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48章:没当一回事

姚弋仲是羌族总领袖,目前羌族总数肯定是有三百万以上,那么谁得到姚弋仲的投效,哪怕是无法使得数百万羌人一同归附,不管是政治还是其它方面的意义都不会一般,引起震动属于必然,或许还能有更大的效应。
换做是其余人,得知姚弋仲要归附,哪怕是姚弋仲被打得不得不投降的场面,肯定也会觉得骄傲或欣喜,毕竟姚弋仲除了有名将的声威之外,光是羌族总领袖的名份就值得尽弃前嫌地接纳。
刘彦一直都不是什么一般人,他来到围堵战场之后听到信息,一个愣神没有太特别的反应。
残存的羌族大军成份比较纯粹,除了羌人之外可没有什么“闲杂人等”,他们被堵在反而十五里之内的面积,用望远镜看的话还是能够看得比较清楚。
“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桑虞心情无比之美好,那是因为纪昌去了黄河北岸的偏师当长史,他首次成为刘彦的直属长史。再来是本来预料会拖很久的战事没想到是想错了,他说话就恢复嘻嘻哈哈的模样:“啧啧啧,活着的牛羊什么粮秣全归了我们,他们现在只能啃肉干,看着还缺水?”
不是开玩笑,姚弋仲这一支残部是被堵在黄河和济水中间,缺水听着很像是一个笑话。可是,谁让不管是黄河还是济水河道之中都有汉军的舰队,羌族兵每次要去取水都是被床弩和强弓劲弩一阵射,很多次死伤惨重或许还能拿到一点水,可真的是一滴水等于一滩血。
嬉笑完了之后,桑虞看向了好像是在走神的刘彦,问道:“君上是在考虑要不要接受姚弋仲的投降?”
刘彦哪里是在想这个。他思考的是怎么趁目前的大好机会吸纳更多的人口,再来是对冀州的攻略会发展成什么样的趋势,也需要注意晋军在荆州的北伐之战。
汉部这个集体之前面临的困难一直是人口不足,刘彦才会拼命地想方设法要增加人口。
自去年大战开始之后,汉部吸纳人口的速度就大幅度降了下去,那是因为石碣赵国的坚清壁野,也是石碣赵国对疆域内进行了封锁,使得汉部难以再从石碣赵国身上“吸血”。
之前,姚弋仲这一支讨伐军也能算是汉部最大的威胁,毕竟哪怕是不管那些虚的人数,姚弋仲带来的可参战青壮有个二十万以上,怎么会让刘彦不产生压力。
刘彦与姚弋仲的一战已经进入尾声,但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不说引发不发的石虎,东平郡方向还有孙伏都所部十余万,豫州也有刘闿和路永的接近十五万敌军。姚弋仲所部哪怕是被灭,汉军需要面对的敌军依然还有许多,而刚刚大战结束之后的汉军必然是要有休整时间。
“冀州?”桑虞默然,他的身份可以知晓众多机密,汉军向冀州扩张是在进行战略部署。他迟疑道:“慕容燕军要再次南下了?”
慕容燕军上一次为了清除内部不稳份子败了一次,今一次却是燕王慕容皝要御驾亲征,他们的对手是石斌为首的石碣幽州军。
吕泰奉命北上,纪昌作为吕泰的长史。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杀入冀州之后,看情况不断往北推进,能够打多远就推多远,最好的结果是打到章武郡(天津西南),最低要求是拿下渤海郡和河间郡以南全部的地盘。
石碣赵国的幽州军应该是所有边军中实力最强和士兵最多的一支军队,石斌也有着善于统兵的名声。上一次石虎亲征慕容燕国大败之后,石碣赵军方面可谓是痛定思痛,经过石斌与麾下臣属两年的不断努力,士兵素质上有些不太好判定,但有了两年的屯田时间怎么都不会缺乏粮秣。
桑虞深深迷惑地问:“其实臣很好奇,为什么君上认为石碣的幽州军面对慕容燕军时会不堪一击?”
