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90章:秦汉是怎么亡的

拓跋代国先与匈奴诸部交战,后面又被慕容鲜卑在打宇文鲜卑的时候顺带进行驱赶,损失多少又还有多少实力除了他们没人清楚。
近些年拓跋什翼犍将国都迁徙到了河朔边上,大概是朔方向东六七百里外的地方取名盛乐(和林格尔周边),建城而又听从晋人燕凤的建议开始屯田,倒真的是有些国家该有的气象,不全然是个游牧的部落。
将主要部众……或者说是国民迁移到河朔周边的拓跋代国,他们在东边面对慕容燕国的时候表现得比较怂,大多是小打小闹一下立刻抽身走人,可他们在面对匈奴诸部的时候却非常勇猛,打得匈奴诸部不得不投靠石碣赵国以求庇护。
匈奴作为一个民族,迁徙前往西边的北匈奴抵达东欧区域开始进入到了高速扩张的时刻,很快就会将哥特人教训得没一个人样前去投劳西罗马;留在东方投靠汉室的南匈奴,他们在刘渊时代风光了一下却很快没落,不但是被奴隶羯族翻身做主,其余族群也没有人拿他们当回事。
按照原有的历史进程,东方的历史该是进入到鲜卑时刻,就是以慕容鲜卑为主的鲜卑族人先攻占中原大部分地区,等待氐族和羌族联合起来慕容鲜卑退出历史舞台,可是很快拓跋鲜卑鲜卑按住暴打一顿可是很快雄起了。
当然了,拓跋鲜卑的雄起还没有半点影子,被按着打倒是正在上演,不得不让刘彦怀疑拓跋什翼犍派拓跋孤过来是不是要占便宜。
没有什么波折来到乐陵郡、河间郡和渤海郡三郡交界处的刘彦,没有进入什么城池,是选择在野外依山傍水的地方安营扎寨。
跟随王辇而来的汉军,除开一万禁卫军之外,五万援军继续向前进入冀州兵团序列,归于吕泰指挥。
冀州得到五万援军,总兵力也才增至八万,后面还会有援军陆陆续续而来,兵力将会达到十二万,至于是不是还要增加则看战事发展而定。
刘彦到来,吕泰和王基再忙也该抽身来见。
没有什么复杂的礼仪之类,见了面谈一谈近期的战事概况,讲一讲有个什么样的部署,之后就轮到提出需要什么。
“八万兵力摆在绵长接近两百里的战线略显不够,所幸的是大汉舰队犀利,只需要在一些可登陆地点着重安排驻军。”王基是在徐州战事结束后主动投奔刘彦,后面留在长江沿线清扫地方不服的豪强,又到了豫州战场当军队副将,现在是冀州兵团的行军长史。他看一眼吕泰,见吕泰点头,才对着刘彦行礼说:“将主与臣明摆借鉴济南郡之战,引敌军南下再以优势舰队封锁水道,进行一场包围歼灭战,有姚弋仲前车之鉴石斌与慕容格都相当谨慎……”
著名战例必然是会传遍天下,可能不被知道详情,但粗略过程显然瞒不住,吕泰和王基并不是真的要复制济南之战,纯粹就是当时情况太危机而又兵力不足,弄出的场面完全是为了吓住敌军,看样子取得了成功。
“臣以为,等待敌军发现上当必然会恼羞成怒,慕容格会做什么选择不好猜测,以石斌的暴躁性格和自负的心态,石碣新一轮的攻势必然会有。”
王基已经站了起来,走到挂着山川舆图的地方,指着地图上的漳水与滹沱河的交汇处,又点了点旁边的东平舒旧址。
“鉴于石斌出动出击的机率,臣与将主的设想是,集中优势兵力在这里打一场正面对攻。若胜则直扑向北进击文安,将整个章武郡攻取。若不胜也有漳水作为屏障,可保后路,也能引诱敌军过河,在成平或章武再来一场会战。”
刘彦发现王基将慕容格给无视了,他却没有开口问,默默继续听。
“除开在章武郡的战事外,我们还需要保住河间郡。以长久以来的观察,石斌是让客军自由游弋选择开战时机,慕容格目前是在河间郡地界依靠短途高速机动不断游弋,一旦东平舒的战事爆发,慕容格该是会扑向武垣。”
提到的地名有些多,基本是从东汉就定名下来的地方,大多是有建设城池,可是经过西晋时期的战乱再加上胡人入主中原的肆虐,大多数城池只留下残垣断壁的废墟。
“臣近期忙碌于军务之外,主要是奔走游说地方上的大族与豪强。”说到这里的王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刘彦,发现刘彦脸上神情没有变化,暗暗松了口气才继续说:“之前大汉每到一地必然进行迁徙,各地大族与豪强哪怕不站在胡人那边也是抵制我军,左丞相抵达冀州后传告四方,近期各地大族与豪强已经渐渐软化。”
说白了,不管是大族还是豪强,他们的根本就是所拥有的土地,有了土地才能收编人口,一旦失去土地那些归附的人也就散了。
一无所有的人搬家很利索,有点资产的家庭搬家则会伤筋动骨,大家族与豪强搬家无论如何都会元气大伤,可见迁徙真不是能随随便便就做的。
刘彦仅是点点头没有什么特别表示。
“臣已经摸清楚情况,若是王上允许,冀州或可以再聚兵三万,粮秣等辎重也可以由当地大族或是豪强分担四成,只是……”王基迟疑了一下,低声说:“哪怕不许诺官职,承认他们对土地的持有……”
这个时候刘彦却是不得不出声:“想要官职拿功勋,土地除开真实为之前拥有,战乱之后夺占一概归于国有。”
王基愣了一下,想说什么又吐不出口。
“这一点是底线。”刘彦沉声道:“大汉没有危机到需要地方豪强支持才能保住的地步,口子一开……军功爵制有什么用?”
