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64章:必要的亮肌肉

越是聪明的人就会显得越狡猾,而狡猾的人从来都是惜命之辈。唯有憨厚耿直之人,他们才会认定自己心中大义,为了那个大义去慨然赴死。
祭祀结束之后,下令将张合斩首的刘彦,他在东晋那边的人看来就是一个坏人。因为他杀掉了一个为了维护君王利益而表现出气魄的义士。
杀掉义士是不详的行为,甭管那个义士是哪个国家的人,尤其是同文同种之下,所以刘彦也有点认为自己是个坏人。
“王上是不得不杀。”桑虞在回程的路上专门上了刘彦的车辇,看到刘彦一脸郁郁,开解道:“君王博爱不在一人一家,而在天下。”
刘彦却知道那些话是狗屁,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博爱的君王,君王身上更加不存在什么大爱或小爱,有的只是需要与不需要。
他们会返回临淄,稍微休整一段时日,与各国的会商就该举行。
张合被杀,东晋的那些来人不再随行,哪怕是还有重要事宜的庾翼也只能暂时回避。
可以想象出来的事情,东晋来的那些大诗人什么的文人必将张合塑造成为一名英雄,其过程中会加上一些演义,比如某个谁和谁,不限定是一个人或是一群人,他们也是在这一事件中有各自的表现,张合会是鲜花,另外的人是绿叶。
作为下令杀人的刘彦少不得就是一个残暴之人的头衔,名声在东晋那边臭大街的同时,哪个东晋疆域内的文人提到刘彦不怕几句可能会遭受排斥。
“天下愚昧者甚众,有愚昧之人必有明智之士。”纪昌就事论事说道:“我们只要明智之士,其余糟糠不要也罢。”
事情总是有两面性,刘彦的态度鲜明,所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一再表露决心,会使一些人排斥,也必然吸引人前来投效。最为直接的就是,中原之地的华夏苗裔过去没有太多的选择,复建大汉和祭奠炎黄庙的刘彦成了新的选择。不止如此,长江以南的一些群体也将被刘彦所吸引。
“经历此事,敢下重注的人才会成为我们的助力。”纪昌含笑道:“短期内或许不会有长江以南的人来投,风波减小必有大才来投。”
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吗?那些不再随行的东晋来人,不止一个接触刘彦的臣工,没有太过露骨地表示什么,隐晦表达志向的却是不少。
就如同面子是自己挣来的道理一样,想要吸引人才就该表现出属于自己的实力和决心,接下来汉国有太多表现的机会。
临淄依然还是一个大工地,出于政治需要除了宫城之外,百官的府邸也是在优先建设序列。
汉国行使的是二十等爵制度,大战之后的犒赏也要变现,那么有功将士的宅子自然不能放缓。
回到临淄的刘彦陷入了悔婚的泥潭,那是属于东晋治下呈上嫡女名单的人说法和方式都不一样,可别说是什么司马皇室的公主,有一家算一家全部都表示没戏了。
这是一件让刘彦极度没有面子的事情,少不得有一些的国家使节要看笑话。
“请王上放心。”李匡现在还是江都主官,很快就要返回岗位,走之前被召唤进宫,得知是什么事情之后,表态:“末将必不让晋军一兵一卒踏上大汉疆土。”
要是这么简单的话,刘彦就没有必要召唤李匡。他看向了纪昌这个左丞相。
纪昌的话简单明了:“张合受王上招待,更允许参加祭祀,却在我王祭祀时大放厥词,不但不合礼仪,且是挑衅大汉。”
李匡没有什么废话,行礼道:“请王上示下。”
刘彦没有什么好斟酌语气的,直接说:“国之大典如此行径,为不动干戈,寡人想相邀晋帝会猎。”
殿内除了李匡有些晕懵,其余人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晋成帝司马衍在前两年刚驾崩,是由琅邪王司马岳继位,可是司马岳仅仅是当了一年多的皇帝就成了晋康帝,现在是不满两岁的司马聃在当东晋的皇帝。
不管是晋成帝还是晋康帝,实际上都是谥号,而只有皇帝驾崩了才会有谥号。
现在的纪元是公元344年,东晋那边是建元二年,新建国的汉国这边是元狩元年,李氏成汉是太和元年,张氏凉国是建兴三十二年,石碣赵国是建武十年,冉氏秦国是永兴二年,慕容燕国是燕元三年,拓跋代国是建国六年……
