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55章:王后的人选

刘彦一直以来对拓跋秀的印象就十分不错,那是一个刚烈但是又懂得退让的女人,尤其是那种以夫家为主的理念深深适合作为一名贤惠的内助。
拓跋秀已经给刘彦生了一个女儿,一直以来因为战事频发的关系,刘彦极少能够关心一下母女两,可拓跋秀从来都未有什么抱怨,有的就是专心照顾女儿,亦是从没有开口让刘彦帮助拓跋什翼犍,有的是念念不忘留在草原的那些嫁妆。
人心真的都是肉长,本来就对拓跋秀觉得有些忽视的刘彦,他听到拓跋秀叫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为姐姐的时候,心不一揪一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丈夫,是一国之君,而一个国家的君王从来都不好当。
政治人物都是无情且需要以利益至上的生物,别去与政治人物谈什么感情,要不可就真的伤感情了。
身为政治人物要是不只看利益而重视感情,得说由这样的政治人物来治国才是自取灭亡之道,除非就是一些异常操蛋的人,要不政治人物的感情并不在人与人身上,是在国家的利益里面。
对于刘彦而言,他也只能是选择看似冷血的道路,不是说没有感情,是要将感情放在国家。
真实情况来讲,一个国家的终身领袖最大的利益很简单,家国天下的制度下更是那样,爱不是只针对某个人,努力治理好国家也可能不是出于什么爱民之心,不外乎是国家变得更好,才能够控制国家走向自己想要走的方向。
刘彦想要自己建立的国家成为统治世界的帝国,他一个人办不到,哪怕是有系统也办不到,那就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人物,更需要有着万千臣民。
再而言之,奋进的道路上总是需要有同伴,打拼之后也要有能够分享的人,那些做独夫的不是真的想那么干,着实是找不到能携手共进的人啊!
偏室内的众人看刘彦不经意间露出来的表情一个个都在内心惊呼“坏事了”,他们最怕的就是出现这种情况,不少人想劝点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桑虞脸上表情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嘻嘻哈哈的神态,笑说:“您那位大舅哥先与匈奴诸部狠狠打了两年,元气大伤之后又被慕容皝偷袭了一下,不过有我们一直支援的情况下,糟糕不到哪去。”
蔡优立刻就是在案几下面偷偷给桑虞比了一个大拇指,关于刘彦一直在援助拓跋代国这件事情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简直太合适了。
汉部是从一开始就在支援拓跋什翼犍,虽说是按交易的方式来,可拓跋什翼犍一直都是欠账,仅有的一次还账还是在两年前,但那些东西连交利息都不足够。
拓跋代国身处草原,西边是匈奴诸部盘踞的河朔,东边是强势崛起的慕容燕国,说到底刘彦一开始选择援助拓跋什翼犍也没有按什么好心,无外乎就是想让慕容燕国感到压力,令汉部这边没有想到的是拓跋代国有了援助之后,面对慕容燕军依然显得不堪一击。
果然,刘彦神态上的不自然不是那么严重,不再过问拓跋代国那边的事情,是专心地询问犒赏问题。
“今次获得爵位最高者乃是徐正。”吕议拿着文牍,有那么点照本宣科地说:“徐正主持南下徐州事宜,率军入侵豫州,功绩有目共睹。”
徐正将要成为第八级爵位的公乘,官职也该往上再动一动,建国之后该是会在九卿之一的卫尉(西汉先改为中大夫令又改光禄勋,东汉才又改回卫尉)镀金一下,再外放去打个什么关键战役,之后就是妥妥的太尉了。
