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08章:冬去春来

冬季为万物沉寂之时,冬寒带来了冰与冻,不止是人受不了寒冷,动植物也会遭受影响。
相对而言,作为有智慧的人,不需要像动物遵从季节在基因深烙的印记猫冬,可以选择依照自己或是别人的意愿做某些事情。
谢安接到命令从陇西返回长安的时候,不但是路途之上到处可以看到一片雪白,整座长安城实际上也被白色所笼罩。
征伐陇西对汉国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仅仅是冉闵的需要罢了,为的是在石虎到来之前稳固后方,局势全面改变之后已经不再需要稳固什么后方,尤其是冉闵已经做好了随时前往豫州的准备。
“那一位仅仅是两个月就将麾下的部队扩充到三十万。”盖宁就是那个传达军令给谢安的人。他在长安亲眼目睹了一部分所发生的事情,深皱眉头说:“几乎能够入伍的都被接收。”
冉闵的部队到豫州的时候需要登记造册,可不是全部接纳,肯定是要经过优劣淘汰,比如去掉老弱与伤残。这一点冉闵应该是知道的?
长安几乎是没有多少闲杂人等,俨然成了一座大兵营,随处都能看到瞎转悠的士卒。
谢安是带着两万禁卫军进入陇西,返回长安的是一万七千余,等于是接近三千人阵亡在了陇西。他们在陇西征战了接近四个月,真正的大战仅是有两次,其余是在追逐与被追逐中度过。
陇西就是一个以平原为主的地区,那边虽然早就被华夏文明纳入统治,可是不管是在先秦还是到了两汉,一直都是放牧者居多。会造成这样的原因有些奇特,就如同后世内1蒙1古难以开垦农耕一样,草皮之下没有多深就是沙子,类似的环境还真的无法作为农耕区。
谢安等人在陇西征战的区域颇为广阔,甚至一度进入到一个不知名的盆地(吐谷浑),远远地还能看到一片连绵的山脉(西强山)。
“那一位最近的动作颇大。”盖宁眉头就没有松开的时候:“您有必要密切注意。”
谢安仅仅是点头表示明白。
汉国那边对冉闵会采取什么行动一直存在疑虑,甚至都有冉闵会再次自立的足够心理准备。
谢安率军到长安没有得到监控冉闵以及麾下的命令,一来是一万七面对接近三十万根本监控不来,二则是汉国没有多余的力量去管什么。
实际上真的是那样,若是冉闵想要再次自立真的是到了最佳时机,到了这个当口除了张氏凉国并没有任何一方有多余的精力去管。
长安宫城是在刘耀时期修葺了一次,冉闵建国之后再次扩建,要说起来肯定是无法与石虎修建的宫阙相比,可是比起临淄那边的宫城则是显得富丽堂皇许多。
谢安来到长安,冉闵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派人来召。
等待谢安来到宫城时,看到的是宫城周边汇集着数量庞大的部队,看样子这些部队是在做开拔的准备。
“王上暂时顾不上关中,愿意随同我们迁移的人该走已经走了。”冉闵全副武装,穿的是汉军那边的将官特制明光铠,背后披着殷红的披风,右手按在剑柄上:“我们一个月后会开拔前往豫州,走之前却是要先消灭那些混账。”
谢安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冉闵所指的混账没有别人,一定是那些长久不与之合作的地方大族以及豪强,而这样的人着实多到难以想象。
“一个月当然是无法全部消灭,但能消灭多少算是多少。”冉闵冷笑道:“就从陇东开始,一路向东横扫。”
一直深皱眉头的盖宁总算是松开,他相对恭谨地说:“却不知道将军要什么时候开始展开行动?”