不对,刘彦从来都没有说石碣赵军的幽州军面对慕容燕军是不堪一击的状态,只是判定石碣赵军的幽州军无法挡住慕容燕军的锋芒。
“是因为慕容皝手中有貂豹骑兵?”桑虞说的这支部队是慕容燕国的甲骑具装:“听闻燕军的貂豹骑兵数量已经增加到五千。”
说起来,五胡乱华期间的话,拥有多少甲骑具装一直都判定国力的依据,身着甲骑具装的具装重骑兵也没有辜负世人的看好,他们每一次上场作战无不是打出赫赫战绩。
“每一个具装重骑兵都有铁索钩刺连接,排成直线踏蹄齐奔地动山摇,无人可挡。”桑虞说的是高句丽那边得到的情报,他摇着头:“这个情报可能已经过时了。”
慕容燕国横扫辽1东周边之前就有三千甲骑具装。他们在高句丽那里不但抢了人家的都城,连带数代高句丽王的陵墓也是挖了个干净利索,席卷大半个高句丽抢的东西连计算都计算不过来。后面慕容燕军还连续进攻扶余、曲沃、宇文鲜卑、拓跋鲜卑,连续获胜之下每次都是大抢特抢,国力怎么都该阔绰起来。
“貂豹铁骑的数量有五千五百,精锐步卒甲士数量超过一万。”刘彦说的这些数据是从拓跋代国那边传过来,并不一定正确。他又说:“上面那些是兵器和甲胄精良的慕容燕军,更有接近五万兵器和甲胄差一些但是善战的步骑。要说质量,可能不会比羯人本族军队差多少。”
慕容燕国南下是集全国之力,精锐部队倾巢南下不谈,举国动员之下还有更多的军队,传到青州这边的情报显示,慕容皝带着接近四十万的大军浩浩荡荡进入北平郡,与石斌率领的幽州军隔着一条濡水正在大眼瞪小眼的对峙。
“不就是因为石斌重视慕容燕军,我们才好捡便宜嘛。”桑虞乐呵了很久,笑着说:“我们没有打算过份刺激石斌,但我们过去肯定是会打算他的计划,却不知道慕容皝会怎么抓住机会。”
章武郡是冀州的一个郡,但它是处于冀州与幽州的边缘地段。幽州军东1北方向的北平郡有四十来万的慕容燕军,南边又来了四五万汉军。上一次各方汇集下密会盟,虽说是没有达成什么同盟,可石碣赵国的那些人并不知道,哪怕是真的没有也必然是要被认为是个阴谋,那么石斌不紧张就有鬼了。
汉军北上进攻冀州会间接帮助慕容燕军进攻石斌为首的石碣赵国幽州军,但显然哪怕是这样也必须打。
想想两宋是个什么情况就知道了,黄河之险不足守,那是因为黄河冬季会大面积结冰,冰层还是厚度足够,那么一年冬季的结冰时期黄河根本就能够任意通行。相比之下长江哪怕是局部会结冰,但因为纬度的关系冰层可厚不到哪去,少数一些人或许能够从冰层之上过河,但必须是小心翼翼,不可能像黄河那样。
能够进攻并占领到章武郡区域,虽说离燕地还有一些距离,没有将所谓的燕云之地完全控制在手,但至少是拿下了一半。而这一半地盘的重要性大到刘彦哪怕是面对石虎真的率军来攻,也必然要不惜代价地拿取!
