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69章:绝杀之策

李氏成汉前年李寿驾崩换了李势当家。
这个李势的一些作为令人很是看不懂,登基继位之后立刻推翻了李寿的多个国策,比如与当时的汉部交恶就是其一,接下来还接连挑衅东晋。要是只这样还不足以显示荒唐,他甚至是出兵攻击了石碣赵国,破坏了长久以来与石碣赵国的良好关系。对于刚建立不久的冉氏秦国,他更是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
有那么一件事情李势倒是秉承了李氏成汉一直以来的国策,那就是与张氏凉国保持友好关系。
说起张氏凉国与李氏成汉的友好,那是建立在双方都来都不比邻的现状之下,还要谈到匈奴人刘耀健在的因素。
刘耀将刘聪建立的国家改国号为“赵”,史称“前赵”,不管是张氏凉国或是李氏成汉一开始是受到刘氏前赵的连番攻伐,双方秉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价值观一直互相呼应,多次经得起考验的合作建立了良好的友谊。
冉氏秦国与李氏成汉交涉基本是靠张氏凉国从中周全,哪怕是李氏成汉答应了借道,可是刁难依然在所难免。
“汉王麾下不是有强悍之水军吗?”萧全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说:“若是汉王能够攻击巴蜀就好了。”
没人吭声,连冉闵都皱起眉头。
汉国的敌人已经够多了,正在发生的战事就有兖州、豫州、冀州,对于一个刚刚成立的国家来讲军事压力可想而知。
冉氏秦国这边还没有察觉一点,那就是汉国与慕容燕国在辽东的较量也已经无法避免,他们纯粹就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在期盼。
“不是兴兵灭国,就是将李势打怕。”萧全见所有人都脸色诡异,解释道:“李势是一个奢华无度之人,看行事作为也不像一个英主。此类人意志薄弱可见一斑,只要给予强有力的一击,必定服软。”
蒋干苦笑说:“问题是,咱们是购买方,出货提货都是我们在借道,汉国对于互通有无没有太大需求。”
“不!”萧全耐心地解释:“汉王还是有所需要的。汉国是由逃民难民组成,对于逃亡健壮男子有天然优势,所导致的是汉国二百余万口众大多是青壮,老幼稀少之余,妇女亦是缺乏。”
这样一说倒是不少人想起了很多事情,比如过往的交易中汉国方面一直寻求更多的适龄女子,并且是那种不管胡汉的态度,只差明白喊只要是个能嫁人怀孕的女子就行。
冉氏秦国在关中大举镇压,俘获的人口除了杀掉的就是卖给了汉国,其中当然是缺不了女子,就是知道还知道留下一丝脸面没有为了交易波及无辜者。
萧全满是深意地说:“闻代国屡次攻伐草原诸部,就是为了掳掠女子与汉国交易?”
那是闹得天下皆知的事情了,拓跋什翼犍欠了一屁股的债,拓跋代国就是个游牧国家,除了牧畜就是牛羊,为了还债也是为了获得军械,为了抢还能怎么样?
前一段时间慕容燕国为了拓跋什翼犍王后的事情与拓跋代国闹翻,拓跋什翼犍避战远遁跑向了西边,结果又盯着羸弱的匈奴诸部狠狠欺负。
要说拓跋代国还债给的什么最多,还真的就是女子最多。不过之前慕容燕国特意让出来的商道已经断了,与汉国自然是没有什么互通有无的说法,那也是为什么萧全说汉国有没有可能攻击李氏成汉的原因。
“如今,愿意和有能力向汉国输入女子的只有我大秦了。”黄门侍郎宋斌一脸反应过来的表情,他向冉闵行礼道:“或许操作一下还真的如右仆射郎所言,汉王攻蜀并非无可能。”
为了能够渡过难关,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应该尝试一下,毕竟冉氏秦国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援助。
冉闵思虑了一下刚要应允,话没有说出去却听远远传来什么话。
“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王上!”条攸几乎是一边跑一边手舞足蹈,人没到声先到:“汉国举师西进,进兵司州了!”
条攸先到汉境又去晋境,蒋干先回冉氏秦国,他则是返回汉境。
城楼大厅之内先是一静,随后乱哄哄了起来。
“安静!”冉闵一脸的大喜,对着气喘吁吁的条攸急切说:“司空再说一遍?”
条攸自然又是重复了一遍,面对露出喜悦表情的冉闵和诸位同僚,他也不顾大大喘气,补充道:“千真万确,汉王大举增兵济北郡,以大将徐正为帅,要进兵司州!”
