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57章:注定占便宜的文化人

青州已经没有广固城,有的只是一座正在兴建的临淄新城。
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来建好一座城池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那么怎么个规划法就非常值得研究。
任何一座城市都是因为有人汇集居住才成型,对于即将成立的汉国而言,将民众集中在某处居住并不是什么难题,更需要思考的是该让什么人前来居住。
汉部有等级森严的阶级制度,比较简单的概括就是自由民与奴隶。自由民之中还分为贵族、功民、国民,能够被称呼为贵族的只能是第四级爵位以上,从第三级爵位到第一级只是功民,没有爵位但又不是努力的群体则是国民。
因为有徭役的存在,再来是前期也征召了大量的青壮,漯阴战事结束之后其实是被调动前往建造临淄,服徭役的人该是有十二万左右,动用的奴隶则是接近三十万。
数十万人建造城市,占地范围数万顷的工地到处都有人在忙碌,他们需要先建起的工程是外围的住宅区,参考隋唐的坊来分区域,分为高等、中等、底层住宅区,又会有官员住宅区的专门划分。
宫城方面,刘彦选择直接将广固城作为宫城。
广固城是曹嶷建造,以当时的条件其实造不了什么达成,就是一座南北约六百米,东西约八百米,面积约四十八万平方米的城池,其实也就是四十八公顷。
按照刘彦的规划,作为临时都城的临淄占地可不是用“米”这个单位来计算,是用里这个单位来计算。
新建的临淄城占地会有六十平方里左右。如果没有什么印象的话,简单举一个例子,唐时长安城的占地周长达七十一里以上,面积约一百六十八平方里。等于说刘彦要修建的临淄比唐时长安小差不三倍。
广固城要改为宫城,里面的建筑物几乎是需要全部推掉重建,比较现实的就是宫阙群肯定是要有。
从长广郡来到临淄的刘彦,他是带着禁卫军直接进入宫城,暂时是住进了城主府。
一座宫城的设施必然是要齐全,对于时间紧迫的建国日期来讲,最为重要的却是举行建国大典的广场和大殿。
既然是建立的国家国号选择汉,那么宫阙各个殿落的名字自然是随旧例,也就是未央宫、长乐宫和建章宫必然是要有的,每一个宫是涵盖了多个殿,才会有殿落这么个名词。
刘彦没有任何选择余地,只能是先选未央宫这个殿落。
未央宫一直都是汉室的政治中心,包含了前殿、椒房殿、石渠阁、天禄阁、沧池、少府、麒麟阁等建筑群,每一个“殿”和“阁”都是有其作用,有大小朝会、处理政务、接待臣工、休息场所、存放典籍、休闲放松……等等的用处。
建立城墙刘彦靠系统,到了修建城池与宫城只能是依靠臣工与民伕,为了赶速度只能是增加劳力的调配,停下了几处不赶的工程。
刘彦没有去干亲自视察的事情,有别的事情更需要处理。他还在黄1岛1区期间就有不知凡几的人从长江以南汇集,那个时候他专注于战死英灵的祭奠没有关注,到了临淄之后却是不得不抽出时间来了解。
世家都有分头下注的习惯,汉军击败数十万石碣赵军震动天下,此后谁都不认为刘彦站不住脚,反而是觉得刘彦这边有很大的“投资”价值。
不但是长江以南的世家,中原和其余地方也有人前来投效,就是一种打出来的底蕴,毕竟想要让人过来效劳也是需要表现出自己的实力,要是分分钟要被人灭掉,谁敢来。
“我们正在恢复民间州、郡、县、乡、村、里、亭的体制,确实需要大批的官员。”纪昌来到临淄已经有三天,他代表刘彦见了不少在民间有名气的人,也算是进行初步的考察:“目前我们拥有的疆域已经不算小,整个州占领的有青州和徐州,局部占领的有兖州、豫州、冀州和辽1东。按照规划,着重优先发展的是青州,置地北海郡、齐郡、乐安郡、东安郡、东莞郡、高密郡、长广郡、东莱郡、东牟郡。”
按照一个郡的行政职位,那就是郡守、都尉、郡丞、功曹、主簿、督邮,另需要掾和史若干。掾为正职,史为副职,每曹有办理文书的书佐。又设三老,帮助推行政施和教化。郡府僚属由郡太守自行聘用,其的位以功曹最高,依次为主簿、督邮等。郡都尉的僚属与太守类似,亦由郡都尉自行聘用。
一个郡就要有一个完整的领导班子,每一个县亦是如此,下面还有乡、村、里、亭也要有各自的班子,需要的行政人员真心不少,而这个却是刘彦所稀缺的。
“按照君上此前的定议,乡、村、里、亭优先选择任用军中因伤退役者,基层的行政人员是足够了。”纪昌深皱眉头继续说:“乡以上却是要有任用有学识者,不像基层哪怕大字不识影响也不大。”
