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79章:唯名与器

对于冉闵而言,国号可以不要,王位却是不能不要的。他毕竟就不是一个人,下面还有一整个集体。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刘彦得知关中战事的最后结果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他将战报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眉头从来就没有舒展过。
“王上,苻洪着实做出令人意料之外的选择?”纪昌说的是苻洪果断带人前往陇西的事,他笑着说:“如此对苻氏一族是最合适的选择了。”
“泰安‘合适’这个词用得好。”刘彦略略有些惆怅地说:“世间从来就没有最好的选择,只有选择最合适的。只是日后……恐怕关中要多事。”
“秦王正在来临淄的路上。”纪昌要说起来还是不理解刘彦究竟想干什么,再一次又说:“王上对秦王的安排是?”
说起来还是很纠结人,刘彦没称帝呢,他自己就是一个王,冉闵归附之后保留王位可以说非常操蛋。
至于称帝,刘彦可不是什么猕猴而冠之辈,虽说现在汉国的地皮不算小,可远不到称帝的地步,强行称帝自己纠结不谈,笑话也会闹得很大。
“寡人也正在烦这件事情。”刘彦对纪昌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径直说:“若是寡人不对冉闵封王,他会不会直接……唔,独立?反叛?”
词不好选,原因在于冉闵是要归附,可是必要的仪式和棘封都没有进行,名不顺则言不正,到时候冉闵闹起来充其量也就是谈崩了。
这一次不止是冉闵带人要来临淄,张氏凉国那边的谢艾才回去没有又担任重要使命还来临淄。
曾经的“三王同盟”尽管刘彦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可世人不会那么看,张氏凉国要来显然就是冉闵那方面的意思,却不知道冉闵拉上张氏凉国是要搞什么幺蛾子。
对于刘彦来讲麻烦事还不止那些,最值得关注的除了辽1东那边之外,关于石虎雷声大雨点小的亲征也是。
顿丘郡那边的石碣赵军一直都在增加,可是石虎还窝在邺城没有动身。
几个列国在邺城的细作向国内回报的消息是,石虎还在夜夜笙歌,就是最近动辄杀人的次数远比任何时候要多。什么杖毙或砍头已经不再满足于石虎的爱好,听闻最近迷上了扒皮点灯,尤其喜欢对那些大儒这么干。
石虎夜夜笙歌和爱好杀人并不妨碍礼佛,一边“南无阿弥陀佛”一边使尽各种手段杀人,这诡异的画风甭提是多么令石碣众臣心惊胆战。
汉国这边十分重视的一件事情,就是慕容燕国与石碣赵国勾结一起的事,多方打探下来没有半点的风声。这个也是汉国上下感到诧异的事情,要不是知道石虎残暴归残暴却不傻,真该怀疑是个笨蛋,只能往暂时脑抽筋的方向想。
纪昌是万般不同意冉闵继续当什么秦王,理由当然是刘彦没有称帝,以王封王怎么都怪异,再来是会动摇国体。
本来嘛,关中事了谢安就该带部队按照计划与李匡所部会合,从顿丘郡侧翼威胁石碣赵军,可石虎没到的同时,东晋小~朝~廷也在找不痛快,可真是应了计划不如变化,变成谢安率军突入晋境的南阳郡,需要好教东晋知晓汉军不是入不得晋境。
说直接点吧,刘彦也想知道谢安等长江以南的那些人对东晋小~朝~廷下不得下得了手,而这点很重要。
石虎不动才是最使人不得不防,导致的是几个列国不得不谨慎对待。最麻烦的还属于汉国这里要保持与关中的道路畅通,谢安与李匡谋夺南阳郡也是出自这样的考虑。
“摊子越铺越大了……”刘彦发现最近有些失控,是随着地盘扩张越大越不受控制:“那些地方不占还不行。”
纪昌作为汉国的左丞相自然是希望地盘越大越好,可是他也清楚一个国家的强盛并不止是看地盘,还是架构稳不稳定,恰恰是这样才认为关中会成为隐患。
实际上,不管是纪昌或是谁,没人知道刘彦为什么会对冉闵那么执着,按照他们的意思,让关中处于争夺状态符合汉国的利益,可是要不要收编冉闵则就是可有可无。
“王上,南阳郡之地……不可强占。”纪昌不是怕东晋,对东晋也无半点好感,他实事求是地说:“关中之地离青州太远,得来是块飞地,更要摊上巨大的负担。”
所以说事情出乎刘彦的掌控,不是指被迫干什么,是被时局牵引着不得不去干什么。他烦恼地说:“冉闵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已经去除国号改换旗帜,人也在往临淄赶,汉国不能往外推出去呀。”