只要懂得一些地理常识,至少是懂得必须控制战略要地,就会明白刘彦的选择无比正确。桑虞就是明白人之一,不但是他,连带纪昌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因此纪昌才会在与姚弋仲所部一战的最后收尾阶段放弃即将到手的荣耀去冀州。
“孙伏都或刘闿、路永,他们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刘彦问的是这些人来救援姚弋仲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最多只停滞五天。”
姚弋仲这一部残兵败将是在慌乱之下突围,他们携带的粮食经过十来天的消耗肯定是要见底。
军事上有一句叫“哀兵必胜”的术语,远不止是说哀伤之后爆发的军队破坏力强,还包括一支陷入绝望的军队爆发出来的死志会有多可怕。
按照刘彦等人之前的估算,也是从一些投降的敌军将校那里获得情报,姚弋仲所部残兵携带的粮秣至多就是支撑半个月。
刘彦到来之后,这边的汉军又向他汇报发现羌族人杀马为食的信息,结合起来的结论就是五天就要出现结果,不管是歼灭还是接受投降。
“君上,是不是派人与之接触,稳一稳姚弋仲,免得……”桑虞还是没有将‘狗急跳墙’这四个字说出来,不是他有多么尊重姚弋仲,是如果连自己的敌人都不尊重,那又怎么肯定自己取得的战绩?他想了想才又说:“臣还是那个意见,君上可以不接受姚弋仲的条件,但接纳投降有利于君上日后的霸业。”
几百万的羌人呢!哪怕只是得到表面上的归附,政治意义上的价值也是难以估量。
再来是接受姚弋仲的归降远比干掉有意义,至少可以给石碣赵国的其余将校一个头像能够活命的希望,有利于今后对石碣赵国的将领进行招降。
桑虞的意见还算是相对“中立”,提议接受姚弋仲的投降,但是不保留其爵位、官职,倒是要承认其羌族总领袖的地位。他认为应该承认羌族总领袖,当然还是姚弋仲掌握在手中,甭管能不能用得上,那都是政治资本,至少石虎就该小心自己治下的羌人了。
纪昌的意思就比较……怎么说?他是建议刘彦直接歼灭姚弋仲所部,连带姚弋仲也是干掉。理由是双方俨然已经成为血仇,有了司马皇室的教训,绝对不能再重演一次。
当然了,纪昌并不是说对待异族应该斩尽杀绝,他的意思就是异族的高层应该全部干掉,留下愚昧的底层慢慢消化和融合就好了。他甚至认为不但要干掉所有异族的高层,连带那些精英分子也该全部干掉,乃至于是从文化和历史痕迹上完全抹去,就当没有某个异族存在过。
如果说桑虞是“中立”,纪昌是“霸道铁血”,那么也存在一些“王道”意见。
对于华夏文明来讲什么是“王道”呢?大概就是以德服人,或是使其感动而后教化。拿这一次来讲,一些人认为应该接受姚弋仲的条件,好使其感动流涕并且死心塌地为刘彦所用。那样一来的话,数百万的羌人将会成为刘彦的人。
可以说,刘彦听到所谓的“王道”意见之后的反应很直接,先是问还有谁是相同意见,问完之后也没怎么地,就是海外有多处岛屿需要官员,这些脑子有坑的人还是去岛屿上吹风外加捕鱼去吧。
华夏文明不止一次进行过“外圣内王”的统治,这种国策被歪楼的儒家认为是教化大道,也就是说什么好东西好玩意自己会了肯定要教导蛮夷,只要将蛮夷教导成文明人,那么同是文明人肯定就能使用文明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不是时不时来打草谷啥的。
没有歪楼的儒家教化大道其实也是类似的套路,但执行起来压根就是两回事,不是使用文字教导蛮夷怎么变成文明人,是在某地设置一个“校尉(中郎将)”或是“都护”,比如匈奴校尉(中郎将)之类,或是“西域都护”。总之,能动手的绝对不动口,不听话就杀到听话,杀怕了就什么都好谈了。
刘彦心中早就有计较,姚弋仲识相一些赶紧无条件投降,姚弋仲要是不识相那就去死。
绝对不是刘彦虎躯一震脑子犯抽的狂妄,对于他来讲数百万羌人又怎么地,世界上有汉人这一民族就足够了,不是讲绝对的血统,是血统和文化的两方面,去干那种将族裔分得清楚,然后又给予少民优待的事。少民不会感激不说,主体民族还会心生怨怼,完全是自讨苦吃。
刘彦的想法很直接,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得不到绝对的忠心,收拢来根本就是个大麻烦,或许羌人会暂时安稳,但要是有可能发生像是东汉末年西北旧事,还不如一开始就抱定决心干脆驱逐或是清除。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