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58章:司马兴男

廷尉有一个别称叫“鹰犬”,历来就是帝王手中对官僚体系最锋利的刀,谁犯在廷尉手里都不会好过。而平民老百姓从来都不在廷尉府的范围之内,管平民老百姓有其它的机构。
桓温一点都不喜欢当什么廷尉,他所想的是在军队待下去,既因为军队是最容易获立功勋的集体,与之不想得罪同僚也有大关系。
讲真不带假,自廷尉这个官职被创造出来之后,不知道有多少贵族和官员被收拾,进入廷尉府的监牢等于是被贴上一个“帝王要你死”的标签,进去了还能出得来才是怪事。
谁当廷尉都会被其余贵族或官员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好比是麋鹿看猛虎,既是害怕也是厌恶,来自天敌或食物链的天然对立。
不想得罪人的人桓温有个非常容易得罪人的妻子,之前他着实是没有办法约束司马兴男,虽说长江以南的门阀和世家越来越不把司马皇室当回事,但与公主翻脸怎么都落不着好。
毕竟是东晋小~朝~廷治下一员,再来也是当着司马皇室体制下的官,真瞧不起和鄙视司马皇室,但那一层纸可还没有被捅破,可以奔逃不娶,娶了就要至少保持着双方的脸面。司马皇室的教育很有问题,直接继承了西汉和东汉皇室公主的几乎所有缺点,而西汉和东汉也只有长公主,但司马一家子则是几乎全是既跋扈又极妒忌,那就是为什么一听被安排娶公主立刻有人落跑的原因。
呃,那是真的,西汉和东汉有一个长公主制度,长公主直接就是位比列侯,有封邑和私产,能够对皇室的一些事务进行干预。始作俑者是出自汉孝武皇帝的丈母娘,也就是馆陶长公主刘嫖。作为推波助澜的是太后窦淑房和梁王刘武,其中还包括了汉景帝刘启。本来还是潜规则,后面变成了体制内的惯例。
司马兴男的容貌其实十分不错,那是基因决定了的事情,毕竟身为统治者有权选择更多的美女,哪怕第一代是一个猪头脸,连续几代娶美女改善基因之后也该起到一些变化,那就是为什么皇族一般会有一副好皮囊的直接原因。
容颜娇好,屈膝跪坐的姿势看不出身材怎么样,可司马兴男一身的气质却是显得有些怪,该有的雍容不少,里面却是混杂着非常明显的跋扈。她屈膝跪坐时将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位置,腰杆显得极为笔挺,修长的颈部托着微微翘起的下巴,就是那么一副以下巴对人的姿态,哪怕面对的是自己的夫君。
桓温是屈膝跪坐在司马兴男的正对面,藏在袖子中的双手正在拳状和松开不断反复变化,脸上表情看去极为平静。
两人已经面对面互相盯了许久,从一开始到现在谁也没有开口说上哪怕是一个音节。
一直是持续到该吃午饭的时间,有侍从安安静静地抬来了案几,分别是桓温与司马兴男各自一个案几,随后又摆上来必要的炉子、柶、斗、瓒、刀、削、签、筴等等将近二十样工具,最后才是已经煮食好的各类食物。
吃东西要不要那么多的餐具?普通人当然是没有什么好讲究的地方,问题司马兴男是公主,桓温出身在门阀,两人的身份背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吃饭得是像一个贵族,可不是手捧着一个碗拿双筷子或汤匙就开吃。
食物颇多,干的食物大部分是一小碟一小碟的一小戳,看着造型不错,肉则是讲究大块一些,要吃的时候自己拿手叉和匕首配合着切(与吃牛排工具差不多)。汤类的食物在一开始是不会上的,该是由伺候吃饭的仆从在旁边用小炉子慢慢弄,等待其余食物被撤下之后才会呈上。
手叉和匕首哪怕是贵族必备的两种用餐工具,也就是所谓的“食肉者必备”,而食肉者的解读意思从来都是贵族或豪门。
要深切的知道一点,古时候想要装逼,腰间配着手叉和匕首,那就绝对是装逼于无形之中,要是在裙摆上再有块玉佩,谁见了都得绕道走。不过一般没人会这么干,好比现代一般不会有人满身挂满金子。
之前没有交谈,吃饭之时桓温和司马兴男就更不可能交谈。
食不言和寝不语是儒家文化中最为讲究的地方,吃饭的时候不遵守这些规则会被认为没有风度和礼貌,目前儒家依然是一家独大。
当然了,儒家并非只有一个学派,里面的类别非常之多,比如好战派(华夷之辨)、复仇派(十世之仇尤可报)、律法派(荀子)、阴阳派(五德循环)、等等许多,自然也缺少不了敌人来了我投降的鲁儒一派。但不管是什么派别都同讲一个守则,那就是守礼和尊礼。
吃完东西,仆从又安安静静地将包括餐具和案几之类的东西收拾下去。可以看得出来,仆从都是经过良好的训练,做事时也是战战兢兢。他们不小心不行,仆从等同于牲口,主人说弄死就弄死,而两个主人看上去心情都很不好。
“这个部族就这点好,讲究一日三餐。”司马兴男的声线听上去很柔和,她正在侍女的服侍下用毛巾擦嘴,一会还要洗洗手。她侧着脸看一脸阴霾的桓温,说道:“夫君看样子是要好好在这里当官了?”