济北郡离石碣赵国的司州还真的就不远,离石虎所在的邺城也就四百里不到,同时离石碣赵国的都城襄国也是只有四百里。
申钟最近能不说话就绝对不会说话,现在却是不得不说,急切问:“汉王昭告天下了?”
“是也不是。”条攸没等谁再问,只是顿了一下又说:“没有昭告全境,但是传令百官了。”
冉闵想到了什么似得却是脸色大变:“石虎……石虎率军要来了?”
一下子大厅又安静得落针可闻,包括冉氏秦国在内都是那么想的,认为石虎在邺城纠集重兵肯定是要到潼关料理冉闵这个家族和国家叛徒,汉王刘彦会发兵攻击司州,怎么又可能没联想是石虎真的发兵向西。
“这个倒没有。”条攸被问得有些懵,内心里也开始感觉不对,下意识就讲:“是啊,石虎还待在邺城,汉王向司州进军……”
不是没人往刘彦狂妄的方向想,也缺少不了刘彦可能是要给冉氏秦国方面解围的想法,但是这两个都有些不合理。
“莫不是我等求援得到回应吧……”冉闵一脸的懵,说:“汉王如此情谊……寡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以说冉氏秦国的文武都有些发懵,只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汉国与慕容鲜卑交战在即,信息上的闭塞做出的判断就不会分明。
不明所以之下,对己方有利就会下意识愿意去相信,哪怕经不起推敲,显然冉氏秦国就陷入这样的思维之中。
就好像苻洪利用杂胡给冉氏秦国不断造成胜利一样,刘彦向司州进军自然也是有其目的。
潼关之外的石碣赵军不断攻上关隘又被驱赶而下,要是事情只有几次也就罢了,次数多了也足以证明哪怕是真的攻上潼关城头也难以攻占。那么将冉氏秦军的主力引出关外,造成潼关兵力不足是不是能成功攻占关隘?
苻洪是个胡人,但他不是蛮子,一种策略不行之后,改一种方法,怎么都会尝试一下。他还专门研究了一下冉闵的性格,发现冉闵不像是一个得势之后还能头脑清醒的人。
一连串的研究下来,苻洪认为冉闵得意忘形的机率最大,与之李农沟通之后,这种猜测再次得到认可。
就在冉氏秦国的君王与众文武认为事情会得到好转,要开始酝酿大反攻之时,潼关外面的石碣赵国众人也进一步开始自己的图谋。
“汇集而来的杂胡经得起消耗,可完全消耗杂胡也是不行的。”苻安是苻洪的弟弟,官拜西部校尉。他看向了李农,说道:“我们本部会抽调一批人,贵部是不是也该如此?”
苻洪挑着眉头也是看着李农,内心里对石虎没有在潼关战场任命谁主谁副是一种恼火情绪。
“三千。”李农抬手比出三根手指:“最多就三千。”
冉闵亲到潼关,守城的胜利就不用多说了,他率军出关而战再次获得六次的连战连胜,六次胜利击败的石碣赵军怎么也有个十三四万,斩杀的数目该是有个三四万左右?
那么也就是说,苻洪完全就是不惜成本在设局,看他们商议还要继续消耗,连本族人的命都要往里填,纯粹就是为了让局面看起来真像是那么回事。
“我料再有数次大胜冉闵必将尝试攻营。”苻洪说的还是以冉闵的性格来作为基础判断,他阴测测地说:“我们在那之前先拔营后退,他必然内心狂喜来追。”
潼关这边地形复杂,附近的地势也简单不到哪去,那是建设关隘之初就已经考量了的事情。
“介时亮出旗号,冉闵心急之下不会多想,必定紧追大纛。”苻安看了看场众人一圈,万分有把握地说:“我们围绕禁谷设伏,就让冉闵来得出不得!”
潼关位于关中平原东部,雄踞秦、晋、豫三省要冲之地,潼关的形势非常险要,南有秦岭。东南有禁谷,谷南又有十二连城;北有渭、洛二川会黄河抱关而下,西近华岳。周围山连山,峰连峰,谷深崖绝,山高路狭,中通一条狭窄的羊肠小道,往来仅容一车一马。过去人们常以“细路险与猿猴争”、“人间路止潼关险”来比拟这里形势的隆要。
苻洪设局所涵盖的地皮很广,苻安说的“禁谷之伏”只是其中之一,真实的是并不止有一处埋伏。毕竟他们都知道冉闵悍勇,且麾下有百战精锐,一次估计很难弄死。
说起来,现在没有“性格决定命运”这个说法,但是认知上还是有些概念,他们的计划就是基于冉闵的性格,大有点孙子兵法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意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