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397章:令人哭笑不得

缺点什么就抢,不缺什么也抢,胡人历来有打草谷的习惯,哪怕是国家富庶和接受汉家文化的陶冶也不会改变,或许这个就是所谓的民族性格。
拓跋代国一是胡人之国,二来他们也的确穷,抢劫对于他们来说是性格也是需要,差别就是能不能抢和抢不抢得赢。
驻守北面边境的幽州军南下,并州那边似乎也被抽调,刘彦有理由相信石碣赵国必然是有应对措施,而拓跋代国从来就没有提起石虎是否拉拢过的话题,更没有谈在南下之后怎么预防匈奴诸部有可能的突然袭击。
石虎哪怕是忘记改拉拢草原上的拓跋代国,朝中的人难道就没有提醒?这是没有可能的道理。
慕容鲜卑那边也必然是有动作,却也不见拓跋代国提过。拓跋代国对汉国这边表达的善意看似是因为拓跋秀的存在,或许还有欠债的原因,可这样一来他们一点都不像胡人了。
也许拓跋秀才是真正了解拓跋代国的人,她一再提醒刘彦不能相信拓跋代国任何人的话肯定是有原因!
拓跋孤和许谦都不说,刘彦没有去问,双方像模像样地约定着南北合作。
按照商定,冀州汉军与石碣赵军(含慕容格所率燕军)大战的时候,就是拓跋什翼健在盛乐集结兵力的时刻,拓跋代国是攻击并州还是幽州则看慕容燕国会有什么动作。
许谦提过什么时候进入决战阶段,汉国这边应该及时告知拓跋代国,当时刘彦就用诡异的目光盯着许谦看,看得许谦一脸的不自在连连道歉。
将人送走,刘彦沉思了很长的时间。他有意找拓跋秀问一下情况,转念一想拓跋秀离开拓跋代国已经快四年,哪怕是知道什么也该是落后的消息,问人家妹妹兄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则太那什么。
漳水沿线的大战一时间打不起来,看完该看的刘彦再花三天的时间巡视了一下,期间拓跋孤和许谦告辞离去,倒是张氏凉国的使节团依然跟随刘彦的行辕继续行动。
接下来刘彦该前往的是兖州,行期和路线自然是保密,会是个什么选择在之前其实也是随机。
不是按照原来的路线,是穿过河间郡再南下,途中少不得是要了解沿途的情况,亲眼所见和官员汇报都不是太好。
不好是显示在所见的荒凉,另外就是地方大族和豪强的软抵制。
所谓的软抵制不是以武力相抗,是他们抱着非暴力不合作的姿态,能糊弄就绝不讲实话,对于人口登记能藏的就不会显在明处。
中原沦陷时,不知道多少聚众而成的坞堡和城寨,胡人对于这些坞堡和城寨打与不打是看恭顺程度,除非是必须打,要不能收税就不会打,原因是能收到税又一个一个的攻打不划算。
汉军前线在大战,不会有太富余的兵力像之前对待青州的坞堡和城寨那样,遭遇不合作就一个接着一个摧毁过去,甚至是选一个作为杀鸡儆猴的对象都觉得棘手,就担忧一旦动手会导致全部皆反。
目前的阶段,对于汉境之内那些不合作的大族和豪强只能是选择无视,哪怕是最想下杀手的纪昌都只能是先按耐住试一试桑虞的策略,既是先温和招揽。
还是有一些聪明人,大多是认为汉国必将牢固统治攻下的地区,可这样的人竟然是少数,可见长久的结寨自保下来是把人给保傻了。
兖州的战线已经从东平郡移动到济北郡,战局与之冀州的情况差不多,皆是两军隔着河在对望。有些差别的是兖州这边并不像漳水那边目前只是对峙而无交战,原因是以西的济阴郡、濮阳郡、东燕郡还是石碣赵国的疆域,这样一来石碣赵军想从境内渡过黄河有的是机会。
依然是没有发生什么刺杀或是被截杀的事,刘彦经由平原郡渡黄河进入祝阿郡境内,到济北郡时徐正携带将校以及重要文官出营五十里迎接。
兖州这边的汉军数量远比冀州那边多,除开这里有石虎调集的大军之外,主要还是因为兖州需要与豫州进行互动。
“前六天,我军刚刚击退由孙伏都率领的石碣赵军试探攻击。”徐正说着话的时候神态轻松,他说:“仅仅是不到半个时辰的交战,敌军也没有遭遇到多大的重创就退兵,看来孙伏都连续几次败在我军手中是胆气尽失了。”
“你怎么就知道胆气尽失。”刘彦对徐正这幅模样是不满意,并且没有掩饰:“若是在这番轻佻,是想让寡人换将?”