“已经开始了。”冉闵不知道盖宁是谁,看向谢安说道:“我需要你的协助。”
这下换谢安皱眉:“安得到的命令是将部队带到长安边上驻扎。”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是吗?”冉闵态度强硬:“你麾下有精锐步军,对攻城拔寨很有经验。”
谢安摇头,一个字都没有说。
一直安静站在旁边的蒋干适当地说道:“关中的军队也是王上的军队,死伤多少就是王上损失多少。有安石麾下的精锐步军协助,能够减少很多损失。”
“军令就是军令。”谢安其实不是一个强硬的人,他只是不喜欢冉闵,长江以南那边少有喜欢冉闵的人存在。他直白说:“不去攻打就不会有损失。”
刹那间冉闵的脸色就变得无比难看了。对,他就是出于私怨,走之前要来一场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毕竟之前可算是被那些地方豪强和大族气得够呛。
蒋干想要说话缓和气氛,看到谢安面无表情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你滚吧。”冉闵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之前在石碣那边装孙子的时候还能忍一忍,反叛石碣后就一次都没有忍过:“立刻带着你的部队滚得远远的。”
谢安脸上依然没有半点表情:“在下只会走,不会滚。”,一点都不发怵地看着冉闵,又说:“得到的命令是驻扎在长安城周边,除非有新的军令,否则连挪一步都不会。”
“看看,看看,这些世家子现在骨头倒是挺硬的。”冉闵对着蒋干,满满都是嘲讽地说:“要是他们之前有这样的骨头,不至于丢掉中原,像是丧家之犬一样逃到南方吧。”
谢安眉头皱了起来,看一眼满脸嘲讽表情的冉闵,再看看苦笑中的蒋干,对盖宁说:“走。”
差不多是谢安刚出宫城,阵阵的战鼓声和号角声就在宫城的城楼中发出,原本在宫城周边集结的部队有序开拔,分别是从北门和西门出了长安城。
“桀骜不驯啊!”盖宁是说谁不用多猜:“一点都不像是人臣,吃着我们给的粮食,穿着我们给的衣裳,用着我们给的武器,却是我行我素。”
谢安不开口说话,他必需要快点回到军营,倒不是要出兵与冉闵火拼,是哪怕仅有万分之一也要防止冉闵出兵报私怨为假,攻击汉军是真。
结果是,冉闵根本没有攻击谢安所部,还真的是浩浩荡荡开拔前往西边,随同的辎重以及相关攻城器械看着颇多。
“前一段时间凉王刚走,走之前多次与冉有私下会面。”盖宁满是怀疑地说:“他……带着部队向西,是真的要去攻城拔寨,还是要投奔凉王寻求庇护?”
谢安愿意用最险恶的心思来猜测冉闵,任何南方的世家子都会这样进行猜测,可他并不认为冉闵会那么干。
张氏凉国不会是一个好的庇护所,那边贫瘠算不上,可人口稀少又地处偏僻,再则是张骏需要的是冉闵在关中作为屏障,不是进入张氏凉国找个地方恢复实力,毕竟谁又能肯定冉闵不会鸠占鹊巢。
“我行我素是真的。报私怨也是真的。”谢安与盖宁一点都不熟,印象却是很好,愿意多交谈:“自己的家眷,部下的家眷,包括其大部分追随者都在大汉境内,哪怕他愿意丢下家眷,部下可会同意?”
盖宁深以为然,哪怕冉闵自己可以冷血,可冉闵无法让所有部下冷血。他苦笑着说:“为了离开之前报私怨,冬季用兵?实在是……”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冉闵是率众十来万出征,带回来的部队却仅是七万不到。他们带回了数量庞大的战利品,包括斩获的首级。
一颗颗的脑袋是用石灰浸泡之后保存,足足装了四百多车。按照一车可以装下三百颗脑袋来算,冉闵出征一个月就砍了十二万以上的脑袋?
“什么意思啊?”盖宁看见装车的脑袋有些都已经完全腐烂成为骷髅,诧异道:“难道他们是要运到豫州,按照军功计算?”
