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01章:有何惧之

两年前……也就是东晋咸康八年,前凉建兴三十年,后赵建武八年,代国建国五年,成汉汉兴五年。
石虎在邺城营建四十多所台观,又营建洛阳、长安二处宫室,参与劳作的达四十多万人。他又想从邺城修建阁道到襄国,敕令黄河以南的四个州郡整治南伐的军备,并州、朔州、秦州、雍州准备西讨的军资,青州、冀州、幽州为东征作准备,都是三个男丁中调遣二人,五人中征发三人。
一时间各州郡的军队共有甲士五十多万人,船夫十七万人,溺水而死、被虎狼吞噬的占三分之一。再加上公侯,牧宰竞相谋取私利,百姓们失去所从事的家业,愁困不堪。贝丘人李弘顺应民心的怨恚,自称姓名与谶言相符,聚集党羽,设置百官,事发后被杀,连坐获罪的有几千家。
两年后,石虎再次下令全国征兵,各州军队会集起来有一百多万人,他的本意是要挥师南下攻击东晋小~朝~廷。
东晋小朝廷收买石碣赵国太史令赵揽,使他秘密地对石虎说:“白雁停栖庭院,是宫室将要空寂无人的征兆,不适宜向南进发。”
石虎相信赵揽,于是石虎驾临宣武观,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南下的事情自然是没影子。其中姚弋仲的那一部分是从冀州征讨青州刘彦,才有济南郡的漯阴之战。
当时所谓的聚兵百万大部分是胡人聚集而成,其中的晋人只占两成不到。那是胡人吸取了晋室大肆武装胡人反被推翻的教训,控制晋人士兵数量,一般情况下晋人士兵的数量只有胡人的两到三成之间。
同年的十一月,石虎在灵昌津建造黄河渡桥,开采石料作为桥墩,但石块投下后,便被水冲走,耗用劳力五百多万,渡桥却未建成。石虎发怒,斩杀工匠,停止建造。
没有看错,石虎建个桥耗用劳力五百多万,不是五万多人,也不是五千多人,更不是五百多人。
与此同时,石虎还在当年下令天下索取美女,大举征选民女三万多人,分成三等配置各处。太子、各王公私下发令征选的美女又将近万人。各个郡县极力选取美女,经常强行夺占百姓的妻子,杀害她们的丈夫,加上丈夫自杀的,人数达三千多。
被强征的美女送到邺城后,石虎在殿前挑选分等,因为使者能干,被封侯的有十二人。导致各个州郡的民众因流失、反叛而死伤略尽。当地的守令因不能安绥他们,被下狱诛杀的有五十多人。金紫光禄大夫明乘侍奉石虎时直言力谏,石虎大怒,让骁勇的龙腾中郎将他摧折而死。
屡次有军事行动,各县、郡、州都会有“指标”,就是被征调的士卒每五人出车一辆,牛二头,米十五斛,绢十匹,不备者斩首,民间怎么去支应石碣赵国是不管的,只要结果。
动辄数十万,来个上百万,最夸张的时候还耗用五百多万,估计也就是胡人君王才会干出这等疯狂的事情。
也许很多人不理解石虎这么干为什么没有让国家崩溃,可实际上石碣赵国从来都像一个多部落联盟多过于像一个国家,石碣赵国也是时时刻刻处于崩溃的边缘,只是碍于羯族残暴和武力强盛才继续存在下去。
这个部落联盟中羯族是统治地位,有羌族和氐族作为最大的帮凶,再有数量庞大的杂胡。
石碣赵国中的杂胡在有战事时必然会被成批征调,杂胡也乐意参战,那是因为参战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劫掠,打着打着说不准某支杂胡也能变成大部落,毕竟不管是羯族还是羌族、氐族,乃至于没落了的匈奴和正在崛起的鲜卑都是这样过来的。
“这样……”袁乔已经是身处咸城,他满脸感概地说:“再有胡人的特性会携带男女老少皆,因此咱们动不动就遭遇上数万、数十万大军,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徐正一开始就知道石碣赵国是一个奇怪的国家,但凡正常一些的国家真没有人会那么疯狂。他扯了一下嘴角,不屑地说:“动辄数十万,可真正能打的连其中的三成都没有。”
司宏壮作为先锋进兵的速度非常快,突击到濮阳三十里内的时候是分成三十个小队出去,攻击那些因为突然遭受袭击而来不及聚拢的敌人,将敌人打散之后再由后面跟上的援军来处理。
仅仅是两个时辰,汉军取得的战果消灭三千余,俘虏了近两万。
