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78章:纵有万般不甘

主要是心理压力的问题,苻氏一族是付出足够的代价才重新进入关中,为此丢进去的人命不下于十三四万,苻安已经阵亡,再来是苻侯还陷在潼关东南禁谷。
光是阵亡的就有十三四万,残废以及轻重伤肯定更多,别谈冉闵入关中后造成的杀戮还不知道有多少。
要说石虎想要削弱氐族实力的目标绝对算是达到了,让苻洪心中既是深恨入了关中的冉闵,亦是对石虎有着滔天的怨恨,若不是实力大大受损绝对有心报复。
苻氏一族入关中当然是为了氐人的大业,关中被他们经营了数十年,族裔大部分都是生活在关中,另外的主要栖息地是在陇西和西北部。
冉闵入关中之后大肆杀戮,关中的胡人可不是双脚在地里生根,他们有退可以进行逃奔,逃窜的地方就是往陇西平原而去。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苻洪肯定是不甘心,可他分得清楚该放弃的时候就放弃,经过很严谨地思考,说:“得了汉军支援的叛军肯定军心士气大振,打下去哪怕能赢,我们……接下来也肯定难捱,汉军能来一万五千,就能来十五万。”
天下大势就摆在那里,近期风头最劲的当属刚刚建国的汉国,他们是在击败姚弋仲数十万人后建国,汉国内的百姓正是处于亢奋时期,汉军也恰恰是军心士气最鼎盛的时刻。
没看到石虎也只能选择隔着黄河暂时与之对峙,没有急哄哄绕路渡河与汉军一战吗?氐族近来连续元气大伤,应该逃避的时候就别冒充什么英雄,再来是以苻洪对冉闵的研究,汉军没有可能在关中待多久。
“冉闵是一个极度秉性薄凉之人,他现在会很高兴汉军来援,可是一旦汉军有长待的意思必然心生怨恨,且不排除会武力相对。”苻洪能设局,就是基于对冉闵的性格判断,事实证明他对冉闵的性格把握还算正确,说到最后冷笑:“李农帮了冉闵那么多,还不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苻洪是不知道啊,要是历史没有被刘彦改变,冉闵对帮了自己不知道多少的李农可是举起屠刀,干掉了李农之后连其家人都没有放过,来了个鸡犬不留,该是什么仇什么怨呢。
“暂时就这样吧。”苻洪脸色黯然地说:“退却到陇西,那里有我们的大量族裔,又是平原居多,料想他们不会追赶。”
至于说苻侯,苻洪会派人去寻找李农,怎么都会请李农帮忙捞出来,另外的人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怎么撤退要有一个步骤,再来是什么都不牺牲属于没有可能,什么步骤和怎么样的牺牲都得有一个计划。
苻洪的命令是一个接着一个的下达,位于蓝田关的苻健与苻雄接到要撤退的命令,前者难以相信之余暴怒,后者是一种满心的欣慰。
“我们就这么怕汉军!?”苻健是个勇悍的人,通常这样的人性格也不怎么样,他咆哮:“我不怕他们,一点都不怕他们!”
苻雄是等苻健咆哮怒吼够了,才说:“不是怕不怕的问题。”
“不怕还这样!”苻健双眼满是血丝,看去如同野兽:“他们一来我们就龟缩,传出去还不知道要被怎么耻笑。”
“兄长……”苻雄笑得有些诡异,说道:“如果被耻笑能换来冉闵成为天下独夫,能换来刘彦接下来遭遇连串的麻烦,被笑一笑又能怎么样。”
苻健表示自己的智商不在线上,连胜急问。
“纵观历史长河,国与国没有无缘无故的驰援,人一旦掌握绝对的权力就不会轻易放弃。”苻雄看向了潼关的方向,又再看向城外来了却没有发动攻势的汉军,说道:“冉闵求来援军无外乎是以称臣为代价,情况危急的时候冉闵肯定认命,危机一接触嘛……就不是那么回事咯。”
这个时候的谢安和袁乔是在看着蓝田关。
相对于峣关的山川地势之险要,蓝田关实际上只是选择普普通通的山脉来建,与之相比的是这边的路绝对要好走得多。
蓝田关之上,旌旗招展人头涌动,能看出守军肯定是忙碌着准备守城器械,也显示出守将内心中的不安。
“实际上这里只能算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屏障。”袁乔其实没有想过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来关中,更是没有想过带着军队威逼蓝田关。他想来谢安肯定也是心情复杂,不由说道:“先辈不知道几人日思夜想能来,他们最远也是抵达三川之地难再寸进,没想却是我们办到了。”
在先秦时期,蓝田关先是秦人用来防备魏国,后来变成了防备楚国,再后来成了练兵的屯兵之地。可以肯定的是,能够进行练兵的地方地形复杂也不会复杂到哪去,大军讲究的是百兵布阵,可不是训练单兵作战技巧。
再后来,蓝田关其实被废弃的状态,长达四百多年的时间里不但没有修缮反而是被移除,毕竟无论是西汉还是东汉在内部的压力并不大。
蓝田关再次修建是在刘耀时期,可因为前方还有一个峣关,蓝田关只能说是被当做一个预防措施,真心是雄伟不到哪去,要不苻洪派人迂回偷袭,哪怕是守关的冉氏秦军防备松懈。也不会那么轻易就夺取了。
“彦叔啊,莫名的心态却是不要有了。”谢安说的是他们已经成为汉国一员,没必要有那么多多愁善感,笑着说:“来是来了,安自然是欣喜,可……着实想不通王上这是什么用意。”
“乔也不太懂。”袁乔苦着脸,惆怅地说:“大汉国力强大,可是经得起这样的一再消耗?”
