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412章:战无可战

李农从来都不是一个行事果断的人,他也知道自己是一个容易被私人感情左右的人,长期以来就是容易犹豫才会致使乞活军产生分裂,现如今又陷入进退不得的境地。
王谟是得到李农的眼神示意才开口:“汉王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冉闵直白相告:“部队原地缴械,包括李公在内的将校前往奉高。”
“刀俎与鱼肉?”王谟做出荒谬的表情,说道:“汉王真是……”
“现实如此。”冉闵看向李农,以局内人的语气说:“李农麾下有三十余万人,能战者多少?不会超过五万。你们缺乏兵器,没有足够的保暖衣物,甚至粮秣都没有保障。若是对上条件相似的对手,自然是可以凭借一股悍勇之气对抗,可你们面对的是的兵甲器械精良,作战更加悍不畏死的汉军。”
李农不需要多说一些什么虚言,乞活军的现实情况就如冉闵所说那样,甚至可以说条件就从来都没有好过。他不由自主地看向已经停顿下来的汉军,看着人和马全部套着重甲的甲骑具装,再看人和马都装备板甲的突骑兵,后面的禁卫军没看到也清楚都基本配甲。
汉军真的是兵器和甲胄都非常精良,还不是那么装备好的银枪蜡子头。这个是近些年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中都已经表明的事实,谁面对了都会感到深深的压力。
“永曾。”李农满是忧郁地说:“我们并不是没有抵抗的能力,汉王的做法太过小觑了我等。”
“李公,看来你真的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冉闵已经开始在牵动缰绳,一边调转马头,一边说:“到头来还是要做过一场。”
桃城出来的乞活军已经抵近,他们是受到李农的示意才没有继续向前,等待冉闵带人离去,这股乞活军才上前拥簇着李农和王谟回到城内。
“汉王着实过份,分明是进行逼降而不是招降!”王谟实际上还是比较倾向于改换旗帜转投汉国,毕竟冉闵那边已经给出了一个好的例子,只是刘彦给出的反应真心夸张。他满是不甘地问李农:“我们该怎么办?”
“看来是要做过一场,使汉国不再小觑我等。”李农处在左右徘徊的境地,知道打不过又不想将自己的命运完全取决于他人,说道:“只是……汉军真的不好对付,尤其是野战。”
想一想来的有五千甲骑具装就够李农发怵,他并不是初出茅庐的少年郎,万分清楚在地形平坦的野战中面对具装重骑兵会是什么情况,尤其是用不会摆阵的步军去与具装重骑兵拼杀根本就是找死。
拥有多少甲骑具装就代表国力有多么的强大,石虎集全国之力也就武装出三千甲骑具装的铁骑和八千的具装重步兵,恰恰就是因为有龙腾卫士的存在才让羯族成为牢固的中原霸主。再看看辽东那边,武装出三千甲骑具装的慕容鲜卑立刻横扫了整个辽东包括周边。
“永曾麾下本就有三千甲骑具装。”李农其实也搞不懂冉闵是怎么办到的,只是说:“这样一来汉王麾下就有八千甲骑具装,甚至有数万具装重步兵?”
按照这个时候的人看来,只要是身穿铁甲就能算是甲士,人和马都披上重甲也能称作甲骑具装。甲士还是比较好武装,就是甲骑具装不但要有优秀的骑士,也要有足够高大且优秀的战马。
要说起来,当今之世该是中原地区战马最优秀的年代,不但拥有草原上的矮脚马(蒙古马),还有从西域那边带来的大宛马和乌孙马,甚至还有从中亚过来的热血马(阿拉伯马)。马匹的种类之多远超历代,数量上更是超乎人的想象,那就是为什么东边的晋军装备虽好却难以北上的原因,晋军屡次面对的都是数量庞大的胡人骑兵。
乞活军也有骑兵,算是乞活军中相对精锐的一批人,无不是百战余生。他们之中的一些头目被李农传唤来,被问及有没有信心与城外的汉军一战。
“正面交战肯定打不过。”李存孝已经知道汉国那边开出的条件,内心是一种郁郁的感受:“游击作战又不存在空间……”
现在是汉军攻,乞活军守。作为乞活军这一方的将校,没人希望是由自己出城与具装重骑兵野战,守的话好像是可以守一守,可守的价值又是什么?