俘虏自然是要往后送,点算下来其中的老弱妇孺竟然是多数,才会有袁乔和徐正的对话。
“或许可以打一下援?”袁乔发现先锋化整为零四处袭击的效果非常好,同时司宏壮向后面传递的情报显示,敌军突然遭受袭击处于混乱:“来援的敌军大股小股都有。”
“要是能将敌军吓阻在白马那边,自然是可行的。”徐正在看地图,他点了点白马的位置,说道:“事态突然,孙伏都被我们堵在鄄城,战场内的敌军失去指挥必定会乱套。”
除开鄄城与廪丘之外,直接突进的汉军数量上其实不多,仅是接近五万。他们向前突击实际上有点冒险,能够突袭拿下濮阳自然最理想,不能就大量歼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敌军才是正理,也好为接下来的交战创造有利局势。
仅仅是稍微安歇不足两刻钟,徐正将袁乔留在咸城,他是带着后续的部队继续前进。
战事也不能说是突然爆发,只能说长达一年多的“习惯”被改变,被动迎击的一方没有反应过来很正常,毕竟一方是有计划,另一方纯粹是被动反应。
石宣在接到濮阳有大批汉军兵临城下已经是临近傍晚时分,之前他派出李菟领兵先去迎敌,后面又陆陆续续派遣援军,赶往战场的石碣赵军数量已经超过八万。
梁犊是在白马与李菟会面,他见到李菟到来实际上是一种松了口气的心态,一切只因为情势太过混乱,前方传回的消息太杂难以判断。
“这么说,到处都有汉军的踪影?”李菟看上去很冷静,他看着绘制简陋的地图,主要关注的位置并不是濮阳,是咸城以东一线:“孙伏都那边没有半点消息传递过来?”
梁犊直接摇头:“不但是前方没有消息传回,卑职派去联络的快骑至今也还没有一人返回。”
“汉军这一手很利索啊!”李菟总算是有了慎重的神情:“这样看来汉军是倾巢出动,只有这样才能将我们与孙伏都所部完全分割,也才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吃掉孙伏都所部。”
梁犊才不管孙伏都怎么样,重视的是他们怎么办。
“简单!”李菟抬手点了点濮阳,肃声道:“老夫亲率大军向前,无论如何先接战。”
梁犊再有意见也只能表示没有任何意见,表示李菟出战之后,他一定会守好白马,巩固李菟后路。
要是算人数,石碣赵军从来都是占据优势的那一方,汉军经常是以五万以下的兵力战十万以上的赵军,可人数也就只是人数。
李菟所率的兵马与之前的石碣赵军很不相同,他们不是地方临时凑出来的杂牌军,也不是羌族或氐族那种阖家老少全上的模样,他带来的部队除开三万羯族骑兵之外,余下也都是各族青壮男子。
白马离濮阳是六十余里,全程还都是平坦地形,李菟完全不担忧会遭遇埋伏,毕竟在这种地形视野宽阔,敌军能看到己方,己方必定能看到对方,汉军哪怕是想要大规模挖坑藏人也没有充足时间,藏的人少起不到作用。
地势平担的战场很难用什么奇谋,有的就是双方摆明阵势进行堂堂正正之战,徐正得到斥候汇报,说是有至少六万敌军平推而来,他立刻就知道该让己方那些散开四处袭击的部队撤开,是时候大兵团压上。
“这边一点都不留人,我们往后撤十里!”徐正是骑马立在濮阳城南一里之外,看着濮阳城头飘着石碣赵军的旗帜:“看敌军是入城,还是追过来。”
濮阳城内的守军该是有一万以上,要是延津方向的敌军不立刻来援,实际上汉军没有一击而下的把握也不会发动攻城,要不攻到一半敌军来了还是要撤退。
李菟率军接近汉军二十里的时候已经开始下令放慢速度,他倒是要看看汉军统兵主将是做什么选择,得知汉军向蒲城东南侧后退十里开始安营扎寨,故意大声对左右说:“常闻汉军悍勇,攻势如火,求战意切,没想到也有没打先撤的时候。”
给面子的左右自然是一阵“哈哈”大笑,少不得要有人嘲笑汉军没有种什么的。
提振士气嘛,那是一军将校应该做的事情,哪怕是睁眼说瞎话,可士兵信了就好,李菟和一众石碣将校就是在干那样的事情。
汉军撤退并且在安营扎寨,李菟也就不用太体恤战马的脚力和士兵的体力,他下令一万骑兵快速先行,本部亦是加快了速度。
在濮阳东南十里之外,徐正密切注意敌军动向,得知有一万左右的敌军骑兵先行,问手下的将校:“本将欲给予这支敌军迎头痛击,谁愿意领兵前往交战?”