年号一般是每一个国家想要得到什么期盼就有什么样的名字,不是刘彦选择元狩这个年代,是群臣经过很久的商议才确定下来。
元狩是汉武帝的第四个年号。元朔六年十月,西汉孝武帝在一次狩猎时获得一只“一角而足有五蹄”的兽(即一角兽)。因此改年号为“元狩”。取此名的另一个原因是汉朝对匈奴大规模反击的进行。狩,有征伐的意思。使用时间前122年至前117年,历时六年。
汉国众臣选择元狩这个年号,不是因为刘彦也在打猎的时候猎杀什么奇奇怪怪的动物,纯粹就是接下来新建立的汉国将会面临没有休止的战争,是在昭示各国作战之决心,亦是提醒国内子民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司马聃连两岁都没有足,朝政轮不到这孩子来做主,是由生母太后褚蒜子掌政,并由何充辅政。
刘彦邀请司马聃会猎没有什么无耻的地方,自“会猎”这个词被创造出来,国与国之间的会猎就是用来解决争端,而解决争端可以是商谈,更直接的就是动刀兵。
追根到底来讲,汉国举行祭祀,东晋那边的来人捣乱,并且是当着各国使节的面前咆哮谩骂,站在东晋的立场张合自然是英雄,可对于汉国而言就是损害国体和尊严,刘彦无动于衷只会显得软弱,至于是不是真的开战则就看实际情况,可一定要有所表示。
李匡万分纠结地领命而去,他本来想说,“这么个事情不应该是特意派遣使节,怎么轮到他这个军人来传达?”,后面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小~朝~廷必然拒绝会猎。”纪昌很平静地说:“如此南人谩骂必然内心无底气。”
刘彦还真不是要在这个时候与东晋开战,只是表示态度无比重要,那是属于一国之君应该有的姿态。
之后,李匡还会得到示意,江都那边的汉军可以视情况挑衅小~朝~廷,这也绝对不是纯粹地欺负人,压根就是近一步打压小~朝~廷自信心,也震慑南边更多的世家不要搞事情。
“若是今次晋人雄起了呢?”桑虞不是在胡搅蛮缠,他作为右丞相总要尽责,因此说道:“王上还要有足够心理准备。”
很快就会看到东晋小~朝~廷会采取什么样的举动,且不管会是什么反应,既然刘彦向司马皇室的正朔地位发起挑战,那就要有个挑战的样子。
随后的几天,刘彦开始采女,也就是观看名单上的女子,选择中意的女子入宫。他也没有什么好选的地方,敢送过来的女子必定是一个个在外貌上都属于美女,就是脑子怎么样还有待观察。
刘彦在忙着为王族延续,国家的运作自然是交由众臣。
要说最忙的人莫过于吕议,典客的职责就是负责外交,看规则与事情大小,各级鸿胪寺的官员先忙碌,最终还是会汇集到典客手里。
对了,寺在华夏一开始可不是指宗1教场所,是一种部门名称。
按照旧例的划分,鸿胪寺是属于右丞相的管辖范围,吕议将需要由君王过目和下决定的事情汇集到桑虞这边,两人需要商议才决定是否需要面呈君王。
“慕容燕国再次交涉辽1东事宜。”吕议觉得这件事情相对急切,亦是有自己的理解,他说:“负责交涉的王简,一开始他的态度还算温和,最近确实越来越跋扈。”
“那个晋奸无外乎是猜测大汉要与晋国交战,认为大汉多线开战难以保住辽1东疆土。”桑虞满脸不屑地说:“讹诈或是威胁无法取得效果时,战争就成为必然。”
吕议颔首认同,说道:“我们已经获得情报,慕容国主慕容皝派人前往邺城。”
说到这件事桑虞不免会尴尬,之前他判断慕容燕国为了南下会刻意交好汉国,等待得知慕容皝派人去邺城哪能不知道判断失误。
“在辽1东与慕容燕军一战无法避免。”桑虞没有将尴尬表现出来,说:“左丞相已经在做相关准备。”
汉国的左丞相一些职权与太尉重叠,目前刘彦没有任命太尉,大将军更是没有影子的事,那么左丞相自然是要承担军事责任。
“大汉的国策已经定下……”吕议苦笑着说:“展现实力固然是好的,表现越强大敌人越少,只是多线开战……”
“虞认同王上的决策。”桑虞少有的摆出一脸的正经,肃声道:“国与国的相争,容不下一丝的软弱,哪怕是装也要挺着胸膛,何况……”说到这却是没绷著脸,笑嘻嘻地说:“何况我们真的很强啊!”
……分…割…线……
晚上还有一章万赏加更。
  

正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