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83章:仁至义尽

且不管冉闵是不是脑子一热才决定归附,其家人包括冉氏秦国文武的家庭也在向汉境迁徙,那就代表有足够的诚意,要不刘彦也不会那么心累。
冉闵来到众人商议的大厅时脸色非常不好看,却也没有现在多么暴躁,先行礼再说:“王上,石虎率军攻打关中,潼关与峣关先后历经年余战事,再有守军早已疲惫不堪,又缺军械粮秣……”
一连串的话概括下来,石虎不会是带着杂牌军去关中,必然会携带羯族精锐,那么关中想要保住的难度是取决于刘彦想要出多大的力气。
述谈战事的时候,刘彦总算是从冉闵身上看到了英雄该有的气质,尽管情势非常危急,可冉闵看着相当稳重,一些取舍和敌我优劣势也分析得比较清楚。
“泰安?”刘彦对纪昌点了点头,说:“向永曾介绍一下。”
纪昌向冉闵行礼,相对详细地介绍汉国现如今面对的整体情势,包括冀州战事,辽1东那边面对的局面,自然缺不了济北郡的情势,以及与东晋小~朝~廷的摩擦。
汉国大,战线也多,幸亏是有黄河与长江两条水系,也亏得是汉军从不缺乏舰队,要是局面会更糟糕。
“为了防止有更多的慕容燕军南下,我军动用海军从海路登陆辽西郡与昌黎郡,一直在行袭扰之事。”纪昌说着说着已经站起来走到山川舆图边上,一边指点着一边讲述:“辽西郡的袭扰比较艰难,燕国国主慕容皝回师之后,已经被迫撤离。昌黎郡的袭扰倒是起到了一些作用。”
冉闵很是吃惊汉国在山川舆图上的详细,哪里该是有水系一定会有,什么地方有山也一定标注,再来是民屯点以及水系之外的取水点,与之他手头里那种只标注一些大城池的山川舆图根本就是两种地图。
“大汉目前的情势就是这样,接下来极可能需要面对石碣、慕容和小~朝~廷的三面围攻,已经出现大型战事苗头的就有冀州的漳水一线和辽1东的一场战事。”纪昌说着看向刘彦,得到允许才又说:“王上投入冀州的部队会超过十二万,投入辽1东战事的部队有三万,其余几条战线以及必要的地方驻军合计十三万,全国已经没有空余的兵力。”
汉国目前的人口不算奴隶也就是一百三十多万,算上奴隶达到了两百六十余万,等于是自由民与奴隶是一比一的比例。
纪昌所说的总数二十八万汉军,按照级别是战兵的其实也就七万,余下只能说是二线部队,而这些二线部队并不是都能承担责任,其实大多也就只能维稳地方或是干一些维持后勤线的活。
当然了,刘彦手头还有禁卫军,有一万五千是位处南阳郡一线,他们还需要保持关中与汉国实际控制区的通道,与之配合的是李匡的豫州军。
除了西线的一万五千,有一万禁卫军是待在临淄作为后备部队。而不算军事单位的话,刘彦手头里也就只有一万三千的名额。总数是能够“召唤”的单位差三千就是五万,这个是地盘扩大以及建国来到的结果。
不算奴隶只取自由民,以总人口一百三十多万而建设出一支二十八万的军队,那是因为刘彦治下的人口年龄层的诡异,青壮数量居多代表兵源充足,劳动力上也有了保证,可是士兵与平民的比例达到五比一也是够了。
“数量庞大的奴隶需要有人监管,注定是抽调不出部队再行战事。”纪昌已经说得够明白,平静地看着冉闵,说道:“只看秦王如何取舍。”
简而言之,汉国没有多余的兵力再干点什么,抽调数万或是十数万去守卫关中就更属于不可能。
今天的冉闵颇为不一样,能看出内心里火急火燎,但至少没有表现出焦躁。他沉吟了一下,问:“若是将关中汉家苗裔迁徙而出,入汉境可否得到妥善安置?”
