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54章:建国在即

随着一声“斩”,兵刃挥动之下,入肉之声响起,一刹那不知几人的头颅落地。
被斩落的人头滚着出去,无头的尸身抽搐着颈部喷出血泉,大地之上却早就是血迹斑斑。
身穿戎装的辅兵跑动着用箩筐将头颅收集起来,失去脑袋的尸身也将被抬下,很快就会有士卒押来一批战俘。
这些战俘大多是身躯残疾者,或是囧凶恶极不服管束者,他们将在万众的注视之下被斩杀,是用以祭奠汉军战士之英灵。
屡次斩杀一批被淘汰的战俘,观看的万众都是呐喊欢呼出声。
血腥的场面刺激得多数人脸红耳赤,可能是兴奋或者害怕皆有,可场面只在展现一件事情,用鲜血与尸骸再次来展现他们这一个集体的强悍程度。
祭奠战死英灵的仪式已经举行到了第二天,第一天是由刘彦亲自念悼文,并由他带头给战死英灵上第一炷香,第二天才是进入到斩杀战俘藉慰的环节。
真实情况是,残疾的战俘真没有什么用,不杀掉难道要留下来吃干饭?再来就是一些桀骜不驯的战俘也不能留下,那只能是杀掉。
第三天的祭奠流程比较特殊,会让战俘之中身份地位比较高的人,让他们在公众场合跳舞,此乃使敌人屈服的一种意义。
问题是,让敌酋鲜舞实际上是一种献俘于君王的仪式,一般会将敌酋打扮得妖娇和滑稽,舞蹈肯定也会是跳得像小丑一般,用来取悦于君王的征服喜好,再来就是娱乐百官与大众,更是瓦解敌人的反抗或敢战之心。
在第四天,会有军队演练战阵,那是给战死英灵表达一种精神继承的意义,也是向万众表示仍有军人会依然奋战的意思。
从第五天之后,刘彦就该沐浴身穿素白丧服,连续三天的不吃不喝静坐,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战死英灵的悼念和缅怀。
此时此刻,刘彦就是一身素白地坐在被建立起来的高台之上,随同他一起的是汉部在黄1岛1区的一些文武高层。
高台的周边建立了阶梯一般的架子,它们只是留出一些必要通道,余下的空间摆满了骨灰罐。
每一个骨灰罐都代表着一名战死的将士,有些骨灰罐贴着姓名、号码牌、贯籍,有些骨灰罐则是没有。他们从鲜活的生命变成了被装载罐子里的骨灰,祭奠结束之后,除开一些拥有特殊贡献的战死英灵会被安置在殿内,剩下的将会被安置在露天的墓地。
第九天,安置期间战死英灵的亲人好友会全程陪伴,直至骨灰罐被安置妥当。没有亲人的战死英灵会由官方派人全程陪同,算是陪着走完最后一程。
没有例外的是,安置妥当之后,他们会顺着人潮前往刘彦的所在,接受刘彦对于他们的感谢。
汉军将士的祭奠仪式全程皆有外国使臣在旁观看。这些使臣意外于刘彦对战死将士的规格待遇,那是一种有君王一直在场主持的悼念,无异于是一场国士般的葬礼。
“无怪乎汉军士卒愿意血战搏杀,厮杀时皆是悍不畏死。”
“若是有如此待遇,战死何惧!”
