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51章:何其屈辱

不谈人种的优越性,只谈先进文化与落后文化的竞争,先辈们留给华夏苗裔的遗产丰富到在这颗星球上少有敌手。
文明可以屈服于野蛮,但文化会战胜愚昧。
如同希腊败给了罗马,可是罗马的文化全面被希腊文化入侵,是从文字到信仰上面罗马人几乎全面希腊化。要说起来,希腊人在武力上输给了罗马人,可是希腊的文明就融合了罗马。
再比如,华夏文明屡次被野蛮征服,群体屡次变成所谓的下等人,可是那些上等人却疯狂的赞美汉文明的文化,野蛮人在吸收汉文化之后或是变得羸弱被驱逐,或是那些人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族群拿自己当成一名汉家后裔。
用文化去消灭一个民族远比从肉体去消灭来得有效,一时强大的某个种族最后连自己的民族都忘记了,子孙后代只知道自己是一个汉人,有比这个更带劲的征服吗?
华夏文明的文化之璀璨难以简单用语言来描述,只需要知道在长达两千多年的东方大陆上层圈子里,不懂说汉语不懂汉字要被鄙视不被接纳,这样完全就足够了。
刘彦十分清楚先辈们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什么遗产,武力不足的时候可以延续族群的存在,可要是武力足够就是天大的助益。
看看曾经的西汉和东汉,再想想后面的隋和唐,武力和文化并驾齐驱的时刻,华夏苗裔就是当之无愧的上天宠儿。
有些君王和当代精英抓住了机会,才有强汉盛唐的说法,刘彦或许没有太高的智慧,可他的理念从来都无比简单,有多大的能力就干多少事情,如同弱小时培养部众的心气和意志,强大起来之后开疆扩土。
即将建国的汉部有强硬的底蕴,特别是面对手下败将的时候,刘彦可以显得霸气侧漏,他的臣属能够高傲地昂起头颅,平民百姓以身为汉人而自豪。
姚弋仲知道的,他从来都知道汉人和晋人根本就是两种人,汉人有舍我其谁的霸气,晋人却是软弱有如羊羔。令他琢磨不透的是,同为一个苗裔,为什么换个称呼就变成两种人!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好谈,刘彦或许需要姚弋仲投降,但姚弋仲只能是无条件的投降。姚弋仲当然是想要投降,可不能是无条件的投降。
问题在于一个冲突点,刘彦不觉得数百万羌人是什么事,姚弋仲却认为有数百万的羌人给自己有谈判的资格。
外间的厮杀已经进行了有一会,帐内却是姚弋仲是舌战群雄极力想要表达自己的重要性,刘彦没有开口之下是由其他人来进行奉劝。然而,实际上不管是谁开口说什么都是废话。
刘彦有些听不下去,带着明显的不耐烦,说道:“闲话勿用再谈。”
姚弋仲刚才一直在关注刘彦,很明显发现刘彦没拿数百万羌人当回事。他的内心是一种愤然外加不忿,那可是数百万羌人啊,怎么能够不当一回事。
“想必大王已经明白弋仲来意?”姚弋仲觉得也不能再拖,不再隐晦提起,而是直白说道:“若大王愿意接纳我等有条件投降,视弋仲为肱骨,弋仲便是大王麾下开疆拓土的前驱,为大王霸业效死力。”
刘彦的反应是眉头挑了挑,笑着问:“然后呢?”
姚弋仲还保留着风度,一脸平静地说:“若是大王视弋仲为无物,乃至于学前汉欺压羌族,弋仲性命不足道哉,歼灭三十来万羌人不足惜,被围四万亦是无关痛痒,但大王要面对的将是数百万羌人的疯狂报复。”
“知道吗?”刘彦拿起放在案几上的佩剑,笑着说:“寡人的剑之锋利远超想象。”
姚弋仲缓缓地站了起来,行礼道:“弋仲着实难以理解大王如何思考,能够获得大助力却非得增数百万大敌。”,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亦是笑道:“如此,某项上人头任由大王锋利的剑来斩取。”
刘彦放下剑摆了摆手:“要县公人头,寡人的将士自会战场上获取。”
“县公听听外面的厮杀声。”桑虞插言道:“喊杀之声是否减小,却不知道我军是否已经获胜。”
“不可能!”姚弋仲总算是失态,那是他侧耳倾听之下真的发现喊杀声消失了。他看着刘彦,进行最后的努力:“大王真的不三思后行?”
