史底蕴,问题是要是有一统天下的野心临淄则就显得太过偏僻。
一个国家的都城选址可不能胡来,需要考虑到基本盘、地域、战略位置、交通、等等无数个问题,更为重要的还有粮食来源,毕竟作为都城必然是会成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城市。
刘彦是个穿越者,参考“今后”各朝各代,还真就没有比洛阳更合适的地点,第二个备选所在是长安。
汉部要立国,刘彦要称王,去广固城重新改回临淄,用临淄作为临时都城。
因为是临时都城的关系,刘彦的意思是就先将就着,但被部下强烈反对。
包括纪昌在内的人,他们一致的意思是,都城是一个国家的脸面,城池必然是要大而广,宫阙哪怕不富丽堂皇也该设施俱全。
考虑到今后的海军基地是在青州这边,更加想到倭列岛上面的黄金和白银,临淄哪怕是不作为都城而作为陪都也有重要意义,刘彦一时间有些踟躇。
最后刘彦是被桑虞给说服,汉部建国之后不可能再吃什么大锅饭,民间财产私有,土地分配与各项国策,种种的种种都是需要急切考虑。
大肆建设是一项拉动经济的手段,桑虞认为可以趁此机会激发民间的发展,最为明显的是因为有需要而可以让民间出现大量的作坊,毕竟不管是砖石还是瓦片,乃至于是各种木材雕刻啥的,那都是一种产业。
建就建吧,再来就是关于国策制定,这个目前还在激烈的讨论之中。
王猛目前就只是一个记事郎,国家大事什么的离他太过遥远。他现在只在庆幸一点,没有惹怒冉闵死于非命。
在即将走出宫城之时,王猛再次转身看过去,里面的广场之上站立高大的武士,每个武士的装备和派头都是相当不错。
冉氏秦国的军队制服是黑搭红,主体色调为黑,红色是一些镶边和点缀,旌旗为黑底白字,还真的是讲究继承曾经赵氏赢姓的秦国。
“着冕服,带珠冠。”王猛重新迈步,低声念着:“一家一姓,是非成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分…割…线……
最后一句别当真,不是始自王猛,是元代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
PS:求推荐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