谢安可就不止是诧异那么简单,是完完全全的厌恶:“里面妇孺与老弱的首级占了大多数。”
汉军是按照斩获首级来算军功,可并不完全是看斩获首级,打赢多少次战争,参加多少次作战,等等的计算方式更多。
冉闵回转,仅仅是准备了三天就派人告知谢安,说是随时都能够启程前往豫州。他还真的就是要带那些脑袋去豫州,看着是要让部下中的十二万人起码拥有二十等军功爵的一级爵位,就是看着不但令人哭笑不得,该说是非常的操蛋。
“这是个大难题啊!”盖宁好像对冉闵产生了一种尊重,说道:“算是他最后一次为自己的追随者争取福利?”
谢安早就想到那些,但要说对冉闵的印象是一点都没有改观。他真心觉得冉闵在某些方面智商略低,难道就想不出这样是在破坏汉国的军功体系,甚至是在给整个汉国造难题找难堪?
不管怎么样,关中庞大的队伍开始出峣关走上洛郡前往豫州,队伍显得极为浩浩荡荡,相接起来连绵数十里之长。
整个冬季,要说石碣赵国和汉国都有什么动作的话,那就是双方都在竭尽所能地进行备战。
汉国是利用一个冬天的时间进行兵源征募以及必要的编制训练,必要的战争物资肯定也会是被集中到该送到的战场。
不但是部队和辎重,刘彦还与臣工不断商议,抓住空档造了不少防御工事,比如在濮阳郡东面的汉军控制区尽可能地多造“城堡”和屯兵的兵堡,又在冀州的南皮(渤海郡)和乐城(河间郡)紧急建造城墙以及相关防御工事。
身在奉高的刘彦得知冉闵已经带着部队出关中,没有意外很快就会抵达豫州。他还知道冉闵带了四百多车的头颅,说是要给麾下士卒请功。
“此例断不能开!”纪昌满脸的怒火:“不说其中满是妇孺与老弱,就说未登记造册就这样,绝对不能答应这样的胡作非为!”
“我们就算承认,那些士卒是会认为是王上的恩典,还是记冉的恩?”桑虞看着是怒极反笑的样子:“听闻主意是出自凉王,他这是要干什么?”
按照汉国的律法,不是士卒在战场斩获也是能够换取功劳,还能与军功同等视之。这样的规矩是继承于先秦,以前就是这样的规定。
刘彦知道不管是纪昌还是桑虞都是在说气话。他内心的烦恼多过于怒火,毕竟规矩就是规矩,再反感也不能因为怒火而无视掉规则。
“且先不管张骏想要干什么。”刘彦看向了蔡优,说:“做好准备,看拿出来奖赏的土地应该选在哪里合适,该分配的奴仆也几招划拨出来。”
纪昌和桑虞默默对视了一眼,他们可算是明白了一点,刘彦肯定感到无比厌恶,可身为君王就是那么无奈。
“开春之后有短暂的雨季,考虑到泥泞季节依然无法大规模交战,该趁这一段时间多做一些什么事情。”刘彦情不自禁地看向了安坐在一侧的谢艾,顿了顿才又说:“怎么去和晋,怎么来驭代,是当前最为急切的要事。”
攻赵、御燕、盟凉、驭代、和晋。这个是谢艾给出的国策,说来刘彦已经开始在执行,就是成效上真不是该怎么说。
目前汉国是在试图与东晋小~朝~廷缓和关系,桓温再一次前往建康,是以使节的名义前去,传回的消息只有一个,东晋小~朝~廷要求刘彦改国号为齐和废除泰山祭祀,甚至要求刘彦称臣。
那个算是狮子大开口吗?反正小~朝~廷又提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要不数十万晋军将会渡江北上。
刘彦知道小~朝~廷对于一本正经的搞笑态度是异常认真的,看了桓温传回的消息一度想要招人回来,谢艾却是认为可以缓一缓。
谢艾的意见非常简单,一方哪怕是在一本正经的搞笑,可那也是在协商,等于是可以拖一拖。他很清楚小~朝~廷的办事效率,只要桓温还在建康与之扯皮,扯上个两三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拖着对汉国这边绝对有利。
驭代?吕议还在草原,时不时有消息传回,他还代管着拓跋秀的嫁妆,并且武装起了接近一万五千人,就是拓跋什翼健的作为比较令人看不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