刘彦非常诚恳地说:“好几思了。一再思考,今日县公可放弃石虎,他日却不知道会不会放弃寡人。寡人愿意接受县公的投效,却知晓县公不过是无奈之举之下的蛰伏。”,见姚弋仲想要说什么,他比了一个“嘘”的知识,继续无比诚恳地说:“县公肯定要说,既然投效必然不会反复。如此孩童嬉闹般的言语,寡人信了县公自己都不信。”
姚弋仲沉默了下来,他先是扫视帐内正在嬉笑的汉部文武,最后定定地看向刘彦,下一刻是非常迅速地拔出腰间悬挂的战剑作势向前扑去。
暴力突发,帐内不管是文还是武的反应都非常迅速,文官刹那间要组成人墙为刘彦肉盾,武将则是抽出兵器要上去搏斗,甲士和武士第一时间将刘彦保护起来,弩手皆是对准姚弋仲只等一声令下。
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姚弋仲向前扑的动作都没来得及蹬腿用力,他却是没有停顿,快步踩着继续向刘彦的方向冲,撞上了提剑而来的汉军武将,双方兵刃互碰产生金属交鸣,但仅是第一个交锋就被后面扑上来的汉将撂倒在地。
“县公啊,寡人不是出于礼貌或自大才没有收缴你的兵器。”刘彦看上去没有什么恼怒,挥手让挡住视线的人退开,看着双手被反剪困住的姚弋仲,叹息了一声才说:“论单挑,寡人可以一个打你这样的五十个以上,但寡人身系江山社稷和万众希望,却是难有再亲自动手的机会。”
姚弋仲脸色看上去很苍白,不是被刘彦那些话气的,更不是吓的,也不是被殴打。他被刘彦那么一提醒瞬间明白,没有被收缴兵器是一个局,刺杀失败被俘或被杀是一回事,没有反抗而被杀又是一回事。看起刘彦也没有要杀他的意思。
不是不杀,是要将姚弋仲刺杀刘彦失败昭告天下,或是等待失去利用价值再杀。毕竟,君王有君王的尊严,被刺杀之后报复为必然,不报复是在鼓励让刺杀多来几次。
想象到一连串的后果,姚弋仲痛恨那些不尽责的汉军弩手怎么不第一时间射箭,亦是痛恨自己怎么不干脆拔剑自刎。想到一半,他突然记起还有咬舌自尽的死法,可刚要发狠付之行动下巴却是一痛,扭头看去是一个笑嘻嘻的家伙把自己的下巴弄脱臼了。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刘彦很突然地念了一句曹操的《短歌行》,看向了快步入内的李坛。
“君上!”李坛进入帐内被里面的情况给弄得懵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对着刘彦单膝跪地,禀告道:“敌军已经投降。”
姚弋仲剧烈的挣扎起来,因为下巴脱臼说的话吚吚呜呜令人听不懂,但是大概是在说不可能之类的话。
被围的羌族军是真的投降了。
任何一个民族都是崇拜强者而鄙视弱小,选择领袖的时候也必然是选择强者,不会去服从弱者或失败者。
历经漯阴大败的姚弋仲已经失去绝对威望,羌族军又被困在一个无路可逃的地方,人心之惶恐不安可以想象,再来也不是谁都愿意为了死而去死,要不怎么说蝼蚁尚且贪生。
若是姚弋仲身在军中,一些人想要搞小把戏也许搞不出来,也能慑服一些别有用心者,可他偏偏离开了大军,等于是羌族军陷入失去统一指挥的境地。
汉军发动进攻,羌族军的将校分成了决然不同的两个部分,一些人以为姚弋仲被杀或是被软禁要拼命,更多的人则是绝望之下不想白白送死,他们倒是没有在敌军进攻的时候自己火拼,而是因为意见不同而分出两个两个部分。
桓温那一边反应很迅速,按照谢安的建议进行招降,全力进攻还在反抗的羌族军。
