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04章:石虎的选择

事情有太多的蹊跷之处,身临战场却是不容多想,尤其是军令已经下达的前提下,哪怕是想要改变军令也不能前后冲突得太厉害,比如前一刻还让冲锋下一刻让撤退,恐怕是会导致莫名的崩溃。
结成步阵的汉军开始在有节奏的战鼓声中缓慢推进,每前进一步都是一万以上的大脚同时踩踏地面,致使产生轰然的踏步之声。
李菟有些发木地看着结阵前行的汉军,耳朵里是那整齐划一的踏步声,下意识就说:“难怪都说汉军擅长步战。”
按照地域性质划分,草原上的胡人一直都被认为擅长骑战,中原的军队擅长步战,偏南地区的军队擅长水战,西南区域的军队擅长山地战。这个是生长地区带来的特性。
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划分的,春秋战国时期的每个诸侯国对什么都能拿手,通常对战车比较情有独钟。到了西汉孝武皇帝着重发展骑兵,西汉的军队骑战上面一点都不输给步战。那都是环境带来的影响,缺战马只能专研步战,如失去育马地的两宋。
“他们这样是几个意思?”王华没有没搞懂:“尽管组成盾阵又有强弓劲弩的步军可以与骑兵对抗,但只能是被动防御,无法获取主动吧?”
稍微懂一些军事的人无不清楚一点,步兵哪怕是能战胜骑兵,可拥有机动性能优势的骑兵说走就走,步兵轻易就追不得,步兵不追骑兵还能保持战果,一追步兵阵线乱了被骑兵反冲击则会崩溃,随后被骑兵撵着杀。就是这样才导致步兵哪怕是战胜骑兵斩获也极为有限,可步兵一旦败于骑兵则会损失惨重。
“他们要阻隔我军大营与濮阳城的路线。”李菟是宿将,不用多想就猜出汉军的意图,带着十足的笑意说:“我们撤出濮阳城恐怕也被发现,但他们依然是会攻夺濮阳城,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大规模进驻。”
蕲艾听不懂,急切地问:“那接下来怎么办?”
李菟立刻就进行吩咐,很快周边的将校都得到军令先后离去。
石碣赵军很清楚汉军弓弩之犀利,那是在屡次与汉军交战中得出来的教训,非必要根本不会去攻击一支结成盾阵的汉军,导致的是结阵的汉军十分轻易就进入想要的位置。
得到想要结果的徐正与袁乔商议一番,他们有共同的结论,那就是李菟根本没有坚守濮阳城的想法。
“明知道我们的战略意图是要攻取濮阳城还轻易放弃……”袁乔心里有些想法,可抓不住重点:“肯定是有我们不知道的阴谋。”
“反正都是要攻取濮阳城,艰难或是轻易攻取的结果都一样。”徐正扯了一下嘴角,满是无所谓地说:“就算是被包围,我们又不会缺少粮秣以及军械……”
“包围?!”袁乔总算是抓住了重点:“没有错,敌军的一系列行为只有一个解释,是窥知我们要攻取濮阳城,反过来用濮阳城作为诱饵!”
徐正依然满是无所谓,被包围也有相当多的说法,最担忧的无非是粮秣耗尽,可他们真不会缺乏粮秣,石碣赵军想要依靠围困来解决他们纯属做梦。
作为行军长史的袁乔自然清楚己方不会缺乏粮秣以及军械,解开内心的迷惑之后,他需要干的事情就是根据实际情势谋划出对己方最有利的策略。
一方愿意放弃,另一方本就是要拿,形成的局面就是双方很快都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成了!”李菟看到濮阳城上飘扬汉军旌旗,满脸带笑地下令:“我军暂时向后退却十里!”
