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84章:各有所求

东晋小~朝~廷的皇室是司马氏,但因为“衣冠南渡”的事情,司马氏是几乎剩下一个正朔的名份而一无所有,先有琅邪王氏与司马氏共天下,后面司马氏利用鄢陵庾氏和阳夏谢氏摆平了琅邪王氏,使得琅邪王氏元气大伤无法再权倾朝野。
到了鄢陵庾氏成为最大外戚的时候,阳夏谢氏也是强势崛起,更有龙亢桓氏稳步追上,长江以南也就成了鄢陵庾氏、阳夏谢氏、龙亢桓氏与之元气大伤的琅邪王氏这四大门阀共主朝廷的纪元。
除了四大门阀之外,长江以南有的是大大小小的世家,有些是从长江以北逃难过来,有的则是本身就祖祖辈辈在长江以南栖息发展,他们几乎瓜分了长江以南的地盘,仅仅是在名义上归属同一个国家,实际上大多是各行其是,司马氏空有皇室头衔也只能一再与之联姻来保证生存。
说起来还是比较搞笑,东晋小~朝~廷真的有着众多的国中之国,门阀和世家的私兵数量比朝廷武装要多得多,屡屡爆发战事参战的家族私兵要多于国家武装。
从某些方面来讲,说长江以南的那些门阀和世家不顾大局显然也是错的,该是说他们保证了东晋小~朝~廷的存在,代价是司马皇室大权旁落。
汉国这边有出身于长江以南门阀的人,谢安在西线又马上要听从冉闵号令作战自然没有空,身在临淄的桓温虽然是廷尉可真没有多少事干。
廷尉就是君王之鹰犬,刘彦没打算收拾谁,桓温闲得快发霉也是一件好事。
汉国要稳住东晋小~朝~廷,纪昌的意见是派出桓温,不用去求见司马皇室,只需要用桓温在长江以南的交游广阔就足够。
世家之间联姻甚多,基本上就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现状,桓氏一族也是一个与多方联姻的家族,再来是桓温的四个弟弟都在小~朝~廷任职,有的是操作的空间。
“王上要温前去运作?”桓温还没有得到正式的差遣,迎来了纪昌到家中做客,摆下宴席之后两人听着曲子看着歌舞,说到了正事却让他很是为难,苦笑道:“丞相,温已经是王上之臣,恐怕很难再有情面可讲的。”
世家有自己的节操,他们可以多方投资,也可以在私底下互相交换情报,但是关乎到国家大事的选择上则不会乱搞。
刘彦理所当然是不知道世家那点事,纪昌出身低微就更不够格知晓,而知道的人很难开口说明,难题就摆在了桓温面前。
恰是因为那样,纪昌看桓温的眼神就很是奇怪了。他说:“元子有什么难题,可一一讲来。”
桓温说起来是一个偏向于武人性格多过于文人的人,他有话说话:“若是没有什么付出,或者说付出不足够,温去了能够得到好的招待,说的话却是有如空气,会被人听却听不进去。”
纪昌立刻说:“若是需要财帛,大汉怎么会吝啬?”
“财帛或许会起到作用,但作用非常有限。”桓温苦笑:“身为世家,哪怕是爱财也会有一个限度,他们高官做得,任谁都有美玉绸缎,田亩更是不在话下,所求的该是更进一步,或是能够得到大名声。”
那一瞬间纪昌立刻就懂了,就是那种“不是不背叛,只是筹码太小”,想要达到目的付出的代价不够不会吸引人,他需要得知是什么代价。
“扩土。”桓温直接说:“归还攻占的南阳郡地界,或许还要加上相助小~朝~廷向李氏巴蜀用兵。”
其实称臣的效果会最好,但桓温连提都不会提,哪怕只是策略需要的虚假称臣,以他对刘彦的了解也属于没有可能。
李氏巴蜀就是李氏成汉,桓温没有来汉国之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攻灭李氏成汉,为了这个目标不断奔走好几年,一番努力下来只是得到庾翼的赞同,其余就没有一个是持相同理念的。
“攻击巴蜀?”纪昌有关注长江以南,一直以来那边的破事不少,可没有听到关于李氏成汉的什么消息,也就问:“元子为什么这么说?”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桓温还在苦笑,说道:“之前那些家伙反对进攻巴蜀,是李寿在世时巴蜀稳定且民心归附……”
后面的话不用多讲了,汉国对李氏成汉也有自己的关注度,李势成为新的国主之后一再干莫名其妙的事情,还学石虎大肆建造宫阙与收集美人。
其实仅仅是建造宫阙和收集美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哪个君王没干这事,但李势不止是在享乐上有追求,对文武众臣着实也不怎么样,更是横征暴敛再有不体恤万民,好好的一个国家就在一年之内搞得哀声哉道。