钟兴立刻出列,洪亮声道:“末将愿往!”
“好!”徐正从案几的令牌筐里抽出一支,丢向钟兴:“共举领七千突骑三千弓骑,务必使敌军知晓汉军厉害。”
所以说表字不能乱取,大多是与名有关联,兴本来就有从舁(yú)从同的意思,乃同力共举也,钟兴的表字共举就是这么来的。
钟兴接住令箭,大声应:“诺!”,人却是站在原地,他还得听徐正要打到什么程度。
“若敌军交战,以最凶猛的姿态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最多的敌军。”徐正嘴角勾了一下,痞态地说:“若敌军本部加速,不得犹豫立刻返回。”
这一下钟兴再次应“诺”,十分利索行礼而去。
很快七千突骑和三千弓骑就离开构筑到一半的大营,向着西边奔踏轰隆的马蹄声而去。
一万汉军和一万石碣赵军是在濮阳西南五里外互相看到对方,汉军发现石碣赵军之后没有改变方向,是以不紧不缓的速度继续推进,倒是那股石碣赵军像是稍微减缓了一下速度可又很快加速起来。
要是站在濮阳西边城头,可以明确地看到两支骑兵皆是矛头指着对方,皆是气势汹汹地扑上去,待互相之间接近到三里地左右时,汉军骑兵那边率先分成两部,随后石碣赵军也做出相应的动作。
“突骑兵随我正面突击。”钟兴的声音其实传不了多远,需要的是紧随身边的旗号手和吹号手用旗语和号角提醒全军,旗帜摇摆再加上苍凉的号角声响彻,他放声大吼:“汉军威武!”
可惜的是,突骑兵是埋头控马前冲,没有出声回应有些不美。
与之相对的是,石碣赵军发出了吼声,尽管听着乱糟糟,喊什么的都有,可看着有些声势浩大。
最先发生交战的却不是对冲的大股骑兵,是汉军弓骑兵这边。
汉军弓骑就真的只会奔射那么一套,他们本意是要侧翼迂回,等待突骑兵与敌军互冲之时在侧翼射箭,但在那之前要么是需要甩开追击的敌军,要么只能是拉着敌军“放风筝”慢慢磨死。
胡人对于骑射自是擅长,不过他们拿的是角弓,角弓的射程短,威力实际上也不怎么样,前导的胡骑秉着呼吸,嘴巴咬着缰绳,做引弓要射姿态的时候,汉军弓骑在距离他们一百步已经抢先射箭。
三千弓骑兵是同一时间射箭又一起控制战马方向小幅度地转变方向,第一波箭雨没有落下,战马方向改变时又是第二波和第三波的箭雨。
濮阳守军所看到的是,汉军的奔射很快很急,配合上面更是不存在什么间隙,己方要骑射的骑兵根本就是闷头闷头冲向了箭雨落下的位置,刹那间就是人的惨叫和战马哀鸣,一片片的人仰马翻。
……分…割…线……
宿醉睡到晚上,只能发个大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