任何国家的重要职位,不管是公开还是秘密,说句令人丧气的就是其实早就有了备用人选。公开是搞选举那一套,可不是还有明摆着的候选人嘛。秘密的则是高层内部的内定,可以肯定的就是人选绝非只有一个,但采取的是候选人“静悄悄”的竞争。
曾经的太尉人选有两个,除了徐正就是吕泰,但吕泰早在慕容燕军压境的时候就被淘汰出局。后面汉军之后又出现了不少活力四射的将领,问题就在于需要讲资历的现状下,能够追赶徐正脚步的人真心没有。
讲资历是一件令人挺无奈的事情,可能谁都痛恨这一点,但那是没有经过细想的错觉。资历代表着一再淘汰和知根究底,可不全然是靠熬时间,高层对于知根究底无比重要,中下层搞资历那一套是坏事。
认真的讲,不是被逼急了没办法,任何一个国家的高层都没可能随随便便就让一个不了解的人上去,那是在拿整个国家开玩笑。
汉军之中能够称作为新锐的人并不算少,比如李坛和骞建同在进攻战的锋锐,又有在东平郡几场战事表现出不俗能力的桓温,更有作为江都主官的李匡。他们都用实际的功劳来展现出自己的非凡能力,尤其令人欣慰的是这些人基本都比较能力鲜明,有进攻性强的,亦是有善于防守的,其中以桓温展现出来的能力最为均衡。
在中下层军官上面,刘彦亦是发现不少可以培养的好苗子,基本是一些在协调性上有充分能力的人。
军队提拔人都是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流程,要表现出彩令高层的目光注视到,随后对于士卒的协调能力肯定是要有,协调能力是下层军官能够打开上进道路的钥匙,中层军官想要再往上爬则是要有足够的大局观。
谈完了军队方面,刘彦不得不过问文官体系。
哪怕是建国在即了,可刘彦麾下的文官体系依然是多处空缺的状态,那是一件异常令人尴尬的事情。
刘彦执行的是套着三公九卿制度壳子的体制,学习始皇帝将丞相这个重要权职一分为二,纪昌为左丞相,桑虞为右丞相。
汉部是以左为尊,那么纪昌的排名就是在桑虞之上,分置下来的权利就是凡事以左丞相为主,右丞相就相当是副职,但又存在互相平衡的机制。
因为有左右丞相的存在,御史大夫这个官职职权又被刘彦变动了一下,从本来相当于丞相副职的职权改为宋和明差不多的权利,比如专门干找茬的活。因为暂时没人选,被空置下来。
还有更尴尬的事情存在,例如刘彦没有亲族,那么九卿之首掌管宗庙礼仪掌管宗庙礼仪的奉常直接没人当,与之同样没有人选的还有九卿中掌管皇族和宗室事务的宗正。
掌管宫廷御马和国家马政的太仆被犒赏给了田朔。他一直是身在后方,不过对于民政的贡献上……老实说是因为能力有限,存在感和作用真心不大。
掌管外交和民族事务的典客一开始就确认是让吕议来当,一段时间的观察下来他还算是称职,但要说优秀可有些虚。
掌管租税钱谷和财政收支的治粟内史是选蔡优,与之吕议的表现平凡成比较的是,蔡优在这个职位上就真的是不错,军队连番大战后勤没有乱固然是因为有刘彦金手指的关系,可缺乏了有能力的人协调也该出问题。
掌管专供皇室需用的山海池泽之税及官府手工业的少府,经过讨论一致同意任命张石。他一直是身处敌境,存在感比之田朔还低,要说田朔就是混资历上位,那么张石的贡献就完全值得被犒赏。说犒赏,是因为刘彦的产业并不需要多复杂去管理,那就无关能力与否。
掌管司法审判的廷尉人员比较诡异,由刘彦指名要让桓温来当,等于是桓温从武职转为文职,干的还是一个相当容易得罪人的官。
这样一来三公九卿中文职方面差不多是齐活了,武职那边复杂程度高,关乎到军权也不能将就,空置的位置会比文职多得多。
要说起来,官职空置可不是刘彦这里独一份,西汉和东汉这样的事情无比常见,刘彦这里也绝对不是“后无来者”,日后依然会这样干的更多。