“前些年李氏国主与石碣赵国交战,在扶风附近被歼灭三万大军,近些年又与晋军在荆州那边不断交战……”桓温也没有掩饰自己有情报来源,只要是高官又谁没有自己的情报来源。他满满都是可惜的说:“要征讨巴蜀,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机了。”
会可惜,自然是桓温觉得自己早些年怎么没有遇到这好事,当初的李寿虽然也有糊涂的时候,可李寿至少不会乱来。
纪昌眼睛立刻就亮了,用李氏成汉去牵扯东晋小~朝~廷是个可行的办法,问题就在于可不能真的让东晋小~朝~廷将李氏成汉给吞进去,要不会助长东晋小~朝~廷的实力,对以后汉军南下造成麻烦。
桓温也是知道的,以刘彦吞并天下的雄心,汉国与晋国迟早会有一战。他说:“我们只要抢在小~朝~廷真正掌握并消化巴蜀之前稳定下来……”
“嗯。”纪昌一脸的沉思,一边截断桓温的话,说道:“元子的建议很不错,至少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
巴蜀当然是不能真的让东晋小~朝~廷消化,那么牵扯到的局面就会很大很复杂,其中还有关于秦地的事,甚至是牵扯到了豫州与荆州,不会是什么小场面。
桓温并不笨,很快就猜出纪昌在思考什么,呐呐地说:“豫州的事情好办,主战场不在那边,小~朝~廷要真对巴蜀动手也不会进兵豫州。比较难办的是关中。”
离冉闵星夜赶回关中已经是半个月之后,探子也证实了石虎率军进入河内郡的事。
按照估计,石虎亲率的大军最迟会在二十天之后抵达河东郡,爆发战事的时间点应该是在一个月左右之后。
冉闵现在在干的事情是加固潼关与峣关,并且蒲坂与渑池进行必要的工事修筑,他却是派出蒋干连同谢安带骑兵进逼陈仓附近,给汉国这边的回应是怎么都该先将苻洪所部驱赶,又请求刘彦告会张骏从苻洪背后进兵。
稳定后路再专注于东面战事是应有之意,但冉闵的做法其实是让汉国这边生了疑虑,要不是关中的人口一直都在往汉境迁徙,几乎就能认定冉闵是行了诡诈之术。
“抢在冀州战事爆发之前,可以办到吗?”纪昌可谓是异常慎重地盯着桓温,许诺道:“若元子能办到,便是为大汉立下大功,昌会建议王上,元子是统军大才,不该留在临淄,该是前往军中驰骋疆场。”
桓温也不矫情,拍着胸脯说:“为了能够驰骋疆场,温怎么都不能辜负丞相的美意。”
人与人就是这样子,谁与谁交流,该是怎么交流,说些什么话才能使办事者下多大的力气,那都是看人与给什么样的好处。
桓温怀着干劲十足的心情在做相关准备,是人还没有出发就狂写信,写回家中,也是写给那些旧友,更是写给司马皇室。他这么干之前还是有和刘彦禀明,甚至是为了释疑先呈上再发出。
“这家伙……”刘彦不得不怀疑自己打压桓温是不是做得太明显,笑呵呵地说:“还挺小心的。”
刘彦正行走于章台,身边除了护卫和宫女之外,崔婉、拓跋秀等几个嫔妃,另外就是纪昌、桑虞、吕议等几个重臣和其家眷也都在。
章台其实就是地势比较高的宫阙一部分,一般情况下就是让君王登高望远解闷的地方,会有相当多的庭院以及玩乐设施,也是嫔妃相对比较喜欢待的场地,只因为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与君王快乐玩耍。
刘彦今天就是来放松一下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是接下来估计没什么放松的时机了,几个大臣也会离开临淄各自前往需要前去的地方,那就只要来个君臣共乐,是联络感情,也是以示恩宠,免得大臣离开被多想。
都知道是为了什么,但还是让纪昌等重臣感到开心,之前刘彦虽然有君王的威势,可少了一些君王该有的气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学习,可算是有了点样子。
“王上,不是说好今天只是风花雪月,不谈国事吗?”拓跋秀依然显得狂野,当着众人的面就说:“能谈国事的话,妾可要说说关于草原的事情。要说,代国与大汉是兄弟之国,王上怎么不让代国从背后袭击石碣或是慕容呢?”
……分…割…线……
大清早各种求票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