对了,现在可不是称娶公主的男人叫驸马,虽说是汉武帝开始置驸(副)马都尉到三国时期,魏国的何晏,以帝婿的身份授官驸马都尉,以后又有晋代杜预娶晋宣帝之女安陆公主,王济娶司马昭(文帝)之女常山公主,都授驸马都尉。可是不管是官场还是民间,理解上来讲驸马还不是专门用来辨别帝王女婿的称呼。
驸,即副。驸马都尉,掌副车之马。得是魏晋以后,帝婿照例都加驸马都尉称号,简称驸马,这个名头才专门用来称呼帝王女婿,之前驸马都尉就是一个官职。所以咯,司马兴男喊桓温是夫君,不是喊什么驸马。
桓温依然一脸阴霾地看着司马兴男,一个字或一个音节都没有从嘴里冒出来。他内心里的恼火程度从刚才切肉的力度就能判断得出来,那是将金属板给摩擦得“嘎吱”响,嚼肉的时候也能听到牙齿摩擦声。
“啧?”司马兴男见桓温不说话,洗完手挥了挥让闲杂人等退下,而后才又说:“说起来夫君可是被强掳而来,对于夫君而言是羞辱,夫君有火气也该是对着他去吧。”
桓温脸颊抽搐了起来,忍耐不住低吼:“你究竟想干什么!”
司马兴男笑了,她依然是用下巴对着桓温,略略嘲讽地说:“坊间有传闻,言那乡野之人乃是前汉贵胄,一无族谱作证,二无亲族佐证,不过是寻个由头找出身,此国度……”
“住嘴!”桓温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捂住摩擦了好几次,手放下之后看着好像是平静了下来,说道:“君上从未对自己的出身有过任何言论。”
“说笑呢?”司马兴男看着对刘彦创造的一切都怀有很强的敌意,嘴角勾了勾算是在笑,而后才说:“没有他的允许,坊间会有那样的传闻?先有刘渊自称汉室后裔闹了大笑话,他只不过会成为第二个闹笑话的匹夫。”
别忘记了,司马一家子统治下的国家,讲究的是王侯将相“有种”,也就是说一个人想要有什么成就得有不错的投胎技巧,一头猪投胎在定品高的家庭也能成为官员,任是如何聪明和有才识投胎不正确官场都不会有其位置。那就是九品中正制中的“品第人物”,一看家世、二看行状、三才定品。
桓温也开始在笑了,他一笑倒是令司马兴男止住笑颜。
司马兴男脸上闪过慌张,可是很快又重新恢复镇定,摆出一副高贵的模样,正眼看向桓温,问道:“夫君想做什么?”
“夫人自温过来君上这边可是出了不少难题。”桓温平静地看着尽显高贵气质的司马兴男,双手抬起做了一个行礼的姿势,语气缓慢地说:“您说的那人,他从一无所有到掠地数十郡,仅完整的州便有两个。那个人麾下将士数十万,战场之上屡战屡胜。对于一位强者,夫人应该保有最起码的尊重之心。”
司马兴男脸上又出现了慌张的表情,这一次怎么收敛都没有抹去,身躯也下意识往后倾倒。
“夫人,这里不是晋室治下。”桓温点了点地面的木板,发出了‘咚咚’声:“这里很快将成为大汉疆土。”
要是桓温愤怒的话,司马兴男不会害怕,她自认了解眼前这个男人,清楚桓温心很大,也知道桓温的脾气。一个表现得愤怒的桓温只会让她觉得好笑,那么多的事情之后,表现得平静的桓温才让她感觉不妙。
“这么说来……”司马兴男长久跋扈惯了,有心想要退让却下意识又梗起脖子拿下巴对人:“夫君是真的要死心塌地为刘彦效力了?”
桓温只说了一句话:“夫人慎言,莫让事情无法挽回。”
……分…割…线……
算是埋下一个伏笔吧,本来想直接写桓温杀妻,但显得太突兀。
另外,求推荐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