徐正一愣神,讪讪地说:“王上,末将这不是……不是为了让您安心嘛。”
“有追击吗?”刘彦知道徐正和吕泰就是两个极端,一个严肃过头一个有点疲态,不存在信不信任的问题,径直问:“情况是怎么样?”
“有的、有的。”徐正终于是不笑了,满脸肃穆:“追击之下,是有遭遇敌军的援军,可是我军再次斩杀敌军两千余,击溃敌军方才收兵。”
刘彦不用多问,徐正很快就介绍详细。
兖州济北郡的战线不是第一次遭遇到石碣赵军的尝试攻击,尤其是石宣抵达顿丘郡作为石碣赵军的统帅之后,鄄城方向的石碣赵军立刻就进入了疯狗模式,仅仅是因为秋季的雨季才算是消停下来,
这不,雨季刚刚过去没有多久,孙伏都就率军再次进行攻击,六天前的攻击只是第一次,探子回报的情况是鄄城的石碣赵军又会整军备战的迹象,估计很快就要再来。
“有考虑过是敌军在行使计谋,使我们积小胜而变得骄纵吗?”入了大军营盘,刘彦来到徐正的将主军帐当然是坐在主位,先是问了一句,又翻了翻摆在案几上的文牍,后面扭头看向挂在一侧的军事行动图:“之前桓温进驻东平郡在寒亭与范县构筑防线,石碣赵军难道至今还不知道?”
“王上说得极是。”徐正点着脑袋:“末将有过详尽的考虑,并且已经做出部署,禀奏予您的奏章刚要发出。”,说着指向案几左侧的一个盒子:“就是在那个。”
刘彦顺手就抄起来拆开蜂蜡,大体看了一下,怪怪地问徐正:“将计就计,你想出来的,还是行军长史袁乔?”
袁乔就在场呢,被点名之后先是向刘彦行了一礼,后面看向了徐正。他会有这样的举动是讲究上下尊卑。
“看正做什么?”徐正一愣神,很是不好意思地对刘彦笑笑,才催促袁乔:“长史想的谋略,由长史亲自跟王上述说。”
袁乔这才站了出来,走到舆图面前,指着鄄城说:“先前敌军是屯驻在这里,而这里在很久之前是作为濮阳郡的首府……”
谈军事不得不先谈地形,不了解地形就根本无从谈起。
濮阳郡在晋室南渡之前原本是作为一个封国,等待石勒时期改为郡,与之胡人治国的模样一致,那就是改换起治所来也显得随意,作为首府是一换再换,先后经过濮阳本城、廪丘,最后才是现在的鄄城。
濮阳郡相对于其它多山的郡来讲地势相对平坦,郡内仅有两条河系,除开濮阳之外就是延津,整个郡就是一个长瓜状的形式。
“廪丘现在是作为敌军的前沿城池,孙伏都接手濮阳郡的军务后有进行过加固,将主前一次攻到廪丘城下,发现孙伏都还算卖力修固城池,若是要攻取或许需要费一番劲。”袁乔的手指停在了地图上标示的廪丘区域,顺着线往西边移动点到了鄄城:“廪丘与鄄城一前一后,从大道连接而言符合掎角之状,能够前后进行呼应。”
刘彦发现袁乔讲解起来很注重地形,对于敌军的驻防情况和防御工事也介绍得比较详细,再来就是对道路摸得比较清楚,算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行军长史。
“鉴于敌军可能在骄纵我军,亦是考虑到黄河结冰之后石宣本部会过河来到南岸,实际上臣与将主的看法一致。”袁乔将手指点的地方移动到了濮阳,先是介绍这里的地形,又讲了历史上在濮阳有过的大型战争,少不得是要提到曹操打吕布那一次濮阳之战。他讲得很详细,令刘彦听得津津有味的同时也能更加了解该处的重要性,最后才说:“因此臣建议将主,何不将计就计拿取濮阳。”
历史上曹操打吕布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来来回回的拉锯又是使尽百般谋略,其中就有不断诈败以养敌骄纵之心。
“濮阳郡有地方大族与豪强派人前来?”刘彦刹那间就有些哭笑不得:“孙伏都是要原样照搬旧有战例啊?”
也就是刘彦才会有这种心态,那是他不清楚这年头不管兵书还是史书可不是烂大街,能够有一本兵书已经可以当做至宝,史书更不是谁想看就能看。
袁乔是不理解刘彦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以为是自己的谋略有什么问题,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问:“王上认为不可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