所以咯,刘彦还就不得不去用世家子,一切只因为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是文盲的年代里,掌握知识的就是那些世家子,他们垄断了知识必然要享受地位,要不让一个大字不识一字的人去治理,首先处理文书就是一个大问题。
“优先任用早期追随我们的那批人。”刘彦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看一直以来的贡献程度,按照贡献由上往下类推,新来的那批……考核再任命。”
现在搞什么科举是没有前途的,还是因为识字率不高,搞科举主要是为了杜绝门阀和世家对官场的垄断,但拉拢的是寒门而不是平民老百姓。
所谓的寒门并不是平民老百姓,大多是一些没有历史底蕴的豪强或祖上阔过的群体,因此在很多时候政治与真的平民老百姓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早期主动或是被迫追随刘彦的家族并不算少,他们也到了获利的时刻,建国就是一次分蛋糕的行为。
身为君王要有可用之人,那么就是一种礼仪分配的必然过程。一名合格的君王从来都要学会怎么去分享利益,什么都要独吞那就是既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
即将成立的汉国,礼仪怎么分配其实早就定下来,是先本着先来后到的顺序,参考功勋与贡献,再来才是讲能力。
真实情况是,在官场当然是越有能力能往上爬的速度越快,可是讲亲疏有别和熟悉程度还是非常重要,那并非是当权者昏聩,是一种信任问题。
刘彦还是需要亲自见一些人的,主要是中原一些大族亲来的族长,其中崔婉的生身之父就必须见。
崔婉出身是乐陵崔氏,而乐陵崔氏是博陵崔氏的一支。
当然了,现在还没有什么五姓七宗。那是长久的战乱的产物,直至杨坚结束胡人统治建立大隋,有权有势的是北周时期的几个大柱国家族,还得是隋末再次战乱才让那些门阀世家真正的成型。
门阀与世家真正成型的底蕴是长久的胡人肆虐环境下的兼并和掳掠,与之欧洲白人先抢劫世界再成为绅士是一样的过程。
任何时候没有特殊群体是属于不可能的事情,群居适合必然是有阶级,至少一个领导者和一个领导阶层,金字塔效应讲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真要人人平等,说一盘散沙都是轻的,要说没有任何凝聚力才是真的。
领导与被领带是一种组织力的体现,有组织力的集体遇上各自为战的另一个群体,谁会获胜不用多讲吧?
怎么去成为特殊群体的一员很有讲究,可不是站在旁边看着就能获得,那需要去参与,更需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说句非常难听的话,抱怨某个谁成了什么重要人物的时候,那个能够成为重要人物的人也不是白捡来的地位,旁观者的抱怨是没有任何道理的。该忧心的是奋斗无用,不是投胎问题,投胎没得选,有奋斗能有获得就足够了。因此,抓住每一次机会,自己不能成为二代就让子孙成为二代,只能是望诸君共勉了。
桓温现在就在头疼一点,他已经获知自己的功劳被肯定,会成为九卿之一。他比较郁闷的是,廷尉这个九卿之一的官职一点都不好当,不得罪同僚的廷尉要得罪君王,毕竟廷尉这个官职从被创造出来后,就是一个专门整治官僚和勋贵的官职。
还有令桓温苦恼的事情,他的那位公主老婆最近又惹出了一件破事,一次贵妇联欢的时候,司马兴男竟然甩了袁乔妻子一巴掌。
司马兴男到底为了什么去甩袁氏妇一巴掌谁都不清楚,有小道消息是说袁氏妇没有向司马兴男行礼,就因为这个被“赏赐”了一巴掌。
袁乔一直是桓温好伙伴好搭档,出了那件事情之后,袁乔已经有两次拒绝给桓温开门。
对于一些知情者而言却不是小道消息里面说的那么回事,真实的情况是司马兴男不经意间听到袁氏妇关于刘彦定议的后宫品阶,说是司马家的公主与众多女子会是一样的地位,就那么因为一句大实话被抽了一巴掌。
话说,司马兴男还真的能干出这事,那可是一个听到桓温要纳小妾就能提刀要去杀人的悍妇……
……分…割…线……
亲们,恢复两更,没有另行通知就是早晨七点,中午一点,所以来点票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