“安民救民,我们有充足经验,只是这个取决于石虎的动作有多快。”纪昌实事求是地说:“历来迁徙多不简单,再则……需得有部队能够挡住石虎大军。”
冉闵向刘彦行礼,肃然道:“事情已经这样,还请王上为万民计,调拨谢安所部于臣麾下,仅是一万五千便足矣,无需再多。”
要是冉闵狮子大开口要个数万十数万,那当然是属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再听他的所讲,分明是知晓关中着实守不住,有那么点要融合进入汉国的态度,所求的就是将那些追随他的人给救出来。
要了谢安那边的一万五千禁卫军,冉闵手中不看精锐或是杂牌也有将近三十万,只是抵挡而不是决战的话,挡住石虎大军一段时间肯定是有把握。
之前冉闵还俘获了将近三十万人,这批俘虏本来是要卖给汉国,事实上一直以来都在往汉境押解,目前押解到汉境……也就是许昌那边的仅有四万多,剩下的不是在路上就是还在潼关那边。
“那些战俘却是不得不尽数杀掉了。”冉闵没有半点可惜该有的样子,说杀数十万人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不杀,等待他们知晓石虎率军前来必然会暴起。”
吕议适当地插嘴说:“适龄女子尽数留下。”
没办法,汉国缺女性真的是缺到一定份上,只要有可能增加女性数量,那就绝对是要尝试。
冉闵眉头一挑,嘴角勾了勾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面苦笑着对刘彦行跪拜大礼,苦涩道:“只能请王上收留。”
咦?收留这个词可是有很多的解读,可以是暂居,也能是归附。
刘彦还是不得不慎重,他看向了纪昌。
汉国上下也是必须要搞明白,那么纪昌就不得不问:“秦王所说之收留,是暂时的客居,或是效力王上。”
冉闵一愣神,理所当然地说:“自然是效力王上。”顿了顿,有些不甘心,却依然讲:“秦王名号却是不要再提,该如何安置一切听王上安排。”
要是没有那么多事,又或者说刘彦不了解冉闵,就应该喜悦得到一名猛将的效忠,可是武悼天王的忠诚绝对不是那么轻易获得,光是施恩绝对不够,怎么来慑服却不是那么简单。
“大汉与他国不同,执行的是军功爵制。”刘彦不是一个吝啬的人,可他不能肆无忌惮地打破规则,个例也不能乱开,肃声道:“该是何爵位,何等官职,一切尽在永曾。”
眼见关中守不住,携土率宾的举国内附自然是没有影子的事情,就是带人来了也是寻求庇护,这样可称不得是什么功劳。
冉闵脸颊僵硬了一下,怔怔地说:“只当如此,那王上且看臣如何建立功勋。”
事情该谈的已经谈完,刘彦亲笔书写调令,命谢安所部暂时听从冉闵调遣,甚至是大方地从豫州调集军械与粮秣给予冉闵,事情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
冉闵辞别离去,厅内保持了长久的安静,是由桑虞打破沉默。
“时过境迁,却不知道冉是否会觉得一切皆是王上布局。”桑虞可以用险恶的方向去设想冉闵,还不是冉闵底子有点黑,他说:“王上仁至义尽,可有些人不会这么看的。”
“王上曾说,一个人的命运在于选择之间。”吕议沉声道:“这一次冉会怎么选择对于大汉并无太大影响,能解决这一事也算是妥当。”
刘彦自然期待冉闵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却是无法去左右冉闵到底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该做的已经做了,静待结果也就是了。
“这样一来南阳郡却是暂时放弃不得。”纪昌很快就调整好心情,指着丹水说:“水路运输远比陆路方便和快捷,丹水连接关中与南阳郡,可由这里抢时间。”
无论怎么样,冉闵麾下的那些人也是人口,不用说还有大批的战俘可以充作奴隶,能抢运多少都是汉国这边赚了。
“若冉不是诓骗我等,真的挡住石虎争取时间让万众撤离,再说这个不迟。”桓温闷闷地说:“怕就怕……我们会被拖入泥潭。”
意思是,桓温猜测冉闵还是舍不得放弃关中,不管是借兵还是获得军械粮秣,为的还是固守潼关和峣关,至少是尝试将石虎挡在两关之外,能挡住估计还是要继续当秦王。
看冉闵一直执着于王爵,不说是桓温,多数人也都是那么想。
“不管如何,冉的以及麾下的家眷是在往我大汉境内迁徙。”吕议顿了顿才有讲:“冉智也是身在临淄。”
“常说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桓温已经看到刘彦在皱眉,改口道:“可让麾下家眷也如此,恐怕不是谁都能做得出来。”
“好了,好了。”刘彦摆了摆手,笑着说:“不谈永曾了,你们还是好好琢磨琢磨,接下来怎么先稳住小~朝~廷,可别真的来个南北开战,虽说咱们不怕,但能避免还需争取。”
石碣赵国与慕容燕国正式结盟,东晋小~朝~廷那边暂时没有动静,汉国想要向小~朝~廷施加影响,少不得是要与门阀、世家多多打交道,而似乎因为祭奠炎黄庙的事,双方关系可是前所未有的恶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