“汉军强大并非没有原因啊……”
不是有一句话叫“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吗?人心都是肉长的,铁石心肠的人只是个例罢了,更多的人是一种感性动物。会获得什么样的待遇就出多大的力,这也是守恒之道。
“我们的君王能够这样吗?”李显很是忧愁善感地说:“路边死路边埋,甚至没得埋。”
李显是冉氏秦国的使节,他身边的是来自张氏凉国的谢艾。
不止有冉氏秦国和张氏凉国的使节在场,慕容燕国、东晋小~朝~廷、李氏成汉、拓跋代国、高句丽、百济、新罗、伽揶、九州、出云、扶余、曲沃……乃至于是被灭的宇文鲜卑都有派人到场。
对了,石碣赵国也有派使团过来,但他们是为了来赎回姚弋仲。
其中,高句丽、百济、新罗、九州是作为刘彦这边的仆从国来参与悼念,他们也有士兵战死后被一同悼念,以至于仪式开始后是心情复杂又是骄傲地参与了全程。
其余国家除了拓跋代国是专门派人来之外,剩下的其实并不是专门过来参与悼念,毕竟又不是汉部这边的某个闻名天下的高层战死。他们有的是来进行第二次会盟商谈,也有纯粹来拉援助,更有想要改善关系的。
认真而言,当今天下除了汉部这边就只有罗马会专门收集战死将士的尸身,两边还都有一样规格极高的祭奠仪式,除此没有一个国家会再这么干。
当然了,此等规格的祭奠仪式并不多见,一般是在重要战役之后才会举行,君王并不是每次都需要亲自主持。
不是讲什么公平与否,其实是每一场入殓仪式都需要君王主持,那君王可就没有空余时间来管理国家,因此是看什么级别的仪式由专门的人去主持。罗马那边是神殿祭师,汉部这边则是由英灵殿的祭酒。
祭奠仪式持续了九天,三天三夜没有吃喝的刘彦看去是有些虚弱,可他在仪式结束后没有还亲自过问了一下各国使节的来意,随后才吃了点东西,睡了整整的一天两夜。
从睡梦中醒来的刘彦,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当然是顶上的绸缎,那是床具中的一部分,伸手扭头要拿床边的水壶,却是看到拓跋秀与一名看上去端庄却没有见过的女子安静坐在屋内一侧,两女低声正在交谈什么。
这一发现令刘彦有些惊奇,那是因为一般情况下陌生人根本进不得卧室,尤其是夜间的时候。
交谈中的拓跋秀看到刘彦醒来立刻起身走近,她福身一礼,先是问:“夫君可要吃点什么?”
刘彦比较直接地点头,他醒来之后饥饿感甚是强烈。点头之后,他看向了那名不知名的女子,初步印象是该女子估计才十四五岁,从气质来看有经过良好教育,身上有着明显的书香气。
女子看到刘彦目光注视而来,她先是略显窘迫,紧张之后镇定下来,亦是福身一礼,不过却是没有说话。
刘彦迷惑地问:“你是?”
“小女子是崔氏女,名婉。”崔婉没有解除行礼姿势,低声又说:“君王可唤女子婉儿。”
这一下刘彦可就马上反应过来了。他记得纪昌一直念叨崔氏那边的嫡女,那么崔婉就是这一次汉军北上冀州的成果之一?
要说起来,刘彦一直都清楚拓跋秀或任何胡族女子都没有可能成为开国之后,汉国的王后。
那是政治决定了的事情,与刘彦的个人喜好没有直接关联。甚至可以说,除非他要埋下巨大隐患,强制选个胡族女子为王后,要不连提都甭提。
“姐姐已经来了七天,当时夫君正在主持阵亡将士祭奠。”拓跋秀说着对外面吩咐了几句话,是让准备食物,都是刘彦喜欢吃的东西。她年纪比崔婉大,却是称呼崔婉姐姐,看着是对即将出现的结果已经一清二楚,就是不知道表面之下的心态是否像表面之上。她笑着对刘彦问:“夫君要先梳洗吗?”