乞活军这边处在最矛盾的时刻,汉军这边也不是干坐着看戏。
冉闵抵达桃城的第二天,汉军再次开出营盘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如车弩、投石车、登城梯等器械,与之相对的是约三千左右的步军。
“李公。”缪嵩没有回去,他此刻正站在桃城的城关之上,进行最后的努力:“险城不足守,军心浮动不可战。再则,一旦真正开战……恐怕……恐怕会有不可料之后果。”
缪嵩昨天是在桃城之内到处闲逛,充分知道乞活军的现状是什么样子。
经过一个冬季,至少是桃城之内的乞活军显得非常窘境,路边时常可以看到冻死的尸骸,大多数人也能看出是缺衣少食状况下的骨瘦如柴。似乎也只有一些将士看上去相对好一些,但实际上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李公啊,何必流不必要的血,造成无谓的死伤?”缪嵩已经看到城外的车弩在上弦安装弩箭,投石车也是在绞动绞盘安防石弹:“我主归附汉王,没有被莫名杀掉什么人,都是受到妥善的安置啊!”
汉军已经开始有动作,第一发试射的床弩离弦,长度该是有一丈的弩箭飞射了一段距离插进了夯土城墙,肯定是给那一城墙段造成了一定的震动,导致那一地段的乞活军将士发出惊呼。
“汉王没有说给什么待遇。”李农看着还算平静,说道:“老夫不是害怕自己被囚禁或被杀掉,永曾尚且为追随自己的人尽力争取待遇,老夫怎么可以不做任何努力?”
非常大的弓弦声从汉军那边发出,一道道的破空声响起,城墙这边连续传出碰撞声以及惨呼声。
车弩之后就是投石车,致使防御的乞活军将校不得不命令暂时放弃防御,让人到城墙之下进行躲避。
汉军没有攻击城楼,使得包括李农在内的一帮人可以站在这里观看城外汉军。
汉军的三千步卒向前推进到约是一百五十步,一道“唰”的声音响彻,一朵“乌云”从地面升向天空,那是密密麻麻的弩箭被激射而出,很快城墙上就响起了密集的磕碰之声,被覆盖的城墙段插满了弩箭。
差不多是在半个时辰之内,尽管城墙上根本没有什么守军,可是汉军的多种远程攻击武器不断演示,却是没有进行登城。
刚开始的时候,城楼这边的乞活军将校还会说话,看到中间已经没人再吭声。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是征战半生没有错,可是像今天这种强大的多种远程攻击手段连绵不绝的覆盖还是第一次看到。
很是突然的,一阵闷响从城墙发出,随后是不断被石弹命中的城墙崩裂倒塌,一连串的动静带来的是灰尘乱滚。
李农呢喃道:“加固的豁口经不起一再轰击,倒塌了……”
说到底乞活军不是一支正规军,他们修葺豁口的手段也仅是重新夯实泥土,冬季是雨加雪,又经过一阵子的下雨天气,重新修缮的豁口根本就来不及干燥,更加甭论与旧有城墙形成契合。
崩塌的城墙段看着不算小,灰尘消散之后,看着该是有将近四丈左右的宽度?