由李坛率领的这边也是采取相同的举措。
羌族军到了目前的阶段纯粹就是依靠一口气撑着,姚弋仲这个主梁骨情况不明,他们抵抗立刻会被杀,投降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活但至少性命无忧。当那些抵抗者在汉军的攻击中很像是笑话的时候,咬牙坚持的意志就会崩溃。
实际上羌族军本来就是陷入死局,此前汉军从未有过招降举动,不能活那就只能拼命。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汉军不会有招降的意思时,“幸福”来得是那么突然,以至于大多数人是想都没想就选择了苟活。
羌族军的投降是意料之中和情理之外,以至于刘彦听到禀告稍微呆了一下,后面笑着说:“如此这一战算是收官了。”
这一战看着时间好像不长,却是汉军有史以来打得最为仓促一战,过程中刘彦还以自身为饵。
以绝对少数的兵力面对人多势众的一方,谁都会认为人多的一方占据着绝对优势。羌族军围着刘彦亲率的汉军十五天,那些日子里根本就是白昼的到来意味着血腥的厮杀,尤其是从第十六天开始的连续三天强攻更是杀得昏天暗地。
之后,姚弋仲率军突围,从始至终真正在追击的汉军仅有两万不到,其余的军队是留在漯阴收拾战场。
他们的交战季节是夏季,人一旦死去不超过三天就会发出异味,不到七天就会开始腐烂,双方战死的将士有许多是曝露在战场超过半个月没有收拾,尸体腐烂之后不但是会养出蛆虫,苍蝇也必然大规模出现。
不收拾战场不行的,那样会造成人为的瘟疫,而瘟疫对于现如今这个时代而言的恐怖程度无需多言。怎么收拾战场又有值得讲究的地方,得事先将战场设立隔离线,禁止平民进入。
老百姓进入战场可不是什么玩笑话,事实的真相是永远会有老百姓会进入战场。他们并不是要去帮助谁,是到战场上进行拾荒,会从战死者身上搜罗任何可以用得上的东西。
对于前往战场的老百姓,交战双方历来就是进行杀无赦的态度,无关于是否杜绝奸细,是老百姓拿取钱财或值钱物没关系,可老百姓会连战死者的衣服都脱,谁也不想战死后被扒得全身光溜溜,自然是见一个就杀一个。
汉军这边没有夸张到在战场发现老百姓就见一个杀一个,士卒会对遭遇的老百姓进行搜身查看,对于身上有众多财物或是兵器者是收押去做苦役,对于收集衣服的人就只能是杀掉,要是没搜查出什么东西也不会为难。这无关残忍与否,是属于军队对待民间的一种惯例,历来就是这么过来的。
收拾战场,可不是随意派人进入战场收敛战死者的尸体,一般是让民伕来干这种可能会被传染疾病的活,最后再将有患病征召或是看着不健康的民伕干掉。看着健康的民伕,他们也会被收押一段时间。
不说刘彦现在的人口不多,不会去干那种缺德事,他也没有必要去那么干,要知道系统可是有道士这么一种类别,恰好就由他们是干这种活了。
汉军在战场上寻找任何己方战死者的遗体,举行必要的仪式之后烧成骨灰装在坛中运到长广郡的黄1岛1区,那里有正在建造的英灵殿。
非汉军的阵亡者,他们是被集中起来一块烧成灰,挖个大坑埋掉了事。
除此之外,战场上被大量撒了石灰,局部地区甚至要泼上火油烧那么一阵子。
哪怕是做了那么多,包括刘彦在内的人,他们都依然担心有可能会出现瘟疫,未来的一段时间内针对可能出现的瘟疫进行多项准备成为必然,那被算成与建国大典一同重要的头等要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