纪昌一时间无言以对。
他们事前的猜测是,冉闵称臣也就是意思意思,毕竟自己建国又归附他人不是谁都能做到,尤其是品尝到了那个宝座的滋味之后。
结果倒好,冉闵利索地去了国号,虽然说还想着当王,可人非常有诚意地丢下一片糜烂的关中和部下,很快就要抵达临淄。
“或可……拒绝秦王的王爵要求,若是他不接受……”纪昌无可奈何地说:“臣是说,他要是不接受,那过错不在王上,外间名声坏了也是秦王自找的。”
刘彦可以直接喊冉闵的姓名,那是因为两者都是王。身为人臣的纪昌毕竟就是臣子,对王者哪怕不愿意表面上也要保持尊重。
不管刘彦这边是怎么个郁闷法,冉闵轻装抵达了临淄。
远从关中而来的冉闵,他带的仅仅是五百名随行人员,包括一些重要的心腹也是随行,对刘彦表现出的诚意是重得不能再重。
一行人到了临淄不是直接驰骋进城,是按照条攸的意见为了表示尊重下马,也是要看看刘彦到底有什么反应。
刘彦自然是没有亲自迎接,出面的人是左丞相纪昌,给予冉闵的礼遇只能说合适而不隆重。
等待一应礼节完毕,纪昌又与冉闵交谈了一小会,是等纪昌离去冉闵才沉下脸来。
“寡人以为王上会亲自前来迎接的。”冉闵不觉得自己的自称有什么错,对心腹表达不满更不觉得又是什么错,径直说:“寡人可是要献上偌大关中给予王上,礼节再重也合适啊!”
条攸却是颇为高兴地说:“王上不亲自来对您才算是真的重视,若是亲自来了……咱们才是糟糕了。”
刘彦没来,纪昌可是将冉智给一块带来。现在冉智就待在冉闵所在的车驾内,一听按捺不住插嘴说:“父亲慎言,王上为了千里驰援可是担了大压力。再则,父亲还是不要再自称寡人,且等待王上应允了父亲的王爵再如此不迟。”
“你这个混账小子,才在临淄待了数月就……就……”冉闵怎么都‘就’不下去,他看到的是冉智那张稚嫩的脸上满满都是认真,改口问:“智儿还知道些什么?”
冉智并不是冉闵长子,为什么会被立为太子……哦,应该是世子,可冉闵就是给立了太子,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深意还是不懂礼节乱来。他被立为太子,哪怕是曾经还懵懵懂懂,后面受到的教育也会教懂。
“孩儿只知道一点,此次父亲承情甚多。”冉智是非常认真地说:“王上对父亲的恩情如山高比海深,父亲既然已经决定效劳于王上,该有为人臣子的模样,不该行自取灭亡之道。”
冉闵刹那间就与条攸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脸上的表情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父亲理应知道的。”冉智也不知道是自己想的还是谁教的,小儿言大话,说:“再言之,天下间谁还不知道王上不顾战事吃紧,行千里驰援之事。小人知恩尚且图报答,父亲乃堂堂大丈夫,不要不如小人。”
这一下冉闵是真的吃惊了,是一种身为父亲的情绪复杂,不知道是该怎么表达情绪,对自己的儿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感到欣慰,或是被儿子教训而感到羞怒。
且不管冉闵是怎么样的心情,刘彦还是比较给面子来到宫城的门前迎接。
也许是冉智的一些话起到了作用?冉闵下车之后立刻快步向刘彦走去,人还没有靠近就口呼“终于得见王上”,比着行礼的姿势,近了就是推金山倒玉柱般地作势要拜。
刘彦理应接受冉闵的跪拜,但他没有,是快步上前扶住,对于条攸等人则就没有第三只手来扶起来。
冉闵一再用力竟是拜不下去,十分意外刘彦竟然是那么的有力气,低下脑袋的面部表情原本还有些郁郁,发现刘彦力气比自己还大则是好看了非常多。
不知道是出自什么样的考虑,刘彦十分直接地问:“还要王爵吗?”
“这……”冉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答,怔怔地看着刘彦嘴唇一动再动,就是一直“呃”,除此真说不出其它什么话。
“若要王爵,寡人就以邦交之礼接待。”刘彦看着还是比较爽朗,又说:“若不要王爵,咱们这就携手进入宫城。”
冉闵一再咬牙,忽然低声说:“天下大乱,夷狄禽兽之类人面兽心,尚且称帝。您雄图伟略,更有恢复汉家荣耀之心之行,理应晋帝位,以正名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