“桓温不止是在军事上有建树,内政上也有其能力,先干一干廷尉,后面再做安排。”刘彦其实是想要压一压桓温,但他不能表现出来,还得是一种很好看桓温想要让其锻炼的姿态。他也不管众人的反应,又接着说:“倒是谢安在军事上也有才能,那就让他进入军方系统。”
这么个年头文武的划分还没有那么明显,上马能为将下马能为相的文武兼修十分平常,拿总是嘻嘻哈哈的桑虞为例,他耍得一手好剑,能骑马也能射箭,军事谋略和统兵的才能都有,但也能在文事有不俗的建树。
再说徐正,他自我定位是武将,可读的书一点都不少,要说当某个州的刺史或许不行,但要是作为一郡太守绝对没有问题。
刘彦打压桓温当然还是“历史遗留问题”,明知道一个人极可能有自立的心思不做提防不会是一个英明的君王,甚至可以说直接干掉都不是什么错,问题就在于刘彦距离一名优秀的君王还有点遥远,无法漠视生死,更没有学会因为有必要就去干掉一个还没做坏事的人。
众人对刘彦的安排没有什么意见,他们现在最想搞定的事情比较特殊,比如请求刘彦接纳更多的……唔,女人。
没有错的,之前是条件不允许,要不哪个君王才有一个妾啊!
现在,汉部即将成为汉国,身为一国之君的刘彦女人可不能太少,要多些女人才能对国家起到帮助。
不是在开玩笑,君王多纳一些女人多些后代真的就是在给国家进行贡献,家国天下的现状注定王族的人口多在很多时候并不是麻烦,人丁少反而才是国家的隐患。
“什么?!”刘彦一脸的懵逼:“不但要接纳小~朝~廷的和慕容燕国的公主,连带宇文鲜卑和段氏鲜卑,乃至于是冉氏王族、张氏王族、李氏王族(成汉),和什么谢氏女、庾氏女、张氏女、郭氏女、王氏女……都要纳?”
打包大采购吗?刘彦一听不懵逼那就说不过去,不但是每个国家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要,甚至是长江南北的高门世家只要有将嫡女名单呈上的也全要。
“美女哪能嫌多的嘛,是不是?”桑虞腼腆着脸,有些害羞地说:“君上,虞家中的妹妹,以后还请多多疼惜。”
吕议立刻接话:“议这边也是如此。”
知道刘彦的内心有多么崩溃吗?他掐指一算,今次要纳的女人至少有三十个,要是一晚上一个等于是全月无休,不,甚至是有些排不上队。
那啥生活需要的是品味和兴趣,喜欢的时候来一次是享受,要是夜夜笙歌就是折磨……
与众臣结成亲家对于君王而言有好处,刘彦再不愿意也不能拒绝,尤其是打天下的时候姻亲关系会使得臣工与自己更加一条心,接纳高门世家的好处也是相当明显,但接纳各个国家的王族女是什么鬼!?
世家女,那可是世家女,隋唐时期连皇族想娶个世家女贴贴金都会被拒绝,结果刘彦现在是来个打包将近乎大半有名有姓的世家女全接收,令他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是感到头疼。
刘彦还不能拒绝,他想说些什么又无法开口,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可能做一个太平君王,大部分时间肯定是领兵在外作战,要是没有一个能够镇得住后宫的掌管者,家门失火还是轻易的,极可能会祸及国家。
崔婉能够出现在刘彦的卧室,那么刘彦大概也能明白了,崔婉必定是经过层层的考验,最终被众臣认为是一个合适镇压后宫的人选。
问题出在于一点,崔婉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刘彦还在纠结拿这种小女孩要怎么办,更加怀疑一个本来是该读初中的女孩子有没有能力当一名王后。
“那个……”刘彦首次有些迟疑,倒不是不想接纳那些女人,是:“各个国家的王室,他们允许自己的公主做小?”
……分…割…线……
其实章节名是:雅蠛蝶,库纳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