有人问要不要拔营,作为副将的王华则是劈头盖脸地教训一番,他们只是暂时后退,很快就要回来,拔营做什么。
濮阳城易手,石碣赵军看模样是仓惶后撤。
作为很有进攻欲望的徐正一点都没有客气,调遣骑兵尝试性攻击石碣赵军的后队,交战下来发现石碣赵军的撤退是一种有准备的方式,并不是看着仓皇不及。
“还是宿将呢,做戏都不知道做全套。”徐正不是骄傲自满,他纯粹就是鄙视:“既然想要演戏,牺牲一些杂胡都办不到。”
“因为李菟知道我们不会轻易上当啊。”袁乔看着有些忧心忡忡,尽管已经问了几次,还是问:“已经派人向王上禀告?”
徐正颔首道:“派了不止一队,王上大概在傍晚就能知晓这边的情况。”
袁乔苦笑着说:“到头来还是王上来得及时,有王上在这边虽然有大风险,可接下来的事情也有了保障。”
毫无疑问的是,以石宣为首的石碣赵军高层肯定有阴谋,看着是要采取分割包围的趋势,但接下来会不会有大战其实很难说,毕竟雨雪交加真的不适合大战。
雨雪交加的季节连调兵都不合适,注定不管局面怎么发展都有一个月左右的平静期。等待雨雪交加的天气结束,就看石碣赵军承受非战斗损员的决心有多大,来判断战局会是一个怎么样的走向。
濮阳郡就是一个地势平坦的地形,十分适合来作为一个交战场所,尤其是对骑兵来讲更是这样。
“汉军已经吃下诱饵,只是远比料想中进驻的人更少。”李菟亲自赶到白马向石宣汇报:“我军暂时退却,等待攻下鄄城的汉军开拔濮阳城与之会合,随后会立即出动夺回鄄城,切断被包围汉军与后方的联系。”
石宣在之前就已经知道李菟的整体布置,他有些难以理解李菟专门亲自跑回来是什么意思。
“殿下,兵法上讲的是‘十则围之’,一旦两支汉军会合就有十万以上,我们无法动用百万来围,可只用当前二十余万是远远不够的。”李菟殷切地说:“天王在三川,短期之内不会开拔前往潼关,是不是能够请求调来一批援军?”
石宣立刻就奇怪地说:“我们不止二十余万,是接近四十万。”
“不能那么算的。”李菟必须纠正石宣错误的想法:“是有四十万,可一半只能凑数。末将说的二十万也有个四五万是凑数,真正打起来也就是壮声威,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石宣有些懂了,石碣赵国屡次与汉军交战,看着次次是以多打少,但汉军是计算战兵,石碣赵军这边是只要个人就算进去,才会每次都让汉军以寡击众得胜。
李菟慎重无比地说:“不能再那样子了,要打就只算真的能打的,尤其是这一次对我们来讲非常重要。”
石宣稍微犹豫了一下下,同意了李菟的说法。
这一次是羯人本族上阵,不是让两大帮凶羌族或氐族上,更不是让杂胡以及晋人上,失败了的话真会造成严重后果。
“虽然有些打击本方士气,但我们真的败不起。”李菟看得非常透彻,对石宣说:“尤其是对殿下而言。”
石宣自然认同,他这个太子其实是不得石虎喜欢,再来是石虎的众多子嗣都在窥视太子之位。
羯族之所以能够统治中原依靠的不是什么正朔身份,更不是靠礼仪道德,是建立在强大武力的基础上,一旦羯族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尤其是让汉家苗裔击败,后果会非常严重。
石虎目前的屯兵地点颇多,主要驻军的地点是在河1南郡的洛阳,但修武也有个十来万。
修武也是属于河南郡辖区,它离濮阳城的间隔是两百四十余里,李菟真切认为只要石虎同意派军,尤其是愿意派遣骑兵的话,最多也就是四天就能够支援上来。
远在洛阳的石虎是在一天之后接到石宣的求援书,当时他正拉着美女做爱做的事情,并且做得有些激烈和别样,是将身下的美女掐住脖子不断挺动,而身下的美女早被掐死,等于是在弄死尸。