刘彦可没有漱口梳洗就吃东西的习惯,十分自然地起身开始穿戴衣服,一点都没有因为崔婉在场而回避的意思。不是他成为君王之后的无视他人之心,是清楚崔婉乃纪昌等文武物色的王后人选之一,让崔婉回避会被多想,不如就像一家人般的顺其自然。
外间不远处,聚在偏室处理政务的一帮人,桑虞看到快步路过的侍女,扭头对蔡优说:“看来还不错。”
蔡优含笑说:“至少没有被排斥。”
身处高位的哪个又不是人精?听起来没头没尾的话,实际上已经是将刘彦醒来之后看到崔婉的反应理清楚。
“最近来商议婚事的可不少。”桑虞一边处理政务还有空闲一边唠叨:“冉氏、张氏、慕容氏、司马氏这些国家王室,再有地方有名有姓的望族,几乎该来的全来了。”
“先秦不也是这样来的?”蔡优没有掩饰骄傲:“曾经秦王未有王后,天下各国争相求嫁,出发点可能不一样,但期盼都是一样的。”
赵氏赢姓政可是一位伟大人物,他在位期间除了一统天下之外,创下的光辉事迹还有让各个国家眼巴巴地送女人。可不止是各个战国哟,周边的胡人异族,甭管是成立国家与否,或是部落状态,反正有美女第一个念头就是送到秦国王宫。
唔,必须说的是先秦时候没有什么高丽,所以蒙毅与高丽公主的破事不存在。那位“大哥”老了之后拍的戏很不讲究,在先秦“建”了个高丽之后,后续中又搞了乌龙,比如西域都护府的都护竟然比一郡太守官职和品阶小,再来是连西域不在雁门关之外都没有搞清楚。
刘彦现在也面对赵氏赢姓政一般的情况,各国各势力争先恐后要送来美女,却不知道是盯着空悬的王后位置,还是要用美色来腐朽。
“幸好拓跋代国现在是那样的情况,要不……”桑虞贼兮兮地笑了笑,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妥终究没有说下去,改了个话题:“犒赏统计大概天亮就能理清楚,介时要不要呈上去?”
一直埋首于案头的吕议终于抬头,他说:“越早处理越好。”
大战之后必然要有犒赏,提振士气是一回事,赏罚严明也是另一回事,主要是不能让等待变成急躁,拖久了不但是要令人寒心,也会消磨精神。
不用他们去等了,没有多久刘彦就出现在了这间偏室,他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问功劳统计进程。
“差一点点就能好了。”桑虞上上下下看着刘彦,笑嘻嘻地说:“君上的精神不错啊!”
刘彦也不是第一次被桑虞揶揄,内心里没有什么恼怒的想法,倒是觉得桑虞这家伙很有意思。
身为君王嘛,被尊重那都成为一种常态,谁都是拘束面对自己的时候,有个胆子贼肥的家伙能开玩笑其实很不错。
自然,桑虞可不是要把自己定位成为东方朔的角色,他纯粹就是个性使然,亦是发现刘彦很享受这种玩笑,只要把持一个度其实有利于君臣交流。
蔡优和吕议脸上带着笑,两人内心里其实很羡慕桑虞,但那是他们学不来的东西,真要也那么干后果难料。
“都在往回赶了吧?”刘彦在喝侍女送来上的粥,“呵呵”笑着说:“这是头一次大举犒赏。”
“建国也在即啊,君上。”桑虞捧着小碗,很是有气质和风度地小口小口吃,但速度却是极快。他让旁边伺候的人再添加一碗,一脸吃到美食的满足,后面才算正经地说:“建国大典,介时肯定都要在场。”
是啊,建国又能有几次,哪怕是前方战事吃紧,该在场的人肯定也是要在,那关乎到个人的荣誉与建国之后的政治地位。
为了能够赶上建国大典在场,各条战线上的指挥可都在努力,呈现的现象就是近期汉军的攻势异常猛烈,本来就顶不住的兖州和豫州石碣赵军,孙伏都直接被桓温和谢安打得崩盘,豫州那边的刘闿和路永亦是不得不退却。
在冀州方向,汉军进入章武郡却是在爆发大战,那是司州方向的石碣赵军北上增援,同时石斌也分兵来保证自己的后路。
建国大典马上就要开始,吕泰和纪昌本来还想更猛烈地进攻,后面却是得到刘彦的直接命令,让两人就在章武郡沿线布置战线,安排妥当之后两人要回来参加建国大典。
刘彦会那么干当然不是纯粹出于照顾冀州战场的文武,是石碣赵国的反应很激烈,慕容燕军那边似乎也有要占便宜的趋势,那么汉军暂时止步又如何。
“君上啊。”桑虞笑嘻嘻地说:“小~朝~廷和燕国那边,双方都要出嫁公主,咱们是接纳或者不接纳?”
刘彦听了却是想起了其它的事情,问:“拓跋代国很糟糕吗?”
一时间,谁都不好回答,他们眼神交流的同时内心产生不妙,拓跋秀的退让可别让刘彦生出什么亏欠心理才好。
……分…割…线……
悲剧的,定时发布失败了。
另外,荣誉调整一下,大概农历十五之后恢复一天至少两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