不止是军功爵制度,一旦默认或是允许地方豪强私占土地,汉国给有功士族的封赏会土地不够,再来是国家会是地方豪强的国家,人口也肯定是要被大部分隐匿。
吕泰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被刘彦视线看过来,呐呐地说:“王上如何说,末将如何做。”
近期刘彦的烦恼已经够多,不止是国战上面,最麻烦的还会是新兴贵族阶层的崛起,再来就是随着长江以南的世家和寒门北上,又有攻占地区的大族和豪强,关于土地的丈量与核实,甚至是土地持有与买卖,复杂的事情一大堆。
“寡人从一无所有到建立大汉,无论多么艰辛和困难,一直秉承一个理念,该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的,不是他们的就不是。”刘彦没半点好脸色,说道:“想一想秦怎么只有二世,前汉又是怎么亡的。”
吕泰与王基立刻就惶恐了,他们就是为了战局的顺利才想着拉拢地方大族和豪强,怎么给牵扯到了国家兴亡啊!
秦亡,那是因为始皇帝开了空头支票,百万秦军灭六国之后,该得到的封赏除开被免去后,又搞中央集权要将土地尽可能地收为国有,弄得是联军入了关中偌大的秦地数百万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自发性的抵抗,反而是因为入侵者的小小承诺给传檄而定。
汉亡,无非就是地方豪族强大,他们掌握的力量比朝廷的还大,本末倒置的结果也让国家没了。
前车之鉴有了,后来者更是多不胜数,一个国家的兴亡就是在土地的兼并上面,虽说刘彦不觉得自己建立的国家会缺少土地,可一些口子真不能乱开。
被教训得冷汗潺潺的两个人差不多要将脑袋给贴到胸膛,吕泰或许真的是为了战局考虑,王基则绝没有那么简单。
王基说到底也是中原大族之一,家族掌握的土地多到难以想象,其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是抢占来的。他就是要用这一次服务于冀州的战事来试探刘彦心里的想法,得到答案也被敲打了一顿,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家族拥有的土地。
“你们怎么部署计划,要怎么执行,寡人并不做干涉。”刘彦严厉地扫视着两人,说道:“专注要军事,民政有左丞相在办。”
吕泰惶恐至极地站起来单膝跪地应:“诺!”
王基是颤抖着身躯双底跪地重重拜下去。
刘彦心情糟糕地挥手让两人退下,闭上眼睛像是在养神,对解决新兴贵族的贪念并不觉得困难,怎么去解决地方上的那些家伙才是要慎重。
“王上……”王猛已经等了有一会,尝试呼唤了一下,见刘彦睁眼看过来才说:“代国正使以及副使已经在账外等候有两刻钟,您看?”
刘彦却是问:“景略,你对地方豪强有什么看法?”
“这个……臣不好说。”王猛知道刘彦想要什么答案,可真的是不好说,只能左右它言:“左右丞相想必是有对策的。”
刘彦立刻就笑了。
以纪昌的反应无非就是杀,不听话直接杀到听话,哪容得叽叽歪歪。
桑虞会温和一些,来个教而诛之,但也是杀。
王猛不知道刘彦为什么发笑,只是又请示了一下。
刘彦调整一下坐姿,颔首:“让他俩进来吧。”
……分…割…线……
抱歉啊,着实是不好码字,更新得有些晚了。再重复一下,欠的九章会还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