美女的出身有些不简单,是清河崔氏的嫡女,石虎发泄之后对宦官吩咐:“弄下去好好调制一番,送给行辕的众臣吃掉。”
中原的世家并不是每一个都逃亡长江以南,甚至可以说相当多的世家是效力于石碣赵国,有身在中枢,亦是不少作为地方官,可以说石碣赵国能维持一个国家的模样靠的还是这一批投效的世家。
必须说的是,中原世家现在的家族嫡女还不显得珍贵,连带日后的“五姓七宗”实际上也是处于没有发迹的阶段,他们嫁嫡女给胡人是常态,嫁出的嫡女被弄死更是平凡事,不止一个嫁出的嫡女被残酷玩死,还得继续嫁嫡女过去“补位”。
石虎杀人而分食不是第一次了,杀个侍寝女子也不是多大的事,曾经可是干掉大臣并当堂煮了让众人吃,谁不吃就杀谁。
一番梳洗过后,石虎简单地披着一身长袍才看石宣写来的书信,逐字阅读后不知道为什么发出冷笑,很随意地将石宣写来的求援信丢开。
石碣赵国与汉国的战争一直都在发生,石虎也不会承认一开始没有发现小小汉部会形成如今的大威胁,他一再对外表示的是,只要认真起来随时都能消灭伪汉。
什么叫一旦认真起来?不就是羯人本族的军队出动嘛!石虎也不会承认之前就是要消耗羌族和氐族,哪怕是到现在也依然不会承认内心的真正想法,那就是认为,不管长江以南的小~朝~廷,还是青州的汉国,真正能对石碣赵国产生威胁的其实还是羌族、氐族、鲜卑族。
石虎有这样的想法很简单,并且不是他独一人的想法。
首先是汉失其鹿后中原长久内乱,一种“必须争出一个老大”的思想早就深入汉家苗裔之心,汉家苗裔擅长内乱而对外无力基本是胡人的共识,长江以南那个小~朝~廷的表现好像也证实了这点。再看汉国的统治者刚立国就搞出争正朔的事情,似乎汉国也是一般货色。
中原晋人是一盘散沙,效忠和接受石碣统治的远比反抗的要多得多,胡人强而晋人弱是不争的事实。
羌族是当今的第一人口大族,盘踞栖息的地方多不胜数,羯族对羌族产生的威胁感绝对有其原因。
再说石虎为什么会坐视冉闵进入关中,还不是氐族将关中快打造成为一个铁桶,羯族感受到深深的忌惮可不是受害妄想症发作。
羌族的姚弋仲战败被俘,氐族的关中被打烂,对于石虎而言两族该削弱的目标已经达成,接下来最大的威胁肯定是已经成势的汉国。
石虎屯兵三川之地的北部,主要屯兵地点很有讲究,洛阳走主大道入关中至多也就是十来天的事情,前往濮阳郡的话时间更短,如此一来可以看出他本身对濮阳郡那边的想法过多于关中。
“天王?”张曷柱该石虎召唤过来已经有一小会,见一直闭目养神的石虎终于睁开眼睛,忍不住问:“有什么吩咐?”
张曷柱是石碣赵国的司虞。
司虞其实就相当是三省六部的工部主官,也就是工部尚书,张曷柱不但主管各种宫阙建设,对于石碣赵国的各条道路以及各种建设都是管辖范围。
石虎问道:“建武八年(公元342年)开始大肆建造战船,还有多少剩余?”
张曷柱一愣神,谨慎答道:“大小战船或许不足八百。”
石虎又问:“建武九年再次建造的战船数量呢?”
张曷柱这一次是思考了一下才答道:“不足四百。”
原先石碣赵国的最大造船基地是位于冀州靠近青州的黄河段,征召了全国二十来万工匠,也不管会不会造船都是丢过去,有接近五万的工匠被勒令双腿不准离水,浸泡将近三个月中有四万多的工匠直接废了双腿。
刘彦崛起,汉军开始对冀州动手时,幸存下来的那批工匠是被汉军解救,成了汉国工匠体系的一员。
“集中起来。”石虎稍微想了一下,说道:“就集中到延津!”
张曷柱自然是从命,没胆问时用途,更不敢说短时间内不可能搞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