城墙这边的动静传到城内,阵阵的惊呼远远地传来,似乎还能听到发生了骚乱。
城内的人,他们是真的乱了,是心乱,倒是没有人胡乱跑动,毕竟都是有长久跟随大军作战的经验,可是惊呼以及哀嚎真的是无法避免。
“归降?”李农在看自己的部下们,看到的是他们满脸的铁青与惶恐:“降吧。”
没人吭声的情况下,缪嵩那松了口气的声音尤其明显。
李农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岁,满是落寞地说:“非战之罪,而是战无可战。”
是石虎将乞活军丢到了黄河南岸,李农不相信石虎会不知道乞活军是什么鬼样子,不说缺乏兵甲器械,连粮秣也是十分欠缺。可是都这样石虎还将乞活军丢到了黄河南岸,李农不太了解究竟是石虎信任乞活军,或是像丢弃一件什么垃圾一样就那么丢了。
桃城之上升起了杏黄旗,紧紧关闭的城门被打开,率先而出的是徒步行走的李农,身后跟随的是一众乞活军的将校。
收到消息的冉闵没有多么摆谱,他来到阵前亲自迎接李农,看到满是沧桑表情的李农,劝慰道:“乱世使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有时候被动接受无法避免。”
李农还真就不知道冉闵能说出这样的话,用着没有什么神采的目光看着冉闵,嘶哑声问:“永曾,汉王究竟会怎么处理我们?”
“能战之人进行收编,不能战的人该是分别进行安置。”冉闵其实也有不少感慨,李农这批人一降等于是乞活军退出历史舞台。他挤出一点笑容:“李公但请安心。现如今正是王上用人之时,说不准闵很快又能与公一块并肩驰骋疆场。”
李农的回应是一个苦涩的笑容。
静立于一旁的谢安突然开口问:“李公,您愿意来到黄河南岸,恐怕一开始就有决定了吧?”
冉闵听得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想道:【的确!李农并不是一个莽夫,哪能不知道渡河之后会发生什么。只是后面又扭扭捏捏,还真是符合其为人。】
李农依然是苦涩的笑着。
已经有汉军在进城,李坛是走在整支入城军队的最前列,看到的是道路两旁站立着大冷天却衣不裹体的人,那些人看着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安安静静地站着观望。
先有汉军入城,后面是源源不断的马车开入,有辅兵架起了锅具找来柴火,不久阵阵的米香蔓延全城,等待呼唤让人排队领取米粥时,城内立刻响起了阵阵的欢呼。
李农是在汉军的营寨听到来自桃城愉快的欢呼声,脸上的苦涩却是没有减少半点,感慨地对屈膝跪坐在正前方的冉闵说:“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欢呼声了。”
“大汉物质丰沛超乎想象,王上对待治下子民从未吝啬。”冉闵没有什么义气风发,专注地看着李农,问:“李公,闵可手书一封予王上,却不知道公意下如何?”
“永曾,先斩后奏不是人臣所能为。”李农摇着头,说:“再来,某也不想与天王战场相见。”
原来是冉闵大包大揽,说是完全可以先将李农带到濮阳战场,事后写封信向刘彦解释一下就行了。
冉闵却是有些瞧不起李农哪来那么多的多愁善感,愿意为李农争取还是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他见李农态度坚决也就不再提起,转为开始进行叙旧,却是没有太多可以聊的话题。
能够不战而逼降盘踞济北郡的乞活军对汉国来说是一件好事,是节省时间的同时还能再增加三十万左右的人口。
身在奉高的刘彦是在三天后接到关于李农率军归降的消息,而这个时候关于东晋小朝廷真在大举集结的消息是早了一天被送抵。
不但是东晋小朝廷有动作,孙伏都所部以及陈留郡、梁郡的石碣赵军也开始躁动起来,看来石虎是清楚汉国会从豫州调遣部队北上。
“既然那些位置的敌军先动起来,开春后的第一战就是在南边了。”刘彦是站在山川舆图前面,他注视的位置颇多,目光频繁在建康扫过:“仆从军的调动到位了?”
一个冬季,汉国整顿了二十万奴隶作为仆从军,是分批调遣到长江沿线,以淮南一线以及颍水一线的布防居多。
王猛连忙查看了一下文牍,认真地辨别一下才回答:“王上,已经有十二万的仆从军抵达。”
刘彦先是颔首,后面摸着下巴,像是在问又像是自言自语:“是什么给了小朝廷那么大的勇气,竟然真的要北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