他们一点都没有进攻蓝田关的意思,甚至是为长安解围都没有太大的欲望,不是简单的不想损兵折将,也不是猜测苻洪有要带人撤往陇西,主要还是“升米恩斗米仇”这么回事。
刘猗是安排好了峣关那边的事情才过来,见到谢安与袁乔在观察蓝田关,一阵客套之后说:“我部可作为前驱,还请贵部随后而上。”
冉闵给刘猗的人手只有两万,被刘猗留下一万在峣关那边,带来蓝田关下的当然只有一万不到。
谢安没有半点客气,直接说:“我军千里迢迢而来,先攻峣关又行军数十里,恐怕是需要休整。”
刘猗立刻就贼尴尬,他只当汉军应该很急切,没想到会是这样子。
汉军这一休整就是连续的五天,期间装模作样样攻一下的兴趣都没有,倒是按捺不住的刘猗让自己的本部攻了一下,可是撞了个头破血流。
另外一边的潼关,冉闵先是晤谈亲自而来的李农,谈了些什么其他人无从得知。
李农走时是带着苻侯等近五百人,他们离开之后,被围的石碣赵军是在隔天投降。
冉闵骑跨朱龙马在战场废墟像是闲逛,触目的是片片的焦土,以及更多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战死者遗体。
潼关之外的战事波及范围很广,靠近潼关的漫山遍野皆有交战痕迹,禁谷那边的石碣赵军投降之后,冉氏秦军大肆宣扬,一些原本躲避在旮旯地方的石碣赵军也现身投降,数量之多超过所有人的预料。
冉闵停驻战马,他昂天看了看蓝天白云,随后闭上了双目。
旁边的蒋干一直欲言又止,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明白冉闵为什么要放走苻侯,要说只是简单的还李农人情,哪怕是冉闵信了他都不信。可是有些事情不能问,尤其是他知道冉闵此时此刻正处于一种徘徊的心境。
“准备一下,去除国号,改换旌旗。”冉闵的声音无比沙哑:“另外……位处蓝田关的谢(安)……谢中郎将依然还是在修兵?”
蒋干表现得无比吃惊,惶恐道:“王上还没有与众臣商议……”
“寡人自然该信守承诺,说称臣就绝对称臣!”冉闵一副休再纠结的表情,重新问谢安到底在干什么,后面才说:“一直以来寡人的国就不像是一个国,一起勉强支撑,不如背靠大山好乘凉。”
蒋干懂了,国号什么的无所谓,王爵却是不能少,再来是独立性也要有。他点着头,劝言道:“事情是这样,可……可王上万般不要立刻向汉王……不是,是……”,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刘彦,含糊过去才又说:“不可立即索要军资器械,有必要还得亲自去临淄一趟。”
“这些寡人都懂。”冉闵有那么点咬牙切齿的意思,恨声道:“只怪寡人不够强大。”
要说冉闵还是非常不甘心,可现实比人强。
他们这一次支撑得那么艰难,历经大战之后无比虚弱,不那么干又能怎么样,别说是下一波的石碣赵军,只说蠢蠢欲动的李氏成汉,还有一直没反应的张氏凉国,再来就是位处蓝田关下没有动静的汉军,随随便便出点意外的话,大秦还真的是离灭亡只差一脚的事情。
蒋干能说什么,只有笑呵呵地说:“王上与那位有共同志向,再看那一位也不是吝啬之人。”后面,还真的只剩下“呵呵”,啥话都不好再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